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仲维光]首页 

仲维光
博客分类  >  其它
仲维光  >  未分类
仲維光:也谈阿伦特及其《极权主义的起源》一书

45901

笔者注:

本文摘自笔者二零一二年十月发表的《传统专制、中央集权和极权主义的区别究竟是什么?》一文第六部分, “六.关于极权主义的起源的探索:兼谈极权主义与中国文化传统毫无关系”中的第六小节。在第六部分笔者概述了五位西方极权主义研究者对极权主义问题的探究,阿伦特是其中的一位。鉴于那些信奉马克思主义,认为中国当代共产党专制来源于封建社会超稳定结构,并且继续反传统的人现在对阿伦特的解释,阿伦特在西方学界的影响的评述还是南辕北辙,为此,笔者现在特摘发有关于阿伦特的文字。如果有读者希望更详尽地了解和讨论极权主义问题可以去阅读笔者的全文。关于阿伦特问题,我也希望中文界有更专门的研究,因为这对于对现代社会的理解,当代自由主义所面临的问题的理解是重要的。

 

6-6:谈到极权主义的起源,就不得不谈汉娜·阿伦特。因为她关于极权主义的一巨册著作《极权主义的构成和起源》就是以此命名的。但是尽管如此,几乎所有的政治学者公认,阿伦特的出名是在那些半瓶醋,对思想和学术不很熟悉的圈子里,在喜爱意识心态式的谈论的左派文人的圈子里。

在政治学领域中几乎公认,她的《极权主义的构成和起源》一书是各种文体的混杂产物,其中有思想随感式的,杂文议论型的,而尤其是她的方法,模糊混乱,前后矛盾,甚或可以说根本没有方法。这使得这本书成为一种包罗万象的杂货铺,很多解释难以理解。她的这本“有名”的读物,在政治学专业文献中是被引述最少的文献。(注解1

阿伦特作为一个政治学思想家备受争议还有另外的原因,极左派们拒绝她,因为她在谈极权主义的时候把纳粹和斯大林等同而论,右派们声讨她,因为她在冷战的时候放肆的所谓超然态度,犹太人排斥她,因为她没有对犹太人的爱,政治学者嘲笑她,因为她的著作过分的记者性、随意,不是真正的政治学著述。还有一些人认为和以赛亚·伯林那样的自由主义传统的思想家相比,她身上的德国气味太多了,对于政治现象的分析过分晦涩混乱。

阿伦特有关极权主义的理论,在很多方面非常明显的存在着悖谬。她把帝国主义和反犹主义解释为极权主义产生的根源,毫无疑问是非常奇怪的。因为按照她那类思想倾向的知识分子(左派文人)看来,苏联既不是帝国主义,也不是反犹主义的。为此,她根本无法解释斯大林的极权主义。

在阿伦特看来,十九世纪的泛斯拉夫主义和泛日尔曼主义是欧洲大陆的帝国主义。而这更无法解释苏联后来的发展。阿伦特的确不能够证明由第一次世界大战引起,在不同地区产生的极权主义是由她所说的同一种原因,同一条道路发展而来的。用阿伦特的所谓“起源”无法说明导致苏联那种一党专制的原因,和导致墨索里尼、希特勒在意大利和德国是同样的历史根源。而事实上,反犹主义在斯大林主义中,在共产党的意识形态,对世界的看法中几乎可以说从来也没有出现过。尽管斯大林运用过这个问题迫害打击过他的对手和民众。

然而,阿伦特还是有着她的过人之处。她有着记者式的特有的敏锐。她生在一个具有正常教育的社会和时代,她可以把一个思想变成意识形态式的论述,却并不随便接受那些意识形态作品带来的结论。这点也正是她和那些随意反传统,鼓吹西方的中国当代的那些半瓶醋们的重要区别之一。

阿伦特作为一个具有不安灵魂的知识分子,她的优点是在一些方面拒绝那种轻易的,不需要思索的解释的诱惑。关于极权主义她坚持它不是由于现实的崩溃,而倒退回以往的野蛮的现象。例如把它解释为俄国受所谓亚细亚方式中的野蛮因素的影响,这样的解释对阿伦特来说太廉价了。

阿伦特通过思索探究,坚持认为极权主义来源于当代西方自身、西方文化。也就是它是现代化的一种结果。

一九五零年,她在这本书的第一版的前言中说,“西方历史中的暗流最终流到了表面,剥夺了我们传统的尊严。”(注解2)为此,对于极权主义的解释,应该到发展的动力中去寻找,而不是到被发展中去寻找,应该在西方,而不是到东方去寻找,应该到我们永恒的人性中的某些特殊的倾向中去寻找。

阿伦那的这个观点当然没有能够阻挡住大批的学者依然到亚细亚生产方式等方面去寻找苏联专制的原因。但是她却开启了一个方向。

对于阿伦特来说,西方出现的这一极权主义事实,它是在此前的十九世纪的现代化之后的出现的,因此她认为这其实是一种现代化发展或者演化的结果。

阿伦特的这个提法是有道理的。因为在历史学上,历史发展的结果能够得到证明的是最后成为事实的那种推测。为此极权主义的产生,即使不说它是必然的,但是,至少证明了它是先前欧洲发生的某些偶然事件的结果。欧洲当然也可能向另外一个方向发生和发展,但是从历史学的方法来看,阿伦特从这个方向来描述极权主义的起源却是确实的,而非推测的。反之不同的描述,例如到亚细亚方式中去寻找,俄国受到的亚洲影响去找,则是推测的,非历史学方法的。

