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仲维光]首页 

仲维光
博客分类  >  其它
仲维光  >  未分类
仲维光评论425给我们带来了什么(下)

30736

 

【仲维光评论】425给我们带来了什么(下)

  听众来信
推荐给朋友2011年4月23日 星期六     节目长度:21分37秒  下载mp3(16k) | (128k)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德国的仲维光,这里是海内海外名家谈节目。我今天和大家继续谈的题目是:四二五给我们带来了哪些变化。

那么现在我就来谈又经过了六年以后,也就是说到今天以后,我们在十二年以后,四二五究竟给我们带来了哪些新的变化?也可以说我们今天的哪些变化和四二五这个事件有着深切的联系。

在四二五十二年以后大家可以看一看,在今天中国社会是怎么样的,中国社会在共产党统治底下的那个主流社会,大家可以看到道德腐败,环境遭到彻底的毁坏已经到达了一种很难再收拾回来的地步。这种道德的腐败已经渗透到社会的每个角落,乃至每个人的神经末梢。最典型的现象就是年初的钱云会事件,就是最近在网上引起热议的药家鑫事件。这两个事件让人们看到中国社会个人的腐败、社会的腐败已经到达了极点。

在这里我还是要说,这个腐败并不是和我们每个个人没关的,我们每个个人,包括我们这些所谓异议人士,所谓对抗共产党社会的人,这个腐败也在每天每时潜移默化的往我们身上来。因为我们在处事的时候,很多的时候在这个社会里,有时候甚至可以说迫使你躲不开,不得不以毒攻毒。但是那种以毒攻毒就潜移默化的腐蚀了你的灵魂。这个是国内现象。大家都可以看到。

我们每个人,哪个人,我这里还是愿意引用哈维尔那句话:都既是专制的受害者,又是它的缔造者。包括我们海外的这些异议人士,你是不是坚持住了你的原则、你的道德底线?包括我自己,我也时刻在问自己。我必须要说的,真的,有很多时候我不如四二五以来的很多的法轮功学员。这就是说,尽管说我去努力做了,但是有些时候我还是不得不苟且,为了自己的生存,为了其它的一些什么。所以我是觉得四二五对中国社会以后带来的最积极、最根本的影响,大家可以从我讲的这个社会的败坏之中看到九九年四二五的时候,亥没有让人明显感到的它在道德上,在社会最根本的秩序上的的意义。这我会马上谈到。

第二,在国际社会中,大家也可以看到,四二五十二年以后,二零一一年国际社会的情况究竟是什么。我必须要跟你说的是,二零一一年前后的国际社会情况并不比中国社会好到哪里。

一九八九年共产党社会彻底崩溃以后,使得西方社会不再感到有一个共产党对他们威胁。因此它们觉得剩下这个中国共产党集团,这个中国共产党政府,他们没必要花力气反对,而是可以利用他们,甚至可以和他们合作来谋取自己的利益了。这种绥靖大家都可以看到。在这二十年里,西方社会因为自己的经济问题而采取绥靖去剥削中国廉价的劳力,来去毁坏中国的资源,利用中国的资源生产廉价的商品供自己来消费。

这个现象在中国最近二十年以来一直是愈演愈烈。也就是说西方的资本,当在西方由于他不得不面临高昂的工人的工资,不仅要保证工人的那种人道的福利,人道的各种权利,而且要保护西方的环境,所以在西方的投资已经不能够攫取更多的利益的时候,很多西方的这种商人、政客就利用中国共产党,利用在中国他们能够压榨中国民众,能够统治中国民众的这个共产党政府,来欺压榨取中国的一切。这一切在最近二十年愈演愈烈。我可以跟您说的是,它正象三十年代的很多情况一样。一些人企图以对专制的绥靖和出卖换取自己的和平生存。

在二零一零年,我认为这个恶劣已经到达了极点。它的极点表现在哪?它的极点表现在比零八年支持在中国开奥运会那些西方政客对于专制的那种媚脸还要严厉。它的严厉就表现在二零一零年的诺贝尔和平奖评奖委员会的颁奖辞上,居然就歌颂中国共产党专制,歌颂他们最近这些年来对于中国社会带来的所谓经济繁荣。

大家如果静下来,拉开距离来想一想,就会发现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现象。因为大家都知道希特勒曾经在三十年代给德国带来经济上的繁荣,而且很多德国人,尤其是一些老人至今谈起当年三十年代还是津津乐道的。但是有哪一个人今天敢于歌颂希特勒当年的经济成就呢?

