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仲维光]首页 

仲维光
博客分类  >  其它
仲维光  >  未分类
仲维光转:就哈威尔等人推荐刘晓波问题给诺贝尔评奖委员会及哈威尔先生的信

23014

 

關心中國民主的海外華裔給諾貝爾評獎委員會和哈爾先生的一封信
 
並轉:
達賴喇嘛(Dalai Lama)
圖圖大主教(Desmond Tutu)
2009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赫塔·米勒
美國國務院
美國國會
美國民主基金會
美國人權組織
國際人權組織
歐洲議會
 
 
 
尊敬的諾貝爾評獎委員會和哈爾先生:
 
我們是多年關心並參與中國民主運動流亡海外作家、異議人士和海外華裔。我們一直譴責中共政府的一切迫害行為,我們同樣反對今天中共政府對作家劉曉波的迫害。
 
但是,我們不認為劉曉波先生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的合格候選人。因為,就在最近,被非法拘留近一年的劉曉波於20091223日在北京法庭審判中歪曲事實地發表《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的陳詞,劉曉波授權妻子2010121日將此陳詞發表在自由亞洲電臺德國之聲等網站在此陳詞中,他僅憑中共司法機構在他拘押期间刻意對他個人的特殊待遇,粉飾中共政權恶劣的人權和司法狀況。他在此文中前后矛盾,既說中共對他的治罪是以言治罪,又稱讚中共把尊重和保障人權寫進憲法標誌著人權已經成為中國法治的根本原則之一。在同一文中,劉曉波還稱贊監獄的柔性化的管理為在押人員提供了人性化的生活環境讓人感到溫暖
 
当劉曉波在監獄中受到柔性化和人性化的特殊待遇的同时在同一個極權國家、同一個年代、同一個司法制度下,中國人權律師高智晟等其他良心犯卻受到警方施加如電擊生殖器等令人發指的酷刑。劉曉波明知中共在残酷摧殘高智晟先生和其他良心犯的同时給予他特殊優厚待遇是别有用心,他卻仍在他的《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中說中國政府對普世人權標準的承認這類完全违背事实的謊言。劉曉波早在1989年的北京天安門運動後,就在全國聯播的電視臺講話中,為中共在天安門廣場的屠殺洗脫罪名掩盖事实。他的這些表現都使他喪失了一位諾貝爾獎得主應具备的道德形象
 
众所周知, 中共一貫拒絕民間社會的任何力量與它分享權力,它把任何要它放棄獨裁專制的人都視為威脅到它的政權的敵對勢力并加以残酷迫害無論是以抗爭的方式還是以規勸的方式,中共不能容忍,即使劉曉波以《零八憲章》這類規勸中共接受民主制度的諫言書的方式,中共也不能容忍。這次劉曉波的被捕再次說明,认为中共會自行改良、和平轉型成民主制度的幻想徹底破滅,也說明劉曉波的勸說和諫言之路是完全走不通的。 
 
劉曉波如何說話是他的自由 ,但是作為公眾人物的異見人士,他不顧事實地一贯踐踏人權的中共公開贊揚的行為,他的既為自己辯護又為中共惡行洗脫的矛盾說辭,立下了一個混淆和颠倒是非的先例,對中國民主運動起到誤導作用和惡劣影響。 
 
中國的異見人士爭論的焦點是:如何看待中國共产党的極權專制統治?這個爭論導致中國異見人士分為抗爭派合作派。前者徹底否定共產極權政府、喚醒民眾抵制專制、建立民主政府,後者與極權政府合作、幻想共同建立民主制度由于中國異見人士隊伍的這個嚴重的分歧,加上中共情治機關的滲透和收買,使得異見人士這個隊伍越發混亂和複雜,中國當前的民主運動就像當初東歐國家共產黨倒臺前的情況一樣混亂和複雜。因此我們認為,對於劉曉波這樣一個有爭議的合作派代表人物,也许只有時間才能說明他的真實面目
 
最後,我們要再一次說明,我們反對中共極權政府任何侵犯人權和自由的行為,無論抗爭派、還是對合作派迫害和監禁都是以言治罪的非法行為。然而,如果把諾貝爾和平獎授予給劉曉波這樣的形象有缺陷的合作派代表人物,這將對中國人民爭取人權、自由和民主的事業帶來負面影響。
 
為了鼓舞正在反抗中共暴政的正義的中國人民,在諾貝爾和平獎的中國人選上,我們希望諾貝爾評獎委員會考慮那些真正為爭取中國人民自由和人權作出實際奉獻的其他合适人选,如:還正在遭受著中共迫害的高智晟律師和胡佳,還有被中共迫害而逃離中國的高耀潔醫生。   謝謝。
            
 
簽名人(按姓名拼音排列):
 
卞和祥         中共制度的政治反對派,中国社会民主党中央委員,美国守护者同盟主席,因追求中国自由民主、支持法轮功反迫害被中共列入黑名单。现住美国纽约。
 
还学文         自由作家,因參與海外獨立學者、學生組織,反對中共八九年大屠殺,九二年被中共政府吊銷護照。现住在德國埃森。
 
            
劉國華         中共制度的政治反對派,原中國東北大學副教授,美国守护者同盟副主席,現住美國紐約。
 
劉曉東        自由撰稿人,筆名三妹,因在海外參與和支持中国民主運動被中共列入黑名单。現住美國芝加哥。
 
魯德成         中共制度的政治反對派,因參加19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和蛋擊毛像被判处有期徒刑161998年获假释出狱。現住加拿大卡城。
 
君硯       自由作家、資深時政評論家,北京大學歷史系畢業。曾因六四期間政治觀點受到中共政治迫害,被判刑入獄,後獲聯合國政治保護。現居加拿大多倫多
 
唐柏橋         中国和平民主联盟主席,在中國曾參與和组织一九八九年民主运動,被判刑三年,入狱一年半。現住美國紐約。
 
王功彪    人權活動人士,因家庭出身自幼飽受當局歧視,因自由言論受當局政治迫害逃亡澳大利亞獲政治庇護。現居澳大利亞悉尼
 
 
王勝林         中國異見人士,現任汇丰银行資深金融信息分析師,因在海外參與和支持中国民主運動被中共列入黑名单。現住美國芝加哥。
 
 
伍凡                 中共制度的政治反對派,現任《中國事務》總編輯、中國獨立筆會成員、中國自由文化運動協調委員會委員。1957年被當局內定右派份子,1968年被當局定为現行反革命份子判有期徒刑20年,勞改12年,於197911月釋放,回中國安徽师范大学任教。现住美國加州洛杉磯。
 
