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仲维光]首页 

仲维光
博客分类  >  其它
仲维光  >  未分类
仲维光:中国传统里没有“民族主义”

26384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普通表格;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ansi-language:#0400; mso-fareast-language:#0400; mso-bidi-language:#0400;}

仲维光:中国传统里没有“民族主义”

 

 

【大纪元89日讯】(大纪元记者周容费利蒙报导)87日下午,旧金山湾区的一些民主人士、文化界人士和宗教人士在费利蒙市举办了国事沙龙,在辛亥革命 百年纪念之际,围绕孙中山的三民主义等内容进行探讨,并考察其现实意义尤其是未来对中国大陆社会转型的指导价值。旅居德国的著名华人学者仲维光先生做了专 题演讲,题目是不同的民族主义——比较孙文、中共、希特勒的民族主义。

 

民族主义是典型的西方文化产物

 

仲维光先生认为,民族主义是典型的西方文化的产物。民族主义就是把一小群体的东西,用它来代替上帝那个位置。比如希特勒把日尔曼民族作为上帝的选民,代表了真理。用日尔曼民族代替犹太人。民族主义最典型的就是在希特勒时代,这让我们看到民族主义的危害性。

希特勒的民族主义取代了基督教的上帝的位置。这个民族主义与极权主义的特点很类似。它以真理的体现者出现。它导致的是意识形态化。把民族主义问题和其它一切问题都意识形态化,假大空化。用口号和宣传。

中国传统里没有民族主义

在中国传统社会,没有民族主义。我认同美国学者费正清说的,中国的民族主义跟西方的是不一样的。中国的是一种文化民族主义,主要强调的是文化。

中国古代的那种关系,给我们提供了另外一种视角。就是天、地、人的和谐。对于天,人应该因势利导,因循这个天。

 

被中共蹂躏的灵魂

 

我们这一两代人,当然包括我自己的灵魂是被蹂躏的灵魂。在追求中我体会到,我们这代人的灵魂犹如一张被蹂躏的纸,我把它铺开,花了40年代力气把它铺开,抚平它,但是发现纸上还是有皱纹。共产党害了我一辈子。

北岛编了一本书《七十年代》,这本书是误导人的。因为我们这一代人,是在中国最黑暗最愚昧的年代长大的。我们受的教育,我们的老师都是一些最愚昧的人。例如,现在我们这代人都把遇罗克看作称为英雄,如果我们不能够准确描述出那个年代的黑暗与残酷,那么现在我们看他的文章,就会看不到遇罗克的伟大,只看到他的文章、文字的局限性。我永远尊敬遇罗克,就是因为在那个时代,我们这些人太可怜了。只有遇罗克,在我们还在麻木的时候就试图站起来。

只有能把那个年代的让人欲哭无泪的特征写出来的时候,那才真正反映了历史。这一代人的才能跟其他代的人是一样的,但是却变成了侏倭,被扭曲了。共产党不光杀害了很多人,而且把很多人的灵魂给蹂躏了。蹂躏后还让它萎缩了。这些被蹂躏后的灵魂,共产党还继续让它们在世界各地散播。我们这代人没有辉煌的过去,只有痛苦与耻辱!

 

中共把中国的道德伦理破坏殆尽

 

中共已经把中国的道德、伦理和其他的都破坏已尽。中国经过五四运动的彻底反传统,社会已经变得真空。

自由主义学者达仑道夫说﹕极权主义是反传统的,还有就是反人权和自由的。九零年后我对传统和极权主义的对抗性,不相容性有了越来越深刻的体会。1999年,法轮功一下就起来了。我感到了法轮功跟传统的纽带。法轮功今天虽然被镇压,但是亡共产党者必法轮功﹔因为法轮功代表了传统。

 

孙中山的民族主义具包容性

 

89年去台湾时,我开始思索传统与西化的关系,反省自己。以前我是全盘西化者。后来发现,孙中山从中国传统出发,对西方及其思想的思索与补充。它使我想到,在后共产党时代,孙中山思想可能会起到很大的作用。

