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仲维光]首页 

仲维光
博客分类  >  其它
仲维光  >  未分类
仲维光评论425给我们带来了什么(上)

30714

 【仲维光评论】425给我们带来了什么(上)

  听众来信
推荐给朋友2011年4月22日 星期五     节目长度:25分40秒  下载mp3(16k) | (128k)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德国的仲维光,这里是海内海外名家谈节目。我今天想和大家谈的题目是:四二五给我们带来了哪些变化。

一九九九年发生的四二五事件,转眼到今年就十二年了。在这之前我也曾经谈过几次对四二五的看法和认识。那么年年在谈这个题目,是不是这个题目已经成了老生常谈的题目了?我认为不是。历史的发展离一九九九年的四月二十五号越远,我们就会更多地发现四月二十五号这个日子给我们带来的深远的影响。而且在这十二年中,每一年都会出现一些新的事物。因此在四二五十二年到来的时候,我想谈一下经过了十二年,四二五究竟给我们带来哪些变化。

 

在我谈这个变化的时候,因为它是一个历史性的变化。所以我想首先跟大家回忆一下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号发生了那个事件以后,我自己一些当时的感受,然后来对比这十二年的历史过程中我自己的思想对四二五认识有哪些变化。

 

一九九九年发生四二五事件的时候,我在德国听说的时候觉得很陌生,也很不理解。当时我并没有觉得这是一个什么重要的事件,为什么呢?因为我在中国大陆生活的四十多年的经验告诉我,在中国大陆不会发生什么在共产党的那些控制或者范围以外的大事情,尤其是说发生了据说是上万人的所谓包围中南海事件。我当时是在想,可能就是民众对于某些东西有一些看法,或者是在党内某一派人的授意底下发生了这么一个事件。它肯定只是在共产党社会内部的一个能够容忍的,不然不可能有这么多人去,共产党也不会容忍有这么多人去。

 

但是在发生这个事件以后,当时我在此之前并没有听说过法轮功。只知道中国确实有些气功团体。但是对于那些气功团体,说实话我是觉得并不会对社会造成什么其它的影响。所有那些气功团体在我看来很多是中国当时社会的一种变相的、变种的一种纯体育性的产物,而不再是传统社会中的那些气功,也就传统社会的功法,或者其它修炼的方法了。

 

当时一九九九年年中的时候,我当时正在看西方的一些极权主义专家研究极权主义的书籍。其中达伦道夫谈到极权主义,认为它是:第一反对近代人权、自由这些观念;第二,所有的极权主义都是反传统的,因为传统对这些极权主义政权构成一种威胁。但是我并没有把它和法轮功挂在一起。

 

后来在六月、七月以后,突然中国政府加大了对法轮功的镇压程度。这迫使我、也使得我,就说不光是迫使我,也引起了我的兴趣,使我更加关注法轮功群体,观察思索,它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群体。在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在法轮功我所陌生的这个群体身上,他们有很强的和中国传统精神相联系的纽带。

 

这点本来在我来说,在此之前我认为共产党统治了中国五十年,通过了各种运动,通过了各类教育,也就是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所有的各类学校、各种宣传机构,所有这些能够控制舆论的机构贯彻施行的都是一种反传统,彻底的一种共产党化的教育。在九九年的时候,我认为传统几乎在中国已经被彻底拔根了,我不是很相信在我们这代人里还能够有多少真正的、根深的传统存在。所以那个时候开始的时候我也不相信会在中国大地出现一个,在中国社会的民众中会可能出现一个维护中国传统来对抗共产党的这样的一个运动,或者这样一个倾向。

 

但是在这样一个时候居然出现了这个事情,再加上我前面对极权主义思想史研究中的那些个感触,于是我突然就发现了法轮功和中国传统的那种紧密的联系。这个时候就使我对法轮功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对四二五事件也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那么就是我在前面说过,实际上在中国大陆生活的人都知道,在中国大陆生活的民众他们时刻生活在恐惧底下的。在过去五十年来,哪一个民众也不敢公开对自己的上级表示不满,公开对党的一些东西提出不同的看法,更不要提有几十个人、几百个人、几万个人聚集到一起,提出一种看法。因为这在极权社会中,大家都明白,这是一种巨大的危险,它已经形成为一种禁忌。但是法轮功学员为什么敢于上万的人到中南海去请愿而这么无畏,并且居然没有感到恐惧呢?

