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仲维光]首页 

仲维光
博客分类  >  其它
仲维光  >  未分类
仲维光关于刘晓波问题发在国内博客上的问答讨论

28709

序:

二〇一〇年十一月我写了一篇《极权主义及其政治文化的回潮》,大约有两万字。文章谈了对诺刘问题的看法。一位居住在德国的不知姓名的作者其后在Facebook上摘录了一些段落,并对笔者作了点评。不谈我是否同意与否这位作者的点评,我必须承认这是我到德国后碰到的少有的一位有眼力的作者,我甚至对不能结识这位作者感到很有些遗憾。鉴于我的那篇文章无论就篇幅还是内容都难以在国内博客上发表,暂此以这个摘录供关心思想和文化问题的朋友参考。

 

德国某位作者在Facebook上对仲维光《极权主义及其政治文化的回潮》一文摘录

 

仲维光评述刘晓波一文摘录:再看刘晓波先生。学生时代的刘晓波选择的是马克思主义美学。马克思主义美学是马克思主义教科书中的最彻底意识形态化的一个分支,甚至可以说完全是一种宣传产物。以往共产党搞意识形态斗争几乎首先总是选择在这一领域。在这个方向上,我们回顾刘晓波八十年代的工作,同样如此。八十年代中期以后他的所谓黑马式的批评,除了在表面政治问题上引起的效应外,他的语言、他的方法、他的思想,不仅没有走出马克思主义教科书,而且可以说完全走在这条意识形态化的道路上。对于自己的马克思主义美学专业,也就是说对马克思主义、对共产党及其文化问题居然没有显示出任何的厌恶与反叛,更没有显现出彻底告别这种极权主义文化,追求另外一种思想方式的冲动。细究刘晓波八十年代的工作及其思想,说他完全是极权主义文化孽生的畸形产物是毫不为过的。

 

仲维光评述刘晓波一文摘录:在这一阶段的思想潮流中,陈寅恪、洪谦先生他们直接和间接地涉及到这一对于马克思唯物主义思想,共产党思想,西方各种文化思想的探索,思考。以自然科学为专业的黄万里先生则又是一种代表。他对于共产党问题的认识,虽然看起来没有那么直接,但是对于政治的看法,身上的学风都是显示着对于这种党文化的对抗与抵制。人们可以看到,即使到了九十年代,在黄万里先生写给所谓党领导人的信中,都没有任何党文化的那些意识形态式的套话,没有沾染任何党文化

 

仲维光评述刘晓波一文摘录:一九八九年十一月柏林墙倒塌,东欧共产党集团崩溃。这是二十世纪,甚至可以说人类历史上最重大的事件。柏林墙的倒塌,东欧共产党集团的崩溃的历史意义绝对不只是政治上的,也就是它绝不仅意味着冷战的结束,单纯的民主国家战胜专制国家,而且意味着一种曾经给人类带来巨大灾难的精神、思想及文化的彻底失败。过去百年来争论不休的很多政治问题、思想问题、文化问题,至此都已有了历史性的经验的答案。它意味着卡尔-波普、弗格林、雷蒙-阿隆们所尊崇的价值,所做的探索是必要的、正确的,而共产党及其知识精英们的思想及文化给人类带来的灾难已经被公认,并遭到彻底地抛弃。

 

仲维光评述刘晓波一文摘录:在这种意义下,极权主义概念在经过了起伏以后,几乎被思想界完全接受。对共产党的认识变成了究竟是否可以把共产党的极权主义专制和希特勒极权主义专制相提并论这样一个问题。这种深入的讨论使得极权主义问题、共产党问题依然是在作为历史问题、现实问题出现在思想界。一九九七年出版了总结共产主义运动的《共产主义黑皮书》,并且引起了激烈的讨论。最近二十年讨论极权主义的书籍涉及之广,之深是过去五十年来所从来没有的。但是对于中国社会及知识界来说却并非如此。

 

