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仲维光]首页 

仲维光
博客分类  >  其它
仲维光  >  未分类
仲维光为什么2011年中国的人权状况走到谷底

34479

【希望之声-仲维光评论】为什么2011年中国的人权状况走到谷底

分享到
 
2011年12月10日 星期六     节目长度:27分56秒  下载mp3(16k) | (128k)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德国的仲维光,这里是海内海外名家谈节目。今天我将和大家讨论为什么二零一一年中国的人权状况再次恶化到谷底——国际人权日前谈世界的变化和中国的问题。

大家知道十二月十号是国际人权日,一九四八年十二月十号联合国签署了国际人权公约。为什么会在一九四八年十二月十号签署这个人权公约呢?这是因为在二十世界的上半叶人类发生了很多的事件,其中最重要的是两次大战。尤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极权主义国家希特勒德国利用种族问题杀害了几百万的犹太人;而在此之前,极权主义国家苏联利用阶级斗争问题杀死了几百万的苏联的民众。因此二十世界上半叶人权的问题被严重的提到了人们的面前。

一九四五年二次大战结束后,人类第一次开始了纽伦堡审判,用国际法庭审判的形式来审判那些罪犯,第一次提出了反人类罪问题。也就是是说在超越国家的利益之上,人类的每个个人的人权这个共同的价值原则被越来越突出出来。一九四八年十二月十号签署了国际人权公约。

国际人权公约发布后,人权在国际上的发展也并不是一帆风顺的,而是在逐渐的往前推进的。这个推进大家可以看到在其后近年来还发生了很多的这种反人类,族群灭绝事件,例如在最近二、三十年发生的柬埔寨的红色高棉对民众的杀害,南斯拉夫内战的时候对于民众的杀害,以及苏联的在解体后的一些地区所发生的现象。

在这里也发生了一些其它形式的大规模的对于民众的杀害,例如中国的文化大革命,以及在文化大革命之前的例次的运动。而在这些事件的同时国际上也在逐渐地建立起规范来。这也就是说在联合国的人权公约的基础上,国际逐渐地在建立这些规范,在海牙设立了国际反人类法庭来审判这些反人类罪罪犯。而这个建立现在应该说还只是起步。所以应该说在国际人权日的前夕提醒我们的是,在这个世界上国际人权问题仍然还非常严重,仍然有待于我们进一步的努力、规划,来肃清那些反人类罪,来清算那些反人类罪,使以后的罪犯不敢轻易的犯罪。

在国际人权日的前夕我们来看一看为什么中国的人权问题继续恶化,而与此同时在世界上其它地区的状况又是如何呢?

一.二零一一年阿拉伯地区的茉莉花革命告诉我们了什么

我们可以看到二零一一年最突出的一个特点是在阿拉伯地区的很多的国家暴发了茉莉花革命,阿拉伯地区的很多的国家走向了民主,取得了实质性的突破。在这里阿拉伯国家的进步为我们提供了很多有益的、宝贵的经验教训,我想回顾一下。

第一就是在年初开始的阿拉伯国家的革命。阿拉伯国家的革命告诉我们什么呢?第一点是在阿拉伯国家一些地区过去也似乎是由于开放而经济上有所好转。但是紧接着由于一些不民主、没有自由的事件,而发生了民众的对抗,民众的反抗,民众的对于自由民主的追求,而使这些追求最终就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从而引发了茉莉花革命。这使我们看到阿拉伯的民众他们尽管是信仰伊斯兰教的,但是对于人权、对于自由、对于民主的追求它是超越种族、超越信仰、文化的,同时也让我们看到每种文化都包含着民众对自由和自己权利的追求。在这里我们可以从埃及的事件里看到这一宝贵的经验教训。因此在阿拉伯的事件里第一个就是使我们看到任何种族、任何信仰、任何文化,那里的民众对于美好生活,对于信仰自由,对于自己权利的追求都是最根本的。因此人权问题实际上是超越国界、超越文化的。那种说普适的人权价值不适用于中国文化和中国人的观点是欺骗。

