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仲维光]首页 

仲维光
博客分类  >  其它
仲维光  >  未分类
仲维光:为什么唯物主义对社会和个人是毁灭性的(上、下)

38364

.唯物主义的国度必然导致社会癌变

 

在共产党建立政权,取得统治前,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一个社会是建立在唯物主义基础上的。我指的这个唯物主义就是西文的“Materialism”。它指的既是认识论上的唯物主义,天地人关系上的唯物主义,当然也指的是那个“物质主义”。因为这三个含义本来就是一个——唯物质主义!

人类所有的有传统的社会,有价值的社会,有伦理的社会都不会是唯物主义的!因为所有的传统、价值、伦理都是建立在天、地、人之间的关系上对人之外的存在和信仰的前提下,以及在这个前提下的人之间应该有的关系上的。即便是在二元论、产生唯物主义的西方,它的社会文化,国家存在基础也是建立在神和人对立基础上的神决定人的存在前提下的。

天、地、神构成人的存在的前提、假说,及人际关系的伦理,当然它也是个人存在的前提和假说。信仰和价值就是在这类前提和假说下形成的。任何信仰和价值问题都是不能够被证明的,只能接受它或者拒绝它。

与此对立,唯物主义因为它武断地认为人所能够反映的影像、或感觉、性质就是客观世界的真实,专断地相信人认识的就是客观世界本体,因此唯物主义对世界的认识建立在盲目的相信人的观念的基础上,而非其它形而上学的前提、假说之上。由此,对人以外之存在的信仰及它所带来的生存的价值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可能,由此,在社会中也就失去了伦理要求的正当性。

物质第一的人,即便某些时候可能迫于传统的压力,周围人类世界的压力,不得不接受一些价值和伦理,可根本的唯物主义认识论一定使他的生活观最后是物质主义的。因为既然他认为人是一块活着的物质,当然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为此他活着的时候为什么不享受、堕落呢?他为什么要不利己、而利他呢?

所以唯物主义的价值一定只是物质的,一定只是吃喝拉撒睡,食欲、性欲及对其他物质的贪欲。对于唯物主义来说,最终一定是求知和无知是一样的,努力和懒惰是一样的,反正都是一个死,一垉黄土。事实上,基于这种唯物主义,马克思的共产主义世界的蓝图也是物质性的高度满足,而非中国传统的大同世界。可遗憾的是很多人,乃至一些佛教及儒学人士都没有强调这一点,居然认同或者说高度评价所谓共产党的早期理想。

西方现代社会的发展已经让人们看到物质的高度满足所带来的问题,让人们深切地感到生命和自然、及宇宙有更高的问题。很多西方人走向佛教说明的正是这个问题,所以共产主义不能够作为人类的理想,人类努力的目标,当然更没有任何人类所应该提倡的价值和伦理包含其中。唯物主义的共产主义蓝图和佛教的信仰更是风马牛不相及的。

 

.唯物主义究竟毁灭了什么

 

毛泽东说,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对此,我们也可以肯定地说,彻底的唯物主义给人类带来的是灾难性的毁灭。

那么唯物主义究竟具体毁灭了什么呢?

唯物主义的自然观、人生观一定导致对环境的攫取和破坏。这首先是因为他为了人的物质需要一定会不择手段地攫取。其次则是因为他对自然没有神圣和神秘感,所以他会毫无顾忌地改造自然,而忘记了大自然那些人所不知道的,甚至可说是神秘的,不可理解的自我调节及其和谐性。

人能够胜天,人能够改天换地是唯物主义提出的狂妄荒谬观点。因为他们自己把世界看得太机械了,太小、太简单了,所以他们才会以为他发明的推土机就能够把世界推平,就能够把大自然的“风水”管理住,让它乖乖地为人类造福,所以他们才会忘乎所以地修水库,筑堤坝,消耗能源,生产垃圾。他们忽视了你在这里管理住风水,上天、宇宙就到那边给你疯狂地倾泻风水,就在这边一点风水都不给你。

