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仲维光]首页 

仲维光
博客分类  >  其它
仲维光  >  未分类
【仲维光评论】我们的追求正走在胜利的路上

25035

【《希望之声》仲维光评论】我们的追求正走在胜利的路上

——纪念六四二十一周年

 

2010年6月1日 星期二     节目长度:28分22秒  下 载mp3(16k) | (128k)

http://soundofhope.org/programs/1097/160714-1.asp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德国的仲维光。很高兴能够再次和大家见面。我今天要和大家讨论的题目是有关“六四”二十一 周年纪念的题目,题目是《我们的追求正走在胜利的路上》。

我下面要讲的问题,如果你对比八九 年,对比“六四”十周年的时候,对比“六四”十五周年的时候,以及对比去年二十周年的时候我们当时面对的问题,以及这些问题当时是否能够提出和成为现实, 那么你就会发现在我们“六四”二十一周年的时候,历史是大大的进步了。而这个进步是我们每个人努力的结果,也就是说是我们那些个维权人士,那些个异议人 士,各种信仰团体的追求者们他们对抗共产党的结果,而不是歌颂共产党,努力和共产党和解的结果。这些个进步是我们迫使共产党不得不让步,或者不得不退步的 时候推动的。

因此我们在“六四”二十一周年的时候,就以下几个方面讲的几个问题,我 们大家具体的来看一看。

第一个我要讲的就是,最近在美国的学界一些个学者已经提出来 的问题,那就是独裁政权是否在重新返回世界舞台的问题,独裁政权是否又在重新威胁着世界的民主的问题。这个问题我们大家想一下,在八九年的时候,那个时候 这个问题是怎么提出来的呢?在八九“六四”过后,大约在八九年底、九零年的时候,美国有个学者叫福山,他提出来历史的终结,也就是说认为在过去民主和专制 的对立已经结束了,民主制度已经彻底胜利了。在其后,在九十年代中期以后,美国的杭亭顿又提出来目前世界上的冲突已经是文明之间的冲突、文化之间的冲突。 但是到了今天,美国的学者又提出来独裁政权是否在重新威胁着世界,也就是说一个专制的大国正在这个世界上的影响急剧加大,正在威胁着这个世界,这样一个问 题被重新提了出来。

那么实际上我们大家来看,从八九年到二零一零年二十一年来中国共 产党是否变了呢?没有变。那么为什么在八九年的时候西方会提出那样的问题,而在今天变成这个问题了呢?显然是在八九年的时候,西方的各个国家它们只看到了 它们自己的情况,它们没看到中国人还在这个专制政权底下。而且这里也让我们看到在这二十一年当中,正是由于西方国家不再象冷战那样感到共产党的威胁,而反 而向中国去投资,反而利用中国共产党来攫取中国的资源和剥削中国的廉价劳动力。实际上大家也可以看到,中国共产党在这二十一年里的崛起,是西方的资本、西 方的财团、西方的政客喂养的结果。

这个中国的崛起的类似情况实际上在历史上不乏其 例,并不是说由于八九年以后,西方的一个独特的环境下把中国独特的养大了。大家可以看到,实际上在二十年代的时候,西方就积极到苏联去投资。而在三十年代 初的时候,一些西方的政客甚至想利用希特勒来扼制苏联,支持希特勒。结果是西方在二十年代、三十年代把希特勒和苏联的专制都养大了。从而结果是造成了第二 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西方又不得不联合苏联来对抗希特勒,进一步又造成了五十年代初的那种东、西的对立和冷战时期。实际上西方的学者到八九年的时候 并没有想到这个冷战是怎么造成的。

冷战是极权和专制的对立,冷战是民主社会和共产党 社会的对立。那么我们可以看到在八九年的时候,造成了共产党的那些无论是原因还是结果都没有完全消灭。但是西方社会的政客、商人,以及西方社会由于他们没 有感到自身的那种威胁,因此养痈遗患、养虎遗患,因此,重蹈覆辙,再次把中国共产党政府逐渐养大了。冲走了三十年代,五十年代之路。