第二,在利比亚的事件里,我们看到利比亚的民众可以说经过了几个月的对抗才把卡扎菲这个专制的堡垒攻破。在利比亚的事件里我们又可以看到在开始的时候西方很多国家是袖手旁观的,甚至有一些国家对此持怀疑态度。但是最后通过民众的努力,一些袖手旁观的西方国家终于采取了一些支持的态度。这里边英国和法国采取积极支持的例子是一个非常正面的例子。

德国对于利比亚事件的态度的转换则从另一方面告诉了我们,只要我们的民众坚持争取自由、争取人权、争取民主的努力,那么胜利的一方就一定是我们,那些国家最后也会由观望而不得不支持我们。但是全在于我们自己如何做。如果我们不坚持,那他们在袖手旁观后就会再次站在专制一方。

所以第一点,二零一一年我们看到整个阿拉伯国家的这个变化给了人类新的希望,而且给人类带来了新鲜的空气。

那么我们中国在二零一一年的人权状况为什么在继续恶化,并且恶化到谷底呢?那么在谈这个问题以前,也就是我先要来讲第二个问题:共产党和人权的关系。

二.共产党和人权的关系:

大家知道联合国人权公约就是要承认每个人的个人人权。而最近半个多世纪以来,不断展开的人类国际法庭对于反人类罪的审判就是审判那些族群灭绝罪的罪犯。这个族群灭绝罪在希特勒德国是以种族的名义,在红色高棉是以阶级的名义。那么实际上在共产党与人权的关系里,我们大家第一点就可以看到共产党这个组织从它建立开始,它的思想基础是马克思主义,而马克思主义思想基础是阶级斗争。那么也就是这个阶级斗争学说它从根本上是对抗近代的人权观念的。

这个阶级斗争学说,阶级消灭说实际上就是族群灭绝,就是种族灭绝。在这里大家也都能从中国最近半个多世界的历史中看到。例如斗地主,例如消灭资产阶级,例如文化大革命,例如对于一贯道、对于各种宗教团体的镇压,都是说明建立在阶级斗争基础上的族群灭绝。对于不同阶级的人群,对于不同信仰的人群,对于不同文化的人群的灭绝。

为此,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共产党的基础,它的本质就是建立在反人类的原则上的。然而对于共产党竟然是在这样一个原则上,实际上人们在过去有很长一段时间并没有非常清楚的看到这一点。在过去一个世纪的发展的历史里,只要那个人他敢于面对事实,而不是被自己的利益和自私蒙住眼睛,他就会很快的看清共产党这个反人类的残酷本质。例如在上个世纪初的时候,当苏联共产党布尔什维克以所谓理想的名义建立了苏维埃政权的时候,即便是当时的共产党人、例如当时的马克思主义第二国际的那些人,例如考茨基立即就看到苏联共产党它实行的是一种最残酷的专制。

考茨基在当时的一九一七年革命暴发以后,很快的在他的文章《恐怖主义与共产主义》里头就谈到苏联实行的那种专制,本来考茨基用的是一种东方的专制主义,但是考茨基立即发现在东方实际上孔子儒家学说的那些东西并不是那种残酷的专制主义。于是考茨基就把他的行文定语加注改成实施一种“鞑靼式的”极权专制。对于苏维埃的这种极权,后来的研究有了更深入的思想的开掘。

在二十年代很多的人为苏联的一些东西迷惑,但是当他们到过苏联以后,凡是那些睁眼看事实的人都很快的发现共产党的残酷本质。这里有很多的知识分子在二十年代、三十年代有很具体的例子。例如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纪德,他也曾经是一个共产党人,但是在他去过苏联以后他就发现不是那么回事。例如也是如此。再例如大家都知道的著名的《一九八四》的作者奥威尔,他也曾经是一个拥护共产党的知识分子。但是接触过了苏联最后奥威尔就写下了《一九八四》和《动物农庄》这样深刻的揭露共产党迫害人权、反人类的这种本性的小说。

