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仲维光]首页 

仲维光
博客分类  >  其它
仲维光  >  未分类
仲维光:徐亨老伯(2001年旧作)

31156

 徐亨老伯:一个真正中国人的楷模

 (徐亨老伯已于2009年驾鹤西去,重发此文以表怀念)

及至中年才体会到很多中国古话的隽永含义,“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见面不相识”。人和人就是有一个缘字,男女姻缘是缘,师友同道又岂非缘份。海外十余年,我太太常和我说,能先后见到、认识徐亨先生、吴大猷先生和达赖喇嘛是我们的运气,也是缘分。这三个人无论年龄,还是地域,甚至种族和我们都相差很大,天各一方。在我们的理性意识中,在见到他们之前,甚至做梦也没有想到过,能见到他们。虽然如此,但是这三个人却在我儿时就已经进入我的视野中了。

我知道徐亨先生,还是在小学三四年级刚刚能读书看报的时候。我从小好动,喜爱体育。那时,除了获得一本还散发着油墨香味的、精装本的《王孝和的故事》,使我能兴奋得好几天睡不好觉外,我的另外一个爱好就是到旧书摊,买过期的《新体育》。有时是跟母亲要一毛钱,有时干脆就是偷母亲几分钱,跑到书摊去买。吸引我的新体育上,除了有各类体育明星的消息外,再就是在五八年前后,那上面每期连载记述当年上海东华足球队的回忆文章。徐亨的大名就是在那个时候模模糊糊储藏在记忆中的。那是近乎传说中的人物,和姚琪、马武、关羽、张飞、李元霸、孙悟空一起乱七八糟地塞在我的头脑中。著名的东华队守门员,国家排球队员,国家水球队队员,何其了得!至于这个神一样的人,哪儿去了,我不知道,似乎也没有想知道,因为知道他没有和我生活在一个世界中,也就够了。另一个世界如何,为什么会还有另外一种世界,不是我那时的小脑袋能够容纳和分辨的。

但我居然在这短暂的生命中不仅见到认识了徐亨先生,而且成了忘年交,对我,他不仅是一个儿时的英雄式的人物,而且在精神上深深地渗透到我的内心深处,亦师亦友。

 

来到德国半年,恰逢两岸隔绝四十年,第一次大陆学人访问台湾,而在那四个人中有一个我中学时的同学。对我来说,有吸引力的不仅是台湾究竟是什么样,而且是可以有一个机会发出自己的声音和说出自己的想法来。因此,尽管台湾要求的是,大陆学人在海外居住四年以上才可以申请访问台湾,但是,我还是在到德国半年后,八九年初,提出申请,希望能作为欧洲的大陆学人访问台湾。据说当时德国有一百多人申请,而这可能就是那阴差阳错的机缘,审理的人偏偏看上了我们夫妻两人,于是我们在当年十二月作为大陆旅欧第一批学人访问了台湾。

到达台湾,接我们的人把我们直接送到富都饭店。我们那时还不知道,接待我们的团结自强协会的理事,徐亨先生早就答应了承担来访的大陆学人在台北的居住和吃饭。在第一次欢迎我们的小型餐会上,见到了很多以前书中读到的人物,马树礼、杭立武、潘振球,当介绍的人指着一位身材高大的长者对我说,“这位是徐亨先生。”“徐亨先生?”,好熟悉的名字。“你知道吗,他是当年东华队的守门员。”我眼前一亮,儿时的记忆渐渐都浮现出来,连忙说,“当然,当然知道,大名鼎鼎!”我真的做梦也没有想到,时过半个世纪,面前这位身材高大,目光炯炯,精神矍铄的长者就是那个传奇般的人物,徐亨。我们更没有想到,从此就和这位传奇般的人物建立了忘年之交。

 

我们住在富都饭店。那是位于台北市中心的一个五星级饭店。我们住在那里受到服务人员无微不至的照顾。他们都知道我们是徐亨先生的客人。徐亨先生还经常打来电话,问我们有什么不方便的事情,有什么需要?

