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仲维光]首页 

仲维光
博客分类  >  其它
仲维光  >  未分类
仲維光從台灣印象看中共的所謂文化立國(希望之聲評論)

33708

 

【仲维光评论】从台湾印象看中共的所谓文化立国

分享到
 
2011年10月31日 星期一     节目长度:29分41秒  下载mp3(16k) | (128k)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海内海外名家谈节目。我是德国的仲维光。

我今天想跟大家谈的题目是:从访问台湾的印象看中共的所谓文化立国。为什么选择这样一个题目?因为中国共产党在第十七届六中全会上提出了一个所谓文化立国的方针。也就是说它要在今后的第十二个五年计划中,所谓要发展文化,要使文化繁荣昌盛起来。对于中共的这个口号在这里我不想抽象的来谈论它,而是想根据我最近访问台湾的一些印象来对比,让大家看一下中共这个所谓的文化立国的宣传口号它的实质内容是什么,我们怎么来看中共这个口号。

 

大家知道,在过去中共统治六十年来,从一九四九年中共攫取政权开始就非常重视文化问题。它重视文化问题的原因不是重视文化,而是重视它自己的权利,重视文化对它的权利的影响。因此它实际上是在操纵、控制文化。

中共最近六十年来操纵、控制文化可以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从一九四九年到一九七六年,也就是从中共攫取政权到七十年代末期。这段时期大家可以看到在中共的统治下,中国大陆社会的文化是遭到了极大的毁灭性的破坏,越来越荒凉;

第二段时期是从七十年代末期到今天所谓中共的改革开放时期,所谓中共的统治有所宽松时期。大家可以看到在这段时期里,中国社会的文化实际上更是每况愈下。中国社会的文化的堕落,可以说到今天为止,已经没有一个人否认它已经堕落向了深渊。对此,大家可以看最近发生的很多事情,例如刚刚发生的小悦悦被汽车轧死的事件等等,这些都可以看到这个社会及其文化在从各方面堕落下去。

 

对比中国大陆的现状,现在我想跟大家谈一下我访问台湾的印象。也就是说在中国大陆海峡的那边,那个从从前的也是所谓一党专制社会,而现在走向民主社会的台湾的现在的发展情况。

 

我第一次访问台湾是一九八九年,后来在九十年代中期以前去过五次台湾。但是从九十年代中期到这次去台湾中间隔了十六年,这次去台湾这十六年的变化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那么现在,我就来谈一谈台湾社会的文化在这将近二十年中究竟有哪些发展变化。我把这些问题还原为最具体的、最感性的,我们能够摸得着、看得见的一些现象来跟大家介绍。我感觉到这些现象和大陆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到台湾以后,一下飞机从桃园机场乘车进台北的时候就给我印象非常深的印象。一路上使我看到的第一个印象就是整个的交通非常现代化。高空的那些高速公路的架桥,以及捷运工程整个布置的非常的完美。

这个时候我第一个印象让我就想到了什么呢?就是现代化问题。在现今世界,一个国家在物质上丰富起来并不难。为什么?因为大家知道资本主义它最重要的是资本,而这个资本一定会在全世界自然地进行流通。它一定要流通到那些贫穷的地方,因为在那些地方它可以获取廉价的劳动力,并且刺激销售,从而来最大地攫取它的利益,为此那些地方也就所谓“富裕”起来。这也就是说从而使那些地方能够工业化起来。为此,在这个世界上大家可以看到巴西、泰国等,以及包括现在的中国,都是在这种资本的流通下,物质世界发展起来的。

但是,现在它给我的第一个思索的问题事实上是,当代社会最重要的问题是,当资本流向了你那里,当工业化进入了你那个地区以后,你那个社会和地区是如何的往前发展?是保留了好的传统,向好的方向发展,还是把很多工业化最坏的、弊病的东西,或者说资本的最黑暗的一面带向了你那个社会!不幸的是在今天中国大陆的所有现代化、把所有近代化的弊病都带进入了中国大陆。而在台湾这十六年的变化,第一眼就使我看到这个社会很多地方,在主要的地方是在向积极的方向发展。