萧虹           自由撰稿人,現住丹麦。
 
萧劲                 博大書局經理,因母親修煉法輪功遭受中共迫害而起而抗爭中共暴政,加拿大國籍,現住美國紐約。
 
熊焱                一九八九年天安門學生民主運動的参加者,於一九八九年六月十四被捕入狱,九一年一月出狱。現在美国陆军任牧师。现住美國阿拉巴马州。
 
徐水良         中共制度的政治反對派,1973年開始投身中國民主运動,1975年至1979年,19815月至19915月,两度因參與和支持中國民主运動而入狱十多年。現住美國紐約。
 
许毅             学者,现任教于英国伦敦大学学院。因在海外參與和支持中国民主運動被中共列入黑名单并多年被禁止回中國探親。现住英国伦敦。
 
袁紅冰         自由作家,法学家,《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发起人,因參加19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遭中共當局秘密逮捕,被政治流放到中國偏遠城市貴州,2004年在澳大利亞尋求政治避難。現居澳大利亞悉尼。
曾大军         教師,現住美國紐約。
 
張國亭         中共制度的政治反對派,網絡工作者,1960年十六岁時即被捕劳改,後被定為反革命罪判無期徒刑,坐牢長達二十二年,於1982年出獄并逃亡丹麥。現住丹麥。
 
仲维光         自由作家,因發表研究指出共產黨思想及文化的問題,并發表文章批評中國共產黨政府而被中共列入黑名单,九七年被吊銷护照。现住德國埃森。
 
 
 
A letter to the Nobel Peace Prize Committee and Mr. Havel
from Overseas Chinese Concerned with Chinese Democracy
 
To: Nobel Peace Prize Committee
 
Copied to:
Dalai Lama
Desmond Tutu
Herta Müller, 2009 Nobel Prize Laureate in Literature
U.S. State Department
U.S. Congress
U.S.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Foundation
U.S. Human Rights Organizations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Organizations
European Parliament
 
 
Respected Nobel Prize Committee and Mr. Vaclav Havel:
 
We are a group of exiled overseas writers, dissidents, and overseas Chinese, who are concerned about and have been participating in the Chinese democracy movement for many years. We have always condemned the persecutory conduct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CCP) government, and we are equally opposed to the CCP’s current persecution of writer Liu Xiaobo.
  
However, we do not consider that Liu Xiaobo qualifies as a candidate for the 2010 Nobel Peace Prize. As recently as December 23, 2009, he made a statement entitled “I have no enemies—my final statement” during his trial after being detained for nearly a year. This statement was released to Radio Free Asia and Voice of Germany by his wife on January 21, 2010. In this statement, he whitewashed the Communist regime’s appalling human rights record and legal system, based on only his own special treatment by the CCP justice system during his detention. He also contradicted himself by first saying that the CCP was criminalizing him for his speech, and then praising the CCP for putting “respecting and protecting human rights” into the constitution, saying that “it is a sign that human rights have become one of the fundamental principles of Chinese law.” Also in this statement, he praised the CCP prison system for its “tender management,” “offering inmates a humane living environment,” and “making them feel warm.”
  
At the same time that Liu Xiaobo was receiving “tender and humane” special treatment in jail, under the same totalitarian regime, in the same year, under the same legal system, Chinese human rights lawyer Gao Zhisheng and other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were suffering from brutal tortures as atrocious as electric shocks to the genitals by the police. Liu Xiaobo clearly knew that the CCP was deliberately giving him special lenient treatment while ruthlessly brutalizing Mr. Gao Zhisheng and other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But he still said in his “I have no enemies” statement t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recognizes universal standards of human rights.” This is consistent with his conduct after the Tiananmen movement of 1989. Back then in a speech broadcast across the national television network, he helped the CCP to cover up its massacre during the June 4th movement. Because of these deeds and conduct, he has lost the moral image fit for a Nobel Peace Prize recipient.
 
As everyone knows, the CCP has always refused to share power with any force outside the government. It also views anyone who demands it to relinquish its dictatorship as “hostile forces.” These “hostile forces” are subjected to brutal persecution by the CCP, regardless of whether the demand was in the form of resistance or gentle suggestions, including Liu Xiaobo’s “Charter 08,” which tries to persuade the CCP to adopt democracy. Liu’s arrest this time again demonstrates the fall of the fantasy that the CCP regime will reform itself and peacefully transition into a democracy. It also shows that Liu Xiaobo’s path of persuasion and advice can only lead to a dead end.
 
Liu Xiaobo is free to say whatever he wants, but as a public-figure “dissident,” his disregard for facts and open praise for the CCP regime that tramples on human rights, and his attempt to both defend himself and exonerate the CCP, all set a precedent of confounding truth and falsehood that misguides and negatively impacts the Chinese democracy movement.
 
The point of dispute among the Chinese dissidents is this: How do we confront the totalitarian rule of the CCP? This dispute divides Chinese dissidents into those who favor change through resistance and those who favor change through cooperation. The former completely negate the totalitarian Communist system, calling for the people to reject dictatorship and establish a democratic government; the latter cooperatewith the CCP, hoping to work with it to establish a “democratic system.” The existence of such severe differences among the Chinese dissidents, plus the CCP intelligence operation’s infiltration and buy off, makes the ranks of dissidents highly complex. The current Chinese democracy movement is as chaotic and complicated as the resistance movements before the collapse of the Communist parties in the Eastern European countries. It is our belief that perhaps only time can reveal the true face of Liu Xiaobo as a controversial figure and representative of the “cooperative faction.”
 
Finally, we would like to clarify that we are opposed to any infringements on freedom and human rights by the CCP. We also consider it illegal to criminalize free speech and persecute and imprison either those who try to bring change through resistance or those who try to achieve reform through cooperation. Nonetheless, awarding the Nobel Peace Prize to Liu Xiaobo, with his defective image and being a representative of the “cooperative faction,” will have a negative impact on the Chinese peoples’ struggle for human rights, freedom, and democracy.
 
