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仲维光]首页 

仲维光
博客分类  >  其它
仲维光  >  未分类
仲维光:克里米亚危机让我们看到什么?

50121

仲维光克里米亚危机让我们看到什么?


……

仲维光:这次克里米亚事件使我想到我在201111月时写过一篇文章,当时这篇文章我是针对2010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授给中国的一位持有浓厚的共产党色彩、共产党意识形态的所谓异议人士。我在这篇题目里头就叫做极权主义的回潮。在这篇文章里头我谈的是由于在1989年以后整个世界的这种麻痹,使得极权主义在各方面已经有了一个回潮。这次克里米亚事件,我觉得它又是一次典型的代表了极权主义的重新的一种回潮。

……

 

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时事访谈】节目,我是主持人静汝。

最近俄罗斯总统普京不顾世界西方各国的强烈谴责和乌克兰政府的警告,强行派军队占领了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地区,引起了全球各界的关注。旅居德国的著名历史和极权主义研究学者仲维光先生,就此事件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从历史的角度进行了反思。在今天的【时事访谈】节目里,我们请讲仲维光先生来做深入的透视分析。

 

主持人:仲先生,您好!(仲维光:你好!)西方各国强烈谴责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但普京一意孤行,并宣称:克里米亚是俄国不可分割的部分。您对此怎么看?

仲维光:这次克里米亚事件使我想到我在201111月时写过一篇文章,当时这篇文章我是针对2010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授给中国的一位持有浓厚的共产党色彩、共产党意识形态的所谓异议人士。我在这篇题目里头就叫做极权主义的回潮。在这篇文章里头我谈的是由于在1989年以后整个世界的这种麻痹,使得极权主义在各方面已经有了一个回潮。这次克里米亚事件,我觉得它又是一次典型的代表了极权主义的重新的一种回潮。

大家知道,20世纪已经被人称为是一个极权主义的世纪。1989年柏林墙的崩溃,人们本来以为极权主义已经被灭亡了,但是,实际上人们也看到仍然还有几个极权主义国家存在。另外一方面,人们也试图利用这种极权主义已经产生了彻底崩溃的时候,彻底的反思回顾一下20世纪的历史,总结一下人类的教训。于是,在90年代的时候,人们曾经对极权主义现象进行过深刻的解析和剖析,其中包括,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希特勒和共产党是否能够等同并论。那么这个讨论,这个反省实际上对于现代社会的人类是非常有意义的。但是不幸,由于1989年柏林墙崩溃以后,由于民主社会取得了貌似彻底的胜利,因此就使得很多人对于曾经存在的,曾经造成世界上上亿人死亡的这个极权主义产生了麻痹,认为它已经过去了。

这里面有两个表现:第一个表现就是很多人不再关心共产党问题,不再关心共产党社会的存在问题,对于尚且存在的那些共产党社会所发生的继续对人残酷的迫害视而不见,而且很多西方的国家继续到这些共产党国家,利用这些共产党国家的封闭,利用他们廉价劳动力和未保护的环境来掠取自己的利益。所以,很不幸,1989年不是极权主义这些个东西彻底推翻、埋葬了,而是通过了20多年的历史,这些个东西又死灰复燃了。

这里头有两条线索,第一条线索就是我前面讲的对于中国,西方的商人、政客认为中国不再像50年代、60年代那样对他们构成威胁,因此和中国的权贵勾结在一起,谋取自己的利益。从而用西方的资本重新培植了中国的共产党,使得中国共产党不但得以苟延残喘,而且在经济上有所发展和壮大。中国共产党的经济壮大,是西方的资本喂养起来的。而且,这一喂养过程就使得西方的资本和中国共产党的这个极权主义政权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了。

第二个现象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普京。普京这一批在东欧社会的共产党人,也是,他们实际上在东欧社会也利用了以前共产党残存的影响和势力,利用了西方对他们的绥靖,而重新死灰复燃。所以,这样两条线索,一个是中国这样的,本来就没有灭亡,另外一个是普京这些个共产党人的死灰复燃。实际上,普京今天的做法在过去20多年以来是有踪迹可寻的。普京今天掌权已经迈向了就是他的第3任,加上中间那个4年,也就是说已经20年了。在这20年里头,普京在国内推行的政策,在国际的所作所为,在对异议人士,对新闻的控制上,莫不都显示出了一个共产党人的特色。但是,西方的人认为,所有的这一切已经不再象冷战那样对他们造成威胁。所以,他们对普京一直是绥靖的。从而造成了今天的这个养虎为患。