 

尽管现在这个现象在大家看来好象已经并不是很奇怪的现象。但是如果你去研究极权主义社会的历史,你去研究过去包括东欧在内各个共产党社会的这种情况的话,你就会发现这是一个了不起的事情。因为民众的任何聚集,表达自己的不同意见都是要战胜巨大的恐惧的。因为所有的民众,尤其是大家在大陆生活过的人都知道,你的家长、你的父兄、你的亲友都会劝你老老实实在家里,不要去街上,跟着走就行了。为什么会出现四二五这样一个几万人到中南海请愿的事件,这个时候我在九九年就看到,能够战胜这种恐惧的就是信仰的力量,就是传统的力量。于是就从九九年的下半年开始,我开始逐渐认识到四二五事件的深远的意义,它最深层能促使民众能够不畏专制,不畏极权,战胜这种恐惧出来的最深层的那种动力。

 

对于四二五事件再进一步思索,我发现了它有很多的特征。

 

通过四二五事件大家可以看到,第一就是后来我们大家后来都认同的,也就是它是以一种和平的、非暴力的这样一种提出自己不同意见、坚持自己想法的这种方式出现的。几万人去请愿,但是并没有任何的暴力事件产生,而且整个都是和平的、平和的。事实上这个就是实际上在对抗专制社会里是一个很了不得的事情。

 

第二,我们又看到在四二五这个请愿后,很多媒体都介绍过,上万人的这样一个活动,活动完了以后整个在中南海的周围秩序井然,而且非常的干净,没有什么留下扔的饮料瓶呀、碎纸屑呀,弄的狼藉不堪。现在大家细想一下,这其实和此前后一二十年的中国社会公共场所的场面极其不同的一种现象。出现这样一种场面。这个就使我们看到这是一种最深层的信仰,及伴随它的它的修养、文化所带来的。

 

第三,它对于其后的持续性的历史影响。

 

大家可以看到在四二五以后,到了六、七月份共产党就加大了镇压的力度。但是这个四二五事件所开始的那种公开表达,在四二五之前实际上人们已经表达了自己的信仰,用自己的修炼,用自己其它的那些潜在的东西表达了自己对信仰的追求。但是我要说的是,四二五的时候实际上就把这一切逐渐的表面化了,这个表面化带来了共产党的残暴镇压,在六月、七月以后就公开宣布了这些对于法轮功学员的镇压。

 

但是四二五带来这个现象并没有被六月、七月这种残暴镇压一下子扑灭下去,相反的是从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以后持续发展,延续了下来。而且这个发展、延续,人们到现在都看到四二五及其后的残酷镇压不仅没有扑灭法轮功学员这种信仰,而且这个信仰持续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在加入到这个队伍里,而且越来越显示出它的力量,越来越显示出它无所不在的那些精神。这个就是四二五第三点,从表面现象和其后当时在九九年所让人们感到的。

 

基于这些认识,因此在九九年年底的时候,在二十一世纪到来的时候,我在BBC广播电台的迎接二十一世纪的实况对谈里提到:四二五让我突然就觉悟到,在中国埋葬共产党的一定是中国的文化传统。我当时提到“楚虽三户,亡秦必楚”。这就是说四二五给我的思想带来的第二次深刻变化。

 

第一次,我实际上是从七零年就反叛出共产党社会,就对共产党社会有一个认识。但是到了九九年的时候,或者说在九九年以前我自己的信心和信仰是认为,人权、自由这些近代西方产生的价值原则,人的这种追求一定会亡共产党。也就是从西方近代史中给我们带来的这些东西。但是由于四二五事件,在那之后才使我坚定出来另外一个信念,那就是亡共产党的一定是中国传统。

 