这个历史实际上就是在于知识分子揭露共产党的这种本性的这些个事情是层出不穷的。到了五十年代,大家知道在五六年南斯拉夫的吉拉斯,他曾经做到共产党的第三把手。但是他很快的就发现共产党是一个比历史上任何的统治阶级、专制阶级都更无耻、更卑鄙、更残酷的这么一个集团,于是他写作了《新阶级》。他在《新阶级》里就提到这个集团里他们的任何变化和任何所谓改革,没有一个是真正要改变自己,而都是为了巩固他们的权利。实际上,我们今天所面对的中国共产党的所有的一切基本上都在《新阶级》里有过描述,也就是说在五十多年以前吉拉斯的著作中都透彻的揭露过了。

这一揭露到了六十年代、七十年代又在索尔仁尼琴的《古拉格群岛》里得到进一步的揭露。《古拉格群岛》曾经在七十年代在西方引起强烈的震动,使得西方很多的闭着眼睛为苏联说话的知识分子不得不闭上了他们的嘴。

但是我上面讲的共产党的本性是什么?多少年来的知识分子在接触了这个现实以后,就是有良心的人在接触了共产党的现实以后,就会立即不断的揭露共产党的罪恶。但是与此同时,却在世界上还有另外一股潮流,这个潮流就是绥靖。

第二个问题我要讲的共产党和人权的关系。说到底就是说明一点,共产党这个集团只要存在它就是彻底的反人类的。因为过去的共产党它是建立在阶级斗争学说的,今天的共产党它是建立在权力学说的。任何违背共产党的权利的地方,他们用国家利益这个招牌来对你进行族群的灭绝。

今天的共产党他们继续以“思想”来消灭各种群体,比如说他可以对不同的信仰团体,也就是任何胆敢不信仰共产党的团体采取肆意的灭绝手段。因此大家可以看到共产党和人权的关系,共产党只要叫共产党,它根本上就是反人权的、反人类的。这就是我下面要谈的,为什么中国共产党在二零一一年就中国的人权状况继续恶化,而且跌到谷底。

三.为什么中国人权状况会日益恶化,一直没有根本的好转。

我刚才讲了在思想上共产党的反人权本质早就被人们认识到,而且在过去一百年来的历史发展当中,在人类的思想这种讨论当中、这种争论当中,在历史事件的发生中都告诉了人们共产党的本性是反人类的,共产党的本性是反人权的,共产党的本性是残酷的、血腥的,也可以说嗜血的。这个在八九年的中国得到了最最具体的体验。而其实是在五三年的东德,五六年的匈牙利,六八年的捷克,七十年代末期的波兰,以及在中国从四九年以后的土改、反右、文化大革命、清除资产阶级污染等等一个一个的运动中,实际上都得到过验证。或者说世界的民众都曾眼睁睁的看到过共产党的这种屠杀,这种犯罪。那么为什么到二零一一年中国的人权状况还继续恶化到谷底,却没有完全引起世界的重视呢?

这里我要讲的就是,世界对于这种共产党政权的绥靖,这种绥靖在历史上,在八九年以前有着层出不穷的例子。我现在要跟大家讲的是集中围绕在八九年以后。一九八九年可以说是一个结点,那一年柏林墙崩溃了,那一年发生了历史上震惊人类的天安门大屠杀。但是在那一年以后,大家可以看到在一九九零年之后的那三、五年中,中国共产党表现的最乖巧、最往后退缩的几年。为什么呢?因为全世界都在制裁中国共产党。所以中国共产党在九十年代初期所表现的是非常的克制,尽管他们的本性没有任何改变。这一点就可以告诉我们,假若我们各个国家的民众、各个国家的政府都起来睁开眼看共产党犯罪,并且明确的表达反对,那么共产党它是会感到害怕,是会有收缩的。

但是为什么从九十年代初期的共产党那种收缩,慢慢的又变到了二零一一年共产党的越来越放肆,越来越肆无忌惮,这就是国际社会的绥靖。

国际社会在这些年里并没有接受历史上它们跟共产党社会打交道的时候那些经验。例如在这之前的和极权主义打交道的那些绥靖所带来的惨痛的教训,例如第二次世界大战暴发前的对于希特勒的绥靖,对于慕尼黑条约的绥靖。再例如在五十年代、六十年代国际媒体不断的散布的对于共产党社会的那种美化,到七十年代的时候西方社会建立的所谓东西缓和。