地球上没有一种危害比唯物主义者们近百年带来的这种危害给人类造成的危害更大。它甚至将影响到地球的寿命,人类的寿命。

唯物主义者的这种肆无忌惮,也就是毛泽东所说的无所畏惧,已经为中国的山河造成了无可救药的破坏和毁灭。几代中国人将要承受这两代共产党人带来的恶果。

 

唯物主义的人生观一定导致反传统。因为唯物主义的认识论不仅导致了他的僵硬的一元论,而且一定导致他以自己为中心,至多推广到一些党派团伙、阶级种族为中心。可无论是从个人,还是到广义的党派团伙为中心,他都会和社会中既有的一切,传统存在的一切产生冲突,冲突则一定会造成肆无忌惮的唯物主义者们反传统。这道理很简单,因为传统社会从来没有过以人,以他们为中心的伦理、道德、价值。这也就是说,从来也没有过以唯物主义为基础的社会。

唯物主义不仅毁灭社会也毁灭个人。唯物主义宣扬了物质,也就毁灭了个人的一切其它享受和生活情绪。

人生三欲,食欲、性欲和求知欲。这三个欲望却都是部分地和物质相联系,而不是绝对地和物质相联系。物质满足并不能够给予三欲完全的满足。相反一些生活在物质相对不是那么丰盛的社会和环境中的人很多时候却可能是幸福的。

然而,唯物主义的社会给人带来的却不仅是缺憾,而是不幸。因为它是癌变的社会,生于这个癌变的社会的个人失去了生命中的很多内容,不得不忍受从根本上说来畸形、变态的生活。首先外在表现在唯物主义的唯物不仅摧毁了形而上学的价值和伦理前提,改变了对未来的憧憬,而且也摧毁扭曲了现实。

其次唯物主义在人的内在,从根本上摧毁了个人所有的那种人的生活的诗情画意,广袤的感情和精神追求!因为古往今来的爱情追求都有一个超越欲望的迷茫的精神,梦想的世界,因为古往今来的精神追求都有一种永恒的旋律,可唯物主义让这一切都成为“自欺欺人”的无稽之谈。它不是用观念,意识形态禁锢扭曲了人的感情和思想,就是赤裸裸地把这一切彻底物质化。所以中国最近半个世纪才会有在唯物主义下的阶级斗争中那种畸变的爱情,二三十年代共产党中的那种杯水主义的爱情。

彻底的唯物主义的专断性、毁灭性实实在在地为人类留下了一个畸形、变态的癌变的社会。

 

.唯物主义统治的国度在政治上必然是极权主义

 

唯物主义者是否可能有自己的理想,有自己的生存价值观?难道不是有很多唯物主义者成为革命烈士,为思想而献身了吗?

唯物主义者当然可能有自己的“理想”以及所谓“价值”。然而唯物主义的“理想”、“价值”却和那种建立在天地人间的关系的前提价值、伦理是不一样的。唯物主义建立的“理想”一定是一种人造的“观念”理想,一定是一种对人的思想的绝对化,一种铁律。唯物主义的价值观当然就是物质观。

在物质与精神二元对立下的唯物主义所提出的“理想”,他们不认为是假说,而认为是真理,从而也就绝对化了这些唯物主义者。

用一种人造的绝对化的人的观念来取代假说,取代高于人的前提,西方研究极权主义的专家称之为世俗宗教,政治化宗教。当然这个宗教一词在这里的使用,它的含义是亚伯拉罕以来的那类宗教,西方二元论基础上的宗教,而非所谓东方的宗教。这就是说它是一种世俗化的基督教,政治化的基督教,而非世俗化佛教,世俗化道教,更绝对不是世俗化儒家。

对于唯物主义的这种倾向,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麦克斯·玻恩所说的,“相信只有一种真理而且自己掌握着这个真理,这是世界上一切罪恶的最深刻的根源。”