To inspire the Chinese people currently struggling against the brutal tyranny of the CCP, with respect to the selection of Chinese candidates for the Nobel Peace Prize, we hope that the Nobel Committee will consider those individuals who have made real contributions to the struggle for freedom,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in China. They are, for example,  Gao Zhisheng and Hu Jia who are currently being persecuted by the CCP, and Dr. Gao Yaojie who just fled China to escape persecution.
 
Sincerely and respectfully yours,
 
Co-signers:
 
Bian Hexiang          Anti-CCP activist. Member, Central Committee of Chinese Social Democratic Party; Chairman, The Coalition of Guards For American Values, Inc.; blacklisted by CCP for the pursuit of freedom and democracy in China and support for Fanlun Gong’s struggle against persecution. Now living in New York City, USA.
 
Huan Xuewen        Freelance writer. Passport invalidated by CCP in 1992 for joining overseas independent students and scholars organizations and opposing the 1989 massacre by CCP. Now living in Essen, Germany.
 
Liu Guohua            Anti-CCP activist, Former Associate Professor of Northeastern University, China. Vice Chairman, The Coalition of Guards For American Values, Inc. Now living in New York City, USA.
 
Liu Xiaodong         Freelance writer, Pen name: San Mei. Blacklisted by CCP for supporting and participating in Chinese pro-democracy movements. Now living in Chicago, USA.
 
Lu Decheng            Anti-CCP activist. Sentenced to imprisonment for 15 years for participating in the 1989 Tiananmen pro-democracy movement and defacing Mao’s portrait on Tiananmen with paint-filled eggs; released on parole in 1998. Now living in Calgary, Canada.
 
Su Junyan               Freelance writer. Senior political critic, graduate of Department of History, Beijing University. Persecuted by CCP for expressing political views during the June 4th movement and sentenced to imprisonment; won the United Nations’ political asylum. Now living in Toronto, Canada. 
 
Tang Boqiao           Chairman, China Peace and Democracy Federation. Sentenced to imprisonment for three years for participating and organizing the 1989 pro-democracy movement, and served for 18 months. Now living in New York City, USA. 
 
Wang Gongbiao     Human rights activist. Suffered from discrimination by the CCP government due to family origin, persecuted by CCP for free speech, exiled to Australia and won political asylum there. Now living in Sydney, Australia.
 
Wang Shenglin       Chinese dissident, Senior Financial Information Analyst at HSBC. Blacklisted by CCP for supporting and participating in Chinese pro-democracy movements. Now living in Chicago, USA. 
 
Wu Fan                   Anti-CCP activist. Chief Editor, China Affairs, member of Independent Chinese PEN Centre; member, Coordinating Committee of Chinese Liberal Culture Movement; labeled as a rightist by CCP in 1957, charged as a reactionary and sentenced to imprisonment for 20 years in 1968; served in labor camp for 12 years; released in November, 1979, and then taught in Anhui Teachers College, China. Now living in Los Angeles, USA. 
 
Xiao Hong             Freelance writer. Now living in Denmark. 
 
Xiao Jing                 Manager, Broad Book USA. Rose against CCP for mother’s persecution by CCP for practicing Falun Gong; Canadian citizen. Now living in New York City, USA.
 
Xiong Yan              Participant of the 1989 Tiananmen student pro-democracy movement. Arrested and sentenced to imprisonment on June 14, 1989; released in January, 1991; currently serving in US Army as Army Priest. Now living in Alabama, USA.
 
Xu Shuiliang           Anti-CCP activist. Devoted to Chinese pro-democracy movement from 1973; jailed twice from 1975-1979 and May 1981- May 1991 for supporting and participating in Chinese pro-democracy movements. Now living in New York City, USA. 
 
Xu Yi                       Associate Professor at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UK. Blacklisted by CCP for supporting and participating in Chinese pro-democracy movements, and denied passport renewal for many years. Now living in London, UK.
 
Yuan Hongbing      Freelance writer, jurist, founder of Chinese Liberal Culture Movement. Arrested by CCP for participating in the 1989 Tiananmen pro-democracy movement; exiled to Guizhou, China; sought political asylum in Australia in 2004. Now living in Sydney, Australia.
 
Zeng Dajun            Teacher. Now living in New York City, USA.
 
Zhang Guoting       Anti-CCP activist, Internet writer. Arrested and sentenced to labor camp in 1960 at age 16, subsequently sentenced to life imprisonment for reactionary crimes, served in prison for 22 years, released in 1982 and fled to Denmark. Now living in Denmark.
 
Zhong Weiguang   Freelance writer. Blacklisted by CCP for publications that point out the problems of Communism and Communist culture, and articles that criticize the CCP government; passport invalidated by CCP in 1997. Now living in Essen, Germany.
 
 
Contact persons:
 
Diane Xiaodong Liu
Email:DianeLiu28@sbcglobal.net
Tel: 312-733-8123
 
Tang Baiqiao 
Email: tbqfl64@hotmail.com
Tel: 718-840-7166.
 