仲维光评述刘晓波一文摘录:一九八九年,中国共产党把一部分知识精英在政治上逼迫成了反对派,但是这些精英们却从思想上依然没有产生反叛和反思,没有过产生变化的需要和冲动。他们的眼界也仍然沿着笔者前述的方向:这就是语言、方法、关心的问题仍然意识形态式的,根本没有跳出共产党的规范,来重新不仅从政治上,而且从文化、思想、学术,基本的生活方式上来认识评价共产党及其社会。

 

仲维光评述刘晓波一文摘录:在这方面,刘晓波八九年后的文章、观点及做法还是没有显示出要彻底告别共产党社会的文化、思想、生活方式的冲动。不错,刘晓波在九八年前后的一些文章,曾经引用过笔者提出的极权主义的两个阶段的提法,但是他仅仅局限在提法上,而没有对共产党社会,极权主义问题的彻底探究。这是因为他根本的思想方法与笔者不同,他不知道,极权主义及两个阶段的提法是建立在对共产党的彻底否定基础上,建立在对自己曾经经历过的极权主义当文化的彻底反省的基础上。所以他接受的不过是某些术语而已。

 

仲维光评述刘晓波一文摘录:刘晓波这一阶段留下来的历史,让我们再次看到,他们没有基础、也没有能力如其它地区的知识分子那样提出及讨论极权主义、党文化问题。这一阶段的刘晓波,尽管在政治上被共产党彻底赶出体制,但是在思想上依然没有根本性的变化。他所显现的极权主义文化孽生的特点没有任何改变。事实上,他从来也没有感到有做出这种改变的必要。

 

仲维光评述刘晓波一文摘录:今天出现的事实还告诉我们,法轮功是无法和共产党妥协,无法歌颂极权主义统治者的任何做法的。因为他的信仰和追求的生活方式是完全和极权主义相对抗的,是唯物主义、极权主义的文化绝对不能够容忍的。然而,刘晓波们的意识形态、学风、伦理道德等生活和思想方式却是可以和极权主义相安、相容的,只有他们的某些政治行为使极权主义感到不安时才会被共产党所不容。这就如当年的某些所谓民主党派人士,例如章伯钧们,不是因为从根本上反对共产党,而是因为误以为自己能够和毛泽东、共产党共享一部分权力和利益,从而惹出杀身之祸一样。

 

摘录者评书仲维光评述刘晓波一文:法轮功作為民間宗教或迷信,在認識論上是毫無能力的。仲文的例子是否妥當?

 

仲维光评述刘晓波一文摘录: 为此,可以肯定的是,把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刘晓波,在文化思想领域、学术领域、道德领域,在经验事实范围内评价都只能得到负面结果。而在政治领域中,它是否能够为中国的变化带来积极的影响,这却还要看各方面是否能够对此恰当利用。它不仅依赖于中国真正不要极权专制的民众,而且也要看国际社会的各种努力。

 

仲维光评述刘晓波一文摘录者转录介绍及评述

仲维光,一九六一年到六九年在北京清华附中上初中高中,其间爆发了文化大革命,从此改变了他整个生活。从第一个红卫兵在清华附中萌芽开始,他就和郑义等人成为这个红卫兵的主要反对者。一九六九年,他放弃了分配在北京工作,为了能够自由成长而到吉林洮安县插队。在插队期间开始自学哲学,由于探究马克思主义的方法和认识论基础,七零年转向近代洛克、休谟以来的经验主义思想,并且同时开始自学数学物理和外语。七二年,返回北京后先后在北京八十六中和二十九中担任物理教师。因为身体重病,而在七八年不得不放弃自学,考入大学继续学习物理,八三年考取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所近代物理学思想史许良英教授研究生,毕业后留所工作。八八年到德国,后在波鸿鲁尔大学马汉茂教授处研究当代中国知识分子和思想问题。九十年代中期后作为自由思想工作者,继续研究当代极权主义思想问题,波普和他的批判理性主义,以及其它当代科学思想和文化问题。

 