这个东西缓和实际上是建立在西方社会认为共产党社会永远不会改变,至少一百年不会改变,因此西方社会要学会和共产党打交道,要学会和共产党社会共存,不要因为东方人的人权利益而损害了西方国家的利益。这就是在七十年代的时候,东方国家的民众的每一次争取人权的运动、这种行动,那些知识分子被西方人看作是一种对于东西缓和的干扰。

对于这种西方人一相情愿的缓和,谋取利益,实际上列宁早就讲的非常清楚,说西方人为了他们的经济利益,甚至向我们出卖生产我们要绞死他们的绳索的机器和工厂。列宁的这段话非常典型,就是西方为了经济利益甚至花钱支持生产绞死他们的绳索。而这些东西在八九年以后的西方和中国共产党的打交道中再次得到了应验。

西方的国家闭眼不看中国共产党仍然是共产党的本性。因为西方对于共产党国家的研究,到八九年共产党崩溃以后实际上已经很透彻了,他们很知道这个共产党集团是个残酷的、永远不可能改悔的集团。而且在西方国家的研究者、思想家,以及那些曾经参与过和共产党集团做斗争的人,都很深刻的体会到共产党集团只要叫共产党他们就一定是极权的,他们就一定是反人类的。然而,应用到中国共产党的时候,在一九八九年以后西方国家对于中国共产党采取的却是一种绥靖。

这里有很多的例子。例如很多的西方人到中国去投资,而且去美化中国的共产党。在德国一些媒体甚至曾经讨论中国的共产党是不是共产党。中国共产党自己都没有讨论过这样的问题,而他们出来为共产党涂脂抹粉。而在这之中美化共产党的做法有很多。例如他们在中国办奥运会。他们明知道办奥运会实际上是他们自己赚钱,实际上不可能改变共产党,但是他们还要去。而且在这中间有很多非常明显的为共产党涂脂抹粉,欺骗民众的东西。

这里有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就是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委员会的雅格林,在二零一零年的所谓颁奖词中,公然歌颂中国共产党在经济上的所谓成就。雅格林当然明白三十年代在希特勒德国经济成就也是非常巨大,高速公路、大众汽车、失业率的降低,三十年代希特勒都创造过。如今有哪一个人敢于歌颂希特勒的经济成就?

五十年代中期以后苏联的卫星上天,也曾使西方惊叹过,说社会主义国家的发展速度巨大,也使许多知识分子在那个时候再次的歌颂共产党。但是今天有哪一个西方的人起来歌颂共产党的所谓经济成就呢?

然而,就是这个雅格林却在世界的光天化日之下,也可以说在那个联合国的反人类罪法庭的对面,歌颂一个反人类罪的集团——中国共产党。就好象中国共产党不是共产党!所以可以说,二零一一年中国的人权状况为什么继续恶化,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国际社会的绥靖。

我最近看了一本书叫做《极权主义的诱惑及欺骗》。这是一九九七年德国有一个阿伦特极权主义研究所它所做的一次讨论会的一些报告文件。在那里当时就有学者明确的提出来,世界上对于八九年提供的对共产党认识的经验闭着眼不看,对于历史上对共产党提供的经验闭着眼不看,而继续歌颂中国共产党的改变,并且“眼睁睁地看着把香港交给一个‘罪犯集团’”。我这段话就是那本书的那些学者的原话。

所以,实际上大家知道,学界、乃至整个世界对于中国共产党的认识在思想来说应该是很清楚的。但是那些商人、那些政客继续美化共产党,给共产党输血。这里边例如德国的前总理施罗德,德国的前总理施密特多年来的言论和做法。施密特甚至说中国人大约应该不需要民主,中国的文化不需要民主。然而,大家可以看到在二零一一年阿拉伯国家的茉莉花革命就在那里,而施密特现在还敢于说出这样的话,这是对中国人的一种公然诬蔑,一种对中国人的公开蔑视。

