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仲维光]首页 

仲维光
博客分类  >  其它
仲维光  >  未分类
仲维光:对中国文化学术领域一些问题的小结(2007年)

35489

 对中国文化学术领域一些问题的小结(2007年)

—仲维光—

第一届自由文化奖评完,由于在根本的对于文化学术问题的认识上,及人格上的分歧,为了躲避勾心斗角,我决定不再参与这项活动。但是第一届自由文化奖评完,我以为我可以狂妄地认为,这一届的评奖会记载在中国的历史上,因为我们评奖的标准,以及在这个方向上评出的获奖者意味着一个新的方向的开始。

在谈中国自由文化奖的时候,首先我必须要说的就是,这个文化奖设立的框架,也就是这些项目,以及设立的形式本身就显示了对学术和文化问题的外行。这甚至可以说是最近六十年中国知识界情况对学术文化问题“假大空”,或者说意识形态化的误解的一种直接的显现。

 

其二,在这样一种框架下,评奖委员会的设立是困难的,甚至在一些方面必然是捉襟见肘。所以在工作中,我诚惶诚恐唯恐弄出让内行人一眼看出的笑话。当然好在时下在大陆的知识空气中,有这样眼力的人几乎没有,海外有这样眼力的人则几乎对大陆所谓学人永远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为他们作“序”。所以对我的如履薄冰的担心他们本无能趁机捣乱,而我的努力,我想也只要内行和专家们能够看出来就好。

 

在这样一种条件下,我真的没有想到各项奖项在评奖委员会的几位朋友的沟通与协助下,当然绝对是民主投票结果,居然一切可以说完美的结束。所以我至今还觉得欠那几位朋友的情和义。

内行的人可以看出,在我们熟悉的领域,我们准确地把握了要点并且提出了新的问题,在我们不熟悉的、外行的领域,例如艰深的经济学,我们居然也能够准确地“蒙混”过去。这对于我来说不可说不是一种运气和一种天助。

例如颁奖词中对于诗人江婴先生的评价,经济学奖颁发给台湾张清溪教授。在前者是写颁奖词的时候神来一笔,一下子让我对整个百年来的中国诗歌的困境和方向在哪里有所领悟,在后者是总算没有把经济学颁发给一位在方法上根本就不是经济学方法的政治经济学者,而给了一位真正的经济学家,一位在题目上有新意的经济学家。

 

再如哲学奖。稍微细心的人就会发现,世界各国,不同的社会没有一个地方设有哲学奖。这个原因当然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充斥人们头脑的国度的人所无法理解的。这也是自由文化奖创始人居然设立哲学奖的原因。它设立了,而又是要在最没有“哲学”,只有假大空宣传、完全意识形态化的社会中的一批人中评出,它的难度可想而知。然而我却也幸运地度过了这一关,没留下贻笑大方和后世的笑话。及至走过,回想起来还是一身冷汗。因为是要大家票选,选什么你都要服从,很多时候我的确准备评选后,再马后检讨弥补了。然而,结果却居然是用围魏救赵式的选择走了过来,而没有留下笑柄。所以我是幸运的。

 

最后我还要说的是对于我所写的颁奖词的自信。看来平淡的颁奖词,其思想和语言线条我以为填补了现代中国浑浊的知识界的空白,在这段历史上肯定可以留下了清晰的痕迹,所以二零零七年我虽然浪费了大量时间,在自己的研究和阅读上是进展最小的一年,可评奖这件事,颁奖词让我还是可以欣慰。

人们可以看到,第一届自由文化奖的评奖、颁奖词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克服了“假大空”,克服了意识形态化。人们也可以看到第一届和其后自由文化奖的最根本的区别:也就是自由文化和党文化的区别:党文化已经绝对不只是在党领导的地方存在,在反党的地方甚至更为粗糙和放肆。为此,作为我的一些思想文字,我以为重载如下会对年轻的朋友们有益,至少为大家多一个选择方向。