从人文探索走向科学史研究再返回人文研究的仲维光,由於自觉寻求过严格系统的物理训练,因此他要比同时代知识分子更注重知识框架和方法论方面的问题,除了反叛的一面,仲维光性格中传统性和西化的强烈色彩在他的诸多文章中也得到了充分的表达,德国著名汉学家马汉茂在评价他的作品时说:最重要的是耸立(指仲维光和还学文)的反叛精神与批判分析的态度,这在中国近几十年根本找不到生根的土壤。”——这应该也是仲维光作为一名知识分子的气质所在。

 

友人留言:

早就拜读了先生原文,在学理上,是即是,非即非,中庸调和乃为学为人之贼。我们认识到,三真七伪文比之全伪文更误导民众,贻害更大。但是,另一方面,生于斯浸染于斯,去毒或有多寡先后,此一;二,能说幾分倾向正道的话,总比恶狗媚狗顺狗好,毕竟为削弱和战胜邪恶增添了势和力。先生的广播讲话亦有此意。

 

答友人:

其一,我很理解你的情绪。然而,七五年对邓小平抵制毛泽东,人们都欢欣鼓舞,其后呢,屎窝挪尿窝。当然,尿窝人能够像猪一样地生活了,能作为奴隶而生了。再有我引一段储安平当年的话,说明以毒攻毒很多时候每况愈下。

坦白言之,今日共产党大唱其“民主”,要知 共产党在基本精神上,实在是一个反民主的政党。就统治精神上说,共产党和法西斯党本无任何区别,两者都企图透过严厉的组织以强制人民的意志。在今日中国的 政争中,共产党高喊“民主”,无非是鼓励大家起来反对国民党的“党主”,但就共产党的真精神言,共产党所 主张的也是“党主”而决非“民主”。

 老实说,我们现在争取自由,在国民党统治下,这个“自由”还是一个“多”“少”的问题,假如共产党执政了,这个“自由”就变成了一个“有”“无”的问题了。

其二,知道力虹的死吗,对力虹的死,和某些人的贵族监狱的对比很可以说明问题。刘晓波对力虹受到的残酷迫害,和他的死是有责任的。并且就是在海外,我们的声音(文章)也是被他们封锁,甚至陷害的。

西子湖畔岳王庙前,千古跪的是秦桧,而不是金人!力虹、郭飞雄等人为什么受到那么残酷的虐待,绝对和“秦桧”有关!

其三,万之说过,只是由于美国人的钱很多人也敢于来做异议人士了。

投机者拿贫民的乞食袋当作旗帜,贫民们已经看到这点。因为他们屁股上的印记太明显了。

 

再答友人:

恶狗、媚狗、顺狗,这几个词用得好啊!刘晓波们看了会心惊肉跳。而究竟削弱的是什么?也是早晚有一天你能够看到的。我是独立笔会创始人之一,之所以不再参与这个笔会也就是为此。

 

友人留言:

十分敬重力虹先生,由动机和行止可判人品之高下。从效果看,大多数民众达不到披阅中外诸子百家从而建立有条理的世界观这一层次,主宰他们的是求生和恐惧,有人竟敢置喙邪恶强权,且不谈其动機,对民众来说,多少减少了些恐惧,增添了些希望和勇气。这里绝无贬损先生先生们正本清源拨云驱雾的重要价值和长远意义,望先生容谅。

 

再答友人:

非常高兴能够与您讨论问题,并且这才是讨论。当然有些讨论是触动了人的感情的。力虹之死,我已经悲哀到无声。邓拓我虽然不欣赏他的政治倾向,可那句诗说明他有中国文人风骨,“力抗‘权’‘奸’志不移”,也是我之所属。

和魏先生不一样,他问政,我问“人”。抗权不易,可抗奸更难啊!

 

发帖时脑子中回荡着儿时背诵的邓拓的这四句诗:

力抗权奸志不移,东林一代好男儿!攀龙风节扬千古,字字痛心绝命辞!

