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仲维光]首页 

仲维光
博客分类  >  其它
仲维光  >  未分类
仲维光:极权主义描述的新视角

31408


.理论及其选择

 

理论是对现象的描述。采取哪一种理论常常和采用者的目的,要强调的侧面有密切关系。这就是说,理论虽然只是一种方法,是中性的,可采用者是有着价值和政治取向的。正是因为此,对于中国社会目前现状的描述,对于最近三十年状况的描述,有着非常不同的描述框架:认为邓小平的改革带来了“新的社会主义理论”的是基于对于共产党的肯定的前提下;认为文化革命后的中国是新权威主义的框架是基于对于共产党政权满怀希望的基础上;对于共产党后期的社会依然是一种极权主义的描述则是建立在否定极权主义,我们绝对不要极权主义的原则之上。

采取哪一种理论描述,固然和采用者的价值选择紧密相连,可是究竟采用哪一种理论,对于在学界和一般社会来说,也就是在远离这种现象,与它没有关系或者很少关系的人的思想中,或者说后人作为历史来描述这些现象的时候,却还是有着一定的标准与取向。这个标准与取向就是,最自洽的,最能自圆其说,带来悖谬最少的理论,以及最为简单的理论才可能留下来,被人们更广泛地接受。

如此,对于共产党社会的描述,自从八九年后,成为历史的那部分,也就是八九年前那部分,几乎已经被人们公认,“极权主义”是最好的描述概念和方法。对于八九年后的共产党社会,如中国,目前尽管仍然在争论,争论甚至很激烈,乃至不可调和,但是,就我的研究经验,我以为,最终“共产党”只要叫“共产党”,就一定是“极权”,肯定用“极权主义”理论来描述它最为贴切、最为简单。

 

.极权主义的两阶段论

 

如何描述七十年代后、乃至九十年代后的中国共产党社会,我曾经在九七年根据前人对希特勒的纳粹极权主义、东欧共产党的极权主义研究提出极权主义的两阶段论。这就是极权主义的第一阶段是教条的极权主义,这其实可以说是极权主义的“初级阶段”。第二阶段是实用主义的、机会主义的极权主义,这可以说是极权主义的“高级阶段”。毛泽东、斯大林是第一阶段,邓小平们则是第二阶段。第二阶段比第一阶段更加残酷、没有底线,黑社会化。这个提法并非我的创造,而是早就有人以此来研究过希特勒纳粹极权主义。

我的这个提法,目前已经被中文世界的很多人接受。但是有意思的是,最早来借用的居然是意识形态完全是党文化的刘晓波。他在九八年就借用过我的提法,在文章中提到当时的中国共产党政府是极权主义的另一种形式,实用主义的极权主义。不过联系到他以前和以后对共产党所谓“改革”的肯定和赞赏,这却说明了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由于任何提法一定有它的方法论基础,甚至价值倾向,或者说有利于某种价值,所以刘晓波作为一位被党文化化的意识形态分子,即便短时因为缺乏敏感,没有看到这种提法的基础,或者说是前提——对共产党的彻底否定,误打误撞、哗众取宠地偷用了这些观点,可由于基础不一样,他不可能继续下去,他会很快、或者说最终一定会重新回到美化共产党。

为此,我的这个描述框架当然遭到很多人的拒绝,特别是那些对共产党还怀有感情的人,或者说自身和共产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的人的拒绝。但是,由于它的简洁性,及说明问题的能力,我相信,两个阶段的提法一定会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

 

.西文“专制”概念不能只用中文一个单词替代

 

然而,理论既然是一种想出来的框架,就绝非只有一种答案。近日读书突然想到,对于极权主义的描述,其实还有另外一个框架。或许可以在政治、社会问题上能够让人更加一目了然。

我曾经不止一次地强调,我们今天的社会学、政治学、历史学都是西方人创造的学说。因此所使用的概念基本上都是西方的概念。偶然有中文或者东方的概念,那一定要交待清楚。望文生义,望中文生义是当代中文界社会科学最为忌讳的事情。