但是尽管如此,我认为在“六四”二十一周年的时候,西方社会已经感到这样一个问题,这还是一个明显的进步和一些积极的信号, 因为整个世界已经再次感到了共产党极权对于整个世界的威胁。然而在“六四”二十一周年的时候,这个威胁也还是有很多人没有完全感到,甚至还是有很多人在闭 着眼睛环顾左右而言其它。这些人有很多就如冷战时期的那些为共产党社会说好话的那样,有的是拿了共产党的钱的,有的始终是被共产党所支持的、所豢养的,还 有一些糊涂人。例如最近在德国之声请了一位所谓德国的政治学者,他叫Eberhard Sandschneider,翻成中文埃伯哈德.桑德施奈德。这位先生在这个谈话里最后还是主要攻击了美国的学者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他还是环顾左右而言其 他,不敢直接面对这个问题到底存在不存在?如果存在,它是存在什么地方?它是存在在哪?如果不存在,为什么说不存在?具体地来分析它。因为一旦来具体分析 这个问题,那些个在正面直接和间接协助共产党的人以及他们的做法就会有所暴露。

但是 不管怎么说,我认为在“六四”二十一周年的时候,这个世界开始重新讨论独裁政权是否重新走上世界舞台,是否重新威胁着世界这个题目,这是一个进步的信号, 是一个向全世界人民敲响的警钟。实际上大家都看到了,在这个世界上由于对于中国共产党的这种姑且,他们现在已经在经济上、在环境上、在人上,已经在重新威 胁着这个世界。在这些方面的问题,如果这个世界不注意的话,就会随时比冷战时期带来更大的灾难。因为大家知道,大家都是生活在一个地球上,今天环境问题的 那种破坏,以及所谓暴发那种核战争或者其它那些个东西的威胁,以及共产党社会对于恐怖分子的支持和培养,对于整个世界的威胁都在日益加剧,而这个威胁一旦 引爆是人类所承受不了的。

第二,我来讲一下在“六四”二十一周年的时候,我们中国民 众二十一年的时候应该看到的几个重要的,具有标志性的成效。它使我们看到,尽管西方的那些商人、政客姑息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的很多做法,尽管我们中国民 众在他们的绥靖和容忍下受着中国共产党那种专制和经济的剥削,但是中国民众对抗共产党在这方面的进步,一直在不断的取得新的成效。

在这里我要跟大家讲的最重要的一个成效,就是去年大家看到的,冯正虎先生对抗共产党,最后取得了胜利。冯正虎先生是中国大陆 著名的维权人士。他在“六四”二十周年之前,在去年四月的时候,被共产党以“六四”就要到了为名让他到日本去避几天。在冯正虎到了日本以后,共产党政府就 采取了“六四”过后也不允许他回国的这种做法。这样的做法共产党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在不断的运用,例如吊销了很多异议人士的护照,例如把关在国内监狱的人, 利用和西方的一些交易把他们送到国外去。但是这一次冯正虎先生就要维护自己的权利,他先后经过八次回国都被挡在国门外,有几次到了上海又被送回日本。但是 最后一次他坚持在日本机场,坚持了九十多天,由于国际社会的压力,也由于今年上海就要召开世博会这一系列的各种因素,最后中国的共产党政府不得不同意冯正 虎先生二月回国。

这个事情看来并不大,但是大家可以仔细想一想,这实际上是在过去共 产党执政六十年以来的第一次,共产党政府他们不得不在全世界面前低下了头,这样一个东西在过去是不可能实现的。大家可以想一想,在八十年代初期,在中国大 陆对于异议人士,如果一出现就立即逮捕。甚至在八十年代初期以前,很多异议人士只要他稍微发声大一点,就立即进行人身灭绝式的这种迫害。魏京生先生在当时 住进监狱以后,据说就有当时的中央想要枪毙他。而实际上在八十年代出来留学的留学生,如果发现你的思想有任何的动摇的话,就要把你押解回中国,就要压回到 中国再来制裁你。但是到九十年代以后中国政府采取措施就变成了公开把你档在国外,为什么呢?因为押回去共产党已经制不了你了,中国共产党觉得它在国内的稳 定已经不足以让它肆无忌惮的迫害你了。但是中国共产党在九十年代以后采取的这种把你挡在国外,把你驱逐出境,采取的那种吊销护照的做法仍然是肆无忌惮、畅 行无阻,在国际社会和在中国也没有遇到过阻拦,也没有失败过。

这次冯正虎先生维护自 己的权利,最后终于回到了中国的胜利,可以说是在共产党统治六十年来的第一次。而这一次就告诉人们,任何坚持对抗共产党,不和它妥协,在全世界正义人士的 支持和压力底下,共产党就必须得退让。如果我们去歌颂它、去顺着它、去说好话,那么共产党只会更加嚣张。权利是争来的,专制是打垮的!

