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仲维光]首页 

仲维光
博客分类  >  其它
仲维光  >  未分类
仲维光:反省那青春的狂热(下) ——对所谓爱国的愤青说几句知心话

4157

针对近来世界各地出现的一些中国留学生和当地华人在中使馆的指使下,公开在自由世界使用暴力和红卫兵那一套方式的行为,大纪元记者黄芩专访了旅德学者仲维光,请他以过来人的身份,就目前所发生的事情谈谈他的看法,以下根据采访录音整理(接上部分): (博讯 boxun.com)

    
    八十后无异于文革狂徒
    
    但是,令我痛心的是,最近的这些现象,包括所谓奥运火炬传递中的对于反对人士、持不同意见者暴力现象、这种狂热,也包括最近在纽约、在世界各地对 法轮功学员九评退党点的暴力攻击事件,还有包括达赖喇嘛到德国访问,居然从各地弄来三、五百名僧侣所谓和尚来抗议达赖喇嘛,不是真正的和尚。这些事件令我 非常惊讶的是,它显示出所有八、九十年代之后成长起来的年轻人,没有显示出八十年代以后由于环境的变化、由于青年人在思想深处应该有的一些基本变化的另外 一面,而是显示出来和我们那一代人非常类似的那种愚昧、狂热的现象。
    这种现象使我进一步思索,这种暴力使得大家没有感到是,受到损害的是我们每一个人,像我一样,我当年跟着参加,浪费的是我的生命,而现在的年轻人 跟着参加这些东西,实际损害的是每一个个人,而不是共产党政府,这一点我可以举一个例子来说。今天的年轻人可以出来国外,是因为共产党的多年黑暗的统治, 使得大家的那种离心离德,让共产党不可能再象六十年代那样,只有放松今天的统治,让你能够有一定的空间。如果共产党有能力来治理的话,肯定还会象六、七十 年代那样来管制我们每一个人。
    
    中共在海外严格控制留学生
    
    给大家举个例子,比如八十年代的留学生出国后,并没有自由,公派的留学生要定期向使馆汇报思想,每个地方有支部或组织来监督你。其中一个最典型的 例子是:在八十年代派到法国的留学生姜友路,后来就是因为突然发现他思想有一些个不大对头,居然给他灌了迷魂药,绑架到使馆,送到飞机场,想把他绑架回中 国。姜友路的同学发现他失踪,于是就报告了法国的警察局,后来警察在机场看到是姜友路的护照,就把他扣下,姜友路渐渐的苏醒过来,醒来后自己都不知道发生 了什么事情,最后才想起来时有人给他吃了药。
    这样的事情在八十年代留学生里面是非常普遍的,比如那个留学生信箱里收到了所谓反动杂志,比如《北京之春》,使馆马上就会注意到这个留学生。我当时有一个朋友,是在高教部搞留学生工作的,在各国都有这种对于思想不稳定的人的监督、绑架和胁迫回国的现象存在。
    因此现在所有的愤青们大家都应该看到,今天你们之所以能在国外,能够稍微轻松的呼一口气,还不是彻底免去了使馆对你们每一个人的威胁,因为你们去 参加这些活动时心里也很清楚,你们敢不去吗?你们能不去吗?你们不去就有可能有人告到了国内,你的家人受到压力,未来也受到威胁,当然你去了,也不见得你 就一定有未来、有保障,当然大家去了,总是怀着一种侥幸的心理,怀着一种总是不愿意让自己受意外打击的心理去的。
    实际上你们今天能够去做这样的活动,而不是像姜友路那样被绑架回去,是因为这几十年所有人对共产党的审视和反叛,对共产党发出不同的声音,也包括那些藏人们,他们在世界各地对共产党损害人权的抗议,这些都帮助了你们,使你们今天能够到国外来。
    