大家还知道苏联在二十年代也有过一个短暂的所谓经济繁荣,而在五十年代苏联也有一个短暂的经济繁荣和发展。今天有哪一个国际上的人敢来歌颂共产党在苏联二十年代末期的那种所谓经济繁荣,五十年代中期后的那种所谓经济繁荣呢?但是,居然二零一零年在国际社会中就敢于公开的来为共产党唱赞歌。这个就是我刚才讲的,它象三十年代张伯伦和希特勒签订了合约以后,造成的西方社会的那种麻木不仁庆贺一样,它象一个瘟疫一样。很多经过过三十年代的这种情况的人说,当时这个现象当时象瘟疫一样在浸润三十年代的西方社会的各个角落。因此才造成了二次世界大战,造成了几百万犹太人被希特勒残杀。我必须要说的是,二零一零年国际社会这种对于专制的绥靖还在漫延。也是和三十年代的那个瘟疫一样在国际社会中在剧烈的传布,它传布的结果虽然是直接损害了我们中国民众的利益,但是这个国际社会的瘟疫,最终大家可以看到,损害发展到底,最终一定损害的是整个全球的国际社会的利益,损害到西方人自己的利益。实际上这个损害已经在潜移默化的日趋表面化,激烈化。大家都看到,比如西方的失业,西方经济的萎缩。这一切都是由于他们的资本家、资本逃到中国去了,他们用那些资本去剥削中国工人,然后用这个资本肥了自己,同时养了中国政府。这就是我这里要谈的,在二零一一年的时候出现这样恶劣的情况:国内和国际社会双重恶劣。

那么我们再反过来看,正是在这样情况下大家更可以看到四二五事件以后,它在十二年以后给我们带来的这个巨大的意义:

第一个意义,我这里想感性的来讲一下,我刚才跟大家也谈到,大家也都看到中国人的道德败坏,中国民众也是被共产党污染了灵魂以后,流落到世界各地。在国内也罢,在世界各地也罢,处处把这种败坏散布出去。

但是在四二五十二年以后,有一个群体我觉得已经得到了社会的公认,那就是四二五曾经去请愿的那个法轮功学员的群体。我自己在媒体上看过,对于法轮功的信仰,你同意也罢,你不同意也罢,你甚至有微词也罢,但是人们都在相信当你和真正的法轮功学员打交道的时候你是可以放心的。一个餐馆的老板在雇中国人做雇工的时候,当他听说他是法轮功学员的时候他就可以放心了。

这个现象就可以让我们看到,四二五以后在中国人里形成了一个中流砥柱的一个群体,一个道德群体,一个有信仰的群体。这个就是四二五在今天我觉得给我们能够看到的,十二年以后使我们能够看到它的一个非常有力的发展,它生成了一个在中国社会非常根深蒂固的这样一个健康的群体。四二五十二年以后,我认为这个是一个在十二年以后我在返回来看中国的时候所看到的一个最重要的收获。

另外在国际社会我刚才也讲了,大家看到这种瘟疫一样的败坏。但是同时我们又可以看到,在中国人的社会中有一个就是我刚才讲的群体。我刚才强调的是这个群体的个人性,这个群体在个人道德,在其它个人、家庭等反映出来的现象。然而,我们同时还可以看到,不管国际社会你那个诺贝尔评奖委员会歌颂中国共产党也罢,还有其它的那些人美化中国共产党也罢,但是现在有一个有信仰的,有一个有原则的群体以及气氛已经形成了,这个就是大家都看到的四二五十二年以后这个群体。这个法轮功学员群体里头他们诞生了《大纪元》、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新唐人电视台、神韵。

整个这个群体他们以自己的追求延续了四二五表达的那个心声,成为一个对抗国际社会那种瘟疫性的传播的最重要的一个,你说它是一面墙也罢,你说它中流砥柱也罢,反正它是一个风吹不动,雨打不动,一个巍然屹立在那的。这一点我可以说的是,尽管那些诺贝尔评奖委员会的人,尽管国际社会的那些政客到今天为止,在谈到中国政府对于人权的践踏的时候,在谈到中国的异议人士运动的时候,在谈到中国对于专制的反抗的时候,在谈到中国民众对于集权的那种抵制的时候,居然不敢提法轮功问题,居然还闭着眼睛不看四二五以来的这个事件的变化和发展,这个事件带给中国社会的各种意义和各种新的力量。但是这个力量它巍然屹立在那里。

这个就是我讲的四二五十二年以后,二零一一年尽管国际社会很多东西在恶化,尽管国内社会很多东西在恶化,但是有一个东西他们不受这些个恶化的影响,他们在自己追求的道路上继续往前走。而这个往前走就是在四二五的时候登上历史舞台的。

在这里我再最后想返回来讲,再讲一点我新的体会。这个就是我想跟你讲的,虽然四二五十二年以后我们年年纪念四二五,但是确确实实年年有新的东西。因为四二五它是一个历史性的事件,它带来了历史的持续的变化和发展,它也是持续的、慢慢的、不断的影响着中国近代的历史。所以在五年之后、在十年之后、在二十年之后,我们都可以看到很多东西受它的影响,和它带来的很多东西。