我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大家还可以看到,普京今天的强权政治,我们从历史上做一个对比来看,也是没有任何新鲜的东西。普京今天在克里米亚的做法,完全是上个世纪极权主义统治者的一个再版。这个再版有几个历史我们可以来一起看:

第一个就是苏联当时在50年代以后,1953年对于东德的工人起义;1956年对于匈牙利事件;1967年对于捷克的布拉格之春事件的那种干涉。普京今天的对于克里米亚,对于乌克兰事件的干涉完全没有什么新的东西,完全是当初苏联共产党对于东欧国家干涉的翻版。

第二个我们还可以看出来,实际上我前面讲的共产党能不能和希特勒相提并论,普京今天的做法完全是30年代希特勒那样做法的一个再版。在这里,我简单的给大家回忆几个历史,大家可以看到这几个历史现象里头,惊人的和普京今天的做法相似。当年的希特勒上台,他的扩张也是像今天的普京一样无法无天。这里头有几个简单的例子我给大家举一下。比如:1933年,当时的希特勒他为了扩张他的军备,就在当时的国际联盟中提出,德国要与其它大国在军备上平等,这听来似乎也是一个有道理的口号。但是,当时所谓的不平等大家应该看到是有历史上的原因的,这是因为德国曾经发动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希特勒的要求遭到了各国的拒绝。于是,1933年,希特勒就宣布德国退出财经会议和国际联盟,理由是德国受到难以忍受的歧视。而希特勒的这个退出,他就通过了一次被操纵的公民投票,让德国的选民确认了这个步骤。这个做法和今天的普京的做法惊人的相似。

我再举一个例子,到了1936年,希特勒又提出了为了恢复所谓德国的主权,他不顾警告,命令把德国的军队开进非军事化的莱茵兰地区。莱茵兰是德国的地区,这个地区之所以设为非军事化,也是因为第一次世界大战。希特勒在这个时候他宣布开进这个,就是冒险一次,尝试。他同时还宣布废除当时洛迦诺条约。并且希特勒在当时国会的讲话里头,也再一次把自己装扮成爱好和平的政治家,他说他虽然决心为德国的平等而斗争,但是,也赞成欧洲各国之间的相互体谅和合作,也知道这个合作的必要性。1936年,希特勒不顾当时的警告,把德国军队开进莱茵兰地区的做法,西方当时也是只满足于对此提出抗议。从而,使得希特勒胃口得到进一步的满足。

最后一个例子,就是大家知道的1938年臭名昭著的慕尼黑条约。1938年希特勒的借口是什么呢?他借口那就是要解决1919年起就存在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被迫归属于新成立的捷克斯洛伐克的350万苏台德地区德意志人的争端。他当时通过苏台德地区的德意志的德国人成立了一个德国人的组织,要求苏台德地区完全自治,给予自由宣传德意志世界观,日耳曼世界观,赔偿1919年以来由于受到不公正待遇所遭受的损失。当时的捷克政府拒绝了这个要求后,希特勒就发出军事威胁,于是,英国、法国、意大利就匆匆忙忙的跑到了慕尼黑,所谓为了制止战争,而牺牲了捷克人的利益,签订了当时的慕尼黑条约,同意把苏台德地区分离出给德国。但是,希特勒的胃口并没有因此得到满足,而紧接着在39年就发动了世界大战。在慕尼黑条约签定以后,大家听一听希特勒当时讲话的原文,和普京今天的在克里米亚地区归还苏联的讲话几乎是如出一辙。希特勒为此向德国人高呼说,我把1919年从我们这里夺走的省份重新归还给德国,我使数百万从我们身边拉走的及其不幸的德意志人重返祖国,我重新建立了德意志生存空间的千年历史统一。而且我是努力在不流血,使我国人民和别国人民免遭战争之苦的情况下做到这一切的。

所以我讲的这些历史是想让大家看到,今天的克里米亚地区的争执,今天的普京的做法完全没有什么新鲜的东西。西方的一些媒体,一些政治人物在听到普京的讲话以后,曾经评论说这简直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克格勃代表,也有人说这是当年希特勒的重演。实际上,我认为,普京在克里米亚这个地区的做法,实际上是现代版的克格勃和希特勒混合物,它也再一次说明了,普京今天的这个做法是极权主义在20世纪表现的一个在21世纪的回潮。

主持人:你认为为什么西方各国不承认克里米亚举行的公投?