 

2012-1-24 德国埃森

 

2007年度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获奖人为天津八十岁的诗人江婴先生。

 

江婴先生自八十年代以来克服重重困难,在大陆、香港出版了《半叶诗选》、《江婴诗集》、《霜前拾叶》、《霜前横笛》等十几本诗集。在江婴先生的诗歌中显示了诗人的两个特点:

第一、精神和情怀。江婴先生继承了中国传统文人,以及当代独立知识分子所特有的对自由等个性的追求。

第二、对于中国文字的掌握、运用和创造。无论在哪种语言中,诗歌都是文字的艺术,一个诗人必须在文字的掌握和追求上表现出自己的修养和创造力。在这方面江婴先生继承了中国诗歌传统,他的文字修养以及对于中文文字艺术形式的探索,对于八十年代以来,依靠社会影响和西方汉学家的承认的“现代诗歌”给汉语带来的粗疏及片面西化倾向提出了很多值得反省思索的问题。

江婴先生身体力行地对最近一百年的中国文字演进方向进行了重新探讨和追求。

五四以后的白话诗是中文文字探索的产物,翻译诗歌则是文字艺术的转述和模仿。江婴先生继承五四以来的探索,反省了其后的变化,使得中文诗歌的探索重新回到了根本性的问题。通过诗歌创作和批评,江婴先生同时还使我们思考,对于模仿翻译者们对于西方诗歌的“模仿性诗”成长起来的两代诗人来说,究竟翻译诗歌的模仿带给了我们什么,在什么地方又限制了我们?在这条路上的诗歌是否走到了绝境?人们可以看到,目前已经有一些诗人与批评家重新提出了这些问题,我们相信江婴先生作为这一领域的代表人物,能够给现今的诗歌探索和创作重新打开一扇窗户。

 

中国自由文化奖评奖委员会

2007-12-14

 

2007年度中国自由文化奖经济学奖获奖者为台湾大学张清溪教授

 

经济学奖的评定目前在国际社会有着相对来说较为一定的规范。中国自由文化奖经济学奖遵照这一学术规范,把第一届经济学奖授予台湾大学张清溪教授。

张清溪教授,台湾彰化县人,1947年生,国立台湾大学经济学系经济学学士、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经济学硕士、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任台大经济系教授。

张清溪先生主要研究方向是劳动经济学与台湾的党国经济结构。最近几年则转向中国大陆党国经济结构问题。

张清溪教授是台湾重要的经济学家,他的经济学理论著作在台湾经济学界非常有代表性。他不仅是经济理论家,而且具有强烈的人文关怀。他所从事的有关中国国民党党国资本主义,及其黑金政治与不当党产处理的学术研究和社会运动,对于台湾民主意识的民众启蒙和民主转型有着巨大的贡献。

最近几年,张清溪教授的学术研究方向转向比较经济制度与中国大陆经济,他把过去对于台湾社会未来的关心,对于党国资本主义的研究热情,延伸到对中国共产党党国资本主义,与中国人权问题。他的这一研究方向涉及到中国大陆当代经济最为关键的问题。

我们认为,张清溪教授,无论在学术研究方法,学术研究问题,以及学术关怀的道德良知问题上都值得推崇。

 

2007年度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小说奖获奖者为旅居英国的作家马建。

 

马建八七年以一篇《亮出你的舌苔或空空荡荡》,在中国大陆遭到全面的封杀,旅居海外二十年来,他始终如一地坚持文学创作与探索,在这期间他创作了数十部长篇小说、中篇小说,文学评论集等。很多作品被已翻译成德语、英语、意大利语、法语、荷兰语、挪威语、卡特兰语等。其中《紅塵》的英译本,更获得国际文学界的好评。

马建强调文学作品与人生和社会的联系,在他的文学作品中展示了他对于中国社会根本的人文问题的关切。在严酷的政治和现实面前,他不回避、不畏缩。马建作品中的黑色幽默,入木三分的反讽,在当代中文小说中独树一帜。

