博客首页  |  [仲维光]首页 

仲维光
博客分类  >  其它
仲维光  >  未分类
仲维光:我为何走向反对中共暴政之路(上)

12547

 

仲维光:我为何走向反对中共暴政之路

(希望之声广播谈话录音整理)

 

诸位听众,我现在想跟大家谈一下就有关中共到今年十月一号六十周年,也就是中共暴政六十年我自己的一些体会。

我自己的年龄恰好是在中共建立政权那年出生的,因此实际上是和中共政权年龄是一样的,六十年、六十岁。可以说经历了中共统治的全过程,尽管在七、八岁以前、十来岁以前不懂事,但是所有的这一切它都已经影响到了做为人的我,就是说唯一的一次生命,这个生命他是怎么发展的。

实际上我现在想首先跟大家从三个方面来谈一下对这个问题的看法:第一个我想跟大家谈一下我自己为什么会走向现在这样一条反对共产党暴政的路;第二个我想跟大家谈一下为什么说共产党它执政六十年它是一个暴政。在第二点里我想跟大家着重谈一下就是从一般的,跟我们大家都休戚相关的家庭生活和我自己所亲自经历、影响我终生的教育方面来谈;我想在第三点跟大家谈一下中共暴政是如何影响我们每一个人的每一点每一滴的生活的。

那么第一点我想跟大家谈一下我为什么会走向反对共产党暴政的路。我自己在以前也谈过这个问题,为什么我会走向这样一条路?我在共产党社会里头实际上我的整个成长,说句实话,并没有受到很深的迫害,或者可以说没有受到过迫害,一帆风顺。从小我自己是在最好的学校里上学,而且是做为好学生,而且在学校里也一帆风顺。就是从中学,到大学,到最后研究生,尽管有一个文化革命,中间有十年停滞,但是我在那个社会里应该说是一帆风顺。最后我是在科学院工作。应该说我在共产党那个社会,如果我平稳的走下来的话,我是那个社会上层的人,是那个社会能过得比较舒服的人。因为无论就智力就其它来说,我整个的路都是很平坦的。

但是为什么我现在走向了这样一条坚决反对共产党暴政的道路?而使我自己流落到西方,流亡到西方而不能够回国。而在西方也是在每天忙着自己的生计,还要忙着在自己的追求上,就是一方面要生活,一方面还要学习研究。这样一个在西方的生活,说句实话,可以说比起我如果要是留在中国,如果要是不走向这条路,再留在北大、清华、科学院工作的话要艰难的多。

但是我走向了这样一条艰苦的路,就是因为我长大了,在慢慢的有了思维了以后,在我看到了社会这些现象以后,我看到这是一个暴政。我看到中国共产党对中国社会的统治,他们的残暴和没有人性,渗透在中国社会的各个角落。也就是说基本的智力判断,和做人所有的基本的道德,使得我走向这条反对共产党暴政之路。

而且我相信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有正常智力的人,任何一个如果要是坚持基本道德的人,他们都会看到共产党的残暴和黑暗、没有人性。他们即使不能像我一样走向这条道路,就是直接反抗的道路,我相信任何一个有着基本智力,和有着基本道德的人,他们也一定会能够理解我为什么走向这条道路。他们一定会保持住沉默,保持住距离,和共产党的政权。

那么我是怎么走向这条道路的呢?我可以跟大家谈一下。六六年的时候,那时候我才十五、六岁,在那个时候我是一帆风顺的,就像前边所讲的。虽然在那个时候我也看到了社会的一些不公正,例如在我初中毕业的时候,我们班里有个同学叫张坚的,他就是因为出身有一些问题,功课很好,结果初中毕业就没有考上高中。这种打击使张坚终生我觉得改变了他的性格。在六四年考高中之后的五、六年,我曾经碰见过一次张坚,张坚整个脸上已经没了昔日的光明,而且整个人也很抑郁,也显得很颓废。另外一个例子就是同时在我们清华附中发生的,就是高三的一个学生叫张明的。他因为家庭出身不好,结果就没有考上大学,当时张明几乎就疯了。