第二个例子,我们在“六四”二十一周年以后,我们可以看到我们中国的维权人士,中国的追求另外一种生活方式的人士取得很大成 效,就是我所在的德国在去年十月举办的法兰克福书展上。中国本来是作为主要的主宾国来主持,中国政府也想把这个法兰克福书展办成象奥运会一样这样一个宣扬 中国的国力,宣扬共产党的影响,从而在国内巩固共产党的统治的这么一次活动。但是法兰克福这一次书展的举办,共产党政府非但没有达到它的目的,反而使得异 议人士以及追求另外一种方式的法轮功学员们取得了一种重大的成果。

在这方面我为什么 要单单讲一讲这个法兰克福书展取得的成果?大家知道在共产党开始镇压法轮功的时候,在九九年的时候,法轮功学员们在世界各处都不被人理解,世界各地都不知 道法轮功究竟是怎么回事。法轮功学员在各地所进行的活动是讲真相,要让人们知道共产党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实际上共产党社会对于异议人士,对于不同信仰团 体,对于宗教的残酷镇压,在历史上,不用讲任何一个人都会明白,任何一个西方人都会非常清楚的能够理解到这一点。但是到九九年的时候,共产党对法轮功团体 的镇压为什么法轮功学员反而要花那么大的力量来向世界来讲说呢?这个一方面就是共产党宣传的结果,另外一方面也是共产党利用自己的经济,利用其它的那些利 诱,来利用西方的商人、政客的这些结果。还有最重要的当然也是西方的商人、政客由于不干涉到他们自己的利益,他们闭着眼睛不看也不听,而跟着共产党的宣传 走。但是经过了将近十年以后,在共产党镇压法轮功九九年、零零年、零一年……将近十年以后,在零九年的时候,在去年发生了变化。

大家可以看到在零八年奥运会的时候,法轮功学员还是处于一种很不利的地步,任何一个异议人士、异议运动对抗共产党的行动,共 产党都会出来说是法轮功在后边做怪。法轮功学员只是无声的来对抗这一切,也不能够出来讲我们就是要对抗你。

但是到了法兰克福书展的时候,首先共产党在排斥异议人士的时候,是法轮功的《大纪元》报的德文版在法兰克福书展的新闻记者招待 会上提出了这个问题,从而使德国媒体注意到了中国政府在法兰克福的书展上排斥异议人士,排斥不同声音这种宣扬专制的这种做法。于是乎法兰克福的书展只好允 许中国的异议人士来参加。而就是在这次书展上,法轮功学员和德国的人权团体联合推出了一个有关中国人权及现状的一个摊位。而在法轮功学员的这个摊位上,中 国来自世界各地的异议人士,包括国内的异议人士在这个摊位上和中国政府展开了一个全面的对抗。而且也在这个摊位上,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米勒女士一听说有这 样一个摊位,立即毫不犹豫的就来参加这个摊位的活动。

这个摊位是法轮功学员第一次在 德国非常、非常正面的站在德国的活动的舞台的中心。而且这个摊位第一次把法轮功学员和中国所有追求不同生活方式的人熔合在一起,这种熔合已经使得人们不用 再用嘴去辩驳我们后面有没有法轮功学员,有没有法轮功的支持,而是法轮功学员为中国广大的异议人士,为中国广大追求不同生活方式的人展开了一个背景,提供 了一个舞台。从九九年对法轮功学员的镇压,二零零九年法兰克福书展法轮功学员正式登上德国的这个书展的舞台,我认为这个进步是巨大的。

中国政府那种动辄就说后面有法轮功黑手的做法,将开始变得可笑!与法轮功学员站在一起,受到法轮功学员的支持将变成一个非常 积极的正面的事情!

