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仲维光]首页 

仲维光
博客分类  >  其它
仲维光  >  未分类
仲维光:“伪科学”问题争论中的盲点

4332

“伪科学”问题争论中的盲点

—仲维光—

 

我现在所生活的德国,应该说是世界上最保守、最排外的地区之一,但就是这个德国,最近二十年来一个很重要的变化是,中医已经慢慢地进入到德国的民众生活中来,预料近期中医还会在德国有相当程度的发展,况且德国的保险公司已经开始有条件地支付中医医疗费用。我想这个变化,在西方其它地区生活的人也应该能看到。

然而与此同时,最近在中国大陆却出现了一场逆人类变化方向的、带有毁灭性的闹剧。以何祚庥为首的一群人掀起了一场对中医的讨伐,认为中医是“伪科学”,要废除中医。这的确是一个不仅让西方民众难以理解,而且让西方学界也瞠目结舌的现象。不仅如此,接下来的争论,所使用的方法、语言,论述方式,实际上无论正方还是反方,都令西方的科学界、科学思想和科学史界如入云雾山中,无所适从。

要想完全说清楚这个反差,当然不是几千字所能够完成的。但是,只就表面的提问,三言两语,其实也能够让中国的知识精英们深思。

在现今西方,不要说中医,乃至风水都开始越来越流行,没有人因为它不是科学而抨击反对。难道科学的发源地西方学界竟然不如中国的何祚庥们对科学是何物理解深刻?在现今世界,多元论已经普遍被思想界接受,多元文明、多元文化、多元思想,何祚庥们争论的难道不是早已被扔到垃圾堆中的“唯科学”论?

科学(Science)是什么,在西方来说,其实更准确说是对共产党社会外的一般学术界来说,不管对于研究它的科学家和科学思想家来说,还是对于审视它,敌视它的非理性主义者、环保人士来说,都是一个定论。它是产生于希腊的一种描述世界的方法。这种使用人的“推理”的“理性”的描述方法与观察和实验密切联系。这个方法在近代,由于采用了数学等严密体系,因此,近代科学在西方又被称为严密科学(Exact Science)。在这样一种意义上,中医当然不是科学,风水也不是科学。因为中医使用的概念术语之间并没有严密的逻辑推理关系,而且它的概念、术语和结果也没有确切对应的观察和实验手段可以确切地证实或者证伪。

然而,问题的关键是,中医不是科学又怎样,难道这是中医不应该存在,必须废弃的一个充分必要理由吗?而这个反对中医的主张问题又究竟是源自于何处呢?

原来这问题就出在对于科学的共产党教科书式的特殊理解上。对于共产党社会以外的世界来说,科学是一种描述现象的方法,绝对不是一种价值判断。科学史的发展告诉我们,科学家为了更好地、更准确地描述世界,乃至能够预言更多的现象,从而顺应、把握应用这些自然现象,他们使用的描述方法也在不断地变换,或者扩充。从古希腊亚里士多德对于运动的思辨,到近代对运动的数学描述,从几何学、代数学,群伦、拓扑到东方世界的“有”“无”转换观,展现的就是描述方法的变化发展。

但是,笔者在这里必须强调的是,在这个意义上“数学”不能够称之为科学,这在西方是公论。

人类对于世界的认识和探索,当然不只是这一种描述的方法。想象、思辨、感悟,诗歌、文学、哲学、音乐、绘画、宗教都是人们对于世界和生活的认识和探索。所有这一切都不是科学,但是都有它存在的价值。它们组成了人类丰富多彩的生活。为此,人们不只是在现在,而是从古以来就看到科学的描述是一种极其有限的描述方法。

但是,我们如何能够把一种描述的方法绝对化为一种唯一的价值判断呢?原来把科学作为一种价值判断,问题就出在那个唯物主义身上。唯物主义者们不加追问、盲目教条地相信,人的感官能够反映世界,人们能够正确地认识世界。如此就使他们相信世界上有一种唯一的真理,而他们能够获得这个真理,如此,就应验了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玻恩(Max Born)所说的,这是世界上一切罪恶的根源。

美国的科学史家席文八十年代初期到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所作访问学者的时候,我曾经拜访过他。他对于中国当时中医研究院所自豪地宣布的,已经开始使用计算机为病人看病开方,感到不解。他说,西方已经看到西医的局限,认为用计算机看病,把病人当作一成不变的机器是非常荒谬的,怎么中国学界视而不见。席文谈到,他开始做中国科学史研究的第一篇报告就是讨论重新定义Science,也就是定义他使用的科学的概念,他说为避免误会,他描述中国科学史,用的是Sciences。对于中国人所焦虑的中国古代有无科学的讨论,席文也觉得很奇怪。他在文章中明确地提出,有无科学并不影响中国文明的伟大。

现在时过二十多年,中国的学术界、思想界居然仍然还是非常的反常。中医不是科学,在西方的学者听来,不是一句否定性的话,而是肯定、甚至赞扬性的。它恰恰说明了现今中医存在的宝贵价值,它为人类健康带来的可能的理解和治疗方法。在中国知识精英那里,居然是一句否定性的话,匪夷所思!

同样的道理也存在于对法轮功的攻击。法轮功不科学,这对于一个科学工作者来说,简直就是一句废话。法轮功探索的本来就是科学领域以外的内容,说它是科学反而是一种风马牛不相及,甚至可以说是对它的贬低。

中国的学界,与其去争论“伪科学”问题,实在是不如去反身探究认识论的唯物主义基础究竟有无可能,质问自己衡量问题的尺子是否有问题?质问马克思主义究竟是不是Science 当然同样的道理,即便马克思主义不是“科学”,在某种意义上,如作为浪漫主义的文论,对不平等的反抗声音,它也还是有它存在的理由的。只不过作为“科学”,作为唯一的真理,它是站不住脚的。

至于何祚庥们的科学观和自然观,则更等而下之,不过是一种依靠权力、依附权力宣传教条,拿到自由探索的世界、正常的社会,不仅毫无讨论的价值,而且没有任何存在的可能。

这一轮对中医和中国传统文化的废弃的讨论只能使人再次想起文化大革命。它让人们再次感到,不仅进行文化革命的思想基础一直存在,而且这个文化革命在中国社会也一直是在继续。

 

2007-2-7德国埃森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0/24/08 08:03:43 PM
我们应理直气壮地反问何祚庥等科痞:“不是科学又如何?” 你们难道还妄想取消所有其它不能归类为科学的学科?何祚庥之流恶毒抵毁中医,无视中医在五千年中华文明和民族发展中所起得作用,也不顾当今无数民众 每天都依赖中医防病治病的事实。他们实在是一群数典忘祖之小人,食屎屙饭 之人渣。
游客
   10/23/08 11:51:31 AM
我不信中医。但我觉得此文的观点有一定的启发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