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仲维光]首页 

仲维光
博客分类  >  其它
仲维光  >  未分类
仲维光对时下中共再次扩张海外文化宣传活动的看法

36511

希望之声仲维光评论:对时下中共再次扩张海外文化宣传活动的看法

分享到
 
2012年2月27日 星期一     节目长度:30分  下载mp3(16k) | (128k)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德国的仲维光。这里是海内海外名家谈节目。今天我将和大家谈的题目是我对时下中共再次扩张海外的文化宣传活动的看法。

 

1.问题提出

 

在谈这个问题的时候首先我要跟大家介绍一下为什么今天会谈这个问题。因为自从零八年以后,中共在海外的扩张活动越来越加剧。也就是说自从奥运会中共举办了以后,中共在其后又开始不断的增强它的扩张。当然,这个扩张活动和中共自己感到自己的政治状况有关,而且也和它对国际形势的判断有关。因为它在零八年的时候它觉得它的奥运会开的还可以,为此他还希望通过在海外的扩张来继续巩固它在国内的统治。

 

在这里有几点反映:

第一,大家都知道中共的做法就是扩展他们在海外的对海外的宣传,电台、电视这些节目。

第二,在海外广建他们的孔子学院。在海外的很多地方,他们利用中国传统、孔子的名义,利用西方人对于东方文化的那种神秘和崇敬来建立孔子学院。而在这个孔子学院里实质上是卖中共自己的药。

第三,就是他们也加大了所谓文化活动、文化宣传。这在最近有几个表现:第一个就是在德国他们启动了一个在中德建交四十周年的时候,他们开始了一个所谓中国文化年的纪念活动。这个活动已经拉开了序幕。序幕的第一场活动是中国使馆在柏林举办的一个所谓座谈,请的人是德国的前总理施密特,七十年代末期的总理;另外还有一些中国培养的所谓汉学家。再一个大家也看到最近在台北开始了一个北京文化周的活动,这个是他们的又一个文化步骤。在台北的北京文化周去了很多所谓传统项目、传统的演出。甚至在参加很多这样活动的时候,免费约请民众去参加。中共的北京市长也到了台北。

除了这些官方的活动以外,第四个他们扩展的就是对于海外媒体,对于那些华人媒体的收买和利诱、利用政策。在这里说俗了也就是在海外扩展他们的五毛党的队伍。

过去他们对海外这些媒体往往是采取只要你不参与攻击中共,你不参与海外的其它活动他们就给以收买。最近他们的政策有了一些变化,这个变化就是邀请了一些海外媒体去国内开会研讨。过去他们对这些媒体的人甚至并不希望他们回国探亲,最近他们则邀请他们到国内开会。然后由国外的这些海外所建立的华人媒体采取一种更为积极的进攻的态度。所有这些方面都显示了中共在一一年和一二年在海外宣传上的、文化宣传上的这种积极的扩张。

 

2. 极权主义、共产党统治与文化宣传的关系

 

在这里我第二个问题想谈一下这种文化宣传究竟怎么看,怎么看共产党和极权主义文化宣传的关系。

首先我们大家都知道极权主义社会、共产党社会的最重要的一些特点。在过去五十年对于共产党极权主义社会的研究中,人们发现这个社会它之所以是极权的,就是因为这个社会它和传统社会的专制不一样,和一般的专制不一样。它的不一样在哪呢?一般的专制社会,权力、国家机构是和社会分开的,也就是说它专制所掌握的是权力,是国家权力机构的权力,而对于社会其它的存在它并不是要去完全的控制。也就是国家和社会是平行存在的。但是共产党极权主义国家却是把国家权利和社会统为一体。因此这就决定了它最本质的特点,这也就是历史学家、政治学家为什么说描述共产党社会一定要用极权主义,而不能够用一般的专制概念。而这个极权主义在所有的一切方面的这种专制就决定了它的六个特点,这是弗里德里希和布热津斯基在他们的经典著作对极权主义分析中所做的。

当然是否就是这六个特点,或者还有别的特点,或者可以概括为其它几个特点,或者更少的特点这是还待于讨论。但是这六个特点中,和其它的一切概括中,人们都看到极权主义国家一个最重要的特点,就是它要把它的思想、意识形态贯穿到社会的每一个角落。也就是说它不仅要控制权利,而且要控制社会,还要控制社会中每一个人的头脑。而这就决定了极权主义共产党国家它和宣传的关系。