第四点,我还想再讲一下就是在“六四”二十一周年的前夕发生的富 士康事件。富士康事件就是和我讲的第一点,就是西方感到了独裁对世界的威胁正在重新越来越强烈,和这个问题是联系在一起的。富士康事件使我们看到:

第一,如果一个商人你想利用共产党的这种廉价劳力,共产党的这种对工人的这种扼制的话,那么你就会违背你自己这边的价值观 念,你就早晚有一天会曝光,而被送到被审判的席上。

第二,富士康事件也使我们看到一 个西方的自由社会的商人,你在专制社会去投资的时候,你就会随时面临危险,随时面临被陷害的危险,而且你就等于把你的脖子伸出去,让专制政府给你套上一个 绳子。

因此富士康事件使人们从两方面看到了这个独裁专制政府对于世界,对于经济,对 于每个个人的威胁。富士康事件我觉得在二零一零年在今年的时候出现也是使大家敲醒了一个非常响亮的警钟,使得我们看到对于共产党社会我们必须提高警惕,而 且富士康事件也敲响了另外一个警钟,那就是说西方的商人,包括台湾的商人,你如果要是去到中国投资的话,那么你就要面临双重的危险:一方面共产党对你的陷 害;另外一方面如果你利用共产党对于工人的这种迫害、镇压,以及不允许工人为维护自己权益组成工会的这些个措施的话,那么一个西方的经济团体它就很可能会 面临象二次大战那时候德国的企业一样的危险,就是一旦在中国社会走向民主,无论是未来和现在,那些个工人有权利向你去索赔,有权利向世界去控告你违反了人 权,对他们实行了过火的已经过界的剥削和压迫。

在这里我还想特别说一下在二零零九 年,去年年底到今年发生的其它的事件,它们也使我们更清楚的看到了共产党的面目。

这 个事件就是二零零九年年底中国共产党对于刘晓波先生的那种无理的审判。刘晓波先生本来是和以前中国的那些花瓶民主党派一样的,他们是想打擦边球,是想通过 和共产党和解,通过间接帮助共产党来达到自己个人和其它的一些目的。但是这一次又使我们看到,共产党对于任何一个不完全跟着它走的人,对于任何一个这样的 党派,就象五七年对待章伯钧,对待章乃器,对待罗隆基那样,到时候它还是会不择手段的打压你。

刘晓波先生现在面临的遭遇,被判十一年徒刑。这些遭遇使得刘晓波重走了当年右派,当年那些中国共产党的花瓶党、民主党派的道 路。而这样的事件又使我们再次认清了共产党,你只有对抗它。

因此我觉得在“六四”二 十一周年的时候,无论从世界的形势来说,还是从中国国内对于维权人士面临的形势来说都大大的进步了。从世界形势来说,刚才我已经讲了,世界已经再次感到了 共产党对他们的威胁,那么世界就会逐渐的警惕起来,逐渐的像五十年代、六十年代去重新采取有效的措施。对于中国民众来说,一方面正面对抗的人多了,而且正 面对抗的人决心更大了。这个进步可以在我前面向大家讲的例子中看到,如二零零九年法兰克福书展时的法轮功学员所取得的重大进展一样。还不仅如此,法轮功学 员十一年的反迫害,已经从一个被动的诉求理解与同情支持的弱势群体,为中国社会发展出一个全面对抗共产党暴政的文化信仰背景,基础。

在二零一零年的时候我们对比一下八九年,对比一下九九年,我们整个异议人士,整个追求不同生活方式的这些人已经取得了很大的 进步。这里我特别要提到的是,在世界各地巡回演出的神韵艺术团。我自己虽然不是法轮功学员,虽然没有亲自参与,但是我们大家都应该看到这个神韵艺术团是第 一个在共产党打压底下不跟着共产党走,对抗共产党统治的一个我们自己的演出团。而且这个艺术团大家还可以看一下,对比过去历史上那些个流亡团体,比如说那 些个流亡的犹太人,他们在二次大战以后流亡到世界各地的情况,大家就会看到这个神韵艺术团是史无前例的这样一个创举。而且大家还可以看到法轮功学员不仅在 二零零九年法兰克福书展上对于中国的广大异议人士提供了一个舞台,提供了一个支持,而且今天的《大纪元》报,今天的新唐人,今天的希望之声也都给我们提供 了新的舞台和新的场地。