 

为此,在这里我想跟大家从四个方面来谈这个问题:第一个方面我就跟大家介绍一下这第一眼,台湾的交通给我的印象。

在台湾的交通给我的印象里,第一个就是十六年以前当我到台湾的时候,到处都是堵车现象,尤其是在上下班的时候。但是这次到台湾实在的说我在台湾的两周基本上没有碰到堵车的现象。这就是说整个大台北交通秩序非常好,交通的流量控制的非常的好。

在大台北整个的交通的设计使得大台北的车基本没有堵车的现象。这个成就在我看来真的是巨大的。我由于有十几年没有回北京了,我不知道现在北京的情况,但是十几年以前北京交通的混乱是令人吃惊的。

第二个,我想谈一下的就是在交通中上的一些更为具体的发展变化。交通是我们每天都要面对东西。这次在台北的经历使我感到它有一个深刻的交通文化的变化。这个文化的变化就是在我乘坐公共交通的时候:在我乘坐台北的最主要的那个交通线捷运的时候,以及公共汽车的时候我所感到的。

首先就是在捷运上、在公共汽车上非常的干净;

第二就是上、下车秩序井然;

第三就是上车以后,老人、年幼的人不单有他们固定的座位,而且当大家看到的时候都非常自觉有序的来让座;

第四就是在这些车上大家说话都是轻声慢语。

这个使我想要了解,什么时候,以及如何捷运、台湾的交通变成这样的呢?我问了台湾的朋友。他们对我介绍说,捷运从它设计的时候,从它八十年代末期设计的时候就提出了高规格的这些要求,要求乘车的人要注意整洁,要注意谈话,不要高声,要注意车上的尊老爱幼这种东西。因此实际上这个捷运从建立以来给台湾的交通引入了一个非常好的规矩,而这个规矩也顺着捷运慢慢的延伸到大台北的每一个角落。捷运带来的这个文化变化给了我一个非常非常深刻的印象。

再有一个印象就是台北交通出租车司机的变化。过去在十六年以前,出租车上整洁,以及出租车司机他们的言论,都没有一个非常严肃的要求。在那个时候你上了车以后出租车司机就会滔滔不绝的对你发牢骚,而且车上也不是那么注意整洁。但是在十六年以后你上了出租车以后你就会发现整个出租车它的档次高了,司机非常规矩的给你开车,很少随便跟你讲话,当然出租车司机依然非常规矩的收费。这种规矩程度,我在这个世界上走过很多国家,可以说都是少有的。因此这里就使我们看到整个台北的交通秩序。

我在德国生活了二十多年,我感到台北的交通秩序以及质量已经比欧洲不差,甚至可以说在某些方面已经比欧洲更为超前发展了,这就是一个现实的中国人的社会。很多人讲中国人是不遵守秩序的,中国人是散漫的、自私的。但是台北的交通让我们看到了,在中国人的社会中,它的交通秩序已经可以说是在世界的最先列了。

 

第二我想跟大家谈的是这次访问台北中我所感到的环境的变化。

环境问题今天在大陆大、中、小城市生活的人,乃至乡下的人都已经感到了环境污染的威胁。但是,十六年以后去台北,它的环境却给了我一个深刻的印象。

像台北这样的大城市,十六年以前我已经感到它有灰蒙蒙的倾向,就是像今天的北京,像印度的德里那种灰蒙蒙的倾向。但是十六年以后在我再去的时候,在我这两周里边我没有看到台北上空灰蒙蒙的那种东西。台北上空的空气基本上是清洁的,台北上空的空气可以说从表面肉眼看来,和我在德国生活的这个城市上空的空气是类似的。这个是非常令我吃惊的。因为大家都知道台北是处于炎热的气候,差不多家家都要用空调,而且台北街上的车是非常非常的多的。所以台北能够做到这一点是很不容易的。我想去过台北、去过北京的人对此会有更深刻的体会。