在当代作家中,马建是少有的几位直接对附庸于专制的作品及作家提出强烈的批评和质疑的作家。他与极权主义政权、及其文化的毫不妥协的对抗显示了他的良知。

他刚刚完成的,尚未出版的长篇小说《肉土》围绕八九年六四,展示了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的中国社会。(目前正在《自由圣火网站》节选刊载)这部作品行文干净,节奏鲜明,刻画非常清晰,不仅继续了他一贯的风格,而且又有新的发展。在当代中国小说家中,把这么广阔的一个题材,写得如此简练清楚,它再次显示了马建驾驭文字的过人才能。

 

2007年度中国自由文化奖历史学奖获奖者为厦门大学教授谢泳先生。

 

在现今中国大陆知识界中,历史学和各人文学科一样,是一个必须重建的领域。首先,“以论带史”的、意识形态化的治学方法,使得最近两三代历史学者在方法上存在着严重的问题。其次由于社会思想的封锁和知识结构的封闭,年轻一代学人对历史真实情况存在着惊人的无知。在这样一种情况下,谢泳先生从八十年代末期开始,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发掘史料,研究并且重现了民国以来的中国当代知识分子的历史。他对于当代中国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思想与活动、对于民国以来大学制度的研究和论述,以及与现今社会和知识界的对比,对于当今社会和知识界,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谢泳在史学研究中对于社会现状所做的突破,以及他的成果,不仅重新接续了已经断代的中国知识分子传统,而且将会潜移默化地影响到中国当代文化的发展,社会的变化。

 

2007年度中国自由文化奖文化成就奖获将者为美国的贝岭先生

 

评奖委员会认为,流亡美国的贝岭先生是最近十几年中国知识界、文化界少有的几个在文化上确有具体成就的个人,他的成就表现在以下三方面:

1)九十年代,他在艰难中和朋友们一起创办了《倾向》杂志。《倾向》杂志正式出版十三期,被国际汉学界公认为是最近五十年最好的中文文学刊物之一。与此同时,通过《倾向》的创立,贝岭先生使得中国的流亡文学家开始超越汉学界、左派文学家,与国际文学界重新开始了对话和联系。

2)贝岭通过《倾向》的创办,聚集了一批知识分子,又在国际笔会的督促下,创建成立了《独立笔会》。《独立笔会》的创立,使得中国另外一个依附于权力的作家协会不得不将自己排除在国际笔会外。贝岭先生的这个贡献是历史性的。

3贝岭先生创办了《倾向》出版社,并把它带到了台湾。他同时带到台湾的还有他办《倾向》积累的和世界第一流的知识分子、作家的联系。《倾向》出版社在台湾出版了一系列当代最有影响的作家的作品,并且直接和间接地为台湾文学界,台湾社会和世界的交往和交流作出了贡献。

 

2007年度中国哲学奖获奖者为周钰樵先生

 

在关于哲学、哲学家及其思想的具体研究,及各种人文科学所涉及哲学思想的探索上,2007年度第一届自由文化奖哲学奖获奖人选择了四川的周钰樵先生。

我们选择周钰樵先生是强调周钰樵先生,以及他所参与的成都草堂读书会对于推动思想和哲学问题探索所做出的贡献。

最近两三年,他们在思想、文化,乃至社会领域中提出了很多值得思索和研究的问题。在对这些涉及哲学、伦理、文学,乃至政治领域中的问题的探究中,周钰樵先生及成都草堂读书会,显示了一种独立的,力图超越党派意识形态式的研究的禁锢的努力。

周钰樵先生,以及他所参与的读书会的这种努力,给那些对哲学及思想领域的知识分子失望的年轻一代青年学人带来新的冲动和新的讨论探索视角。周钰樵先生,及读书会试图冲破思想界的封闭现状的努力,已经在海内外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