 

这使我想到,

 

一,这其实是我们讨论的知识分子问题的一个很重要的内容,知识分子的气节,知识分子的修身,这在西方知识分子中是没有的,他们是和上帝的关系,其后和知识和真理的关系,和人之外对立的那个对象的关系。

 

二,共产党为中国社会生产了一堆渣滓,不仅是御用的那个群体,而且也在异议的那个群体。在后者甚至更为甚,没有知识,没有道德,没有任何精神。刘晓波是一个典型。一个典型的共产党培养的知识流氓,或者无赖。你把他作为一个案例研究,看看他的知识结构,他究竟看过几本书,使用的语言是什么,再看看他的行事方式,遵循的伦理,以及精神的韵律,就知道这是一位什么样的性质的人。

我自己是从这个渣滓堆中觉醒的。

在停滞时期,黑暗年代觉醒的人,无论是对自己的思考反省、还是外界给你的压抑摧残,都让你痛苦不堪。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到,北岛编辑的那本《七十年代》,可以肯定地说,是一群没有感觉的人的手淫——自我陶醉、自欺欺人!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1/24/13 07:11:51 AM
“还要加一句的是,对共产党我一点爱都没有,一丝一毫也没有,除了厌恶,还是厌恶!因为这是人类历史上的一群最无耻、残暴,最不讲道德的人!这种厌恶乃至波及到那些对共产党有感情的人。这样的人要么是智力有问题,要么是道德有问题,出于个人的利益考虑。” 赞!
游客
   05/29/11 10:05:22 AM
改良在一百年前走不通,一百年后的今天还是走不通。当然,这是共产党的本性使然,但又何尝与传统文化(即先生所说的民族智慧,其中有民族的集体智慧,但更重要的是“精英”的群体智慧)无关?否则,中国何以在周期性的暴力革命中徘徊循迴了二千年,至今仍看不到出路?而且,回顾近百年的历史,周期的间隔明显在缩短。
游客
   05/28/11 10:15:24 AM
刘晓波得诺奖一案及其后中共的回应的正面意义在于明确告诉世人:改良无门,改良已死。
游客
   04/19/11 02:44:51 AM
希望仲老师真的有一天能回国,也坚信有那么一天,中国的民智开化与真正的民主建立起来的一天。
仲维光
   04/03/11 07:55:21 AM
楼下小友,你的志向让我们感到欣慰。这么大的民族缺的是脚踏实地踏踏实实的人。这么大的民族靠小智小慧,无论个人还是族群都是不可能有好的未来的。我唯一值得欣慰的就是,我一生锲而不舍一步一步地在走了。一九七一年登泰山,泰山脚下一句石刻,永记心头,“做事针针见血,一步一个脚印”!
游客
   03/31/11 08:26:30 AM
仲老师: 您好! 我真希望有朝一日能拜你们夫妇为师,想跟你们学习纯正的科学思想和自由主义思想(以及科学哲学和分析哲学)。惭愧的是我现在的基础极差,没有掌握一门外语(英语自大学考完英语四级后就没再碰过了)。我大学是学理科的,但是偏工程应用的,我学得还过得去,但依我的性格,我更喜欢理论类的学问。我现在边工作边学习,在补习一些基础学科(逻辑学以及西方哲学的认识论那块,英语我单词记不住学得很苦),我希望能为将来真正作学问打下扎实的基础。 虽然现在我不能向你们当面请教,但我会通过看你们的文章来学习。我也希望以后遇到学习上的困惑时能通过邮件向你们请教,希望你们能不吝赐教,(呵呵)。如果你们回到大陆,我有机会一定去报考你们的研究生,如果考不上作个旁听生也是好的!希望到时候,两位老师能有教无类,收下像我这种基础差的学生。王阳明有很多学生,他都是有教无类的,(那个时候他们也不用考研究生,呵呵)。 坚定地支持仲先生,还老师! 坚定地支持那些能以平和、理性的态度和开放的眼光看待宗教、中华文化、人文社会学科的学者们! 祝两位先生快乐平安! 大陆80后
仲维光
   03/30/11 10:17:12 AM