孙中山的思想和中国传统的那种血肉关系是斩不断的那种关系。它不同于那种以自己代表真理,以自己代表上帝,对其他的民族排斥、乃至要歼灭的那种像共产党阶级斗争的学说的民族主义。孙中山的民族主义带有很强的包容性。有中国的天、地、人的关系的。和西方的民族主义不一样。

孙中山先生很早就认识到各个民族间的平权地位,友好相处的关系。现在我们仍可以学习借鉴孙中山的思想。

而当代西方政治文化中的民族主义则有一个与之截然不同的典型的特点,那就是它的封闭性,也就是民族主义的排它性。

 

中共在利用民族主义

 

再看中国社会,在中共早期的时候,它是反民族主义的,因为共产党自喻它代表了真理。它是阶级斗争观念。共产党用无产阶级代替了民族。民族主义对共产党来说是双刃剑。

中共还在利用民族主义,但它只是利用民族主义的一个片面,因为大多数中国人的血液里还有中国的传统、家庭观念。所以在92年中国人思想一片荒芜的时候,法轮功一下就忽的传播起来。法轮功所推崇的那种家庭观念,那种天、地、人的观念,都是中国人几千年文明传统的东西。

可以从孙中山先生的思想中开掘出一些中国文化的精华,能够有效的抵制像希特勒西方这种片面西化这种弊病。更多的启发中国人血液深处的东西,来把中国当代的民族主义导向更宽容、更光明。

 

法轮功把中国传统文化现实化了

 

我原来以为中共已经彻底把中国家庭砸断了。我们小时候就要揭发父母、朋友。92年法轮功起来的现象太说明问题了。在我们的血液里,家庭、孝道的东西还有。法轮功把中国传统文化现实化了。

 