第一次访台,像旋风一样,像走马灯一样,我们没有时间体会更深的,更细致的东西。我们也没有时间。其实我们也不知道,徐亨先生只是为了官场的需要而接待我们,还是我们真的能有机会认识和接近这位我们所尊重的长者。毕竟我们知道,在我们的访问中,我们见到的最多的是那些混迹于政坛的人物,这是些很势力的人,他们很少用感情和心和见到的人交往。我理解这些人,因为这是他们职业的需要,他们要保护自己。所以我们也不轻易去接近打搅这些人。

我们从访问中知道,做了老板的徐亨先生,对两岸的交流非常热衷,从第一批大陆学人访问台湾开始,他就包了他们在台北的吃住。在我们离开台北的时候,徐亨先生对我们说,以后你们来台北就免费住在我的饭店,一言为定。我们感激徐亨先生的盛情,感激他在我们的这次访问中为我们的化费,因此,我们在返回德国后给徐亨先生写去了感谢信。我们没有想到,徐亨先生亲笔用毛笔给我们写了回信。我们更没有想到,从那以后是有信必回,而且一直到去年收到的都是他的毛笔墨宝。

我曾经去过台湾五次,在台湾认识很多朋友,尤其是年轻人、知识分子,但是这样扎实的通信关系,徐亨先生是第一人。一位台湾朋友对我说,台湾人见面就请吃饭,非常热情,但是,写信却非常难。对此,我是有体会的。然而,难道徐亨先生不是台湾人?徐亨先生的事情不比他们多?徐亨先生不比他们年长?

徐亨先生是有信必回。我想,这是人的天性问题,修养问题。我是从来不相信什么现在是后现代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变了,节奏快了、忙碌了,没有时间写信了,这类遁词。姑且不说徐亨先生是富都饭店的董事长,九三年后又买下并经营美国洛杉矶机场旁的希尔顿饭店,在此前后,徐亨先生还担任过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委员,台湾奥林匹克委员会主席,台湾红十字协会主席,立法委员,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大同盟,团结自强协会委员等职。徐亨先生每天的社会应酬、商业来往、政治事务之忙是可想而知的。

幼时读论语,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言简意骇,觉得不难理解,其后才知知易行难,这是一种教化和天性。行路难,做人更难。每见徐亨先生犹见一部论语典范。

长时远离故土,在取经的西天,更发现教化原本不是天然玉成,而是演化而来的。人际关系的琢磨,社会的研合,个人的修养历练,更非一日之功。在这个船舰炮利的西方,虽然把尊重个人作为原则,但是却是真的还没有发展出一套,或者说进化到关系融融,互不伤害,有利个人和社会的修身之道。玉不琢,不成器。人类从树上下来,学会家庭生活、社会生活,在社会中发展个人,各个地区,各种种族的人走过了不同的道路。幼发拉底河的文明,美索不达尼亚的文明,古埃及的文明,希腊文明,远东的文明走过了不同的道路。远东的文明是教化的文明,他教化掉了人类的野蛮气,教化掉了人类的体毛,却也教化掉了人类的力量。如今远东不得不重新寻找失去的力量。但是,在寻找力量的同时,无根基的人却失去了自己的教化。

在德国,常听一些留学生“自豪”地说,“我们和某些中国人不一样,我们是吃凯瑟(奶酪)长大的。”以维护他们如今的自私自利,无规无矩,营营苟利,伪称这就是所谓西方个人主义精神。

徐亨先生的祖辈就吃过凯瑟。他的父亲徐甘澍早年留学美国,获得X光学博士学位。他的母亲黄玉英毕业于广州夏葛医学校妇产科。夏葛医学校为美国传教士所创设,在当时非常有名。生长在侨乡的徐亨先生可谓从小就对凯瑟不生疏,其后他甚至可以说很多时间都是在国外生活。他自己更是基督教徒。但是,徐亨先生却不失中国教化,为人忠信,慷慨无私。他的大“家”气度处处可见。

九二年,他买下了洛杉矶机场旁边的希尔顿饭店,来信对我们说,以后我们如果到台北就免费住在他的富都饭店,到洛杉矶就住到希尔顿。

九四年春天,我离开大陆五年,准备利用到台北开会的机会,顺道返回北京探亲。我计划会后在台北停留了几天,拜会朋友。徐亨先生那时正忙,很少在台北,他抽空给我回信,告诉我已经安排好,并说在那期间他正在匈牙利访问,但是他回到台北时,我可能还没有离开,还可以见上一面。

