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仲维光]首页 

仲维光
博客分类  >  其它
仲维光  >  未分类
仲维光:卫道的张承志、顺道的王朔(1995)(续完)

5136

 

五.鸡蛋是从大头吃还是从小头吃的争论

 

一位朋友问我,你批评张承志,是不是反对理想主义,王朔和张承志的争论是否可以归为要不要理想主义。

如果理想主义从西文(Idealism)和中文来说都意味着以一个思想和观念为最高目的,那么,有各种各样的思想和观念,有各种价值的思想和观念,就必然有各种各样的理想主义。例如,有马丁·路德·金的金色的人权梦想,也有希特勒的种族主义的黑色的理想和血红的共产党专政理想。因此,争论的问题首先应该是要什么样的价值。只有解决了价值问题以后才能辩论是理想主义还是现实主义,还是物质主义(唯物主义)。然而,即使如此,人具有各种性格,社会是多元的,这种争论基本不会有唯一的答案。只可能是,在某一历史时期,是否某种倾向可能影响更大,或产生的影响更为积极、有效。

关于如何评价王朔、王蒙和张承志的争论,同样也是如此。首先我们要看王朔和张承志在价值问题有没有分歧,这包括对社会、人的价值和文学价值的看法。当我们这样分析问题时,我们可以从王朔对张承志的批评中看到,无论是道貌岸然的张承志、王蒙,还是似乎玩世不恭的王朔,他们在价值问题上没有根本性的冲突。他们都认同共产党极权社会的价值,认同正统文学。他们都是极权社会和极权社会正统文学的产物。(关于王朔,笔者将会再写文章分析)

王朔和张承志所争论的是,在极权主义的框架内是要理想主义、现实主义,还是物质主义问题。这种争论与五十年代以来关于封建社会是两千年还是一千年,美的阶级性,社会主义的现实主义还是革命的浪漫主义,乃至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的标准的争论是一样的,是极权社会内部的政治和社会文化需要,没有实质性变化意义。对这一争论人们可以分析的只是,究竟是王朔还是张承志对共产党社会的影响更为积极。

自从七十年代末期以来,《今天》和《星星画展》的出现实际上标志着一种非官方的,新的文学和艺术冲动的出现,一种人性的觉醒和对极权制度及其社会文化的反叛。主流文学中的张承志自始至终和这一潮流格格不入,时至今日他和王朔的这种争论仍然如此:无论就对一般价值的追求来说,还是知识分子对知识和文学、艺术的追求来说,都没有显现出一种新的价值,新的文学冲动,因此,张承志和王朔的争论,实在可以说不过是鸡蛋是从大头吃还是从小头吃的争论,毫无实质性的意义,甚至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是饮鸩止渴,阻碍了人们在文学上对新的价值和方法的追求。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德国埃森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4/02/13 11:27:18 PM
对张承志的批评因带出论者所熟知的历史而发人深省,不知对艾未未有无新的分析,期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