Wu Fan
Email:chinaaffairs@gmail.com
Tel626-458-1020
Cell: 626-236-8665
 
Yi Xu, Ph.D.
Reader in Speech Science
Department of Speech, Hearing and Phonetic Sciences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Chandler House
2 Wakefield Street
London WC1N 1PF
K
Cell: +44 07910 455 428.
Tel:  020 7679 4082 (internal 24082)
Fax: 020 7679 4238
email: yi@phon.ucl.ac.uk
http://www.phon.ucl.ac.uk/home/yi/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0/11/10 07:42:13 PM
仲先生.你的文章写的极好,对刘晓波看法我认为还看以后他怎么变化,要知道在牢笼里面做好汉是很难的.
游客
   05/22/10 11:19:09 PM
仲先生,很喜欢看您的文字,但对您将刘晓波和余杰定性为投机分子却不敢苟同(一位入狱11年的人还算投机分子这个投机的代价也太大了,一位连世博会开幕都会被招至派出所喝茶的投机分子他的生活状态怎样不言而喻)。大陆的环境太恶劣了,他们两位先生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都有家人有子女,也许他们的妥协是出于保护家人,就像前不久袁腾飞老师的所谓“声明”一样。在大陆,有些事情由不得自己,为了不株连九族不得以而为之的事情太多了。
游客
   05/10/10 09:28:21 AM
我的留言又被你们删了?!!哈哈哈哈
游客
   04/20/10 12:44:53 PM
精彩的表演!给人们看清你们这些‘精英’真实面目的机会。这让我想起文革中的一幅对联‘庙小神灵大,池浅王八多’。
游客
   04/14/10 07:46:16 AM
大陆环境太严酷,我们找不到中华民族自己的摩西。
游客
   04/09/10 09:25:17 AM
长期以来有一种说法,即‘由于中共对诺贝尔奖评委会施压和干扰,所以中国的民运人士/人权斗士/等等(从李宏志/魏京生到高致胜/刘晓波)不能得到诺贝尔和平奖!’,我认为,中国的施压肯定是有的,但绝不是决定性的因素,否则达赖这个中共的死敌怎么会获诺贝尔和平奖呢?高行建又何以能得到文学奖呢?我想,问题的关键在于中国大陆的异己人士太复杂,其政治背景,政治企图都具有极复杂而又不透明的情况,让人看不清他们的真实的目的。
游客
   04/08/10 04:08:23 AM
http://www.facebook.com/iipmgck#!/profile.php?id=100000963455849 先请您看完我的十一封信再说吧!
游客
   03/31/10 05:20:44 AM
仲先生的文章好。有平常心。有説服力。
游客
   03/31/10 12:43:30 AM
http://www.yahoo.com, http://www.pullsdegro.com, http://www.aol.com, http://www.msn.com, http://www.bing.com,
游客
   03/28/10 11:50:10 AM
幸会!刘晓波的事情我不大了解,也没什么兴趣,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就是‘人权团体’中是很复杂的,有大量的直接证据证明,中共对付异己人士们的措施是有效的,在这里不便多说了。好了,以后有了有兴趣的话题我们再聊。谢谢回复。---纽约老汉
仲维光
   03/28/10 07:31:20 AM
昨天出去一天,所以回复您迟了。我们还真的应该说是一代人,我们中国人要我们不关心国家大事似乎不可能,这有两种原因,一是家国思想,这是我们中国文化的传统,在我们血液中,二是共产党的政治化,意识形态化,政治统帅一切。但是这两点是不一样的。四十年前我们是后者,现在我们是前者对抗后者啊。您也是北京的,说不定我们还真的见过面,住得不远呢!这世界不大。很高兴在这里能和您相识、交流。
游客
   03/27/10 11:09:06 AM
仲先生:您说得很对,我这个人就是个火爆脾气,见到看不惯的事就要鸣不平,其实这些都不关我个人什么事。我住在没有华人的长岛,很少与华人社区联系,尤其是大陆的华人社区,直到发生了‘法拉盛事件’。前两天,我给章天亮先生留了言(我知道他是个法轮功斗士),我认为现在的形势对法轮功越拉越有利了,至少在美国,但是政治这东西你是知道的,政治家你也是知道的,这不必说的太透。法轮功应抓住当前的时机做两件事:1,持重金组建一支顶级的律师队伍。2,敦请美国国会就‘法拉盛事件’进行听证,并要求就‘法拉盛事件’进行调查。如果能做到这两件事,将对北美(美加)的中共势力及追随他们的红孩子们有强大的打击和震慑的作用。其实人们,特别是美国的有关机构并没有认识到中共在南北美洲的战略部署之精密(也许现在开始有些觉醒)。89年六四之后,一位军方的太子(我叫他们‘新八旗’),现在是主导对北美情报及战略的中将,那时他就胸有成竹的说过‘我们将派十万大军进军北美.....'' 当时我以为他说着玩儿,可是在北美各地发生了大规模的红海洋示威的时候,我才想起了二十年前他说的话! 仲先生,我们应是同辈人,我也是北京的,我是老初二的,比你小两三岁吧?不过我们的经历大致相同,尤其是经历了文革,开放。我是个不党不派的人,来美国差不多三十年了,入籍也有二十多年了,我不搞政治,但是我们这代人都是‘贱骨头’,总是‘国难当头,匹夫有责’,我的老同学们总笑我‘拿自己不当外人’,瞎管闲事。哈哈哈
仲维光
   03/27/10 05:32:54 AM
纽约老汉先生,很感谢您的关注。朋友间有时候还是需要点耐心,他们对我们要有,我们对他们也要有。我也是个急性子,没有耐心的人,所以对此有体会。如果您愿意,我们也可以采用其它交流办法,如Email,Skype。