仲维光:一九六一年到六九年在北京清华附中上初中高中,其间爆发了文化大革命,从此改变了他整个生活。从第一个红卫兵在清华附中萌芽开始,他就和郑义等人成 为这个红卫兵的主要反对者。七二年,返回北京后先后在北京八十六中和二十九中担任物理教师。八三年考取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所近代物理学思想史许良英教授 研究生。八八年到德国,后在波鸿鲁尔大学马汉茂教授处研究当代中国知识份子和思想问题。九十年代中期后作为自由思想工作者,继续研究当代极权主义思想问 题,波普和他的批判理性主义,以及其他当代科学思想和文化问题。 (http://www.dajiyuan.co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5/19/12 02:00:45 AM
孙中山的民族主义具包容性..................仲维光:中国传统里没有“民族主义”.......................后来发现,孙中山从中国传统出发,...............孙中山先生很早就认识到各个民族间的平权地位,友好相处的关系。。。。。。。。。看了仲先生的文章,最终明白了几千年的传统里面原来人们不懂的民族间的平权,更不明白各民族间要友好相处的,直到天降奇人孙中山才告诉人们各民族要平权,各民族要友好相处!!!
游客
   09/18/10 02:59:58 PM
五毛狗们滚开!中共是人类历史上最黑暗、最庞大的法西斯组织,必须彻底的在全球范围铲出这个“红色”恶性肿瘤!!!
仲维光
   09/12/10 05:55:31 AM
民族主义,Nationalism,和民族思想,以及民族感情不是一回事。找一本政治学词典,或者百科全书查一查就是了。我说的不是中国共产党政府领导下编的字典、词典。Nationalism,是最近二百年西方的产物,是典型的二分法思想的产物。我知道身在此山中的人,是看不到此山的。但是人家已经说了,你就要想想,找点文献看看才是,而不要仍然不动脑子就匆匆忙忙地出来指责。
游客
   09/11/10 05:32:16 PM
中國是多民族組合而成的國家,如果真要講民族主義,那才會造成分裂,江澤民出賣中國國土,給俄國,不用說他是漢奸,就是個叛國賊
游客
   09/11/10 05:25:42 PM
這裡的民族主義講的是把自己民族看的最高最大最完美,古人講民族是族群的區別而已,孫中山 講驅逐韃虜,後來也講五族共和,並沒有因為將滿人趕盡殺絕,也沒有將滿人視為二等人。
游客
   09/08/10 07:21:35 PM
還說沒有?「犯強漢者雖遠必誅」是啥?
游客
   09/07/10 08:13:40 AM
游客
   09/05/10 04:43:08 AM
此文真是一派胡言,如果中国人没有民族主义精神,国家早就分裂了,还有现在的中华民族!此文仍是汉奸文学,历史上中国从来不缺乏汉奸,即使到现在也是如此!
游客
   09/05/10 02:28:51 AM
国人都知道孙文的“驱除鞑虏”,这就是你所讲的包容!?
游客
   09/04/10 10:03:28 PM
诅咒神教····
游客
   09/01/10 11:40:58 AM
仲先生对法轮功总是肯定的,但信仰法轮功吗?我感到仲先生有“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想法,愿从外面去了解。不妨进去看看吧!
游客
   08/30/10 07:02:47 PM
大纪元专放假消息
游客
   08/30/10 03:24:15 PM
此文很有启发性。
游客
   08/18/10 09:08:34 AM
谈谈恰如其分的民族自豪感 我这个讲话的题目,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针对的是“不恰如其分的民族自豪感”。恰如其分,很简单,就是恪守中庸,不片面,不走极端;走极端,就不可能恰如其分,就会成为要么自卑,要么狂妄。“五•四”时期的“全盘西化”论,认为中华传统文化全都是坏东西,坏透了,无可救药,看我们自己数千年的文明史,看来看去,就是“吃人”两个字,所以,如今13亿中国人的祖先,整个就是一个食人族。这是民族自卑。你找遍全世界,也很难找到像我们这样的民族,是如此糟蹋自己祖先的。另一个极端言论,就是国粹派,如辜鸿铭,主张中华文明一切都好,过去优越、现在优越、将来永远优越。这是民族自傲,集体狂妄。 自卑的人,自暴自弃,不会有上进的动力;狂妄的人,不肯学习,同样没有上进的可能。这样的人没有希望,不可能成为承担振兴中华历史使命的优秀人才。一个民族也一样,自卑或者狂妄占了上风,要么不断沦落,甘居末流;要么自我膨胀,像当年的日本军国主义者那样忘乎所以,最后以制造民族大灾难告终。正在崛起中的今日中国,尤其要警惕这种集体狂妄的疯魔症。 以上大道理,还是原则性的,不免空泛,缺少具体论证的支持,缺少一幅“路线图”,一幅如何以最小代价实现全面现代化,完成中华振兴历史使命的路线图,来告诉我们具体的路要怎样走,才不至于落入极端和片面。 民族振兴和实现现代化几乎可以等同。不管后现代,环保主义,“新社会运动”等等新思潮对于现代化有多少合理的批评,我们都不得不承认一个基本事实:在今天这个没有世界政府,“半无政府状态”的国际秩序当中,每个国家只能立足于“自求多福”、奋发图强,弱者的处境是很可悲的。而要想富强,除了向西方先进国家学习,实现全面的现代化,舍此别无出路。虽说殖民主义的时代已经永远过去了,没有谁还会愚蠢到想来殖民你、征服你,因为那样做既做不到,又不合算;但是,这个世界的基本逻辑仍然是民族利己主义,哥本哈根的那场闹剧,就再清楚不过地暴露了这个秘密。普世价值是一回事,每个国家的对外行为是另一回事。没有世界政府,普世价值的原则和理想,与每个国家的国家利益以及对外作为之间,就在很多地方是分裂的、脱节的。我们既要认同普世价值的理想,又要认清很不理想的客观现实,两者不可偏废。这又是中庸之道。 自1840年的鸦片战争以来,中华文明就开始遭遇日益深重的危机 ,所谓“亡国灭种”,“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 。现在,有不少人在反思,这“亡国灭种”是不是过于夸大其词了,
游客
   08/14/10 08:54:05 PM
不让评论 如果让评论的话 估计13亿中国人民能用口水淹死你 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