会议结束时,一位在陆委会工作的朋友,我的山东老乡,问我有没有住处,需要什么帮助。我告诉他,已经说好住在徐亨先生的富都饭店,但是由于徐亨先生没有在台北,不知事情是否会生误会。他听了,告诉我,不会的,徐亨先生说了,就不会有错。他的饭店经常有他的来自各地的朋友住。

在送我去富都饭店的路上,他对我说,由于徐亨先生喜欢交友,他的朋友三教九流,天涯海角,来台北他都请他们免费住在富都饭店,因此,富都饭店的经理非常不好当。当经理,营业额是他的成绩单,可是,富都饭店经常有很多免费客人居住,营业额如何能够提高。因此,很多人不愿意来做富都饭店的经理。

 

在柜台,我对服务员讲了我是徐亨先生的朋友,他说,知道,已经为我安排好了房间。转身,就立即从另外一个抽屉中拿出我的姓名,并给了我房间钥匙。看来这种事情对他们确实是司空见惯。

我在富都饭店住了将近一个星期。一天,服务员对我说,徐亨先生回来了,说晚上给我打电话,希望我晚上能在家。晚上,我和徐亨先生通了电话,他说刚刚回来,邀我次日一起吃晚饭。第二天他和夫人及孙子早在饭厅等我,我们边吃边聊。徐亨先生最关心的是当前国家和社会的问题。他从台湾在奥运会的经历,两岸红十字协会交往的过程,为我讲述了对两岸关系发展的看法。那时,我进一步了解了徐亨先生为台湾的国际地位,体育发展所作的贡献。我更深地体察了徐亨先生对中华民族的爱。他对我回北京是否会遇到危险很是关切。因为就在那几天来自北京的消息是政治形势非常不好,又逮捕了魏京生。他劝我是否再等一段,缓和些再回去。我说,准备还是如期回去。因为,毕竟我没有参加过任何政治组织,只要注意,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意外。他嘱咐我要随时和外边联系,他们可以设法帮助我。

九五年夏季,我和还学文再次去台湾参加会议。会后她准备去香港,我则和另一位在德国住在一个城市的朋友一起回北京。无疑,我们要去看望徐亨先生,无疑,我们会后会住在富都饭店。徐亨先生不但安排了我们两人的住处,而且连我们那位朋友的住处都安排了。我们虽然内心中有些不安,但那是徐亨先生,我们知道不辱他的一片厚意的是,我们应该更努力地工作,徐亨先生的朋友在社会中不是碌碌之辈。

这一次由于时间较为富裕,使我们能够较为轻松地和徐亨先生进一步接触。我们和他一起用餐,我们在徐亨先生的工作室中徘徊,看他的奖章、照片,听他给我们讲他的各种惊险的,出生入死的故事。面前这个一米九三的魁梧的老人,没有任何老态,他的毛笔字仍然没有任何颤抖,你真的不会相信他已经走过了八十五年,走过整个中国现代史。面前这个目光炯炯,侃侃而谈的长者,他居然穿过那么多历史的画面,生活的险滩。在他面前,你才会真的理解出生入死这个成语的真实含义,在他面前,你才会理解真的有吉人天助,真的有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然而,在他的经历中,你也会感到欣慰,感到命运真的是公平的。他应该得到这些。

当徐亨先生听说还学文此后要自己去香港事,十分关切,说那个地方,你一个孤身女子自己去是不行的。他立即给香港的饭店朋友打电话,为还学文定饭店,让他们在香港照应还学文。徐亨先生的关照点点滴滴深入我们内心深处,你会感到人间如此,人生真的是美好的。

如今不见徐亨先生又已五年,徐亨先生今年九十高寿,思念之情,不觉翩然。徐亨先生,古风浓然,徐亨先生的为人风范,永远是我们的一面镜子。认识徐亨先生是我们的运气,因为,他使我们感到人生这杯酒,酿制得那么浓厚、醇美。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日,德国,埃森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5/27/11 06:52:11 AM
謝謝您的po文我才知除亨先的為人及其風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