游客
   03/26/10 09:26:17 PM
非常感谢仲维光先生的见解。 我以为,在中国,走在良知最前面的人应该是高智晟。他不仅仅是用“言”,而是用行动。
游客
   03/26/10 09:25:38 PM
非常感谢仲维光先生的见解。 我以为,在中国,走在良知最前面的人应该是高智晟。他不仅仅是用“言”,而是用行动。
游客
   03/26/10 09:23:41 AM
我的留言到现在都没有帖出来,至少超过了12个小时!大纪元的网络审查比中共的新华网有过之无不及,你们对自己的理念没有信心,也没有胸怀,既然怕听到不同意见,那又何必设置‘留言’呢?想不到你们也是说一套做一套呀。---------- 纽约老汉
仲维光
   03/25/10 05:22:31 PM
楼下,您的问题大约是每个有生命的人都一定会常常思索的问题。人为什么活着?——生命真的是个很奇妙的东西,我常常觉得,人能够享有一次生命是很幸运的,因为它能够让你体会很多,享受很多。痛苦也是一种享受,因为有了追求才会有痛苦,有了痛苦你才能够体会到得到的东西的珍贵,及它的意义。所以爱情的追求,知识的追求,精神的拓宽,有的是我们在活着的时候应该做的事情。作为一个普通人,同样也是能够竭尽自己的所爱,自己的努力做你所爱的事情是最幸福的事情。而你的感情,只有当你感到你周围的人需要你的时候,你也才能够得到满足。这就是爱因斯坦所说的,人只有献身于社会,才能够找到那短暂而充满风险的一生的意义。人生的意义不在于伟大还是平凡,而是在于竭尽了生命所赋予给你的东西,体会到了你所能够体会到的生命的内容。也正是在这种爱生命的意义上,我永远不能原谅共产党的罪恶,也永远不能够认同刘晓波、余杰这样的投机者。
游客
   03/25/10 04:37:08 PM
"呵,原来只处要的只是一言堂?!"沒錯,這里只允許人類/有人類思想的人發布言論,謝絕禽獸和鷹犬。“-----------那个留言不是我留的,但是,你的回帖与中共的论调和做法没有什么两样!你自己要先把自己头脑里的党文化清理好呀,还是多读几本书或多找几个明白人聊聊吧。 纽约老汉
游客
   03/25/10 04:22:58 PM
“五毛的存在不是审查的借口”,如果沒有五毛……等沒有TG再說吧。‘---------建议你自己先把中文学好再在网上发表意见,否则不通顺的句子很难让读者了解你要表达的意思。 纽约老汉
游客
   03/25/10 04:17:21 PM
“中共不就是用同样的理由”,是的理由是同樣的,但是中共的真實的原因根本就不是。這才是問題關鍵。“--------------你在说什么?绕口令吗?别把自己绕进去。不管什么理由,都不能搞网络封锁,你自己应先搞清什么是言论自由。 纽约老汉
游客
   03/25/10 04:10:29 PM
“这岂不是法轮功自己否定了自己为之抗争的理念吗?”——好糊涂,或者說……,不好意思說出來。“--------- 别羞羞答答的,说出来。‘五毛党‘现在已不再是特定指中共的网络走狗,而是指所有封杀异己搞一言堂的人。
游客
   03/25/10 12:42:44 PM
谢谢仲先生的回复,我会慢慢看完您的所有文章,通过您的几篇文章我学到了好多东西,同时我很迷惑,以前把共产党看作是神,现在似乎精神上没有了信仰,不知道何去何从... 作为一个草民,难道我活着的目的只是为了自己养活自己吗?
仲维光
   03/25/10 06:40:26 AM
楼下,首先谢谢您的信任和鼓励。全面写出一篇文章来谈这些问题,不太可能。我和您一样由于生在了这个社会,于是这些问题居然成了我一生研究的对象,所以我会慢慢地、尽我所能地从各方面来谈。您的这些问题也让我深思,这些弥天谎言从我儿童时就存在,我们慢慢地觉悟了,可它居然还是在那里存在。
游客
   03/25/10 02:11:25 AM
“这岂不是法轮功自己否定了自己为之抗争的理念吗?”——好糊涂,或者說……,不好意思說出來。
游客
   03/25/10 02:10:11 AM
“五毛的存在不是审查的借口”,如果沒有五毛……等沒有TG再說吧。
游客
   03/25/10 02:08:19 AM
“谁正确,历史可以证明!”歷史?歷史不屬于沒有良心的人。
游客
   03/25/10 02:07:36 AM
“中共不就是用同样的理由”,是的理由是同樣的,但是中共的真實的原因根本就不是。這才是問題關鍵。
游客
   03/25/10 02:05:51 AM
"呵,原来只处要的只是一言堂?!"沒錯,這里只允許人類/有人類思想的人發布言論,謝絕禽獸和鷹犬。
游客
   03/24/10 04:43:19 PM
仲先生你好,我是一公司职员,学历不高,谈吐不好,通过破网软件来到这个自由的世界,看到了一些真相,刚开始有些疑惑,通过后来慢慢了解到深信不疑。我想转化身边的人,可有的人思想不是一般的顽固,因为我谈吐不好,所以恳请钟先生再写一篇如何转化"爱国"愤青或是忠告之类的针对普通老百姓的文章,文章里给我解释一下中国人口的多少与经济发展的快慢有关系吗?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吗?中国现在的社会比新中国没有成立以前优越是共产党的功劳吗?六四事件有没有国外势力没有参与的证据?人民吃饱饭就应该感激共产党吗?海外所有反对共产党的华人有没有美国或是其他国家操纵的证据?美国真的是不想看到中国强大联合海外华人反共的吗?请你全面的写出一篇文章来,谢谢你了。
游客
   03/24/10 12:27:53 PM
‘五毛党的猖獗是因为吃了布尔什维克的面包,有如狗吃了主人扔在地上的残骨头。在另一方面强烈表现出不耻人类的低卑与奴性。这种人渣只为主子而苟且着,以主子的授意可以充当打手/走狗/巴儿...甚至不惜出卖祖宗的。‘---------------同意,但是不应该以’五毛党‘地存在为借口就删除不同意见,只要不是污言秽语。中共不就是用同样的理由来封杀异己吗?----纽约老汉
游客
   03/24/10 04:15:29 AM