谈到历史性的意义,在今年大家都知道是纪念辛亥百年、纪念武昌起义、中华民国建立百周年。在纪念这个的时候我就想再谈一下,最后也就是谈一点理性的来看这一切的收获。一九一一年的辛亥革命,大家现在都叫所谓的辛亥革命,也就是说中华民国的建立。实际上大家回头来看,当时是中国现代化的开始,我们很多的先人在探索。一方面他们在怀疑思索自己的传统,另一方面他们在引入西方的东西,在探索究竟如何在中国建设一个更美好的社会。我想讲的就是当我在回顾这一百年的历史的时候,从一一年以后主流的更强的所谓西化的这种过程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从一九一一年以后的这个西化里,他是一个逐渐远离我们中国人传统的东西。当然也有很多人不是这样,但是它的主流,在一些知识分子,所谓中国精英左右下,在一些偶然事件的作用下它是走向了一条道路。这条道路就是五四以后逐渐在中国重新建立的一个所谓党国一体的这样一个国家。

国民党也罢、共产党也罢,在一九一一年以后引入到中国的是一个党国。但是实际上今天返回来看传统的时候,我们大家都会看到,我们中国的传统是一种什么呢?是家国。党国和家国的区别在哪呢?党国这个区别它这个传统是个二元的,国家和个人是对立的。然后党呢是它的极端化表现。这个党把自己完全等同于国家,那么作为个人来说它就只有要么服从国家,要么个人和国家做为对立面来争自己的权利。但是,从更深层的意义来说,我们中国人的文化传统精神不是这样,我们中国人的家国观念它是建立在中国传统的天地人的关系的基础上的。我们的个人有我们自己的不仅是和国家对立的关系的多重联系,也就是不仅只有个人,而且还有各种人伦,还有真善忍等人对自己的约束修炼。

因此在辛亥百年的时候,在纪念四二五十二周年的时候,我还在继续反省四二五带来的这些精神上的启示。这就是它带来一种新的,也就是带来了一种和中国传统文化紧密联系的多元的结构。对于中国人来说它不再只是个人和国家这种关系。

事实上对于中国人来说,在二零一一年的时候,我觉得也已经在越来越多的提出来我们中国人的那种东方文化传统中那种多重的联系、多重的负责的那种态度,或者说那种价值观。这就是我在前面讲的,就是在四二五之后的那几年所引入的家庭伦理,所引入的传统的很多的真、善、美的观念这些。

在这里我要想更具体一点说,这里使得我们中国人现在,就是在你不只是对国家负责,不只是作为一个个人,你还必须得是要作为一个孩子的父亲,做为一个妻子的丈夫,或者是丈夫的妻子,甚至说你今天作为一个人,不管你以后会是什么,成为一抔黄土,或轮回,你都要承担自己的责任。这样一个多重关系的责任,绝对不只是眼下的“个人”。因此实际上四二五带来的精神,我觉得已经超越了很多东西。

首先是超越了党国观念。辛亥革命以后中国逐渐走向了那种所谓党国,甚至可以扩展开来说,包括今天有很多地方,在民主社会里也有很多所谓这种党国不分的的弊病。

其次,还可以更普遍,它超越了更一般性的看现代国家观念,四二五以后我觉得带来新的精神就是对于这种“党国”以及现代国家观念的再思索,对于人的伦理关系的再思索,人和天、人和未来、人和神、人自己家庭关系,人与国家的这种再思索。这种人对于真、善、美的东西的思索、追求、信仰(!),尽管我自己不是法轮功学员,但是我认为不管我们相信也罢,不信也罢,它都是值得我们思索的。

所以在四二五纪念十二周年的时候,我要讲的是,在这样一个目前中国社会和国际社会并不是一个非常理想的环境底下,有很多传统的价值、很多传统的思想,它由于四二五而带来的给我们的一些新的启示是非常值得我们去思索的。对于这个思索的逐渐的探寻的答案,我和大家要说的是,也许在四二五十三周年、十四周年、十五周年的时候我们会想得更清楚一些。也许会在四二五二十周年的时候有更多的西方人也都会想明白这点。总之我相信四二五这个问题所带来的变化,我们还会继续思索、讨论下去,它不会由于哪一天而截止。就是这一点就说明了四二五这个事件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个非常值得纪念,非常值得思索的一个事件,是一个承前启后的伟大的事件。

好,我今天就谈到这里,听众朋友们下次我再和大家讨论其它的题目。再见。

 

http://soundofhope.org/programs/1097/186962-1.asp

 

(文字稿整理中)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4/28/11 12:12:23 PM
佩服独到的见解,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