九九年四二五事件以后,到年底的时候我已经深切感到,亡共产党的除了人们对人权、自由的追求以外,还有就是那些既有的、非常丰富内容的,中国传统思想中的那种对于真、善、美,对于过去的好的人文关系的那种延续。这种东西的延续一定是彻底埋葬共产党的最根本的东西。这个就是到一九九九年年底的时候我对四二五的一些看法。

 

但是那个时候的这些看法,还是只是停留在一些抽象的、表面的现象上,经过了几年的发展以后,我现在想跟大家谈一下,也就是说到了二十一世纪,在二零零五年前后的时候,经过了也就是五、六年时间以后,我的认识,我看到的现象,四二五以后的历史,一切都有产生了一个新的变化。现在我就来谈,从今天看来,也就是说从四二五到今天十二年,在这个十二年正中间的那一段时候时候,四二五事件它带来了哪些个变化,和哪些东西呢?

 

在那五、六年里头,也就是说到零五年左右的时候,四二五的变化使我看到了有两种根本的变化。这两种根本的变化在我的思想认识里我想跟大家讲一下。

 

第一个变化就是在四二五以后到零五年左右的时候,在这中间大家注意到法轮功学员从最开始的时候表达自己的信仰、讲真相,然后到后来逐渐把这些想法系统的表达出来,《九评共产党》出来,然后退党。到零五、零六年的时候出现了这些现象,也就是说直接的、公开的用自己的信仰,用自己的文化传统精神来对抗极权主义的专制。这里就使我看到一个延续的,一个过去我在看书里,在研究东欧的共产党、共产主义运动史的时候并不陌生的现象。

 

过去在我开始的研究东欧的异议人士的运动的时候,常常在想,在苏联有异议人士的运动,有异议人士的知识分子起来对抗,在匈牙利、在捷克、在波兰,都有起来用自己的传统、用自己对民主、自由的追求来对抗共产党的这个运动。那么在中国为什么我没有看到,或者很少看到有知识分子群体或者其它的群体,尤其是传统中国知识分子公开的来对抗共产党,就如同东欧社会发生那样呢?

 

四二五事件到了它的第五年、第六年的时候,另外九十年代以来的的发展就使我看到了在近代社会中一个不陌生的现象,也就是说对抗极权主义、对抗专制、对抗共产党在中国社会中的表现。这个表现在九十年代的时候我曾经在陈寅恪、刘杰等那一代知识分子,那一代充满中国人文传统、又充满西方人文传统的知识分子身上看到,甚至是在陈寅恪这些人我看到传统对于共产党专制的这种抵抗。现在四二五以后我又看到了,在东方那种最深的信仰,那种最深的文化精神在民众中迸发出来的那种对于共产党的抵抗。

 

四二五以后所显现的这种抵抗,我感到不陌生的一面就是说它平行于所有的共产党国家,像波兰的那些团结工会、天主教教会那种对抗共产党的那些方式,象捷克、匈牙利的那些在文化思想上对抗共产党的运动。因此四二五以后使我看到在中国社会的象东欧共产党社会其它国家的一样的、平行的这种对抗共产党专制的这个运动,民众的这些自发的这种倾向。那么这里就表现在对民主、自由的追求,对信仰自由的追求,以及传统对于它的抵抗。

 

刚才我讲的是平行的的现象,我过去在研究共产党社会中不陌生的那种现象。但是,除了那种不陌生的现象,四二五在发展了五、六年以后,它又让我看到还有一种。也就是说在四二五发生五、六年的时候,也就是说在零五年、零六年的时候他使我看到了另外一种新的现象。

 

这个新的现象它就是和东欧社会的那些不大一样的,那些个异议人士的运动,那些个民众反抗共产党专制不大一样的东西,它一个新的特色的东西,是什么呢?这个就是除去四二五带来的法轮功学员们在追求信仰自由、追求传统精神的这种基础上对共产党的对抗以来,它还带来了一种新的东西,一种对现代化社会新的认识。

 