在这里泼皮一样装斯文的挑战仲先生的那个“游客”,不要动不动就把你那套耍小伎俩的小聪明叫做“逻辑”。你要是有哪怕一点点的逻辑,也不至于给共产党做泼皮打手了。就你这愚蠢和自作聪明的德行,居然还是中国人呢。 ========================= 呵呵,原来只处要的只是一言堂?!
游客
   03/24/10 04:12:01 AM
民运内部在对待法轮功问题上有分歧,如仲先生者选择与法轮功合作,如刘先生者选择不与法轮功合作,但是在仲先生眼中,民主是以是否支持法轮功为标准的,呵呵,谁正确,历史可以证明!
游客
   03/24/10 04:09:34 AM
这样塞满奴性的丑类,居然也在申请诺贝尔文学奖,那么这个奖项早就应当授予秦淮八大妓了 ============================= 这段话充分说明了仲先生的支持者是什么样的人! 刘晓波是被哈维尔和达赖啦嘛等人提名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而不是什么申请!更不是什么文学奖!! 如此颠三倒四、混淆黑白,仲先生有这样的支持者,悲剧啊!
游客
   03/24/10 04:06:43 AM
仲先生:请你看清楚,支不支持法轮功与支不支持是两回事!
游客
   03/24/10 04:05:06 AM
仲先生:布什会不会见郭飞雄,只有布什自己才能决定!总统先生真的想要见郭飞雄,又岂是余某所能阻止,一句话,这只是说明了,在布什眼中,郭某远远没有那样的重要性!你的抗议,应该提向布什!
游客
   03/23/10 09:31:29 PM
五毛党的猖獗是因为吃了布尔什维克的面包,有如狗吃了主人扔在地上的残骨头。在另一方面强烈表现出不耻人类的低卑与奴性。这种人渣只为主子而苟且着,以主子的授意可以充当打手/走狗/巴儿...甚至不惜出卖祖宗的。
游客
   03/23/10 09:19:39 PM
刘晓波看似调和的论调,反映了中国当代御用文人在极权授意加面包的指使下,又一种混淆/麻痹民众的伎俩。目的无非是为一党独裁统治脸上贴金,与那些直接高唱赞的家伙们表现形式不同而已,是同样可以勘称为政治娼妓的。这种出卖灵魂之扭曲人性,直接玷污了中国/世界文学创造民主自由社会人文之精神,是个彻头彻尾的文痞。这样塞满奴性的丑类,居然也在申请诺贝尔文学奖,那么这个奖项早就应当授予秦淮八大妓了。
游客
   03/23/10 12:58:07 PM
“就我所知,应该是管理网页的朋友都是业余,所以很少能够做到即时上网。“=--------谢谢您的回复,请您转告大纪元的有关人士(我曾多次给他们留过言),这是个原则的问题,五毛的存在不是审查的借口,望大纪元立即停止审查,否则会给某些人以有力的进攻口实。-------老汉
仲维光
   03/23/10 12:43:15 PM
还有就是要谢谢楼下您的关心。开始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博客,自己可以直接发评语,也署上名等网路管理员翻上。现在知道了,所以就可以发得快一些了。有时候我也想不妨让一些脏话上来再删。但是又想到可能我对五毛们的肮脏还是估计不足。
仲维光
   03/23/10 12:38:16 PM
就我所知,应该是管理网页的朋友都是业余,所以很少能够做到即时上网。这也是我对法轮功学员们尊敬的原因。他们都是奉献、业余。这同样是我对刘晓波、余杰们的不齿的原因,名、利、策略,算计的太精到了。可这就应了那句红楼梦那句话,机关算尽太聪明……!自然到现在为止,他们还会为零八宪章,一个连他们自己都知道是充满陈词滥调的东西,居然会有如此影响而沾沾自喜,但是我相信历史不是能这样骗的。我确信,就是共产党,以及那些国安们,也不会看得起余杰、刘晓波。
游客
   03/23/10 09:34:32 AM
仲先生:我是同情法轮功的一美国公民,在这里我也写了支持你的留言,现在我向你提一问题:在大纪元网为什么要进行‘留言审查’?!而且是极其严格的,(时间从半个小时到数小时)对于那些污言秽语的谩骂删除情有可原,可是对不同意见的删除就违背了言论自由的原则!这岂不是法轮功自己否定了自己为之抗争的理念吗?-----纽约老汉(ps, 希望我这条留言能通过审查?!)
仲维光
   03/23/10 05:59:22 AM
http://soundofhope.org/programs/1097/154327-1.asp 这是我给希望之声做的《我绝对不为给共产党吹喇叭的人抬轿子》的谈话。还是那句话,这个世界是多元的。中共究竟喜欢什么,谁都明白。那些个以牺牲法轮功学员,彻底反对中共的异议人士的人来讨中共欢喜的人,永远让人厌恶!您可以有您的看法,但是我是如此!!
游客
   03/20/10 06:16:16 PM
仲先生、你们的做法只能是使中共高兴地窃喜,你们在孤立自己,你要知道国内的人就是要与狼共舞,还要鼓励它的每一点改善、不管这一改善出于何种目的,你们自己身在海外可以走的路,在国内是行不通的,希望你们不要说什么抗争派和什么合作派,来捎减自己,而要指出中共的顽固派与进步派从而分解对方,还要等什么只有时间来说明刘晓波是什么人?只要是中共反对的你们就应该拥戴,这点政治常识都不懂,你们自己到国内来做个你们自己认为应该怎样做的榜样来,你们这样要求在国内的人,只能是壮大人家,孤立自己。
游客
   03/18/10 12:44:26 PM
在这里泼皮一样装斯文的挑战仲先生的那个“游客”,不要动不动就把你那套耍小伎俩的 小聪明叫做“逻辑”。你要是有哪怕一点点的逻辑,也不至于给共产党做泼皮打手了。 就你这愚蠢和自作聪明的德行,居然还是中国人呢。
游客
   03/18/10 09:03:45 AM
wo zhen kàn bù qing chu liu xiao buo shi shen mo rén ???
游客
   03/18/10 09:02:09 AM
wo zhen kàn bù ming bai liu xiao buo shi shen mo rén ???
游客
   03/15/10 10:35:17 AM
“你写这篇文章,美国人给了你多少钱?“ 这她妈的与美国人有什么关系? 一美国人
仲维光
   03/15/10 08:44:06 AM