这一切对比一下过去东欧的持不同政见者,东欧那些个对抗共产 党专制的异议人士的情况,大家就会发现,到二零一零年“六四”的时候在中国的民众对抗共产党的活动中已经起到了很大的变化。中国共产党到底什么时候会倒? 这当然是不好说的,但是有一点大家可以看到,冯正虎的事件以及我刚才讲的所有这一切都可以使我们看到,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它的那些所谓邪恶正在慢慢的退 去,慢慢的消散,而正义的力量、正义的声音越来越强大,这个就是二零一零年“六四”二十一周年的时候我们所要面临的最大的成果。也就是说在“六四”二十一 周年的时候,我最突出的感觉就是我们的追求正在胜利的道路上。

但是在结束这个讲话的 时候我还要强调的是,这个胜利的道路,这个进步是我们每个人努力的结果,是我们对抗共产党的结果,而不是那些歌颂共产党,努力和共产党和解的那些个行动的 结果。因此在“六四”二十一周年的时候,对我们每个人的启示是,共产党只有靠对抗,只有靠把它打回去,他才会向我们屈服。在这里,任何新的生活只有靠我们 自己去争取。

好,我今天就讲到这里,听众朋友们再见。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0/08/10 02:08:32 PM
谢谢!
仲维光
   07/03/10 09:12:27 AM
楼下几位朋友,谢谢您们的留言。对我们已经步入老年的两代人,我非常失望,很多时候我的确感到,这两代人应该退出舞台了,因为生产的大都误人子弟是废纸。但是对于年轻人我还是充满希望。这是因为生命所赋予的追求及勇气。你看,八九年那么镇压,可九九年后,不还是起来那么多法轮功学员吗!以前我也是更多地看到共产党统治造成的代代退化,可后来感到,这个退化有一个底线,那就是人最根本的一些特质,共产党不可能把中国社会彻底变成动物庄园。人的确会一度像猪一样生活,可人性是多方面的。套句闻一多的诗,有一天,“等到青天里一个霹雳,爆一声:咱们的中国!”
游客
   07/02/10 09:49:10 AM
你好,仲老师,我也是一名工程师,70末的,就中国的现状来讲,年青人普遍没有什么理想,不会去关心社会,冷漠,麻木是他们的主要特征,中国的民主事业要想依靠他们还是比较难。
游客
   07/01/10 05:56:42 AM
感谢仲维光先生对中国民主伟大事业进程的精彩剖析。
游客
   06/26/10 11:29:49 PM
好文章,但我有几点忧虑:一是我觉得你说的这些比以前进步的事情,仔细琢磨后觉得几个事件并不代表事情进步了,共产党专制独裁的手段不同了,但依然是专制独裁加图财,而且在图财方面的手段比以前更狠了。仔细回顾以下历史,我们就可以发现共产党在历史上时硬时软,现在在某些方面似乎是软了,但其实其本质(如专制独裁、胡作非为)从来不变。而且据我判断,形势实际上比以前更差了。一是共产党自身的实力增强了,钱多了,对付民主势力的能力和手段也自然增强了;二是不管国际大环境到底是否在向发生有利于民主事业的方向发展,国内环境是向不利方向发展的,中国城市居民对推翻共产党基本上是不支持的,因为大部分人的既得利益是直接或间接依靠共产党的。农村人口和城市民工和海外民主势力基本上是脱节的,就算有接触也是极度有限的。中国的弱势群体的文化水平和素质决定了他们中的大部分人绝对没有觉悟也没有能力聚集足够的力量来推翻公产党的。依我看,除非发生什么重大事件,过几十年后,老一辈民主人士老死了,新一代的又不争气,海外民运完全销声匿迹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观现在海外的中国人,几乎年年回国,连很多亲身经历过六四的人都开始帮共产党说话,国内的中国人,几乎个个贪婪狡诈心狠手辣外加虚伪不诚,即使发生革命,最终还是会回来一个新共产党。