这样两个例子实际上在六六年,虽然我那时候一帆风顺,还不太懂事的时候,周围就已经发生了很多这样的事情。也就是说因为共产党的阶级斗争理论、成份理论,使得很多幼小、年轻的人就失去了受教育的机会。也就是说在当时中国社会中,人们并没有平等的机会。这个基本的道理实际上大家都知道,就是说如果人要向好的方向努力的话,大家知道机会都应该是均等的。

即使是在当时比如说像我们这样的年青人,并没有认识到共产党的罪恶。但是像张坚、张明这样的学生,和我当时,我们都是想听党的话的,都是想跟党走的。但是尽管如此像张坚、张明这样的学生,他们想好也是不能的。这就是共产党社会的残忍处,没有人性处,对于这种和他们不同阶级成份的人不择手段的这种打击。

在六六年的时候,搞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我自己实际上是跟着共产党搞的,一直相信党中央,相信这些。尽管在六六年以前我已经觉得共产党实行的这种所谓阶级路线,这些个东西是不公正的。但是总是认为那是底下的人执行的不对。所以在六六年到六八年的文化革命,我们这一群年青人实际上是相信毛泽东,相信所谓党中央的。

但是到了六八年,一下子毛泽东把我们这些学生从学校高处,所谓红卫兵这种拉下来,派公宣队进校。然后他前面说的一套,后面说的又是一套。一下子就使我们陷入了彷徨,不知道怎么理解这些事情。但是尽管如此,当时我们的解释还是觉得可能是毛泽东出于党内斗争的压力而不得不在策略上这么做。因此在六八、六九年去插队的时候,我们还是兴高采烈的。

我们这一代人,说句实话真的是很愚昧,明明是往火坑走,明明是把自己的青春去葬送了,去插队到农村去,但是我们当时是敲着锣打着鼓,大家都是非常兴高采烈的,而且觉得自己在从事一项所谓伟大的事业。也就是说我们把我们,当时是二十岁,最美好的青春、最美好的时间,把这一辈子最好的那段光阴扔到了深渊里去了。

在插队以后我自己看了很多的书,这就是我刚才讲的,开始从基本的智力方面,基本的道德方面来反醒共产党。这一下子又使我发现,共产党原来是一个无恶不作的黑帮集团,一个黑社会这种东西。

这里边对我影响最大的就是南斯拉夫有一个叫德尔拉斯的人,他写的《新阶级》。这本《新阶级》在文化革命之前在中国翻译过,做为内部读物,只允许很少的人看。但是我们当时由于文化革命的混乱,流出来一些我们看到了。这个德尔拉斯原来是南斯拉夫共产党的第三把手,他就是由于看清了共产党,他看清了这个共产党是历史上最无耻、最残暴的这么一个集团。而且这个共产党他们掌握了权力以后,对他们的政敌采用的手段是无所不用其极。因此德尔拉斯就从共产党里走了出来。他的《新阶级》的起名就是说共产党掌握了政权以后,它造成了一个新的统治集团,一个新的阶级。所谓这个新的阶级是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新的阶级更无耻、更贪婪、更卑鄙。而所做的那些东西是比共产党所批判的资本家还要更加恶劣的东西。他在书里就写到:最后共产党留给民众和工人的,是胜宴的残汤剩膏,而且他们是不择任何手段。

在看了这样一些书以后,另外在智力上,我看了一些哲学书,对于唯物主义、马克思主义产生了怀疑。就是说马克思主义唯物主义你凭什么你讲你代表了真理?你能够认识到真理?因为人的认识是有限的。这样两个,一个是从智力,一个从道德上,就使我逐渐的看清了共产党这种为了政权不择手段这种真面目。

而且本来用不着我们去花这么大力气看到的,毛泽东自己就讲过:革命的根本问题是政权问题。而要夺取政权的时候他就直接讲过这个就是一种不择手段,就可以运用各种手段。但是在我们没有出走这一步以前呢,看不到这些东西。在我们走出这步以前,也听说过共产党在抗日战争的时候,是七分发展,两分应付,一分抗战。 但是当时在没走出来的时候,我们还认为这是共产党好的策略。当我们走出来后,就发现在道德上,共产党在任何时候都是不讲道德的。也就是说它今天为了政权可以整肃你,明天它为了政权就可以为你落实政策。