我岂但是想回去看一看,而且根本就想回去定居,但是中共政府吊销了我的护照。尽管如此,我的一个计划是能够回到大陆,并且在某个大学建立一个极权主义研究所,也就是共产党问题研究所。因为目前中文世界没有一位学者有我掌握的资料多。我几乎收有所有重要的德文和英文的有关极权主义的文献。这些东西我是一定要带回中国的。中国人虽然很多,百年饱受共产党的祸害,但是居然只有我一个人在收集这些资料,所以我如果不把它们带回中中国,对不起养育我的父母和土地。
游客
   03/10/11 01:55:06 PM
建议楼主回去看一看。
游客
   03/10/11 01:52:20 PM
楼主根本不了解目前大陆人民的实际心态。建议回去看一看。
游客
   03/10/11 01:45:25 PM
楼主根本不了解目前大陆人民的实际心态。
游客
   02/26/11 05:16:02 AM
试试看
游客
   02/25/11 11:58:55 PM
没有想到你还可以看到我的留言,而且给我写东西,我曾经像你一样,对中国有长篇大论,但是我一看网上,你们的文采比我好,都让你们写完了,所以我的东西就不发表了,因为没有新意了。我除了对曹长青评《灵山》有不同意见外,基本我全部同意他的意见,而且每次有顺畅的食欲大振,曹是一个中国的伟人,像魏京生一样,你想想,他有的,是对共产党的全盘否定和仇恨,难道不对吗?看起来好像有些偏激,但是,难道你不会对希特勒偏激吗? 难道不全盘否定吗?难道讲:他也有好的一面吗?所以,不知道民运的毛在哪里?就是团结所有团结的人,而不是走中间路线-达赖。中东与中国不一样,最重要的是他们有宗教,所以任何人都不如宗教大,这就像另一个信息那样,可以传播出去。中国没有宗教,共产党把所有的都打没了,只要声犬色马,所以埃及这么贫穷,穆巴拉克30年统治,但是关键时刻,军队不向人民开枪。但是中国不然,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没有道义可言,这是古训。所以我与我的外国朋友讲:中国5000年历史就两个字:吃人,或权术。中国成这样,首先是中国历史的必然结果,这个古国,没有什么可以自豪的历史,你也去过新西兰,那里的安详,平和,绝不是中华民族这样的人可以建设出来的,所以,如果希望中国改变,就要否定中国历史,否定中国共产党,这就是我坚决支持曹的原因。我觉得移民简直是贫困国家的人,到富裕国家来占便宜,你看看新西兰,变成什么样子,我有很多的话,不知道与你可否探讨的了,当然我这个小人物读的书也没有你多,但是你们民运的文章,我也看了不少,我真的希望有一天如果共产党倒台,邓小平等人的像要像秦桧那样,跪在那里,让世人践踏,中国的一点点希望,就这样被他破灭了。新西兰
仲维光
   02/25/11 05:52:21 AM
新西兰的那位朋友,我八十年代中期前和您一样,感到共产党太残暴而绝望。为此我觉得能够做点薪火相传的事情就不错了。可如今,我觉得我很幸运。看到了八九年共产党集团的崩溃,看到了中东的革命变化,由八十年代那种孤独地彻底否定共产党,到如今几乎没有人再全面肯定共产党。中国共产党无论是否能够在我有生之年倒台这对我来说已经无所谓了。重要的是,这个共产党一定倒台。就凭我个人在思想领域能独斗到今天,而没有被共产党及其走卒们窒息致死,我就相信我的“命硬”,一定能够看到共产党倒台。
仲维光
   02/25/11 05:42:17 AM
网上有一个刘晓波的电话录音,处处是替当局忧虑、设想。这就是我这篇文章分析的重点,是彻底否定共产党极权主义,还是要改良、改善这个极权主义。我们认为,极权主义是无法改善的。我们一点当局的忙都不帮,如是而已!!
游客
   02/25/11 02:14:10 AM