“你写这篇文章,美国人给了你多少钱?”,楼下问得好!!问问刘晓波、余杰美国人给了他们多少钱?美国人出钱封锁异议人士的声音,彻底反对共产党专制的声音,我说了,这才是一件最令人奇怪的事情!就是在这点上,我们不怕问天,问地!
仲维光
   03/15/10 04:52:24 AM
而类似刘晓波被共产党打压的例子在前更有八十年代的陈一谘一类人,以及如包遵信所言的陈子明、王军涛之类人,明明在共产党的船下,却拼命为船上的人出主意,想爬上船去,到头来都是只落得锒铛入狱。 所以让我们去支持他们以不同方式拥护共产党、改善共产党、让共产党统治更完善吗?让我们支持他们为自己的私利,扩大自己的影响所做的努力吗?支持他们欺世盗名吗?显然,我们的智商还没有那么低!
仲维光
   03/15/10 04:51:19 AM
刘晓波及其为代表的一类人和共产党的冲突是如何拥护共产党的问题:共产党只允许完全依照他们的要求来拥护,而刘晓波们试图拥护的同时扩大自己的影响。 正是因为此,刘晓波们为了一己之利可以直接或者间接地帮助共产党。为此他们对于共产党对真正的异议人士的镇压或者沉默,或者干脆排斥,例如对于余杰王怡排斥郭飞雄问题,高智晟问题,对于法轮功问题,以及在独立中文笔会中的各种做法。 正因为此,才会发生共产党逮捕刘晓波并判刑的事情。因为尽管你歌颂,你拥护,可你要在共产党外扩大你的影响,那共产党还是感到潜在的威胁。不要说刘晓波,就是共产党内的不同意见、派别,共产党也从来没有允许存在过,例如刘少奇之于毛泽东,胡耀邦、赵紫阳之于邓小平,以及四人帮与邓小平的关系,林彪与毛泽东的关系。
游客
   03/15/10 04:36:27 AM
你写这篇文章,美国人给了你多少钱?
游客
   03/14/10 07:16:30 PM
如果仲先生信中对刘晓波的所述是事实的话,我支持这封信! 纽约老汉
仲维光
   03/14/10 03:01:40 PM
我们对于刘晓波的不认同,非但不是落井下石,而且能让共产党政府更清楚地看到刘晓波、余杰们的良苦用心,甚至可以使刘晓波享受到共产党政府更进一步宽厚的待遇。不过有一点也是我担心的,这就是自古以来,无论哪个阵营的人,都痛恨那些没有品质的人,叛变出卖的人,营营苟利的人。
仲维光
   03/14/10 03:00:07 PM
比起刘晓波对待郭飞雄和高智晟,我们对待刘晓波可谓非常厚道了。由于刘晓波余杰的存在,他们和共产党的间接和直接的配合,郭飞雄、高智晟受到残酷的迫害,共产党镇压法轮功依然肆无忌惮,高智晟如今甚至生死不明。可由于我们的存在,余杰可以进出大陆,至今悠游自如,刘晓波就是坐监狱也可以受优待。共产党真的是很知道应该如何对待不同的人,他可比楼下聪明多了。自然楼下也许是装糊涂,这方面比我清楚得多。
游客
   03/14/10 06:15:27 AM
虎笼内外,人的心态不一样,国内的人说软话可以理解。
游客
   03/13/10 05:46:46 PM
仲维光,看了你对那个游客的回复,我支持你。我对刘晓波本来不了解太多,但看到他竟然在笔会上封锁排斥关于法轮功的文章,就这一点,就说明他根本上是缺乏良知的。谁都知道,gcd对法轮功的迫害和各种造谣,gcd对法轮功方面的文章,封锁非常严酷,在国内的网站上几乎不允许有任何支持法轮功的文字存在,这是人类历史上最恶心的对人民知情权的践踏。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应该帮助去畅通这种信息的流通,而不是竭力的阻止。刘小波的这一行为,本身就已经说明他只是个政客而已,在他心里,不知道什么是道德底线,什么是真正的自由的人,他只会做当权者面前摇尾的可怜虫。当然最卑鄙的还是中共,中共最善于搞统战了,也非常善于去拉拢这些妥协分子。人在做,天在看,人的一思一念,你是在为自己的私利,还是真正为了一个广大意义上民众的觉醒,这些瞒不住上天。
仲维光
   03/13/10 07:37:39 AM
至于你说的我获得西方庇护,我可以告诉你我没有申请过政治庇护,而是中国政府不让我回去。我为此曾经正式提请德国政府遣送我回国,因为我没有有效证件,连登机都不可能,但是德国有关部门说他们无法做到。“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告诉你,营营苟且者不因为是在国内、还是在海外。而我可以自慰的是,无论是在国内中国科学院的时候,还是在海外,我付出了代价,保存住了鲜明的个性,坚持了我的追求。相反那些为刘晓波说话的人,才更多的是明知是非非如此,却拉拉扯扯营营于利的人。这你我心知肚明!告诉你,理念第一,是非第一,我相信自己的追求,相信自己的能力,就是不跟他们混!
仲维光
   03/13/10 07:19:48 AM
我坚决反对对于刘晓波的镇压迫害,但是这正好反驳了刘晓波说的共产党在变好的观点!它说明共产党就是共产党,只要他感到权力受到威胁,仍然是一如既往地无法无天地肆意镇压。在这种情况下,刘晓波可以不去刺激共产党而保持沉默,但是如果还要歌颂,那就让人鄙视了!尽管鄙视,但是我还是反对逮捕关押刘晓波。
仲维光
   03/13/10 07:12:48 AM
楼下,你不了解情况可以理解。我可以告诉你,当年封锁郭飞雄见布什,刘晓波是参与了的。至于笔会,且不说排除异己,拒绝袁红冰入会,挤压排斥当选的盛雪出理事会,只说封锁别的声音,笔会的网页从来不登载任何有关支持法轮功的文章,包括我自己的涉及法轮功问题的文字。而这个现象还还不仅在笔会,它包括《民主中国》,以及博讯与刘晓波有关的编辑对我们的封锁,甚至“陷害”,这我都是亲身经历的。美国人出钱,封锁中国异议人士中的多元声音,彻底拒绝共产党的声音,这真是一个典型的怪现象!对此,你只要对海外发表的各类文章做一个经验调查比较就明白了。所以应该是我说,让事实来说话,而不要闭着眼在那里放箭。
游客
   03/12/10 08:40:22 PM
另外,仲先生,你尚未回答:一个不掌握任何权力、现在还监狱里的刘晓波,居然可以参预在国内,乃至在海外对于不认同共产党声音的封锁? 我认为,你编得太离谱!
游客
   03/12/10 08:36:36 PM
仲先生:“并没有直接受过共产党的迫害,”依据你自己的逻辑,受过共产党的整肃尚且不能证明是反对极权主义,你连直接迫害都没有受过,拿什么来证明你是在反对极权主义?就凭这一点,也就不能排除你是在玩政治!