这样一个过程就使我在七一年以后彻底看清了共产党。当然在思想上、哲学上的认识过程还很漫长,这里就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讲的,就能讲清楚、讲完的,但是这个过程到七一年、七二年我就看清了共产党。从那以后,在我在大陆任何一份所谓报告,所谓自己的总结里,从来再也没有把忠于党这条写进去。

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在七五年的时候,邓小平由于所谓右倾又受到整肃的时候,很多人为邓小平说话。当时我就跟这些人讲过,以后能够开枪镇压中国民众反抗和对自由追求的,就是邓小平这样的人。实际上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因为五六年匈牙利的镇压,是邓小平坚决主张的;五七年中国的反右,是邓小平在第一线。也就是邓小平自己就讲的很明白,白猫、黑猫,能抓着耗子就是好猫。也就是说民众是耗子,共产党能够把民众镇压了,能够把民众管住了,能够巩固了政权就是好猫。所以邓小平自己说的很明白。所以在七五年那些个给邓小平说话的那些人,或者可以说他们智力上,或者可以说道德上他们不愿意看这一点,出了毛病出了问题。果然邓小平上台以后,在八九年就发生了这个事件。

在七六年所谓周恩来事件的时候,我这里还可以举一个例子:当时我在北京八十六中教书,我的同事有一位历史老师,他叫赵宝玉,他是革命烈士出身。我曾经问他,我说你说周恩来怎么样?赵宝玉老师就跟我说了一句,他说:小仲,一个总理也就是一个宰相。能够做了几十年,而民众的生活水平没有任何提高,而这个宰相从来没有过去向皇帝,象中国古代的那些宰相那样去据理力争,你说这个人是好人是坏人?

所以实际上在中国共产党里头,说句实话吧,到七六年的时候,那时候我已经明白了,任何一个好人都很难生存下去,任何一个人都生存在谎言中。只不过是谎说的多一点少一点,积极一点还是消极一点。由于大家都在谎言里头,所以就有一个五十步和百步的区别。有些五十步的人就变成所谓好人了。而这个五十步的人,我跟大家说明白了,就是像胡耀邦这样的人。实际上在历史上,像帮耀邦这样的人你去看一看,他整肃过多少人?如果他不去整肃人的话,不跟着走的话,他能够最后爬到共产党总书记的位置上吗?这个道理在我七零年以后看了很多西方的和其它的那些能够稍微冷静一点、拉远一点距离看共产党社会人的书里,都写过。

但是为什么在共产党社会里的人不愿意认识到这一点呢?我认为这里就既有智力的原因,也有道德的原因。在这里我们大家还可以看到,从我的经历里还可以看到共产党的残暴。北京的学生本来是不反共产党的。比如到八四年的时候,在游行的时候,碰到建国整肃是三十五周年。在游行的时候这些学生打出的横幅还是小平你好,对邓小平充满感情。但是到了八九年,五年以后,他们发现贪污这些个现象非常严重,发现社会的不公平,共产党利用政权做的坏事太多了的时候,他们想出来监督,结果就在八九年遭至了坦克、枪炮的这种镇压。

这个就说明了在共产党社会里头,你可以生存,你也有自由,你有什么自由呢?你有做奴才的自由,你有说共产党好话的自由。你只要稍微有一点不同他们的,那么你得到的就是棍棒,得到的就是镇压。

我自己的经历还可以从另一方面来说,使我更看到为什么说他残暴。我在八九年、八八年出国以后,当时在八九年有了机会来讲一些话,当时我自己也很犹豫,是讲还是不讲?如果不讲呢,我可以回到中国,还可以去到科学院去工作,还可以重新进入那个社会;如果讲了的话,把这些批评意见表诉出来的话呢,就可能回不去,就可能受到惩罚。当时我就想了,我一辈子在八九年以前,在大陆社会就没有讲任何真话的可能。现在我终于有了机会讲真话。如果我不讲,那么我回去还是讲不了真话,那么我就可能一辈子就没讲过真话的死去。

