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仲维光]首页 

仲维光
博客分类  >  其它
仲维光  >  未分类
仲维光:母亲的遗憾

35838

母亲的遗憾也是我此生的遗憾。母亲生前始终想的是在我们学业结束回国后,能够一起返回故乡看看。因为我还不曾返回过祖上故里,不知道我来自的那个地方的情况。然而,现在这却永远的不可能了。

母亲的遗憾让我感到的是母亲是爱故乡的,母亲是以我们这个家族自豪的。然而在母亲的一生中,却除了对我说,“一笔写不出两个仲字”,“我们仲家是书香门第”,“我们仲家的孩子读书都是最好的”外,不曾对我说过更多的有关家族,有关原籍的情况。我只知道我们是来自龙口黄县西三甲仲家,此外就一无所知了。我甚至连爷爷奶奶的姓名都不知道,更遑论他们的生平。所以,我想母亲的遗憾绝不只是要带我们回到仲家的原籍,她肯定还有更多的遗憾!

这么重视家族,重视血脉相传的母亲为什么没有对我多说过更多的事情?为什么留下那么多的遗憾离开了这个人世?因为那个社会、那个年代,母亲不能说,不敢说,也不愿说。

最近半个多世纪,人们已经习惯于在口头上随意地飘出“以前的封建专制”、“黑暗的旧社会”,可是稍加思索,人们就会发现,家族绵延两千年,从来也没有遇到过如此的“新社会”,如此暴烈的“断宗绝代”。所以事实上对于一个家族来说,母亲经历的后四十年,才是货真价实的黑暗的四十年,她把家族的纽带联系,家族的亲情伦理,都不得不淹没在黑暗中,深渊中。

看不见的可以隐藏在心中,精神深处,看得见的就笃定逃不掉被摧毁的命运。然而这个事实却不是说被看得见的被摧毁的是悲惨,看不见的,能够隐藏起来的东西是幸运。

如今仲氏家族把仲庙的断碑残片找到,把照片登载出来。然而,这六十年社会的残酷,它不仅把屹立在大地上的庙碑砸断拆毁,而且把人们脑子中,血液中的庙碑也彻底地扭曲毁灭了!心中的碑文,血液中的庙堂甚至没有大地上的庙碑幸运,它甚至连残片也没有留下,消失了,没有了,变质了!

拆庙断碑对我们中国人可谓是最严重的事情,因为我们中国人“生”的基础,我们对天地人的理解,最根本的基础就是家庭、伦理。我们的社会是“家国”的社会,我们的社会由“家”“国”构成最根本的传统。断碑拆庙,掘了祖坟,就断了我们生命的脊梁,蹂躏了我们的灵魂。

拆庙断碑的人当然很明白此中的重要和根本,他们痛恨的是“家国”,要的是“党国”,所以他们才会一次又一次地扫荡中国大地。不毁灭家国,家族、家庭的纽带,如何能够建立编织出“党国”的天下。

拆庙断碑对于有传统的中国人来说是痛苦的!我们说它是个黑暗的,并且是最黑暗的时代,还因为这痛苦却不能够流露,人们甚至不敢在内心中流泪。而母亲就是在这样的时代中生活的。她没了自豪,从来也不敢流露自豪,她没了家族延续的联系,很多时候甚至希望我们都忘记,从而使我们安全,不会因为家族给我们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拆庙断碑也的确达到了它的效果,失去家庭伦理,精神传统的人自然也失去了感知的能力,辨别黑白的能力,思索善恶的能力,报复的能力,重生的能力。仲家的很多后代们也确实失去了感知魂断所带来的痛苦的能力,失去了对于掘祖坟的人和社会的不共戴天的愤怒。

 

庙毁了,碑断了,似这般断井残垣之上的歌舞升平,却怎能平却我家族的万古仇绪!

乐莫乐兮是党国,悲莫悲兮在仲家……我生之初,不解我母,我生之后,留憾余生……

 

2011-12-24 德国·埃森

 

原载《新纪元》201229261期,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2/11/12 03:53:32 PM
同悲一掬淚
游客
   02/11/12 03:53:26 PM
同悲一掬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