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仲维光]首页 

仲维光
博客分类  >  其它
仲维光  >  未分类
仲维光:面临崩溃的中共黑社会流氓集团

4447

面临崩溃的中共黑社会流氓集团

—仲维光—

 

 

中国古语“入鲍鱼之肆,久闻而不知其臭”,这的确是个无可争辩的事实。

说中国共产党是个像流氓集团一样的黑帮组织,很多中国人似乎难以接受,尤其是那些在共产党羽翼下安居乐业的“体面”的文人、学者和精英们,以及与共产党政权拉拉扯扯的人,因为,那岂不是对他们智力和道德的贬低吗?

其实这个问题就是一个典型的入鲍鱼之肆、久闻而不知其臭的问题。

对民众来说,他们谨小慎微地度日,似乎从来没有思索过这个问题。在他们看来,比他们有学问的、高踞于他们之上的知识阶层不仅没有说过,反而经常歌颂这个“黑帮”集团,所以共产党怎么会是个黑社会,黑帮组织。然而,人们只要跳出共产党划出的圈子,平心静气地看看事实,就可以看到,这个堂而皇之的共产党,好话说尽、坏事做绝,为了权力,从来都是像流氓一样,没有任何伦理道德可以约束他们。眼前这一次低劣地谋杀高智晟律师,卑鄙地打劫大纪元技术总监李渊博士,不过是到了图穷匕见。它不仅再次证明了这点,而且也证明了他们真的已经走投无路,除了这种赤裸裸的“原始”的“流氓手段”外,别的都已经没有用了。

不是吗,五十年代,这个打家劫舍的流氓集团掌握了政权后,很多民众还真的相信流氓把贪官打走了,他们可能是正义的,为此而积极配合这些流氓们的谎言。那时,无须流氓集团自己出手,民众们就已经互相残杀了。然而到了八十年代,民众们逐渐看到了他们的面目,互相残杀少了,虽然如此,当时他们还是可以利用民众的互相监视。我的一个朋友那时负责留学生工作,他经常的任务是,接到汇报,哪个留学生思想不稳定,要“叛逃”,他们要及时把这位留学生诱骗到使馆,胁迫押回大陆。当时,这个流氓集团控制的整个大陆,其实就是一个大监狱,所以他们相信,押解回来就万无一失,可以随意惩罚。这种手段,毫无疑问是流氓手段。

一九八九年,这个流氓集团突然发现,就在这个大监狱里面,发生了不稳定。这也就是说,在流氓集团的羽翼下发生了不稳定。如何办?小流氓们不明事理,或者说还有些人性的小流氓们有些彷徨,少数流氓头子则想据此抢权,而只有那个黑社会老大,邓小平此时非常明白,这事关整个流氓集团的命运,因此,他说出典型的、千古遗臭的流氓话,杀他个二十万,换二十年安定。

八九年天安门事件,那是典型的,没有任何人间伦理道德束缚的,流氓式的暴力屠杀。意大利的黑手党虽然能够制造出如此残暴事件,可是比起中国共产党的杀人规模,气势,就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八九年的残暴确实换来了某种“安定”,但是,流氓们却深知,在他们脚下已经发生了彻底的变化。民众不仅不再互相残杀,也不再互相监视了。在他们的脚下再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安定了。于是九十年代对留学生们,对异议人士的流氓手段不再是八十年代的绑架,而是驱赶出去。对此,笔者深有体会,为了阻止笔者回国,他们吊销了笔者的护照,不要说不敢讲出原因,甚至连一句话都不敢回答。更荒谬的是当德国的移民局和他们联系的时候,他们居然说,查无此人。

我常常可怜那些官员,流氓集团的铁律,已经逼得他们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偷偷摸摸地耍流氓。如此对比,八十年代的流氓手段,还并不是那么难为这些下属,“小流氓们”能够雄赳赳气昂昂地把你从机场边门押解回去,而九十年代他们已经没了昔日的威力,到了真的面对你的时候,这些奴才们还要颤颤巍巍地说,您的问题,我们也没有办法。

替主受过,可怜可叹!

屠杀没有给反抗的民众带来惧怕,反而大大改变这个流氓集团的心理,那个用屠杀换来的安定使他们一方面他们不敢再像以前那样用经济把每个人锁死,另一方面风吹鹤唳、草木皆兵。十年后,他们镇压了在他们的统治下,却想不按照他们的调子生活的法轮功。但是这一次快刀、暴力斩的不是乱麻,而是抽刀断水水更流,五十年过去,人们终于开始彻底看清这个流氓集团的丑恶嘴脸。

五年的镇压,换来的却是九篇全面对于流氓集团的清楚地描述,七年的迫害,结果是八百万人宣布彻底和共产党集团决裂。

回想三十年前,这个流氓集团对于有异议的人,可以像猫捉老鼠那样肆意玩弄你;二十年前,则无可奈何地变成白猫、黑猫,能捉老鼠就是好猫,但是,如今却是老鼠变老虎了!

这个流氓集团终于发现,迫害如此残暴,规模如此巨大,居然面前这个法轮功,不仅很少有人畏惧,而且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关起门来,打杀不尽,赶出门去,蓬勃蔓延。

流氓手段招招用尽,如何办,难思量,但总不能听之任之,不为之。拿了流氓集团薪俸的打手机关,捉襟见肘、黔驴技穷,只有采用黑手党,乃至小流氓集团使用的,原始的流氓手段,制造车祸,暗杀高智晟律师,蒙面打杀李渊博士,砸他几个电脑。但是,小流氓们实在是应该明白帮派中的规矩,时下,做的不好,流氓主子会毫不留情地把你们抛出来,一切后果都是你们自己负。以后清理历史问题,是你手上有血。

替主分忧,可耻可恶!害人害己!