无论从认识论的推论,还是从历史的经验事实,我们可以说,倘若唯物主义者有了自己的所谓“理想”,确立了“物质价值”,那问题就比没有要严重的多了。因为他的理想不过是一种观念,他要贯彻这种观念则肯定导致极权主义。这就是说,唯物主义者掌权的国度,唯物主义的国度,他们越是关心社会,越是“理想化”,也就是越是观念统治,越是积极,这个社会就会越倾向极权主义社会。

人类从来的社会,国家权力和社会都是分离的。即便是专制、独裁,也是“国家权力”掌握在个人,或者少数团伙手里,个人、家庭在社会中有很大,甚至几近完全的私人空间,只要它不涉及国家权力。

中世纪以前的西方宗教社会,教会主导国家权力,控制社会,但是人、神是分离的,神职人员必须籍神的名义行使权力。然而,唯物主义者们这种贯彻尘世的观念的决心和努力,却第一次把“国家和社会”“完全一体化”,“人神一体化”,完全用人、人的观念取代了神。唯物主义水到渠成地在自己的认识论基础上创立了极权主义。

研究极权主义的专家认为极权主义社会的最主要的一个特点是意识形态化。对此,唯物主义最恰当地为此提供了思想基础。唯物主义把人的感官和思维制造的观念绝对化,然后又神圣化为真实、铁的规律,从而就为把这个观念贯彻到社会的每一个角落提供了合理性。这个把建立在尘世的、人工基础的观念,所谓正确的观念领先、并且贯彻到社会的每一个角落就是“意识形态化”。唯物主义为“完全意识形态化”,为“假大空”的制造了最完善的、最武断的哲学基础。

这种完全意识形态化,这个唯物主义毁灭的当然不只是个人,当它作为一种统治思想,强迫整个社会都成为唯物主义的时候,它摧毁的是整个传统社会,人类社会。现在这已经不只是一个理论推论,极权主义的共产党社会为我们带来了最具体的经验案例证实。

 

.唯物主义者为什么会指鹿为马

 

唯物主义者僵硬专断,没有反思的思维特点必然造成他在思想和学术上的无能和荒谬。我所指的无能是指由于专断而无法提出有意义的问题,我所指的荒谬是指由于僵硬的自以为是而产生很多指鹿为马的看法。我所指的无能和荒谬指的是由于专断、僵硬、自以为是而产生了很多狂妄无稽的要求、甚至行为。

唯物主义由于独断的反映论,把一切归结于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因此实际好像一台黑白显示器,它不但是只能够把世界还原成黑白两色,而且还宣称,世界根本就只有两种颜色。

唯物主义的思想方法决定了唯物主义的研究方法是贴标签式的方法。从马克思开始到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们到达了顶点。唯物主义者以为给对手贴上唯心论的标签就致对手于死地了,贴上唯物主义的标签就是莫大的肯定了。贴唯心主义的标签是打棍子,贴上唯物主义的标签就是“学术研究”了。

这一点最典型的表现是在对待那些为人类的发展做出过巨大贡献的科学家身上,如爱因斯坦、波尔。文革前是打棍子、大批判的对象,文革后,比照列宁把他们的实在论、经验论贴上“朴素的唯物主义”,以为就是对他们的肯定了。实际上这些科学家既非唯物主义,也非唯心主义,而恰恰是在对那种反映论的怀疑中,对人究竟能否,以及如何认识客观世界的本体问题的探究中做出对人类产生巨大影响的贡献的。如此复杂微妙的认识论问题到了唯物主义者手中居然变成如此专断与简化,这本身就说明了唯物主义者在探究未知世界时缺乏提出问题的能力。

唯物主义的这种专断造成了今天大陆人的言语判断中经常说的一句话,“你这样说就不唯物了”!这种说法不仅把唯物主义作为标签,而且更作为判断对错、好坏的标准,变成一种价值判断。

与此平行的,或者说完全类似的就是科学这个描述的方法居然也被用来作为标签和判断对错、好坏的标准。一件事情,如果说它是不科学的,那就不仅是判了死刑,而且还臭不可闻。为此,大陆社会不断地讨论宗教是否有科学基础,是否是科学的,气功是否是科学的,特异功能是否是科学的,中医是否是科学的等等。