在这个问题上我曾经对翻译成中文的“专制”一词进行过辨析。在西文中专制是对应于不同的词的,例如,AuthoritarianTyrannydictatordespotismabsolutist……。当你使用“专制”一词的时候,脑子里一定要清楚,你使用的究竟是哪一个概念,这个概念是如何产生的,所指的内容是什么。

对于“专制”一词的使用,大陆历史学者高王凌先生曾经特别对笔者说过,“专制”二字的中文原意并非独裁专断制度,把中国传统政治制度称为西方政治学、历史学中的“专制”是不合适的。然而,这里我要说的是,历史吊诡的是,现在在政治学、社会学等所有人文领域专制却早已非中文原意的专制了。现在这个中文概念要想让人们准确理解,已经必须或者加注强调,或者必须另寻新径。

以笔者在本文将要使用的Tyrannydictatordespotism三个概念为例。Tyranny的专制指的是暴君的暴政,如希腊僭主政治中的那些僭主。Dictator,指的是罗马元老院推举出来的独裁专制。despotism,表明的则是奴隶制的专制。Tyranny的暴政甚至是违背那个社会的法律的、非法的。dictatordespotism的专制则是一种有所谓专制自己法则的专制。

我曾经因为要理解马克思在某一时期说的专制究竟用的是哪一个词,而不得不买来在学术上的行文方式早已令我极为厌恶的德文的马克思文集。因为我要了解马克思在他的前期说的,欧洲人要对亚洲等东方国家民众实行专制,迫使东方现代化,究竟使用的是哪一个词。这个词涉及到对马克思的思想的理解。如果他使用的是dictator,那似乎还可以容忍,因为那是强迫你改变。但是不幸他使用的是despotism,这意味着他把亚洲等东方民众及国家看成是二等公民,是奴隶。

这个问题使我突出地感到,马克思从来没有推崇过每个个人的人权,他从来没有认为所有的生命都一样,都是生来平等的生命。所以他才会推出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等残酷没有人性的学说。他从来自以为自己代表真理,是救世主。这就是在现代人权观念诞生了半个世纪后,在启蒙思想已经逐渐蔓延的时候,马克思不但没有关注过近代人权自由思想,相反却推动了对抗人权观念和启蒙的潮流的倾向的原因。

我在八九年发生天安门大屠杀后,曾经和许良英先生谈到五四“科学和民主”的口号,认为人权是比民主更为根本的东西,民主是个方法,人权涉及价值,应该更多地谈人权。但是许良英先生认为,五四口号是从人权进步到“科学和民主”,认为重提人权是一种对于五四的倒退。现在在对马克思的思想的探索中,它再次使我看到五四口号,回避个人人权的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因素及其后果;看到那些尊崇五四的革命派学者们为什么对“启蒙”和人权如此陌生。

五四后推崇启蒙的中国知识精英找到马克思,可谓南辕北辙、荒谬绝伦!

 

 

四.从暴君极权、独裁极权到团伙极权

 

现在,再回到对中国时下社会的描述。

Totalitarism,极权主义一词的产生,我已经多次强调,它是由于传统的专制概念无法准确描述二十世纪产生的法西斯主义,希特勒纳粹主义的极权主义,共产党极权主义的特点而产生的新的概念。本来这个概念、这个极权制度和中国传统毫无关系,根本毋须论述,可因为中文世界的混乱,我还是不得不在此再强调这点。

在近百年的对于极权主义的研究中,所有西方学者的研究案例、对象几乎都是东欧国家,西欧共产党主义运动及现象。但是,在我看来,时至今日中国也许比任何欧洲国家更具有这个由欧洲文化产生的极权主义的历史发展的典型特点。这一看法,几年前我就在我的有关极权主义的文章中谈过,现在反观这六十年极权主义制度在中国的历史性的变化,我更加确信这一想法。