仲维光
   03/12/10 08:41:06 AM
章伯钧,无论就气质、品质、知识结构都是我非常不喜欢的人,但是我读章诒和的《往事不如烟》,每读三页都会对自己说,此生、此世,我若说一句共产党的好话,枉披一张人皮,枉为人也!实在说,我自己并没有直接受过共产党的迫害,但是我还有人味,就为此,我不认同刘晓波,不认同他在异议运动中的做法。
仲维光
   03/12/10 06:28:22 AM
我之所以走向这条路是因为无法容忍共产党的谎言和欺骗,嗜权与残暴。这里面有道德原因,也有智力原因。您一言中的,您关心的是总统问题,而我关心的不是政治问题、总统问题。正因为此,我才说一个关心世间权力的谋客,被指鹿为马了!知识分子与政客是不可同日而语的。知识分子是反政治,匈牙利作家康拉德多次强调过。因为您根本不理解这点,所以您射向我的箭是无的放矢啊!
游客
   03/11/10 08:24:27 PM
1、被共产党整肃,和是否反对共产党极权主义统治没有必然的联系。对,由此可以得出结论,仲维光被共产党整肃,丝毫不能证明他反对极权主义。那你何必在自我介绍中加进“自由作家,因發表研究指出共產黨思想及文化的問題,并發表文章批評中國共產黨政府而被中共列入黑名单,九七年被吊銷护照。现住德國埃森。”这一大堆的说明,充其量只能说你被共产党整过,根本不能证明你是在反对极权主义!如果刘晓波是政客,至少他还在牢里,你的“黑名单上”,却成了获取西方庇护的通行证!
游客
   03/11/10 08:20:10 PM
可笑啊,一个不掌握任何权力、现在还监狱里的刘晓波,居然可以参预“在国内,乃至在海外对于不认同共产党声音的封锁”,仲先生,你不觉得自己编的太离谱了? 当然,在国外说风凉话,比起在国内坐牢,那是容易多了!这么容易的事,谁不会干?!
游客
   03/11/10 04:54:28 PM
仁慈点吧,小波已经在监狱了。你好要为什么诺贝尔和平奖争什么?害怕他成为未来中国总统吗?害怕他成为你的竞争者吗?!
仲维光
   03/11/10 10:03:44 AM
我很理解“hopeless”。如此一个小乘的政治扒手,就能够如此欺世盗名,让人唏嘘!当然也让人理解之所以有“指鹿为马”这个成语,就是因为在社会中这种现象千古以来比比皆是啊!连哈威尔达赖喇嘛这样的智者贤者都不免如此,这就更凸显了哈威尔所说,知识分子就是要不顾一切地讲真话的重要性!
游客
   03/11/10 04:31:54 AM
张三一言 我支持达赖和平抗暴的理由 达赖喇嘛纪念西藏3 • 10和平抗暴51周年讲话,主旨是“抗”,不是“不抗”,也不是“和解”。我对所有和平的暴力的、革命的不革命的、温和的激进的、体制内的体制外的反抗暴政都支持;对任何手段模式方法的不反抗暴政,我都反对。基于这一认定,顺理成章,我全力支持达赖的和平抗暴。 “和平抗暴”,就是用和平手段反抗暴政。这暴政是敌人?是朋友?是情人?是亲人?请各位按照自己良智和知识去解读。 “我们要缅怀那些为西藏民族、政教事业献出宝贵生命的英雄儿女,以及正在饱受折磨、蹂躏的所有同胞”。对西藏民族作出折磨、蹂躏的人是西藏民族和达赖的敌人?朋友?情人?亲人?请各位按照自己良智和知识去解读。 “实施的“爱国爱教”等各种政治运动的管制和打压”的中共,是西藏民族和达赖的敌人?朋友?情人?亲人?请各位按照自己良智和知识去解读。 “新疆人民也遭遇到中共武力镇压的极大痛苦;许多争取自由的中国知识分子也遭受牢狱之灾”。这个中共是新疆人民、西藏人民、中国人民(包括知识分子)的敌人?朋友?情人?亲人?请各位按自己良智和知识去解读。 20100310
游客
   03/10/10 10:23:37 PM
hopeless.
游客
   03/08/10 03:50:54 PM
XX:你好,问王先生及全家好! 一百多年前“康梁”保皇遭杀头,一百多年后“刘王” 保皇坐班房是自然之理,因跪求的都是同一类老板。 这次“肃毒”的签名活动是非常有意义的,不过理顺大方向的任务还相当繁重。1940年代末,因中国文人的左翼蒙昧而加速了中共沦陷 中国的步伐;六十年以后的今天,因中国文人普遍的堕落而使本该清晰明了的道理变得模糊不清。当"推翻中共"已成大多数国人的共 识时,中国才真正有希望,那些欲以小搏大,沽名钓誉的唯利之徒,是另类阻碍中国民主化的障碍之一。 请代我向参加这次活动的朋友们致谢。 谢谢! 鲁德成
仲维光
   03/08/10 11:08:06 AM
楼下请弄清楚,1,被共产党整肃,和是否反对共产党极权主义统治没有必然的联系。刘少奇、邓小平都受到过整肃,老舍、钱伟长、费孝通都受到过残酷整肃,但是这不意味指他们是站在专制的对立面的。2,刘晓波对共产党的认同,与他对于反对极权主义专制的其他人态度,例如高智晟、郭飞雄,法轮功问题形成鲜明对比。3,刘晓波甚至间接协助共产党,参与在国内,乃至在海外对于不认同共产党声音的封锁,这我们深有体会。4,刘晓波不是一个知识分子,而是一个政客,他玩弄政治的手法是我们所不认同的。5,我们关心的不是政治问题,而是更根本的追求,您最好不要用毛泽东的,“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都要拥护”,这样的党同伐异的东西要求我们。这个世界是多元的,我们维护的是多元,是最重要的价值问题,社会道德责任问题。
游客
   03/07/10 10:08:00 PM
即便如此,刘晓波如果获奖,也是对独裁政权的打击。你们的这封信有窝里斗之嫌。怪不得中共能维持多年,异见分子之间窝里斗,中共却在搞统一战线。 最低限度,刘晓波是在监狱里吧,他是因为反对极权统治而入狱的吧。你们在美国一边享受自由一边说风凉话,有意思吗?如果命运人士要想在国内人民获得足够的支持,就不要过于激进,你们在美国,对于中国的变革怎么变你们其实无所谓,革命也好,砸烂旧世界也好,对你们的影像不大,甚至于还可以回国摘个桃子。但国内的人就要考虑平稳过渡的问题,要为自己和妻子儿女考虑吧,如果发生动乱,对你们没有影响,对国内的人来说却是性命交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