以为“科学”是唯一正确的,“唯物主义”是唯一正确的,持这样观点的人根本就是一种对于人类其它认识的排斥,一种唯科学论。在这种僵硬的思维中,那些持这种观点的“自然辩证法专家”居然写文章反对所谓“唯科学论”。殊不知,如果把“科学”的基础说成是唯物主义,那么他所说的“科学”就一定是唯科学论。

唯物主义的这种论断混淆了价值和方法的区别。由于他们僵硬的认识论的自以为是,很多时候居然以为他们拥有的观念就是价值,他们使用的方法就是价值,而强迫别人接受。所以他们才会以是否唯物,是否科学作为判断是非的标准。

在这方面还有另外一个典型的表现是,唯物主义者们今天居然认为作为选择决策方式的民主筛选法,作为国家制度形式的民主制是价值问题。

民主当然不是价值问题而是方法问题。这一点是显然的,因为所有民主国家的宪法第一条都是不可触动的价值问题——个人人权的不可侵犯性。如果民主是价值,那么第一条就会写上“国家制度形式”的不可侵犯性。显然这是荒谬的,只有极权主义国家把国家制度、国家权力置于一切之上。

与唯物主义导致为科学主义对称的是,把民主说成是价值一定会导致另外一个当代已经被彻底抛弃的观点,“西方中心主义”。把民主作为价值问题就会导致对民主制的绝对肯定,对一切非民主制度的彻底否定,及对一切民主制以外可能存在的制度和形式的探究。实际上当代西方,即便是对于民主制非常推崇政治人物、科学家、思想家,如丘吉尔、爱因斯坦和波普,他们都不仅不排除,而且希望在西方民主制以外能够寻找出一个更好的社会和制度,尽管时下没有成功,但是他们不排斥这样一种探索。

产生上述这些根本性的谬误的原因还是由于唯物主义的那种思想方法。

由于专断的反映论,唯物主义以为它的一切,甚至它的“方法”,只要它觉得是正确的,就都可以说是绝对的。这种方法不仅导致他们价值和方法混淆,而且也导致他们无法对观念与理想,意识形态和学术研究做出区别。

曾经有位唯物主义者为了攻击唯心主义,捍卫唯物主义而提出:唯物主义者常常是理想主义者(Idealist),而唯心主义者往往是物质主义者。这个问题的错误在于,首先他没有想到过唯物主义的前提注定了唯物主义者从根本上不可能是一位具有“传统价值”的理想主义者。其次他错把观念主义,观念领先等同于理想领先。

IdeologistIdealist,意识形态分子和理想主义者是有根本区别的。而历史的经验事实告诉我们这个区别不仅根本而且残酷。因为一个Ideologist,一个意识形态分子的观念领先导致的是没有人性的假大空。而一个理想主义者的追求导致的则是具体的,有血有肉、有人性的内容。

然而,事实上还不仅如此,一个“观念主义者”,也就是意识形态分子、共产党知识精英,不仅一定会以观念取代理想,以一种唯物主义的整体观念取代建立在人权和自由之上的个人追求,而且还一定会以“观念”残酷地践踏理想,践踏人权和自由。所有这一切,任何在极权主义的共产党社会的完全意识形态化中生活过的人都已经体验过它对人及人性的彻底摧残。

 

综上所述,唯物主义——它给人类社会带来的毁灭是彻底性的,不仅毁灭社会、环境,而且毁灭个人的感情生活,以及感觉和思维能力!

 

2012-04-03 德国·埃森一稿

 

原载《新纪元》第275276期,2012-5-172012-5-24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7/09/14 01:15:34 PM
唯物主义害人还社会,只是政治用来的工具,发明制造宣传这种思想的都是不对的!如果只为了政治统治的目的破坏人的法身慧明,是大错特错的。中国几千年来的传统圣贤教育才是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