关于环境问题上,我还可以向大家介绍的一点就是我自己亲自感受到的。在我去台北郊区乌来山区一个朋友家做客的时候,清晨起来我和这个朋友在山路上散步。就发现对面走的过来一个人,他带着一个塑料袋,他是在遛狗,一边遛狗一边沿途捡垃圾。为什么呢?我问了这个朋友。朋友告诉我,因为他们知道他们在这个山上生活,这个环境是属于他们的,所以他们非常自觉的爱护这个环境,非常自觉的保护、收拾这个环境。这点给我的印象非常非常的深刻!

这也就是让我看到在台北市、在台北郊区处处都是非常整洁的原因。首先环境问题使我看到了一个现在的台湾人安居乐业,对自己家园的爱。人们知道他们所居住的地方是他们自己的家园,对自己的家园就要自己负责,爱护。当然还有另外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对自己社会的信心。这是在两周里台北环境给我的最深的感触。

 

第三,我想跟大家介绍就是关于台北社会,这个社会的变化给我的印象。

这里我首先想跟大家讲的就是,最近在台湾内政部公布了人口寿命的统计,现在台湾人的平均寿命已经接近了八十岁。对此,我到台湾访问的时候也深刻的体会到。因为接待我的很多朋友他们的父母都是九十岁左右了,但是十六年以后我再次访问台湾的时候,绝大多数这些朋友的父母都还在,而且都还非常幸福、健康地在那里生活。这给我的印象非常、非常的深刻。

我的这些朋友,他们有一些已经退休了,退休了以后他们就在发展自己的爱好,有的在家里读书,有的开展了一个新的研究方向,有的在农村在进行一些保护他们自己的环境的工作,甚至继续从事业余教育活动。因此这一点就使我看到在台湾今天的老人的生活非常安定,而且他们自己的活动空间也非常的广泛,非常的丰富。

关于台湾的社会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有几点。一个是我从欧洲过去,在欧洲我们已经深刻的感到经济衰退的影响,就是金融危机以来经济萧条所带来的影响。比如说在欧洲的很多的公园、很多的展览、很多的公共设施不但收取昂贵的门票等费用,而且设备陈旧得不到充分的维护资金。但是这次在台湾我看到很多的这些公益活动都是免费的,并且设施严整。例如在台湾我们参观了一个世界设计展览,这个展览的规格非常的高,而且展览的内容也非常的丰富和现代化。但是门票多少钱呢?答案居然是门票不收费。这让我大吃一惊。这个展览如果在今天的德国的话,门票至少是二十欧元,甚至可能是四十欧元。但是在台湾它居然就不收费。这个不收费就说明了第一,台湾的经济现在还是非常扎实的在发展,社会富裕;第二,台湾社会,他们对公益问题、对教育问题、对未来问题非常的重视,在这些方面他们乐于并且敢于投资。

台湾的社会给我另外一个深刻印象的就是在台湾的官员他们在待客接待来宾的时候开销都非常的节约。当我问他们为什么会如此的时候,接待我们的一些朋友和其他人就告诉我,过去,在二、三十年以前台湾的官场也有那种奢侈、浪费的现象。但是最近几年来对官员的办公费用的按规矩、按制度、按法律的这种约束,已经使得台湾的各部门的官员们都非常注意这方面,他们的一切都要符合规矩、符合法律,否则就会受到监督和制裁。这点我想也是和今天的大陆形成一个鲜明的对照。我想现在台湾已经开放了大陆人的旅游,甚至个人都可以到台湾去参观、访问,到过台湾的人对这些肯定也会有深刻的体会。

 