如果人们把阿伦特的极权主义的起源和她的《人类状况》及《论革命》三本书一起来读,人们就会更清楚地看到阿伦特的观点,她认为,有两种观念性的现代化,民主的和极权主义的。这两种现代化都不简单地只是一种政治制度,而更多地构成两种文化,两种直接对立的文化。这两种不同的文化各自有自己的道德伦理,心理以及感性和观念内容。

大约也就在这种对于文化的认识上,阿伦特在一九六六年的该书的前言中,由于她的左派情感发作再次犯了历史性的错误。她认为,苏联出现的艺术方面的放松使得苏联已经不再能够被称为极权主义社会了。但是阿伦特这个结论下的太草率匆忙了。因为其后的历史发展证明,在七十年代、八十年代极权主义甚至具有了另外一种活力,这尤其是在中国的邓小平之后,甚至拓宽了它的某些方面的存在基础。

然而,阿伦特从极权主义产生的根源得到的两种文化观是很有启发的思想。首先人们会发现极权主义不仅是一种专制方法,而且带有自己的文化思想,它和历史上的一切专制不同,产生了自己独特的社会和文化。极权主义的这个独特现象,这个“党文化”为从更深层,人类的多元性上理解定位极权主义提供了一把钥匙。

其次,我们在分析传统专制和极权主义的区别的时候,曾经强调现代极权主义和传统专制的不同,无法用传统专制概念描述现代极权主义,以及由此引出的而对中国传统社会你甚至无法不加解释地使用一般政治学概念。但是,现在我们却突然发现,当你用极权主义概念来分析当代中国问题的时候,突然没有了用西方政治学、社会学概念来分析中国传统社会所遇到的那种困境和悖谬。或许这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证明了当代中国是现代化、西化的产物,而传统,传统社会的问题已经退到了后面。

 

注解1Birgite Gess, Die Totalitarismuskonzeption von Raymond Aron und Hannah Arendt, in. Hans Maier (Hrsg.): "Totalitarismus" und "Politische Religionen." Paderborn, München u. a. 1996 (Band 1) S.264-275

Seyla Benhabib, From Matin Heidegger to Alexis de Tocqueville. The Contemporary Relevance of Hannah Arendt’s Theory of Totalitarianism.In. Totalitarismus: Eine Ideengeschichte des 20. Jahrhunderts, Hrsg. Alfons Soellner, Ralf Walkenhaus, Karin Wieland, Pp. 158-173

Margaret Canovan, Hannah Arendt: A Reinterpritation of Her Political Thought, Cambredge, 1992.

Agnes Heller, An Imaginary Preface to the 1984 Edition of Hannah Arendt’s The Origins of Totalitarianism, in. Ferenc Fehe`r and Agnes Heller, Eastern Left, Western Left: Totalitarianism, Freedom and Democracy. Cambridge, 1987. P.243-259

注解2  Hannah Arendt, Elemente und Urspruenge totaler Herrschaft, Piper Muenchen, 2003, 也可参见《极权主义的起源》,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出版序 3页。

 

(写于201210月德国·埃森)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0/28/13 04:41:33 AM
新左派不是论证主义者,新左派是中国社会中的一个重要基础。我们是人民的左翼政党。我们与国际的左翼政党是由一脉相承的。 极权文化并非极端化的西方左翼文化。因为最残暴的极权文化恰恰是右翼人士创造出来的。。。当然,左翼文化容易在团体性组织中产生,因为我们强调的是集体性的合作,当然这会导致奴役的出现。。。但是无疑,我们有公平与平等的万能药来逐步的削减这种不良的基因。
仲维光
   10/12/13 08:26:14 AM
这个现象我早就注意到了,甚至可以说,早在我早期的,九十年代初期的文章就指出了。由于方法,甘阳、刘小枫,金观涛他们进入不了学术殿堂,只能拾些西方左派的意识形态的牙慧。而西方左派们也是拉着他们哄抬自己在西方的名声,天底下混社会的情况都是类似的,不因为是洋人就没了这种东西。所以不只是和甘阳们的分歧,包括刘晓波们的分歧都在这里。极权主义文化是一种极端化的,掌握权力的西方左派文化,其源头在西方左派那里,这是毫无疑问的。
冷秋禅
   10/12/13 02:25:52 AM
我看了你大部分的文章,你在德国呆的时间长了,大陆知识界现在的一些问题你可能不知道。实际上从九十年代中期开始,大陆出现了一种叫做新左派的东西, 他们以批判现代性为名义,鼓吹和论证一些个莫名其妙的东西。他们的基本论点是把从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中期的中国看成是被殖民的, 在这个基础上他们论证说,中国革命是一个伟大的,反对现代性,反对资本主义全球化的过程。然后借用西方左派,尤其是20世纪法国左派的一些个论点重新包装包装毛泽东思想。比方说甘阳,你在文章中提到过甘阳在80年代的表现,但是你可能不知道,甘阳从1990年去了美国之后,在芝加哥大学呆了十年,没有拿到博士学位,(他的借口是他要向钱钟书和陈寅恪学习,只求学不拿学位……)但是他回来之后完全变了,变成新左派了,开始鼓吹毛泽东思想。还有刘小枫也是。而且新左派在美国有很大的根基,因为美国文科学术界左派理论盛行,当代中国大陆新左派的主要领军人物,很多在美国最顶尖的大学任教。有的时候我觉得,中国大陆的新左派比老左派更是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