它表现在什么地方呢?就表现在法轮功学员四二五以来的追求,不光是一个反对专制的那种政治上的行动的那种对抗,因为那种政治上的对抗也是迫不得已的。因为你要追求信仰自由,追求自己的信仰,而那种政治要加在你身上迫害,那是迫不得已的。当然这种迫不得已的反抗也是激烈的、有力的,彻底的。

 

但是我这里要讲的它在这种反抗里,实际上是建立在它更深的追求上面。这种更深的追求就是在二零零五年前后,在那个时候我觉得它越来越多的显示出来了。这里显示出来的真相就是神韵演出的出现,以及其它的法轮功学员所展开的那种更深层的精神追求的正面的那种表现。这种表现实际上就代表了一种就是中国传统社会、东方传统精神里那种对于人的生存,对于社会存在的那种关怀,那种东西它在现代社会中的意义。

 

因此在四二五发生了五、六年的时候,也就是说在它到今天十二年的中间的时候让我看到四二五两个方面:一个方面它带来的平行于过去共产党社会反抗极权的那种现象,就是说和东欧各国一样的在中国出现的这种现象;另外一个就是它带来了对于人类社会,对于现代化出现以后的很多新的问题的那种思想、和那种新的追求。

 

在这里我又要反过来说,在一九九九年的时候,我曾经谈到我感到它是一种传统精神的复活。但是当时我确实也没有往更深里,或者说更具体地想过。很快的在二十一世纪的初期,在四二五事件后引起我注意的这个群体他们所带来的,所发出来的很多的声音中,我看到他们对中国传统家庭观念,对于中国传统的那种做人的伦理道德,对于那些东西的复活。例如在《大纪元》在这些个刊物上大家可以看到传统的二十四孝的出现,那种孝道的公开重新的理直气壮地被推出来,并且开始得到推广、发扬,对于其它一些传统伦理推广。

 

这一切实际上到了零五年、零六年以后大家可以想到,甚至大家在今天也可以看到,在中国到九九年的时候,如果哪个人说起来他维护传统,那么这个人实际上很孤立的。实际上在中国共产党的文化中,已经把维护传统做为当做一个非常负面意义的那种词。持这种观点的人,要么被说他是守旧的,要么被说成他是腐朽的,总之这个人是愚昧无知、落伍的。

 

但是经过了四、五年努力以后,到了二十一世纪的零五年、零六年的时候,那个时候不光是法轮功学员,就连我,也感觉得在中国知识界,这个空气已经使得维护传统可以公开的讲出来,而且理直气壮的讲出来了。

 

当然四二五事件它以它自己的事实也使得这些维护传统的、重新思索传统的人找到了论据,并且可以说四二五事件给了他们一个立脚点。例如过去那些骂中国人、骂祖宗的人,经常说中国人是没有信仰的,中国人是一盘散沙的,中国人是自私的等等等等,中国人只会服从,奴性十足,只为专制服务,中国人是胆怯的等等等等。

 

但是四二五事件,如果在开始九九年的时候很多人还不能够因此而反省那些对于祖宗、对于中国人,对于传统的谩骂的话,那么到零五、零六年的时候,这个时候这种谩骂已经开始逐渐遭到那些重新思索,那些传统的复活的对抗了。这个东西我觉得对于我来说,对于一个知识分子来说,我今天能够这么理直气壮地的来讲,并且能够产生一定的影响,有很大的成份在于四二五以后整个创造的气氛和空气对我的支持。而这个支持潜移默化也使我的思想能够跳离表面的那些对抗、冲突,往更深的方向发展,走去。

 

如果没有四二五的话,那么对这些问题的探索我可能也只停留在表面的那种碰撞中,甚至不能够发表,引起更多的争论,而无法逐渐深化。所以四二五对于这种思想的探索和这种思想重新的崛起,在知识界里,它所给予的这种力量,和给予的这种氧气、营养及促进,是难以言传的,潜移默化的,并且可以说是巨大的!

 

 http://soundofhope.org/programs/1097/186929-1.asp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4/25/11 12:43:11 PM
您的就鲁迅研究……怎么没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