在这些关系上我要强调的是,所有这一切都其实和我们一般所说的我们中国的古代专制是完全不一样的。也就是我在开始讲的,它不仅和整个人类历史上其它专制不一样,而且和我们中国古代的专制也不一样。因此在这里有一点我要驳斥一点,谈到极权主义的时候,有人说中国的什么秦朝都是极权主义,这完全是一种风马牛不相及。中国古代的专制没有当代极权主义的特点。

那么我刚才讲了极权主义要把这种控制控制到每一个人的思想、社会的每一个角落,就决定了它的第二个特点,也就是它一定要垄断社会的所有的涉及到思想、文化、教育的机构,垄断舆论。这极权主义社会和共产党国家最典型的特点。

这样两个特点就决定了只有共产党国家有宣传部。大家可以看看在世界上任何的国家都没有宣传部,只有共产党国家有宣传部。所以文化、宣传这是共产党国家的一个很重要的特点,而这个特点又决定了在共产党国家根本就不可能有独立的文化,所有共产党国家的文化都被共产党所控制,都沾染共产党的特色,政治特色、政权特色。在共产党国家共产党自己也是赤裸裸的说文艺为政治服务,教育为政治服务,宣传当然更是政治的产儿。

所以今天中共在向海外输出宣传的时候,我很奇怪没有人去问中共派到台湾的文化团体、到德国来的文化交流那是文化吗?

实际上在台湾也罢、在德国也罢,很多人都是知道中共没有独立的文化的。在这里由于中共的特点就决定了中共和文化的第二个特点,和宣传的第二个特点,它的文化和宣传充满谎言。

因为中共它是一个极权主义的政权,它维持自己的政权靠的是什么呢?现在大家都看到的,它靠的是恐怖手段和谎言。也就是说它靠的是恐怖镇压让民众不敢反抗,靠的是谎言让民众看不到真相。为此这第二个特点就更让大家看到中共对于宣传的垄断和依赖作用:歌颂专制,传播谎言。中共对于宣传它是绝不能够也绝不肯放手的,就是因为它是靠谎言而生存的。这点我想不用我来论证了,因为生活在大陆的人,和现在从大陆到海外的人,以及和共产党稍微有所接触、动脑的人都会看到,中共在一切方面都是在谎言中生活。

 

那么在这里我还要再谈一下中共和宣传,极权主义国家和宣传的关系里很有意思的第三个值得注意的事情。我把这点提出来也供大家来参考、思索。极权主义专家阿伦特在他的《极权主义的起源》中曾经谈到,中共对国内实际上是并不需要宣传的,它在国内用的是灌输。而在它政权最稳固的地方,就是它控制最严的地方它最不需要宣传。她举了个例子,例如在监狱,监狱里共产党根本用不着宣传,只需要挥舞棍棒让你听它的命令就是了。而中共共产党它对宣传最充分利用的就是在国际社会,就是对海外。阿伦特的这个论点很有意思。因为大家在现在也可以看到这个现象的在国际社会中的反应。

在这里中共在国内的宣传为什么也在加剧?是因为中共已经不能够再像过去五十年代、六十年代那样。五十年代、六十年代中共是典型的灌输;而八十年代由于吃不上饭,中共引入了一些私有制,引入了国际上的资本以后就不可能再像五、六十年代那样。这个不可能像并不是中共愿意的,而是中共不得不接受的。所以今天国内很多所谓松动是中共不得不接受的、被迫接受的。所以中共在国内的宣传如果按照阿伦特的观点来说,现在也开始越来越需要了。而同时我们可以看到中共今天在海外扩张宣传,原来就是阿伦特在半个世纪以前就看到的共产党社会对于国际社会进行宣传的必要的一种依赖。这个就是第二点我要谈的,共产党极权主义社会、极权主义国家与宣传的关系。

 

3.对共产党宣传的历史回顾——逃脱不掉的失败结局

 

共产党和宣传的关系,从理论上来讲是这样的关系,那么说从现实历史上是不是这样呢?实际大家来回顾一下历史就能够看到,的的确确中国共产党和宣传的关系在今天的做法没有任何新意,只不过是在新的形势下对于过去的一种重复,这种重复可能还不如过去。

在这里首先我们可以看一看国际社会共产主义运动史,共产党与宣传的关系。共产党从它建立的开始在西方就是利用这种宣传手法。这就是当年一小撮的西方左派,他们在社会中鼓动、煽动手法的一种扩展。在当时大家都知道在欧洲的很多国家的所谓共产主义小组都是这种宣传小组,而这类宣传小组的作用就是利用谎言、利用煽动性的口号来鼓惑民心。在这里第一国际、第二国际、第三国际这些国际的建立为了政治扩张,也为了更有效的宣传。