    对愤青的几点批评
    
    所以我今天要谈几个我对你们愤青感到迷惑、意外和不理解的事情,用我亲身的经历,我也要对你们提出的一些个批评的意见。
    现在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如此狂热的参加这样一些活动,当然我是过来人,不是彻底的指责你们,而是带有同情的、用我的经验提出批评。
    第一点,不是你爱国、不是你热情,而是你没有头脑、没有认清你个人的价值,你现在只是在做共产党的工具。
    第二点,实际上所有的青年人,现在在国外的行动,影响的不是那些反对人士,而是影响了你自己的个人和家庭,比如说:在国外你从事这些活动,共产党 并没有为你考虑到你是在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在做这一切,你如果违背了自由民主国家的法律,你做的过份的话,给你留学和生活带来的后果。而且你也知道,在你 进入西方填表的时候,表上要填是否加入过中国共产党。我相信你肯定没有填这一点,你也没有填你的家庭成员是共产党。但是,你在那个社会,你不得不加入共产 党、不得不跟着走,那个我也能理解,也不强求你。但是你在这个社会这样做的话,你知道损害的一定是你的个人,到你个人受损害的时候,我相信你也明白,共产 党政府是不会伸出手来,帮助你的。
    因为从我们那一代人的经验就已经体会到,在我们那一代人身上,我们跟着共产党,跟着搞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收到损害的是自己。比如说当年参加武斗, 我的邻居清华段宏水,当时才二十岁,死了之后,对整个的家庭造成的压力悲痛以及对父母未来所造成的命运的困难,共产党政府不但没有管过,而且段宏水还是作 为一种武斗中的凶手,作为一种该死、作为被审查的物件出现。
    所以我觉得,我们这些人狂热的时候,我知道大家实在处于对于自己国家、民族的热爱,也就是对自己的家庭、对自己的亲友热爱的时候,你参加了这些活 动,但是我要告诉你受损害的是你自己,而且我还要告诉你,如果异议人士的力量大了,如果要求人权的呼声大了,如果西藏人们的利益得到了保障,那么实际上得 益的也是你个人、你的家庭。因为到那时,共产党就没有像今天那样控制你的力量,甚至不得不比今天更放松,那么,你生活就更自由。你想选择自己未来的机会就 更多,实际上今天你对那些异议人士所做出的行动,损害的不是对方,你损害的正是你自己。
    第三点,我愿意在此从我的角度对大家提出一些建议。就是说,在你现在能够学习、而且有机会学习的时候,你应该很好地运用这个条件,当初我们这代人 没有这个机会,没有这种可能,我们无法利用这样的机会,现在已经有了,那么我觉得应该以很好地利用这段时间。在你能够看到异议人士、达赖喇嘛时,你为什么 不去思考一下他们的话,哪怕你不同意,也要思考一下为什么不同意、不同意在什么地方,多进行讨论,少进行暴力的活动。对于这些愤青,我相信里面有很多有思 想有抱负的人,你应该利用这些机会,珍惜你的青春、应该好好去学习,而不要去参加暴力和所谓社会的活动。
    至于那些没有多少想法的人,我就要鼓励他们,应该去发展自己的个人爱好、多学一些东西,那怕去恋爱、去筑自己的小窝,过自己的生活,因为我觉得, 生命在我们每一个人来说只有一次,而且你最好的年华,你去为一个不是你所要的党派,为一个不是你所爱的政府,去做这些事,是值得的吗?
    