我看仲先生的文章是为了反而反晓波的,你说刘从一开始就是共的专制文化及哲学体系,难道你自己就是一开始就知道反马列了吗?再说了中国人就其绝大多数人不也都是从实际生活中遂渐才知道共产的害处吗?反共的林昭本也是个土改干部,后来才变成共产的死对头的,刘晓波为民主宪政写了十三万文字,一千多篇文章你不去评论,反而在他早期学校里的所学干没完,抛开他的绝唱08宪章避而不谈,我本来还是很看重法门派的,但是你们在这个问题上的表现实在让人痛心,几天前有一哥们估计是法门的人一开始也是一个劲和你一样贬低刘晓波,后来我给他讲,毛的语录:革命的首要问题是: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人家都在共产的监狱里了你们还跟人家干什么劲,我看你们要胜过共现在水平还不如毛的斗争策略心胸又小。现在我看你仲的文章水平逻辑能力也在晓波之下,不要一听这就气急败坏,你现在的做法是在拆中国民主运动的台,亲者痛仇者快,老想争个老大足见魏京生之流还是个电工的水平,谦逊点真理面前低头还来得及,不要再这样葬送了自己的政治生命又害了大事吧。
仲维光
   02/25/11 12:30:13 AM
还要加一句的是,对共产党我一点爱都没有,一丝一毫也没有,除了厌恶,还是厌恶!因为这是人类历史上的一群最无耻、残暴,最不讲道德的人!这种厌恶乃至波及到那些对共产党有感情的人。这样的人要么是智力有问题,要么是道德有问题,出于个人的利益考虑。
游客
   02/24/11 11:13:04 PM
注意到你是因为我的一个朋友认识你,觉得你是一个学者型的人,我骂共产党已经骂的累了,我发现他惨无人道,已经比世界,历史上最坏的任何组织还坏,但是,要非常清楚的看到,改朝换代,中国历史上都是暴力,从来秀才造反不成,刘也许是那种不分好坏,有些基督徒的味道,博爱,但是在现在的情况下,中国民运应该出个毛泽东,可以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凡是反对共产党的都是朋友,还有,我非常关注民运,不得不说,在我们所有的人死了,共产党还是灭亡不了,因为他太残暴,新西兰。
游客
   02/24/11 11:13:03 PM
注意到你是因为我的一个朋友认识你,觉得你是一个学者型的人,我骂共产党已经骂的累了,我发现他惨无人道,已经比世界,历史上最坏的任何组织还坏,但是,要非常清楚的看到,改朝换代,中国历史上都是暴力,从来秀才造反不成,刘也许是那种不分好坏,有些基督徒的味道,博爱,但是在现在的情况下,中国民运应该出个毛泽东,可以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凡是反对共产党的都是朋友,还有,我非常关注民运,不得不说,在我们所有的人死了,共产党还是灭亡不了,因为他太残暴,新西兰。
游客
   02/23/11 04:30:02 AM
游客 02/09/11 03:19:10 AM 人各有志兮何可思量。条条道路通罗马。无论何种方法,只要能够让中国早日走向宪政民主道路,都应该尝试,都应该相互鼓励,而不应该相互攻击,内斗互耗。既然关心中国前途,就别在海外打口水战,把力气用到国内来。我们在国内看到海外的民运分子内斗就来气。我们在国内受罪,你们却在嘲笑,帮独裁当局的忙。 ======================================================================= 没错。如若自相残杀,实在令人心寒,看不到希望。
游客
   02/22/11 10:22:32 PM
宋先生好,谢谢您.
仲维光
   02/20/11 08:27:55 AM
楼下,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和刘晓波没有任何个人恩怨,就是因为他协助当局迫害了高智晟、力虹、郭飞雄,把笔会变成红外围,自相残杀的工具,所以才出来仔细分析他的思想和行为。
游客
   02/19/11 03:23:42 PM
对刘晓波的批判简直是自相残杀!每个人有自己的道路,但是只要有一点一样:那就是共同反对现在的中共体制,那我们就是朋友!别忘了,敌人的敌人是朋友.刘现在是中共的敌人,那就是一切反对中共者的朋友,法轮功也反对中共,所以他们也是朋友.这就好比反对派也可以有不同的党.如果革命成功,我们可以成立不同的党,但是现在革命还没成功,所以我们现在应该团结起来.所以,我不赞同楼主.