在这里大家还可以看到一个历史,在一九一七年俄国革命以后,他们邀请了很多西方的作家、知识分子、很多左派文人到苏联去参观,以及由苏联出来支持在西方组织一些所谓知识分子国际组织来扩大他们的影响。

我为什么提到这个问题?就是这些到苏联参观的很多的作家看到了苏联那种对于不同意见的人士,对于工人、农民的那种迫害,但是他们出来以后有很多人还是闭着眼来宣传苏联。这个现象今天在国际社会依然在上演。

但是同时在这里我提醒大家可以去关心注意的是,就是在这个过程中一些有良心的作家成了一种历史的良心的典型。这些作家在访问过苏联以后他们觉悟了,其后他们写出了很多的揭露极权主义社会的作品,而这些作品已经成为我们代的经典作品。这里包括凯斯勒、纪德、以及我们看到的《一九八四》、《动物农庄》的作家奥威尔等一大批作家。

这里也让我们看到这种在海外的宣传,由于共产党他们不占有真理,他们实行的是专制,实际上是一种两面刃,实际上也造成了对他们自己的一种伤害。

这种宣传在五十年代非常典型的就是共产党组织的一个世界和平会议,当时中国有很多作家在郭沫若作为团长的带领下去参加这个会议。所以这里大家看到共产党利用文化、利用宣传从有共产党那一天起就没有中止过。

而在五十年代正是由于这些由共产党所操纵的作家、文人们在西方社会的这种扩展和渗透,为了对抗这个世界和平会议,因此还又产生了一个自由文化大会,它把所以西方爱好自由的作家们联合在一起。后来揭露这个自由文化大会是被中央情报局所资助的。

在这里我为什么也要提到这一点呢?提到这一点我想说的就是恰恰是在共产党的这种进攻、这种扩张的压迫下,才迫使那些爱好自由的人起来进行冷战,起来捍卫自己所应有的自由,捍卫自己的文化。也就是说恰恰是在这个时候本来西方的作家他们并不是从事的意识形态的活动,而由于共产党的扩张迫使他们来从事这种活动。

这就是有一位物理学家,美国的玛根瑙,他在《物理学的基础》里他就曾经说过的,要把每一个物理学的概念铸成意识形态的利剑,插向共产党的心脏。这个就是爱好自由的作家、知识分子被逼无奈所做的事情。这样一种情况不仅在国际上,而且在中国也是。

二零一二年中共进行的这些宣传活动、文化活动,在中共的历史上、在中共建政以后的历史上从来也没有停止过。

大家知道中国有个外文局,这个外文局实际上从事的就是对外宣传和对外文化扩张。大家还知道中共过去多次花很多的钱来举办所谓亚非拉的文化活动、亚非拉运动会这些活动。但是这些活动大家现在都知道都是充满政治目的的,没有一个活动是纯粹的文化运动,包括我们大家非常熟悉的中美乒乓球外交,通过乒乓球打开中美的外交关系。

在西方生活的人都知道体育就是体育,体育和政治根本没有关系。但是在中国的体育,中国的乒乓球都染上了、都渗透了政治的影响,这种政治的扩张。因此现在大家应该清楚,在西方、在自由社会中每个人在和共产党社会的那些项目、或者那些人打交道的时候,都要看一看他后面的政治目的。因为不是你要问政治,而是他是一切政治优先。

关于中共那个外文局我可以跟大家讲,到今天为止在德国有一些汉学家还都是那些曾经在中共外文局工作的,为中共扩张意识形态服务的人员回来以后,在这边从事所谓汉学学术活动。对这样的背景,我们是应该注意的。

这就是第三点,极权主义中共与宣传的关系在国际社会中、在中国、在历史上它从来是连续的,那么,在今天来说它的这种扩张,它所采取的这种手段没有任何新的东西。

 

4.新时期中共文化宣传的特点

 

第四点我来谈中共在二零一二年前后所进行的这些文化扩张的新的特点。我这个不是指它根本的基础,或者根本上有什么变化,而是指它在新形势下,在最近二十年里头它有哪些特点。

在最近二十多年里有一个很重要的转折点这就是一九八九年,我这里说的一九八九年不只是说中国暴发了六四,而且还有柏林墙的倒塌,这两件事情。

六四的暴发就使得中共成为全世界民众的公敌。这一点今天大家如果回忆当时的历史的时候,大家都应该能够很清楚的看到。当时全世界正义的国家都在制裁中共,都在采取贸易或者其它的措施来制裁中国政府。正是由于中国政府陷于这样的一种汪洋大海之中,使得东欧的那些共产党集团看到了如果这种采取血腥镇压的后果,而不敢采取残暴的镇压手段,所以导致了十一月柏林墙的崩溃。而柏林墙的崩溃就导致了东欧共产党极权的崩溃。