而江泽民这些大流氓们则更应该明白,砸几个电脑,除掉一两个人,现在已经无济于事,很可能会引爆更大的危机。

黑社会老大邓小平说,杀它个二十万,换取二十年的安定,现在二十年期限已经逐渐接近,牺牲者们坟上树木都再次成材,飒飒风寒,尔等谁还敢再说,杀它个二十万,换取二十年安定,谁还敢再来个天安门事件?!这就是历史的进步,民众二十年奋斗的结果!

捧着“辉煌”的经济“改革”结果,流氓集团们却没有了五十、六十年代的底气,战战兢兢,只有采取一些鸡鸣狗盗、鼠窃狗偷的行为。二十年“安定”即过,天象已尽,正是,

请看明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

大流氓、小流氓,早作打算,好自为之!

 

2006-2-13于德国埃森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9/25/10 07:17:09 AM
小人言
游客
   07/14/10 03:49:22 PM
I concirred with the author. I look forward to the day that we settled the account with the morphia.
游客
   04/08/10 04:11:29 AM
http://www.facebook.com/iipmgck#!/profile.php?id=100000963455849 先请您看完我的十一封信再说吧!
游客
   11/06/08 11:45:24 PM
完全同意仲先生的看法。每一位爱自己祖国的中国人都应理直气壮地直陈中共之罪恶。 那些看不到中共邪恶的人,或把中共等同与中国的人,实在是智商低下之徒。那些 明知中共已对中华民族犯下滔天大罪而仍然为其辩护的人,除了智商成问题外,其 道德也成问题。
仲维光
   11/06/08 02:32:26 PM
谈到智力问题,我还是要强调,任何一个智力好的人是绝对不会在理论思想上,在实践上看不到共产党的荒谬和罪恶的!这一点从前辈李慎之这些人,到我们这两代人都是如此!社会科学的智力表现在提出问题的能力,和对于解答问题的方法的认识。提问题的能力即什么样的问题是真问题,什么样的问题是伪问题,什么样的问题只有推测性的答案。而方法问题则是哪些问题只能用哪些方法解答,这种解答能够到达什么地步!智力低的人不明白自己提的问题是怎么回事,也不明白自己使用的方法很多时候根本就和问题不是一回事。对此,准确把握哲学史上的问题与方法问题,则为这二者提供了清楚的背景,或者说良好的基础。举例来说,李泽厚和刘再复的问题在这方面可以说是非常典型的负面案例。 仲维光
仲维光
   11/05/08 02:56:58 AM
楼下您错了。我正是由于爱自己的国家和亲友,也就是同胞,所以才把此生投入了这个追求探索。也正是文化革命的经历使我深切感到,那么简单的问题,为什么我当初就看不清,因此进入道德和认识论与方法论问题的探索。到现在我深切地感到,对共产党如果没有认识,不是道德问题,就是智力问题。我就是因为在道德和智力上不能够容忍这点,才走向了这个不回头的道路。 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一样,是有智力问题的。在有时间的时候我将会对此加以论述。您能够感到我对您的智商的质疑,应该说就是有智力和感觉。但是把不满化为思索,然后我们在更深入地讨论就更有意义了。跟您举一个例子,我就是因为一位当年和甘地一切奋斗的印度老人,(他去年去世,被印度表彰为国宝级人物)在我对他说,希望回国能够传播一些西方的科学思想方法,自由主义时,他只说了一句,“你不觉得西方的影响已经太大了吗?”而思索了几年,对甘地有了更深的理解。 对国家和民族的那种全称式的否定,或者您说的侮辱,在我年轻的时候也有过,可现在我再不能容忍的仍然如此。因为否定和批评针对的都应该是具体的个人,所以任何对我个人的批评,只要是批评而不是谩骂,我都会认真考虑。 不是民族有了问题,而是我们某些个人,甚至很多个人有了问题。 仲维光上
游客
   11/04/08 09:16:08 AM
我不在乎她怎么看她的祖国,但是她不能污辱我的智商。
游客
   11/04/08 09:14:53 AM
我不在乎你怎么看你的祖国,但是你不能污辱别人的智商。
Drebin207
   10/29/08 09:14:34 PM
中国人太多了
游客
   10/29/08 05:46:46 PM
freedom and happy life of Chinese must earn by theirself. Chinese must fight for their own. if one don''t want to fight for his own freedom and totally willing to live like a dog. then there is nothing you can do to help him, let him and let Chinese live like dog for whole life. Lucky Chinese. Kevin, Edmonton, Canada
游客
   10/29/08 04:35:20 AM
除非美国政府介入,像推翻萨达姆政权一样推翻中共,否则推翻中共比登天还难!
游客
   10/29/08 04:34:21 AM
除非美国政府介入,像推翻萨达姆政权一样推翻中共,否则推翻中共比登天还难!
游客
   10/28/08 09:59:09 PM
那些中共大小流氓眼下正惶惶不可终日呢。这场较量胜负已定,大家等著看中共向法 轮功求饶吧。
游客
   10/28/08 07:16:32 PM
Excell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