这就是我说的,国际社会的绥靖造成了二零一一年中国人权状况的继续恶化是最重要的原因。

因为大家同样知道,中国最近二十年所谓的经济繁荣也是西方各国国际社会用资本把中国共产党滋润起来的。如果这个资本它流向了别的地区,那么那个地区就会富裕起来。但是因为世界上的那些民主国家的地区、一般社会地区,民众的福利、民众的权利需要保障,所以这个资本就无法像到中国那样获取更多的利益。只有在中国人权不用保障,环境不用保障,只有在中国可以赤裸裸的赚钱。所以中国到今天这个所谓经济繁荣也是西方这些资本家所扶助的,而他们的绥靖就助长了中国共产党的这种肆无忌惮。

这个也就是为什么最近会发生有十二个西藏僧人自杀事件的原因。

佛教本来强调的是重视人的生命,但是他们为什么采取一种自杀的行动?这是因为对于整个世界的一个失望,一个绝望,一种最无声的抗议。

这里我还要再说的是,在二零一一年为什么会发生中国人权状况的这种一跌再跌?这里也有中国的那些所谓知识精英们的怂恿,乃至他们的那种助纣为虐的做法使之所以然。

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些年以来,实际上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每当共产党发生危机的时候,例如在七六年发生危机的时候应该促使共产党倒台,促使它解体,瓦解它的基础。但是在中国有很多的人却在这个时候提出一些表面上所谓美丽的口号,帮助共产党改革,去拯救共产党。

也就是说在二零一一年的时候,一个现象非常清楚的展现在我们面前,每到共产党要崩溃的时候,就会有两部分人:一部分坚持自己的价值,坚持自己对自由的追求,对自己人权的追求。他们那样的的努力会促使共产党集团崩溃,促使共产党后退;还有另外一部分人每当共产党集团要崩处于危机的时候,这些人非常喜欢为共产党设身处地的去想解决办法,去分担。“哎呀你看你的统治已经不稳啦!”“社会要大乱啦!”“这个政权一乱的话,社会的混乱会带来很多灾难啦!”于是他们就一方面伸手要帮助共产党稳定下来,另外一方面呢,最根本的他们想利用这个机会和共产党分一杯羹、分一口饭。

每到这个时候共产党确实也会利用这些人,这些人就是在这些年来,当中国的人权日益恶化的时候,吹捧中国最近几年来人权状况在国际社会有所改善,吹捧中国的监狱有所改善的那些人。可就是这些人,在共产党残酷镇压法轮功的时候,他们利用人们对法轮功的不理解,他们也从侧面来推波助澜,帮助共产党,换取共产党对他们的宽松,让他们谋取某些名利。最明显的例子就是,这些人在艾未未事件出现的时候,如同对待在法轮功事件上一样,一言不发。

这些人又想要从另外一方面来帮助共产党,修补共产党的所谓形象,让共产党来容忍他们,来让世界看到,你看共产党不还是容忍了一部分所谓异议人士吗?从而让世界看不到中国每况愈下的人权状况。为此这一点使我们明确的看到共产党在二零一一年,甚至可以说在零七年、零八年、零九年以后,中国的人权状况每况愈下,和这些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尽管这些人心里其实或多或少地也应该看到,也应该明白他们会和当年的右派一样,在共产党那里,你是分不到一杯羹的。每当共产党的政权稳定的时候,共产党就会一脚把他们踢到水里去。但是尽管如此,这些人的投机心理还是要危害民众、危害自己。这个就是我认为在二零一一年的时候中国的人权状况为什么还每况愈下的第二个重要原因,害人害己的协从者。

四.结语

那么在纪念国际人权日的时候给我们的教训是什么呢?我觉得对我们每个中国民众来说,阿拉伯国家的茉莉花革命已经告诉我们了,依靠国际社会的援助是遥远的,而且那些援助,那些支持只有在我们自己的努力做出以后他们才会前来。所以,

第一点,我认为我们中国人自己的人权要靠我们自己来努力,要靠我们自己来争取;

第二点,就是必须要推翻共产党的专制,只要共产党存在,那么中国的人权问题就不会解决。因此在纪念二零一一年国际人权日的时候,我要说的是无论从思想的角度来看,无论从历史的角度来看,还是无论从现实中国现在的情况来看,民众我们自己起来对抗共产党才能够争取到我们的人权。

好,今天我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听众朋友们再见。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