第四点,我想把前三点它所给我们带来的一些文化的思索,更为感性地,而非抽象地跟大家再汇报一下。

在前三点这些变化里,实际上在台湾所表现的现象,很多表现出来的不仅有现代社会的那种秩序,也就是那种发展带来的法制,而且有我们中国传统社会的那种人的自我约束,那种从道德伦理上大家对自己、对社会的那种约束。

这里我想给大家举几个例子:第一个例子还是台湾的交通我所看到的。在台湾的交通,车辆、行人大家都非常守规矩。但是也偶然有的时候由于一些特殊的需要,有一些人由于有特殊的情况而没有非常严格的遵守规矩的事情。在这样一种事情发生的时候,我在德国生活了很久,在德国就会有很多车辆向你按喇叭,或者很多人会斥责你。但是在台湾我感到,在偶然出现的这种紧急的、不守规矩的现象里,人们表现出来的是克制、容忍和理解。例如有的时候这个车它不得不赶紧调一下头或者是赶紧转弯,这个时候尽管路上的车很多,但是所有的车辆都会很安静的等你过去,表现出充分的互相理解。

因此过去我感到台北的交通是乱,是中国人所有的那种乱。现在我跟大家讲了,第一我感到台北的交通是有序;第二我也感到在偶然有的乱里它又表现出来了它的有序。也就是说在偶然有某个人比如在换道的时候或者其它的时候,以及特殊的情况而没有照顾到秩序的时候,所有人表现出来的容忍。而不是那种按喇叭,反而打扰影响了更多的人的那种现象。因此在这里头台湾所表现的交通的乱而有序里,实际上就是含有中国人的那种互相谦让的精神,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在这里我还可以给大家举一个更加明显的例子,就是我在台北的时候在电视上看到的。有一个地方因为修路,所以很多的汽车都要绕几公里远。但是就在这两条道路的中间,有一个人家的客厅就介于这两条路的中间。于是这个人家为了大家的方便,就把自己的客厅打开了,让小汽车从他的客厅中穿过。为此小汽车的交通就方便了很多。这样一个做法在德国来说是很难找到的。因为人们立刻就会想到,你的汽车在穿过我的客厅的时候,万一你的汽车发生了什么问题,这个客厅的主人还要为你负责。而且这个汽车在穿过他的客厅的时候万一发生了一些问题,他也要对这个私人的住宅负责。因此这里的很多人为了所谓不发生法律纠纷而绝对不会给别人一点方便。但是台湾这个人家他就打开了这个客厅,尽管车来车往很影响他们的私人生活。这个例子就使我想到实际上这就是我们中国人传统的与人方便自己方便。

在台湾的文化里还有一点给我感觉最深的就是传统的伦理和生活方式的那种慢慢的改变。这个改变使我看到的有几点:第一,就是我看到一个电视报导,一个年青人在大学毕业以后,由于他自己爱好去做烤肉,因此他就放弃了自己的专业。由于我们中国人父母都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念书而成为白领阶级,而这个孩子却放弃了这一切而去从事厨师,在开始的时候他的父母也不理解,但这个年轻人坚持了下来,并且在厨师方面做出了成就,他的父母也对他表示了支持。

另外一个我还了解到有一些年青人,他们在自己从事的电脑工作中结合起来,来共同反对、抵制微软这些电脑公司垄断,免费给大家提供软件服务的工作。在这里使我看到由于台湾社会的安定,现在年青人的选择已经非常的广泛、非常的丰富了。年青人的选择已经是更主要的是为了他们生命的爱好,为了使他们在有限的生命中能够更多的体验到生活,能够更多的为社会、为自己的亲友做出一些自己所乐意的、所高兴见到的贡献。

 

综上所述,从这四点来看,交通、环境、社会、文化,我们都可以看到台湾社会的变化和发展。而在这样四个方面的发展和变化使我们看到的是什么呢?看到的是

第一是在现代化过程中中国人的社会它的发展;