因此在八九年的时候,我在海外开始发表一些这些过去二十年思索过的对于中国社会、共产党社会的一些批评意见。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在九二年的时候,我太太的护照被大使馆吊销而不能回中国;我自己的护照在九七年的时候也被吊销了。大家可以想一想,吊销一个人的护照,这是一个在这个世界上可以说是一个最没有道理的、最不讲道理、最卑鄙无耻的行为。因为一个人的护照是一个人的身份证,如果这个人违法的话,你可以把他叫回去,或者在他回去的时候,用法律的问题来解决,或者其它。但是你把这个人的身份证吊销了,这是一种什么东西?这个就是一种共产党在过去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无法无天一种典型的表示。

而且我跟大家说的,我在这一过程中,说了一点真话以后,所尝到的共产党的这种残暴,这种罪行,立刻就完全施加上了。九七年吊销我护照的时候,是我母亲恰好因为骨折瘫倒在床的时候。从此我就无法回到中国,无法在母亲跟前尽孝,一直到我母亲二零零零年去世。这样一个过程,共产党在吊销人的护照的时候,共产党在惩罚这些人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想到过人间伦理。人间伦理这些人性的东西,共产党自己不仅不要,而且把它拿来做为惩罚别人的一种手段。这个就是共产党的残暴,没有人性。

这个我觉得是我自己整个在这个社会里的体会。我没有受过那么多的苦难,只是在后来的时候经历过一些。但是这已经让我看到共产党这种残暴本性。我可以和大家说,我看章怡和她的书的时候,我自己有一个很深的体会。尽管我对章怡和的父亲章伯君,这些所谓的民主人士有看法,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我读章怡和的书的时候,每读三页到五页,我就读不下去,我就会告诉自己:如果我这一辈子说共产党一句好话,我身上就没有人味。

 

 

