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仲维光]首页 

仲维光
博客分类  >  其它
仲维光  >  未分类
诗人江婴先生致仲维光信

24893

 

维光先生惠鉴:
 
四月八日读到先生文章,正在清明节里。年年岁岁清明节,岁岁年年冬别时。先生以“荒诞时代的孤魂”为题,亦已揭示文章之主旨,对我而言,真乃确切而巧妙之比喻。从走出太液池边那天起,我即成了孤魂,踯躇于迷茫大地之上,踯躇于饿殍荒坟之间,踯躇于阳谋横扫的疯狂年代,踯躇于权贵肆虐之时,踯躇于残山剩水之畔,踯躇于沙尘弥漫之六合内,至今仍为孤魂,此可告慰爱我者。不被扭曲,不被阉割,此即孤魂之“孤”。由此可知先生深识我也。而不被扭曲与阉割,正如先生评语中所谓“独立精神”与“自由思想”之力也。现实欲使我为奴,而我却心向自由之神,故毅然而去太液池也,纵镣铐加身,也终未悔,先生之文,对“孤魂”作了深刻切当之剖析。先生云识江婴是“一个运气”,而江婴为先生所识,乃江婴之运气,且为宏运也。江婴何以谢先生?唯遥祝先生与夫人健康,文事丰收。
谨此,即颂
春褀
 
耄耋衰翁
江婴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