第二是我们看到在现代化过程中,中国人的传统在现代化中和现代化有机的结合起来。

因此台湾的社会为我们提供很好的一面镜子使我们来看大陆。

 

今天大陆的社会大家知道,无论在这四方面,在它的交通、环境、社会和文化方面所给我们展示的都是一个和台湾截然相反的另外一种现象。那么为什么今天中国大陆社会和台湾社会的发展会有这个对比反差?都是中国人的社会,可以说文化传统基本上是一样的,但是为什么中国大陆社会的路不仅是越走越窄路,而且是根本就是走向深渊。而今天台湾社会展示的却是,套一句中国大陆常爱说的话说,台湾社会走的是一条康庄大道。

当然今天台湾社会也有问题。在这里我也愿意谈几个我所感到的台湾社会的问题。比如说第一个台湾的电话费、网络费比起德国来还高,而且比起美国来说这个电话费和网络费就更高了。为什么呢?因为台湾的电讯和网络还和几年前的德国一样,是垄断的、官营的;第二个,我看到的是台湾的报纸的党派性,那种恶质,党派攻击式的宣传也还依然存在。但是在这些问题上我认为台湾也还是在向好的方面转换。

十六年以前我所看到的台北是一个浮躁的台北,是一个刚刚转向民主化、走向现代化的社会,一个浮躁的第三世界的城市。但是十六年以后我所看到的就是这个台北已经沉淀下来了,已经有了一个良好的基础了。这就是我刚才跟大家讲的套句大陆人常爱说说法,台湾已经走在康庄大道上了。尽管还有一些问题,我相信,台湾在这个正常的基础上也会正常的解决这些问题。然而这些问题在今天的大陆社会,我们可以看到解决起来很困难,或者说根本就是一个死结,走入了死胡同。为什么呢?这就是今天的大陆中国共产党政府所谈到的文化立国问题。

 

大家知道中国共产党政府说的这个文化实际上是党文化。文化本来是人们对自己生活方式的一种选择。但是中共统治了大陆,民众没有自己选择的可能,共产党政府要求的是文化为了它的政权服务,而不给文化以任何自己发展的空间。因此在中国大陆这个党文化带来的必定是一条死路。

这里我还想跟大家再谈一点我的更进一步的体会。也就是访问台湾使我看到,当代中国人在自己的文化的探索上已经有了两个模式:

一个模式就是今天的台湾。他们由于有了一个民主的社会,有了自己选择生活的自由。因此今天的台湾有机的把传统和现代化结合起来,正在进行探索,并且也已经健康的向前发展。另外一个模式是,对于文化问题的探索和对于中国社会文化问题的思索使我深深的看到,对于我们大陆生活的中国人来说,我们在今天仍然处于一个反抗共产党的专制文化,极权文化,也可以说那种人类历史上最堕落的文化的过程。在反抗这个堕落文化的过程中,我认为我们在今天的异议人士里也已经逐渐的在形成了一个追求传统和追求新文化的一个潮流。这个追求新文化的潮流我觉得它就是以法轮功学员这个信仰团体为主体的一种多元的文化。这个多元文化还包括今天大陆那些其他的追求其它的宗教信仰的团体,包括那些维权人士,包括我们这些知识分子,在文学上、在政治上、在思想上有不同追求的知识分子群体。

 

因此在这个访问台湾以后,对台湾的文化现象和对中共的所谓文化立国的思索的最后我要说的是,在中国人中终于有了两条线索来对抗党文化。这两条线索都是我们大家看得见、摸得着,具体的。

第一个就是大家在访问台湾的时候,今天大陆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的有机会访问台湾的时候,你可以对比台湾的文化,对比你的生活方式来看一看到底这两个文化差别在哪里;

第二,就是我们这些异议人士,在我们自己追求自己文化的时候,我们也更深的感到中国共产党的党文化所给中国社会带来的破坏。

 

好,听众朋友们,今天这个题目我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的收听,再见。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