这样两个事件,一个全世界对中共的制裁,一个东欧共产党极权的崩溃,在文化宣传上说明了什么呢?说明了共产党过去花了多少的财力物力所进行的文化宣传,最后说到底是扔到了水中,毫无效果。它阻挡不了共产党集团崩溃的命运,阻挡不了共产党走向灭亡的命运。所以中共从八九以后它真的是被迫走上了一个“新”的时期。

在八九年以后最初的阶段,它只有采取防守的态度,只有采取那种装死躺下的态度。在八九年以后有相当一段时间内,中共是趴在那里装作一副可怜的样子,哀求世界放它过去,哀求世界的资本进来。就像我们常讲的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一样。而中共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它的文化政治宣传当然也就只好采取了一种守势。这也就是说在这个时候,中国的社会一些异议的声音随着国际资本的进入,自由企业的产生有了一点的活动空间。也就是说在这个时候,中共在国外的各个使馆都采取一种保守的态度,就是很少露出进攻的姿态。在八十年代如果哪一个留学生敢看一本所谓民运杂志,那么这个留学生马上会被使馆记入黑名单,甚至被押解到使馆送回大陆。但是到九十年代使馆对这些留学生都只有客客气气,使馆也不敢再去伸手操纵各地的学生会来办刊物这些活动。这个就是中共建国以后的一个“新”现象。

但是八九年以后中共经过了这种蛰伏,逐渐的通过欺骗国际社会吸引投资,慢慢的恢复经济产生了一个变化。这个变化以国际批准中国办奥运会为一个转折点。开始的时候中共得不到这种投票赞成,然后它骗得了赞成,最后又在零八年举办了这个奥运会,从而也就导致了中共所有的一切转向了扩张。

但是现在中共的这种扩张已经是和五十年代、六十年代不一样了。五十年代、六十年代中共那种对外宣传是建立在一种对于世界的野心,建立在那种要输出革命、要扩展自己的权力的基础上的。但是零八年以后中共的这种所谓文化扩张,尽管它掏的钱比以前也许多了,但是它已经没有那种底气了。我所说的没有那种底气不是我说的,是中共的现在担任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说的。为了换取西方不关心中国的人权状况,他曾经几近哀鸣地讲过,我们一不扩张,二不往外输出革命你们还要我们什么呢?这是他自己承认的。

但是不往外输出革命了为什么中共现在又开始往外输出文化宣传,又投入这么多的人力、物力呢?说到底这就是返回到我第二个问题所讲的,极权主义的文化宣传和极权专制的关系。

中共现在向海外的这种输出文化宣传,它适应中共现在的新特点,现在的新特点是什么呢?实际上是中共在八九年以后,尽管它经济有所恢复、有所回升,但是在政治上中共他们统治的基础却是越来越松动,以至于到达临近崩溃的状态。这点大家都看到现在中国社会是离心离德,现在没有人对中国共产党还有感情,也没有人还相信共产党代表了社会前进的方向。

为此中共今天这个文化输出它的目的是什么呢?它的文化输出第一点我觉得就是要麻痹国际社会,要国际社会不再关注中国的人权问题。中共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所谓传统中国文化的维护者和输出者,用中国传统文化的外衣披在自己身上,就让国际社会以为中国已经不是一个共产党国家了,中国现在的特征是“中国”。

第二,中共这种文化的输出还有它的经济目的,实际上它希望通过这种文化的输出活动能够吸引更多的海外的投资。这样的话这种经济投资又使得中共能够用物质、有更多的资本来维持它的极权专制。实际上这些年来中共也知道它很难用意识形态像铁桶一般的来箍住中国这个社会,因为现代社会的资讯和现代社会的技术已经跟以前不一样。所以中共一方面采取了恐怖手段锁国,另外一方面它又采取了用腐化堕落人们的办法收买。而这种收买就需要钱、需要物质,因此第二点它这种文化宣传的间接目的还有就是希望吸引更多的海外的资本。

而在这里,它的这两点又都是为了他第三点服务。也就是说中共在海外的文化宣传现在和五十年代不一样了,五十年代、六十年代是为了在海外扩张。现在用习近平的话说,他们对海外的扩张已经顾不上了,不是不感兴趣了,是已经顾不上了。他们最重要的是对内的宣传和控制。

我前两点讲的都是为了对内,为了维护国内让国际社会不再关心中国的人权,为了吸引外资。第三点最重要,就是用对外宣传加强他们在国内的宣传,维护他们国内的所谓稳定。这就是大家常说的出口转内销,用海外来震慑国内,用海外的这些来使国内的人感到孤立,感到国际社会不关注他们,又用海外的这些来增强中共自己对自己的那种所谓信心。这个是中共今天它进行这些海外活动的重要的目的。