在科学及学术上很多被研究的问题,理论问题常常看起来很复杂,但是实际上一旦捅破一层窗户纸,你会突然发现那本来是非常简单的问题。中国最近六十年极权主义的存在和变化也是如此。从毛泽东到邓小平,又从邓小平到如今,描述的方法无非两种,一种是你认为那个极权主义改变了,已经不再是极权主义;另外一个是,极权主义,Totalitarism,没有任何改变,改变的只是社会状态,及施行它的人及方法。前者的描述分析导致复杂,且扑朔迷离,后者将会简单明了。

对极权主义问题的思考使我认为,毛泽东、邓小平及邓小平后这三个阶段可以用三个复合概念来描述,totalitarian tyranny、暴君极权主义,totalitarian dictator、独裁极权主义,totalitarian despotism、团伙极权主义。

毛泽东、斯大林毫无疑问是暴君极权主义,他们不仅对民众、社会使用的是极权,而且对于权力集团内部人都可以肆无忌惮地随意处理。无法无天,不受任何束缚。

邓小平、勃列日涅夫、昂耐克等时期是独裁极权主义。这个社会的制度、对民众的专制没有任何改变,可是对于专制集团来说,dictator却是一个小团体选出来的,他虽然已经不能够像毛泽东、斯大林那样对这个小的团体集团肆意而为,可还是凌驾于这个小的权力集团之上。

时下中国的共产党制度,则是极权主义的第三种现象,团伙极权主义。就像这个词,despotism本来的含义一样,是奴隶主对奴隶的一种“极权”专制统治。在那个阶层内部暂时已经没有人能够敢于如暴君(tyranny)那样肆意而为,也没有人拥有独裁者(dictator)的权威。为了权力集团的利益,这个团伙不得不有一个共同的规范来保住权力,并且使权力合法化。

启发我使用这个复合概念的原因说来很有意思,竟然是那个中国共产党常说的民主集中制。那个民主集中制的西文原来是totalitarian democracy,“极权主义的民主”!这个在我们中国人世界已经成为老生常谈的民主集中制,居然是如此丑陋的一个复合词!中国人居然被中国共产党欺骗得香臭不知,津津乐道了七八十年“民主集中制”,就是“极权主义的民主”,其反民主的本质如此清楚,却居然大家都视而不见,包括顾准、李慎之们那些所谓党内自由主义知识精英。历史和社会的很多现象真的是匪夷所思!

促使我推动使用这三个复合概念理由是,用它们来描述中国最近六十年来变化的各阶段,不仅简单、明了、清楚,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这种描述可以清楚地告诉你,共产党中国没有根本的变化,它还是极权专制,totalitarian

为此,任何美化它都是一种自欺欺人。因为它对于美化它的人同样是镇压迫害,在五十年前对章伯钧等人,在时下对刘晓波等人——对那些觉得自己是为共产党着想的人的镇压迫害与反对共产党人的镇压迫害、对一般民众的专制迫害,全都是一样的。只要共产党感到权力受到些微影响,它就会毫无顾忌地出手。这一切就是因为它是“极权专制”。

由此就可以看出,“无敌论”是欺骗。因为只要共产党叫共产党,就一定是极权主义的,就一定会与民众为敌,只有镇压形式的不同,所以,只要是极权主义,就一定是民众的“敌人”,民主的敌人!