推翻共产党最好的机会就是六四,其实绝食多日没回音之后,学生们就应该号召大家武装推翻法西斯政府,趁军队没有集结好之前,强占北京的各大新闻机构,通电全国号召大家都示威游行。按那个时候北京老百姓的热情,如果那时学生们不是死心要提意见,而是能更革命一点,下定决心把独裁政府推翻,中国的历史可能就会向更好的方向发展了,而且就算失败了,共产党恐怕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肆无忌惮了,因为人民的力量真正对它产生威胁了,而六四的结果是让人民领教到了共产党的威胁有多厉害了,而共产党从六四却取得了宝贵经验,不但对各大机关加强了武装保卫,还开发了收买城市居民来巩固统治(贫苦城市居民被拆迁和高房价赶到城市边缘去了)的这种高招儿。总之,我对中国前途心灰意冷。
游客
   06/11/10 11:54:10 AM
好!
仲维光
   06/08/10 03:25:29 PM
刘先生,我已经在网上看到了您的文章全文,知道您在北京,更觉钦佩,愿我们共同努力,相聚在北京。在此,谢谢您留言及鼓励!
游客
   06/07/10 09:16:21 PM
仲维光先生:你好,我是一名普通老工程师,今年48岁,笔名刘诗之。你的论点比较明确,论据比较充分,我非常认同你的观点。以下是我写的纪念六四文章,旨在揭露和批评中共政府,已经在六四那几天由BBC,法广,博讯等媒体发表。以下是原创原版。 二十一年的六四奇迹 二十一年前,北京的大学生们借悼念胡耀邦之际,在全国率先倡导一场反腐败,反官倒,要民主要言论自由,要求公开政府官员收入为诉求的爱国学潮。而执政府的混蛋定论,激化了矛盾。学生下跪绝食和平请愿竟被二十多万军队疯狂镇压。八九年六月四日这几天,坦克装甲机关枪VS赤手空拳市民和学生,场景之惨烈,军警手段之凶残,空前绝后!这场历时近两个月波及全国的爱国运动以红色恐怖落下大幕。可怜学生,直至政府把他们推向对立面的高潮,直至设法逼迫他们被暴徒置于死地。执政府嫁以暴徒之名虐杀残杀了多少保护学生的北京市民、大学生、外地游客?几百人,几千人,尸体是怎么快速处置的(执政府当时一贯撒谎数据,鬼都不会相信)?创造至今掩盖历史真相的可耻奇迹! 在二十一年前,北京市民和学生不惧生死,可歌可泣,在腥风血雨中,有多少只身阻挡坦克装甲冲锋身陷履带殉国的英雄,有多少老弱病残市民以身阻挡子弹殉国的英雄,有多少向他们开枪的解放军的喊着“人民军队爱人民”来迎接罪恶的子弹,这些英勇壮举创造了人民不畏强暴追求正义的伟大奇迹。 在二十一年前,是谁化妆暴徒故意制造暴乱假象为军队开火制造合理理由:数十辆军破旧军车瞬间莫名其妙被点燃,是谁把不能使用的破枪烂武器授之于单纯学生之手的做阴谋伏笔,从血腥镇压后公开播出“反革命暴乱”的中央电视节目,不难看出执政府精心策划井井有条的实施镇压预谋,他们成功地创造了实施阴谋屠杀和平请愿的奇迹。 在二十一年前,在轰轰烈烈几百万人游行示威运动中,参与人们已经从学生和知识分子扩大到从市民,从部分工人到政府机关人员,从北京到全国,长达二个月如此大规模游行示威抗议,却没有出现任何打砸抢烧的动乱场面,创造了大面积爆发示威而无动乱的奇迹。 在二十一年前,来自毛泽东故乡的三个年轻人代表民主力量,以大无畏的勇气向象征中共专制鼻祖的天安门毛泽东像投“蛋”说NO,创造了共产党建国以来在民众面前用“武力’投掷反对票的奇迹。 在二十一年间,疯狂的秋后算账,以令人发指的手段对参与这场运动的人们长达迄今无止的打压迫害。有多少人当时被枪毙,有多少人身陷囹圄在酷刑的狱中熬尽了青春年华,出狱后白发重生,无妻无子
謝田
   06/06/10 04:26:16 PM
非常好!谢谢你,维光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