 

那么中共在海外进行这些活动的时候,他们会有效吗?他们的结果将是什么呢?在这里我可以跟大家说,中共今天在海外的这些文化活动不会有根本的成效,中共到台湾的宣传不会有根本的成效。

为什么呢?很简单。第一,历史上在东欧集团貌似那么强大的时候,在中国也貌似那么稳定的时候,他们在海外进行的宣传和扩张都没有成效,都导致了八九年共产党集团的崩溃,导致了共产党不得不用坦克来镇压民众。那么他们在今天的这样的一种宣传就更不会有成效,这个历史已经告诉了我们。

但是历史的结论当然只是历史的结论,未来一切如何,现在它是否有效还都是一种推测。然而这个推测还有一个可以看到就是,这个已经有的历史的结论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的呢?

中共的这种在海外的文化都是一种宣传。当这种封闭社会的宣传,这种一统的、利用政治权力控制的宣传,遇到开放社会的时候,也就是遇到在一般社会中的情况,一般社会的人会如何。对此我们看到,一般开放社会的人的审美口味,一般开放社会人的那种精神的开放程度都决定了从“根本”上不可能接受中共的这一套宣传。

很显然的一个例子是中共的样板戏。中共的样板戏只能在中国国内演,而且在舞台上看来很红火,由于它的灌输至今很多老百姓一张口还是样板戏。但是这样的样板戏它拿到海外来,第一它过去它根本就无法拿到海外;第二它现在即便是偶然拿到海外一、两次,偶然的几次民众去看个新鲜,中国来的是什么,倘使它在海外的舞台上经常上演,那根本就不可能引起民众的兴趣。因为没有一个人喜欢看那种假大空,那种咬牙、顿脚、挺胸、抬头,那种程式化的表演,口号化的表演。所以从根本上来说中共的这种海外文化宣传是不可能起作用的。

再例如中共在各地建的孔子学院,真正的专家、真正的儒学研究者是不屑于进这种孔子学院的。因为在孔子学院交流的都是一些意识形态,进行的活动都是一些宣传活动,当然中共也就是要进行这些宣传活动。但是我说真正的专家不屑于进入,就是说真正的儒学研究,思想学术探究它不可能通过孔子学院来进入到西方知识界。

再例如中共的其它那些文化戏剧电影,春节晚会也是如此,它吸引的只是曾经被灌输的脑袋。它在这边不可能有自己真正的市场。

当然了这种宣传它会有一些效果,它的效果在哪呢?它的效果只有一个扰乱视听,只有一个,产生一些相对的迷惑力,让人们走一些弯路,为人们认清共产党的本质制造一些麻烦。但是所有这一切可以说它不会长久存在,只要进行更深刻的、更广泛的交流就一定会如此。

如果西方人也坚持你到我这来多少我也应该到你那里去多少;你到我这有多少自由程度,我应该也到你那有多少自由程度这种平等的交流的话,那么所有这些所谓产生迷惑力,扰乱视听、制造麻烦这些问题都会迎刃而解。那么所有这一切的结果就是最终一定会像柏林墙倒塌一样,中共的这种海外宣传、今天的这种扩张,最终迎接它的也会是中国共产党集团的彻底崩溃。

 

5.结语

 

所以在这里最后我要讲的是,我在开头的时候讲中共在共产党国家里像以往的东欧共产党国家一样没有独立的文化,没有独立的知识探究,只有文化宣传和意识形态宣传。所有这一切中国在德国举行的所谓中国文化年也罢,在台湾举行的所谓北京文化周也罢,大家都要看清楚它,那里头贩卖的是共产党的宣传,那里后面包藏的是共产党政治目的。

如果我们大家提高警惕,仔细的、认真的来看这一切的话,那么在新的形势下中共的面目也会和七十年代、八十年代东欧集团国家遇到的情况一样。因此我在这里要讲的就是不管中共花多少钱,中共面临的一定是彻底崩溃,彻底破产。到那个时候我们再来看中共今天的所谓文化扩张,一个没有文化的文化扩张。多么可笑!

如果我们今天不能够清楚认识到,到那时候我们只会嘲笑自己,只能为自己留下被嘲笑。

在结束今天节目的时候我要重申的就是在这场文化交流里,我希望有价值前提,有道德的民众、知识分子要坚持住自己的立场,要看清楚那边来的是没有文化的宣传。

好,听众朋友们,今天我就讲到这里,下次我们再见。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