为此,描述极权主义的三个复合概念可以说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简单、明确的新的视角,我特此推荐给大家。

 

2011-5-8 埃森

 

(本文发表于《新纪元》225期,刊物因为篇幅所限有删节,现在原文发表)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7/26/11 01:06:54 AM
仲先生, 藍色角度感覺極權主義,與仲先生的新視角不約而同,沒有自由就沒有民主,沒有平等就沒有法治, 在開發中國家需要民主進步,在已開發國家仍然需要改進民主制度的不足。至於,未開發國家只有用民主革命的方式爭取之。 特別是,近來美國歐馬對阿拉伯世界的民主革命,可以說明這個世界的民主,需要改進的地方還相當多。每個群體革命的方式或有不同之處,目的也迴異。只要分清楚民主陣營的革命,與專制政權的革命的立場,一個是為人民百姓一個是為共犯結構!blueangle
仲维光
   06/06/11 06:09:44 AM
三楼朋友,关于极权主义的研究德文文献和法文文献不仅多余英文文献,而且对我们中国人很多问题更为直接。真的是要再做一次人,一定在幼时把这个基础打得更好。这也是我痛恨共产党的原因,他毁灭了几代人的生活和才能!
仲维光
   06/06/11 06:06:23 AM
二楼朋友,您的意见我会思索。我本来已经觉得准备好了动笔写极权主义与宗教文化关系的文章。但是突然发现对于tyranny和despot的理解一些新的精微问题。很有意思,所以希望我们一起更多的探讨这些问题。
游客
   06/05/11 08:22:08 PM
前几天的留言:极权统治的好坏是否合理,是文明还是野蛮【正确】?!为什么审核多天,不能见面!难道我们也在向土共学习?
游客
   06/01/11 09:38:13 PM
“不懂英法德,莫学文史哲”!诚哉斯言!我一直想再学法语和德语,可惜工作后一直没机会。 许多中共的御用文人熟记几条中央编译局《马恩全集》中的几个句子,就成为掌握 “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的权威了,可笑之极!中国的新一代年轻人要多多 接阅读到仲先生的文字该多好啊! 教条主义的极权主义,实用主义的极权主义,确实是描述中共统治两个阶段的准确表述啊! “民主集中制”译自“totalitarian democracy”,真是让我恍然大悟啊!我一直认为目前中共 所谓的“民主集中制”是一种比古代君主制邪恶得多的制度,因为君主制是一种家天下,是有人 最终负责的制度。而“民主集中制”却是“无人负责”的制度,难怪目前中共很多官员贪污国家 财产的时候都私下说“共产党的东西,不拿白不拿”,上下官吏都抱着“有权不用过期作废”, “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的态度!
游客
   06/01/11 09:23:42 PM
“不懂英法德,莫学文史哲”!诚哉斯言!我一直想再学法语和德语,可惜工作后一直没机会。 许多中共的御用文人熟记几条中央编译局《马恩全集》中的几个句子,就成为掌握 “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的权威了,可笑之极!中国的新一代年轻人要多多 接阅读到仲先生的文字该多好啊! 教条主义的极权主义,实用主义的极权主义,确实是描述中共统治两个阶段的准确表述啊! “民主集中制”译自“totalitarian democracy”,真是让我恍然大悟啊!我一直认为目前中共 所谓的“民主集中制”是一种比古代君主制邪恶得多的制度,因为君主制是一种家天下,是有人 最终负责的制度。而“民主集中制”却是“无人负责”的制度,难怪目前中共很多官员贪污国家 财产的时候都私下说“共产党的东西,不拿白不拿”,上下官吏都抱着“有权不用过期作废”, “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的态度!
游客
   05/30/11 08:58:52 AM
關於totalitarian despotism的一點想法, 由於despotism可以是暴君暴政與集團暴政,所以totalitarian despotism可以翻譯成寡頭極權主義,集團極權主義,或者團伙極權主義。但是"團伙極權主義"感覺上是意譯,在英文世界尚無的新創名詞。既然是意譯,因此,建議翻成"共犯極權主義",還來的明快了當,不知您以為如何?
游客
   05/29/11 09:43:20 PM
仲先生, 喜愛看您的古典今判,最近剛巧也遇到類似的問題。深深感覺到,沒有自由就沒有民主,沒有平等就沒有法治的講法。見到您講:人权是比民主更为根本的东西,民主是个方法,人权涉及价值,应该更多地谈人权。真令後生心有戚戚焉。 bluean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