http://soundofhope.org/programs/976/136577-1.asp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6/04/12 07:55:56 PM
很多年轻人已经被党文化洗脑,就如同被某种邪教所控制,已经不可能做出理性的判断,我看上面有一人的发言“你说的农民,下岗工人,大学生我身边都有,没有一个反对gcd的,在中国真正反对gcd的不超过1%,懂吗”。这个人我首先怀疑是“共党网特”,若不是就是一个严重人格障碍的偏执狂,一定是与周围人格格不入的,我就是下岗工人,我也了解很多普通百姓,对GCD非常不满!尤其是40岁以上的人,因为很多被洗脑的人到了不惑之年都逐渐清醒,这位睁着眼说瞎话的脑残,真让我为之生气,最后他还来一句你懂吗,这种傻帽在中国还有不少,都是脑残教育的结果,没有倒是不正常的。这些人即可怜又可悲!!!
游客
   04/13/11 12:11:12 PM
楼主的学识比我广,年龄比我大,可未必比我懂得什么才是民主。民主现在在中国年轻人的嘴里是个很时髦的词,如楼主所想中国年轻人对党的质疑声也越来越多,这是中共再怎么网络封锁言论自由也阻止不了的。这是一件好事,因为对网络封锁政策的不满成为了我们这一代人的共识,将来则必有一天去改变它。在中国生活了多年的人都知道,东方红是唱给毛主席的,春天的故事是唱给邓小平的,可东方红里唱明了,春天的故事却没有唱出邓小平的名字;以前毛主席去世了走到街上没哭的人都要被看做是反革命,而现在绝对没有这样的现象;文革时期的课本和现在的课本哪个政治色彩更浓厚是个人都分得清楚,楼主你注意到过这样的进步吗? 楼主说到周总理的问题,的确,解放初期的我国根本就没有把经济建设放在眼里,阶级斗争才是老毛他们所喜好的。可是你看看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多少中国人提高了生活水平,为什么说如今的年轻人生活甜如蜜,那是和我们的父辈祖辈等很多人形成了太大的鲜明对比。 的确现在中国国富,但民绝对不穷,社会问题凸显,但并不代表就要推翻这个政权。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存在一个相互理解的关系,如果人民不懂得容忍,那么政权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推翻,人民也会遭受战争之灾。 楼主要是绝对现在共党暴政,那么倒还不如想想当年是如何夺得政权的。当年国民党在各方面都强于共产党,特别是有美国的支持,连苏联都不抱希望,可共产党还是坚挺下来了。再早之前,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违背了人民的意愿,党内又腐败,自然被赶到台湾。蒋介石政府不是一个资产阶级政府吗?为什么却如此不民主?因为中国千年的封建传统,决定了这样的败局。美国是个民主大国,是否真材实货不去追究至少比蒋政府做得好很多,因为美国没有封建传统。中国要实行民主是相当困难的,历朝加上蒋介石都没能迈过这个坎,我们不希望看到共产党迈不过。可以说民主与制度没有根本联系,最终还是要依靠人民的自身素质,文化传统,和经济基础。西方一向所谓的言论自由,德国之声却开除了倾共的中国员工,如今大有名气的阮次山当年在美国也因为写倾共的文章被赶,再联想到美国的麦卡锡主义与窃听公民的丑闻,这是言论自由吗?很多消息翻墙过来后看又是另一种立场,你要说中共媒体在误导群众,那你凭什么又说国外的媒体才是真实的?没有哪国的政府不会向公民强加自己的意识形态,中共如此西方也如此。的确中共媒体的宣传是政权稳固的手段,但是公民有自己的价值观与判断力。要是中共真如楼主所说那样邪恶,那是中共再怎么封
游客
   10/19/10 07:14:42 AM
good change.
游客
   09/06/10 04:44:39 PM
游客 10/01/09 04:51:46 AM 兄弟支持你,说的太对了
游客
   07/21/10 06:35:17 AM
游客10/01/09 04:51:46 AM 無知可以原諒、無礼可要打耳光。
游客
   07/21/10 06:30:12 AM
游客10/15/09 04:45:02 PM全世界出产所有的资源中国都不够用――尽管無知的不可救薬、我還是提醒小心別在這把自己的皮吹爆炸了。真正的原因是中国能源利用的効率世界排名最低。
游客
   03/29/10 10:04:03 AM
......而且我相信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有正常智力的人,任何一个如果要是坚持基本道德的人,他们都会看到共产党的残暴和黑暗、没有人性。他们即使不能像我一样走向这条道路,就是直接反抗的道路,我相信任何一个有着基本智力,和有着基本道德的人,他们也一定会能够理解我为什么走向这条道路。
游客
   03/29/10 10:01:08 AM
很高兴看到仲维光先生文章,知道了刘晓波的全貌。将继续拜读您的其它论文。
游客
   01/04/10 10:52:37 PM
游客
   01/04/10 10:51:19 PM