游客
   02/13/11 07:29:51 AM
赞同楼主所言,顺致兔年祝福! ——和小敏
游客
   02/13/11 05:41:33 AM
如果真的是条条大路通罗马,那就罢了!问题现在寓言,梭子鱼拉车!有人就是想把车往偏路上拉!埃及的成功再次告诉我们历史将把刘晓波们钉在耻辱柱上。
游客
   02/13/11 02:08:56 AM
人各有志,没错儿。这儿评述的正是刘晓波的志是什么。刘晓波可没在国内受罪。住的是贵族监狱,拿的是美国的薪水,矛头针对的是真正的异议人士——反对独裁的人。
游客
   02/13/11 02:04:09 AM
楼下,刘晓波进监狱不是批评他的人造成的。可力虹、郭飞雄收到的残酷迫害,力虹的丧生,刘晓波们是有责任的。究竟谁字啊帮独裁当局的忙?对刘晓波的批评真是针对他帮独裁当局的忙,并且借力打击其它异议人士,及法轮功。
游客
   02/09/11 03:19:10 AM
人各有志兮何可思量。条条道路通罗马。无论何种方法,只要能够让中国早日走向宪政民主道路,都应该尝试,都应该相互鼓励,而不应该相互攻击,内斗互耗。既然关心中国前途,就别在海外打口水战,把力气用到国内来。我们在国内看到海外的民运分子内斗就来气。我们在国内受罪,你们却在嘲笑,帮独裁当局的忙。
游客
   02/06/11 12:25:45 AM
刘晓波是机会主义者,改良派败类,[我没有敌人]=我没有人性=我没有灵魂=我没有朋友.又一位党文化牲牺品.党奴
游客
   02/06/11 12:25:37 AM
刘晓波是机会主义者,改良派败类,[我没有敌人]=我没有人性=我没有灵魂=我没有朋友.又一位党文化牲牺品.党奴
仲维光
   02/03/11 12:52:37 PM
首先谢谢诸位朋友在新春佳节之际在此的费心讨论!我在序中说“不谈我是否同意与否这位作者的点评,”,因为我非常尊敬这位朋友的敏锐,并且认为这位朋友是一位能够进入讨论,并且使你有所得的人。而对于刘晓波,以及四楼所指的那些人,由于知识框架,或者用句时髦话说,他们所使用的“话语”,他们还完全不具备进入讨论的场地的资格。
于阳
   02/03/11 08:32:19 AM
“以毒攻毒很多时候每况愈下”,但我感到现在已经是“每下愈况”了。
游客
   02/02/11 12:46:51 PM
刘晓波 is a trouble maker.
游客
   02/02/11 12:44:56 PM
who is 仲维光?
游客
   02/01/11 03:11:58 PM
“摘录者评书仲维光评述刘晓波一文:法轮功, 作為民間宗教或迷信,在認識論上是毫無能力的。仲文的例子是否妥當?” Ans.此觀點絕非正道。俺並不想辨別術語,亦非大法弟子,然其九評共產黨的勇氣和傳承我中華正統文化之精神足以“撥亂反正”。法輪功的弟子是最鮮明地指出了共產黨“黨文化”及其與我神傳文化決不能相容之特點。(這難道不屬於“認識”嗎?俺不了解什麼是認識論,或者有無定義此類事項的必要,但樸素的詞語“認識”還是懂得的。)謂之公在千秋亦不為過。 當今一些自以為是之徒,自詡懂點“知識”,卻看不起法輪功,豈知其差距焉?此恰如民國時代,許多所謂知識人看不起孫文的“三民主義”,亦不能體察蔣先生竭力剿匪之用心,最終在49年之後的大陸落得家破人亡。既然已經覺醒了,為什麼不在覺醒的徹底一點?讀讀“解體黨文化”,驅散自己心中那點“中華名族劣根性”的自卑跟“唯物主義vs封建迷信”的謬誤。“黨文化”依然是其思想根源,如此,當正本清源。 以上與博主仲先生無關,有事找俺。 祝先生新年安康。
游客
   02/01/11 08:56:51 AM
仲先生:给您拜年了,祝您身体健康,工作顺利!言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