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仲维光]首页 

仲维光
博客分类  >  其它
仲维光  >  未分类
仲维光:在《德国之声》问题上我们维护的究竟是什么?

4507

我们维护的究竟是什么?

——《德意志电台》“报道”中译文按语

—仲维光—

 

 

在反抗极权主义的历史中,时下这场有关《德国之声》问题的争论和对抗,可以说是自从七七宪章以来,被极权主义奴役的民众在东方和西方反抗极权主义及其意识形态最重要的一个事件。

 

历史学家称二十世纪是极权主义的世纪。人们本来以为八九年东欧集团的崩溃预示着极权主义和共产党在世界历史上的彻底失败,然而,九一一事件,以及近年来中国共产党一再显示出在环境、经济、道德,以及政治上对世界的侵蚀和威胁,使得人们再次认识到,极权主义对人类的威胁并没有过去。

 

这本来并不是什么秘密,因为极权主义是西方文化、基督教文化的一种畸形产物,所以只要是在“现代化”,也就是工业化、西方化,它的危险就永远会伴随。

 

正是基于这样一种背景,在东方极权主义专制下的民众反抗极权主义,面临的永远是多重的镇压和封锁。这就是

 

一、从西方引入的极权主义的共产党思想、组织和制度和现代化的镇压武器;

 

二、这个来自西方的东方“共产党”在西方有着天然的血缘相亲的盟友(左翼党团、知识分子);

 

三、共产党政府用民众的血汗,以金钱和物质在西方扶植的亲共政客、文人(各党派中的掮客、帮闲的记者、汉学家),也就是俗称的“第五纵队”。

 

这种现象不是今天才有的,相反从共产党极权主义诞生那一天起,在上个世纪的二十年代、三十年代就存在。这种现象到了七十年代,由于民众反抗极权主义力量的增长,在七七宪章之后,表现尤为突出。

 

历史为我们留下了惊人相似的记录。在时下的这场争论中,我们今天居然可以一字不改地引用当年波兰著名的持不同政见知识分子米希内克(Adam Michnik)一九七七年在监狱中向西德社会所作的公开呼吁:

 

“如果他们不想把他们如此高声赞扬的那种‘自由的社会主义’纲领变成自己的政治漫画,如果西欧的社会主义的确是想实现自由的社会,那么他们就能够看到,东欧的极权主义制度对于这个纲领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危险。且不说道德、意识形态等所有其它方面,单从这点就已经允许我向德国左翼的民主党人呼吁,让你们的声音成为我们的保护!……这种声音在过去曾经多次打开监狱的大门,迫使极权主义政府让步屈服。不要害怕你们的声音会伤害到缓和!因为只要作为你们根本基础的人权不被尊重,缓和就是不可能的。我还清楚地记得,德国作家海因里希·伯尔(Heinrich Boell)对我所说的,‘你们是在为欧洲真正的缓和而斗争’。”(米希内克,《从监狱中发出的信》,1977,第470页,Reinbek

 

然而,历史也有不尽相似的地方:那就是在产生过两个极权主义的德国,民主制度和民主文化的日益发展和成熟,知识界空气在变化。下面这个德意志电台最近、最清醒的分析报道节目,以及德国五十九人作家团和德国流亡作家协会的声明,使我们看到,哈威尔和米希内克没有我们这么运气。现在已经不是七十年代,德国知识界、媒体清楚地看到在原则、价值和方法上,双方的根本分歧。

 

这个图像一经厘清,我们必胜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因为是我们,站在共产党极权的对面。

 

在人类历史上,还不曾有过为专制涂脂抹粉者能有好结果,更何况那些吃了专制政府的饭,为虎作伥、助纣为虐者!

 

这就是这场争论在历史上的最根本的意义。就是因为这一点,桑德施奈德(Eberhard Sandschneider)最后在德意志电台采访中说的那段话,完全错了。他不加掩饰的实用主义态度,傲慢无耻得令人惊愕!因为中国的异议人士、维权人士,正如同米希内克和伯尔所说,不仅在争取自己的人权和自由,也在保卫德国、欧洲的价值和制度,乃至一般的社会生活!说到底,我们在保卫你们的最根本的利益!

 

 

2008-11-1德国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