写的太真实了,我是70年代出生的,现今的共产党是越来越腐败了,我看到了,听到了,也体会到了。共产党就用一句话不形容最贴切,当婊子还要立贞洁牌坊,现今的共产党已经从根上腐烂了。
游客
   12/11/09 09:09:03 AM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游客
   12/06/09 04:42:08 PM
本文写的都是真实的话,我非常感谢作者!只有60岁以上的并且有良知的中国人,才有资格深深地感到中共的黑暗、残暴、无耻和狡诈.....;现在的中国社会正是一个演绎着《皇帝的新衣》闹剧的历史舞台,那无耻皇帝的扮演者中共集团同时也在扮演着骗子角色,自欺欺人。可怜还有一些物质的孩子被蒙骗着!
游客
   11/19/09 09:58:24 PM
This is a good artcle.
游客
   11/03/09 05:24:43 PM
不让人回国真是没人性。
游客
   10/17/09 01:53:25 AM
相见恨晚
游客
   10/16/09 10:44:19 AM
奥巴马松绑对中共的飞弹技术输出.哈哈哈
游客
   10/15/09 09:54:02 PM
如果你还相信共产党?就请理解共产党的‘舆论导向’这句话,有了舆论导向就没了事实真理,不是说每个共产党员都是坏人,而是这个党是个坏党----思想控制,崇尚暴力,聚敛钱财,教主崇拜---和它自己定的邪教标准一样,你参加了这个邪党客观上就成了帮凶,仲先生说的是实话,俺也经历过。
游客
   10/15/09 04:45:02 PM
楼下的,你说的农民,下岗工人,大学生我身边都有,没有一个反对gcd的,在中国真正反对gcd的不超过1%,懂吗,你来过中国吗,现在美国,英国,法国。。。各方面软硬件和中国比起来差的太远了,就这一年差距拉开很大,而且将越来越大。现在全世界出产所有的资源中国都不够用,明白吗,你们这些人反倒是被西方自由民主制洗脑,变成了。。。
游客
   10/14/09 09:37:14 PM
【游客 10/01/09 04:51:46 AM 为楼主悲哀,活在过去的人,求你不要再像个怨妇一样,你如果不喜欢gcd,你可以选择你要的生活,选择离开,而且事实上你也这么做了。而我们这些活在大陆的人,也真的不需要你们来解救,我们活得真的挺好的。虽然我一年很少时间在祖国,但是真的为你们这样一群人感到悲哀,you are so pathetic!! 有这时间干点什么不行,,对了,告诉你,我不是gcd,而且我是80后。看到外面的世界绝对不比你少,别老说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好像活在一个盒子里,倒是你们活在过去,活在被自己虚幻的世界里的人,强烈建议你们去看心理医生!】--首先你没有资格代表大陆人民!其次,你的所言完全是此信口开河,你问过9亿多农民没有?问过几千万下岗工人没有?问过那些大学毕业后找不到工作的几百万大学生没有?所以你不要在此“放屁”!
游客
   10/10/09 04:56:42 PM
同意!
游客
   10/09/09 03:48:09 AM
谢谢你!文章很好,令人振奋。历史不能逆转,现在大陆怨声载道,但时机未到,时间就是历史的见证。
游客
   10/08/09 02:48:47 AM
如果一个人一直坚持一个善良的心灵,一直坚持人性,最后他会认识到真相,中国人太善良,善良而懦弱,不敢爆发
游客
   10/01/09 04:13:38 PM
先生您是一位 士人 文士那种,无恒产而有恒心,正所谓尊王必自攘夷,敬祖须得伐逆,必以立士为先,本朝灭士人煽动民以俗为无耻,必亡也。
游客
   10/01/09 04:51:46 AM
为楼主悲哀,活在过去的人,求你不要再像个怨妇一样,你如果不喜欢gcd,你可以选择你要的生活,选择离开,而且事实上你也这么做了。而我们这些活在大陆的人,也真的不需要你们来解救,我们活得真的挺好的。虽然我一年很少时间在祖国,但是真的为你们这样一群人感到悲哀,you are so pathetic!! 有这时间干点什么不行,,对了,告诉你,我不是gcd,而且我是80后。看到外面的世界绝对不比你少,别老说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好像活在一个盒子里,倒是你们活在过去,活在被自己虚幻的世界里的人,强烈建议你们去看心理医生!
游客
   09/28/09 10:16:07 AM