    忠告与自省
    
    另一点是:造成今天这个愤青还像我们以前那样没有把三十年以来所给你们的那些东西的正面的反映出来,而把它的负面反映出来,这里边有很多原因。其 中有社会的,也有个人的原因。实际上共产党试图还是像培养我们那个年代的人一样,培养你们这一代人,当然它们在八零年代做不到像六零年代那样,但是它们一 直还是想要那样做,处心积虑还在那样做。个人的原因也就是说,你们的父母,就是我们这一代人,对我们的当初的愚昧反省还不够,所以造成你们这一代人在重蹈 覆辙。
    为此我也向愤青做一些自我反省。说明我们这一代人无能。我们只一代人在七六年以后的三十年以来,我们没有为你们作出足够的事情,来使你们今天能有 更多的选择。来使你们今天没对共产党政府、对这个残害我们每一个中国人、每一个家庭的政府有更多的认识。这是我们这一带老愤青的无能。所以这是我们这一代 人对不起你们的地方,这一点让我感到更痛心。
    如果你们完全重蹈我们当年的覆辙,完全在浪费青春、浪费时光,甚至在西方、在中国又重犯我们当年的那些不可挽回的错误的话,那真是错上加错,罪上加罪。每当我回想起文革我们所作的一切,总是感到有一种罪恶感。希望你们能有所觉悟,不要再犯错误。
    值得欣慰的是:无论今天愤青的举动是怎样的,比起当年文革我们那个时候叫嚣的什么“血染华盛顿、头断太平洋、解放全人类”情形相比,似乎你们有些逊色,但是依然是愚昧。在两代人的愚昧面前我是过来人,我也希望能够和你们携手一起清除这愚昧。
    认清中共利用奥运会要达到的目的
    我觉得今天大家也能看到,所谓中国举办奥运会我也能理解,奥运会是人类的盛会,是人类的节日。但是每个人都很清楚,中共利用奥运会要达到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每一个人好,而是想要巩固它自己的政权。因此利用这个机会。
    我不反对大家参加奥运会,但是要利用这个机会,维护自己的权利,要能够维护能够享受人类应有的权利的权利才行。也包括你所不能理解的人的生存权 利,他的要求和权利。因此,我希望所有的愤青们,能接受我们这一代人的经验,能够充分利用八零年代以来的有利条件,去学习去思索,而不是再一次的像我们那 一代人一样,被共产党利用我们的狂热、没头脑的一面,为政权、为政治去做一些愚昧的事情。甚至做一些伤天害理让人以后一辈子都后悔的事情。
    我们应该利用奥运会,去理解奥运会,去理解世界其他地区的人。想想为什么世界上有那样多的人为奥运会而抵制中共,抵制中共对人权的损害,为什么世界上有那样多的人对达赖喇嘛充满崇敬,对法轮功学员充满同情,他们会支援他们。
    大家要仔细想想。今天已经给了我们更加开阔的思索空间,更多的可能性去学习,那就要跟政府、跟政治拉开距离。从你个人、从你的家庭角度多进行思索。而不要被政府裹挟、要挟、或者挟持,跟着走。任何这种跟着走的结果,损害的不仅是社会,更严重的是损害你个人。
    
    
    仲维光,一九六一年到六九年在北京清华附中上初中高中,其间爆发了文化大革命,从此改变了他整个生活。从第一个红卫兵在清华附中萌芽开始,他就和 郑义等人成为这个红卫兵的主要反对者。七二年,返回北京后先后在北京八十六中和二十九中担任物理教师。八三年考取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所近代物理学思想史 许良英教授研究生。八八年到德国,后在波鸿鲁尔大学马汉茂教授处研究当代中国知识份子和思想问题。九十年代中期后作为自由思想工作者,继续研究当代极权主 义思想问题,波普和他的批判理性主义,以及其他当代科学思想和文化问题。 _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4/22/10 12:04:19 AM
仲维光说得完全正确,请你一定要坚持自己的见解。古
游客
   09/15/09 10:31:22 PM
游客
   10/22/08 02:13:54 AM
楼下您说的对,任何理论都是一副眼镜。我现在这副眼镜至少已经不是共产党意识形态化,宣传、教条的眼镜。它是世界其它地区的研究共产党问题的学者们的探索结果,也是近代自由主义知识分子探索的结果。至于为什么要拒绝共产党假大空的眼镜,我努力做了一些工作,以后还会继续。 仲维光
游客
   10/21/08 12:14:01 PM
仲维光先生的文章!?教别人不要"戴有色眼镜"他自己就戴上一付反对中国" 集权政治"的有色眼镜 !
游客
   10/16/08 11:40:38 PM
看完以后,对作者的反抗经历以及对中国政治的肤浅认识,我只有一声叹息而以。。。
游客
   10/15/08 01:20:38 AM
好,说的好.
Drebin207
   10/13/08 07:07:40 AM
我就是80后的人,我很清楚我们的政府就是法西斯 谁说当代没有法西斯主义存在的土壤,这就是证据 只要有“时代精神”,这个社会必定是极权的
游客
   10/13/08 12:47:05 AM
痛心还不如以实际行动去减少愤青为自己消点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