仲维光:西方各国之所以不承认克里米亚进行的公投,因为克里米亚公投实际上大家看到和我刚才讲的历史上希特勒举行的那些个所谓公投一样,它是一个无法无天的产物。他是一个极权主义的统治者在武力下的这种监督下的一个不透明的产物。这里第一点我要说的,大家知道,克里米亚当年纳入到乌克兰是一个合法的步骤,我们不管它合理不合理,它是一个合法的步骤。

第二个我们应该看到,乌克兰从苏联独立。这里头我一定要重申第一个问题里头所说的。乌克兰为什么会从苏联独立,为什么当年的苏联在1989年会解体,这是人们对于极权主义,对于共产党的残暴统治,对于共产党的那种无法无天所表现出来的厌恶,一种离心离德。而当年苏联的解体也得到了国际社会的承认。而且所有新的国家的成立都是合法的。所以,到今天的这个历史现状,一切都是按照国际法走下来的。那么,乌克兰就是一个独立的国家,那么克里米亚要想办公投的话,那么就应该在乌克兰的宪法框架底下,在乌克兰的同意下,政府监督下,而且更进一步要在国际社会的监督底下,要透明的进行投票,才能够使这个投票成为一种合法的。

在这里头我们也看到,在国际社会比如在加拿大魁北克进行过多次投票,但这几次投票没人去反对。因此,克里米亚今天的这个投票,是和我刚才讲的在30年代德国的那些所谓的投票是类似的。甚至可以说它是和在今天中国很多的中国选举投票都是类似的,它是一个不透明的,没有监督的一个很多事情做成很多非法手段的投票。而且,所揭露的事实也让人们看到,里面确实有很多反常的现象,实际上都是共产党的用枪杆子来说话。所以,国际社会不能够承认任何用枪杆子,用武力来说话的这种作为。所以,西方各国不承认克里米亚举行的公投。

主持人:我看到有评论说:俄罗斯强行占领克里米亚的举动将会让俄罗斯在国际上处于孤立境地,走上全面对抗之路,并将因此衰败。您对此怎么看?

仲维光:在这里头我又要做一个历史的对比:俄罗斯普京的前身,苏联布尔什维克政权曾经存在了72年,这个政权最后为什么会走向崩溃,这里头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这个政权它所建立的价值、基础,它所建立的社会结构都不是正义的。因此,这个政权无论它在物质上如何的有所发展,无论它是怎样的扩大自己的疆土,最后,我相信它一定会和1989年以前存在了72年历史的苏维埃共和国一样最后走向崩溃。因为在21世纪我们大家都看到,民主的潮流,人们对人权的要求,这个是不可抗拒的。而且,在俄罗斯,在乌克兰大家都可以看到,大批的民众,他们要求的是人权,要求的是民主,要求的是在平等自由的生活基础上建立新的生活。所以,在这样一个情况下,大家也看到,今天和1989年以前已经不一样了,那些极权主义、极端主义分子所维持的地区越来越小。而且他们的生存空间也越来越小,所以,我相信,今天克里米亚公投和俄国普京制造的事件绝对不会如他的前任,苏联、苏维埃那些共产党们能维持的时间更长,他的前任维持了72年,今天的普京在俄罗斯经营的一切绝对不会维持过72年。

主持人:目前西方国家联合起来对俄罗斯的侵略行为进行制裁,我看到另有评论说,西方对针对俄罗斯的制裁措施是瞄准了错误的人群,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仲维光:这样的评论我认为是只看树叶不看树木。我觉得今天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它是建立在一种价值的基础上,这个价值就是人权和民主。因此,这个价值就是我们中国人有一句话,就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而这个得道多助,失道寡助1989年以前的历史上,我觉得大家都已经看到,最终胜利的是民众,最终胜利的还是正义。所以,西方在这个做法上,我认为如果他们坚持了人类的这种普世价值,那么,最终它一定会和1989年的情况一样,步步为赢,步步取得胜利。

但是,另外那种说法,西方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我认为也从另外一个侧面说明了一个道理。是谁?是什么人搬起了什么石头砸了今天西方的脚,我认为今天西方的脚就是我在第一个问题里谈到的,今天世界的这些事情演变成这样,确实是西方一部分政客,一部分商人们,一部分唯利是图的人们所造成的,因此,也可以说那些个匆匆忙忙到东方去和东方的极权主义者、专制者勾结在一起,不顾东方人的死活的那些商人、政客,今天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这样的事在历史上我们现在要说也是经常有的。我在第一点里讲的,当年的慕尼黑条约是西方对于希特勒采取绥靖,最后导致了39年以后的二次世界大战,西方为此付出了更多的损失。实际起在其后这样的事情还是经常在发生。