风雨苍黄五十年 李慎之 一样是雄壮威武的阅兵,一样是欢呼万岁的群众,一样是高歌酣舞的文工团员,一样是声震大地的礼炮,一样是五彩缤纷的焰火……。一切都那幺相似,唯一的差别是五十年前我是在观礼台上亲眼目睹,而五十年后我已只能从电视机的屏幕上感受盛况。我已经是年近大耄的老人而且身有废疾,虽说还能站能走,但是要走那幺长的路,站那幺长的时间去观礼,已经是无能为力了。 最大的不同是心情,是脑子里的思想,跟五十年前比,可以说是完全不一样了。 一九四九年我是二十六岁,临时受命去迎接据说是斯大林亲自派来祝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大典的、以法捷耶夫为首的苏联文化代表团(那是当时唯一的外国来的贺客)。在天津迎到了贵宾,住了一夜,十月一日上午才乘专车到北京,在前门车站迎接的居然有刘少奇、周恩来、宋庆龄这样一些中国最高级的领导人。到贵宾下榻的北京饭店参加完欢迎的宴会以后,我本来应该回机关了,不料已经戒严,只得随代表团到天安门观礼。代表团的团长好象是上城楼了。其馀的人就由我们陪着在临时搭的西观礼台就坐。这样就从三点钟一直呆到十点钟。虽然几乎长达一整天,却是并无丝毫倦意,整整七个小时都是在极端兴奋中度过的。我从来也没有见过这样的阅兵式,也没有见过这样的礼花,这样几十万热情的人群。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毛主席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的声音,甚至他宣读的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名单中若干委员的名字的声音。我不断回忆从延安走到北京一路的经历,回忆自小从启蒙到觉悟到参加革命的一切。我竭力想把当年的种种感受用诗的语言表达出来。我也想起不久前政协会议通过的人民英雄纪念碑的铭文“……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以来……的人民英雄永垂不朽”而热泪盈眶。想到毛主席十一天以前在政协开幕辞里讲的“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这句话,惊叹他说话总是那幺简洁,那幺有力,那幺响亮。但是,想来想去竟是“万感填胸艰一字”,只能自己脑子里不断重复“今天的感情决不是用文字所能表达的”这样一句话。这种感情,到九点多钟广场上从匈牙利参加国际青年联欢节回来的中国青年代表团带领着北京各大学学生涌向金水桥,向天安门城楼上高呼“毛主席万岁”的时候达到顶点。 我曾经长期感到不能理解“毛主席万岁”这样的囗号,但是这个时候我似乎理解了,接受了,我自己也想跟着喊了。 我自以为决然无法用文字表达的感情结果还是有人表达出来了,他
游客
   09/25/09 02:34:37 AM
"我也给你们讲个真相吧,美国的经济危机5年以内不会结束,现在所谓的复苏仅仅是下跌第一浪后的反弹浪,... 结论,西方自由市场经济的贪婪将使得世界经济危机短周期化,你们的后半辈子将在一轮又一轮的萧条与复苏中度过。" ------ "贪婪"是人所共有的本性,共产党不贪婪吗?那些中共高官们、太子党们不贪婪吗?对权力的贪婪,对金钱的贪婪比起西方自由市场经济“有过之而无不及”!不是吗?西方自由市场经济的贪婪和危机会有制约,就象股票市场行情的起伏,会有自动调节的机制进行约束,而不致失控,这就是自然规律。 而独裁专制的社会其绝对的权力,不受约束的权力,因没有有效的制约力量,其权力的贪婪将是无限制的膨胀,最终结果必然是崩裂,其对社会造成的必然就是灾难,与危机不可同日而语。 这种浅显的、自然的道理,不是很容易理解吗? 社会经济发展就象一条河流的水是波浪起伏前进的一样有起有伏,一湖平静的水是不能流动前进的。危机就是自然规律的现象。
游客
   09/24/09 02:12:51 PM
好~~
游客
   09/19/09 08:33:13 PM
一篇好文章,值得一读。
游客
   09/16/09 03:31:04 PM
写得非常好,完全同意。
仲维光
   09/16/09 05:54:22 AM
楼下,四十年前我们认为美国和台湾人民生活在在水深火热之中,只有中国人民“最幸福”。可那是是因为新闻封锁,没有人能够出国看看。现在看到你的帖子,真让人悲哀,竟然把谎话、梦话当作真话说。西方是有危机,一百年前,二三十年前,马克思、列宁、共产党就如是说,可最后共产党私有化,依靠对西方的开放,对民众和资源的蹂躏,苟延残喘。西方的危机值得忧虑,可我更忧虑我的中国亲友,家庭,后代,将要面对的灾难。危机和灾难毕竟不能同日而语啊!
游客
   09/15/09 03:47:08 PM
我也给你们讲个真相吧,美国的经济危机5年以内不会结束,现在所谓的复苏仅仅是下跌第一浪后的反弹浪,是以美国为首的机构投资者的一种炒作,他们通过国家手段以共同基金的形式在世界范围内炒作他国股票和其他有价证券,后面还有更大的下跌,而且是全世界范围内的下跌,最让人愤怒的是(其实我心里非常高兴,而且是幸灾乐祸)那些高风险高收益杠杆化交易品种又出现了,后果不用我多说了吧,哈哈哈哈!另外,我担心的是美国失业率如果超过20%,将引起社会动荡,甚至有打内战的可能,那就看美国政府怎么应付了。结论,西方自由市场经济的贪婪将使得世界经济危机短周期化,你们的后半辈子将在一轮又一轮的萧条与复苏中度过。
游客
   09/15/09 02:30:51 PM
这遍文章,五毛党怎么不说话了?说呀,谈谈你们的想法呀,哈哈
游客
   09/15/09 02:52:18 AM
这是不争的事实,只要是生活在大陆上的中国人,都知道。只有像哈巴狗一样的人才说共产党好。
游客
   09/14/09 06:13:15 AM
非常感谢!
游客
   09/14/09 02:43:17 AM
zhen 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