西方把东方的专制者养大了,西方人认为这些东方的专制者对他们没有危害,因此采取绥靖的做法。另外一个典型,我觉得就是60年代末期、70年代初期的所谓缓和政策。当时的东西缓和政策,那些个欧洲人提出来的就是因为他们认为,共产党政权不会崩溃,他们要存在100年、200年,因此他们必须面对这个事实,和共产党政权去做买卖。当然,在今天来说我也是认为买卖是可以做的,但是,在做买卖的同时,如果你忘了你对面的那些个共产党政权底下的民众也是人,你忘了那面的山河也是地球的山河,也会对你造成损害。那么,最终你就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实际上普京今天的做法,今天让西方必须忍受经济制裁,这面双刃剑带来的痛苦。今天西方还不断的要接受从东方跑来的难民,那些个政治避难者,都是因为西方在和东方做交易做买卖的时候,很大一方面忽视了价值基础,忽视了那边民众们的遭遇。如果在做交易,在做买卖的时候,在和俄国过去20年打交道的时候,每一次都提出来你的那些基于普世价值基础上的要求的话,那么,就会环环紧扣在那些个极权主义者的脖子上,那么就会让那些个极权主义者不得有放肆的这种可能。所以说,西方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这句话我是说,西方的政客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主持人:就俄罗斯强占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对世界,包括对中国会有什么影响?

仲维光:克里米亚事件,实际上这个事件对克里米亚的俄国人的影响,要放在一个整个世界局势下,要放在一个普京他的野心和他的这种扩张的胃口这个背景下来看。实际上大家都看到,今天的克里米亚事件引燃了什么呢?引燃了再一次的冷战。在1989年以后,人们在对冷战回忆的时候,常常把冷战作为一个完全否定性的词句,完全否认了冷战时的那些个价值对抗。实际上我们今天可以看到,冷战为什么会发生?我曾经在文章里分析过,冷战的发生是不可避免的。因为,只要共产党存在,只要极权主义存在,他们那种权力胃口就导致了一定会发生冷战。

我也在另外一篇文章里曾经回忆里中国的内战。中国的内战,49年以前的那次内战,和中国历史上的任何一次内战都是不一样的,因为中国历史上的任何一次内战有可能通过政治或其它方面来回忆。但是,49年以前的国共的那次内战,也就是说从1921年以后,中国出现了共产党以后,只要共产党存在,就一定会有内战。除了共产党独自把握了权力。所以,1949年以前中国的内战也是不可回避的。

那么,这样两个原因就让我们看到,20世纪又回到第一个题目,它是个极权主义的世纪。有这样心态的,有这样一个政治团体存在,就一定有冷战发生。本来人们以为89年以后冷战结束了,所谓还有人提出历史结束了,但是,今天普京的出现,克里米亚事件让人们再一次认识到,新的冷战在89年并没有结束,只不过它是变成了一个灰烬,冷战在今天死灰复燃了。所以我称它是一个的冷战。

另外之所以说是一个新的冷战,也因为我们从这次对抗中再一次看到,它是一种价值观的对抗。这个价值观的对抗将会再一次影响到世界。但是,我认为这次的对抗要比89年以前的对抗要来得规模一定会小。1989年以前大家看到,通过二次大战,共产党整个在东欧建立了一个集团,而正是东欧各国、各国民众离心离德,对于共产党的厌恶产生了1989年的这种共产党极权的崩溃。而到今天普京所力图的首先是想恢复他的苏联的那一小块疆土。其次,普京他在讲话中下意识的就把整个东欧放在了苏联的影响范围里头,但是,大家实际上看到,这已经是不可能了。所以,这一次的新冷战的规模影响要比89年以前的整个是一个袖珍版。

而这个袖珍版里头又有了以前的那些个缩影,以前的缩影斯大林和毛泽东的那种联合,中俄的那种联合和矛盾。这个新的袖珍版大家又看到,是普京和中国习近平的这种联合。在此后,习近平、普京俄国的关系会如何发展,也是一个很让人注意的题目。但是,在这里人们可以预料的是,双方在意识形态这方面的接近,和双方在于他们的对于权力那种要求的接近,将使俄国和中国重新在21世纪以后再一次出现50年代初期的那种合作。这样的一种合作对于世界当然会产生很大的影响,但是,我认为它第二次的合作比第一次刚才我们讲要来的小的多。历史每泛起一个浪头,这个浪头它会就越来越小。而我也相信,在经过几个回合以后,那么它彻底灭亡的这个前景就已经到来了。

听众朋友,今天的【时事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我是静汝,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

http://www.aboluowang.com/2014/0326/382802.html#sthash.c29bhprV.dpuf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