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仲维光]首页 

仲维光
博客分类  >  其它
仲维光  >  未分类
仲维光:六四是中共的死结

52146

听众朋友, 您好!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时事访谈】节目, 我是主持人静汝。

中共896月血腥镇压天安门民主运动至今已经25年,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人包括全世界民众并没有忘记这段血腥的历史,相反越来越多的中共当年屠城真相在海外媒体和网络曝光。对于25年前发生的这场屠杀,很多民众在谴责中共暴行的同时,也对中共当局对六四平反抱有幻想。 旅居德国的著名历史和极权主义研究学者仲维光先生就此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指出,六四是中共的死结,打开这个结,就意味着中共的垮台。所以通过25年的反思,人们不应再对中共报任何幻想,应该更加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抛弃中共,解体中共,中国才能走向真正的民主。

 主持人:仲先生,您好!89六四至今已經25年了,但目前我們看到的情況是中共當局的緊張程度不亞於往年。而且瘋狂封網、抓人等。您對此怎麼看?

仲維光:關於中共在最近六四期間,瘋狂的抓人,瘋狂的迫害民眾,我覺得這個現象是和1989年六四時發生的現象原因是一樣的。這裡頭,我想談一個,在1989年六四發生以前,一位澳大利亞記者就預言,中共一定會在天安門廣場採取血腥鎮壓的手段。事後有很多記者說,他為什麼能做出這個預言。後來這位澳大利亞記者就說,實際上每個人只要睜開眼睛看一看共產黨的歷史,就能夠看到共產黨的本質,就能夠看到他們一定會喪心病狂的開槍殺人。

那麼這個歷史,我們大家的確是可以在八九年以前的共產黨歷史中去看一看,這裡大家經常提到,1953年東柏林的工人起義;1956年匈牙利事件;1959年中國西藏民眾抗暴起義;1968年布拉格之春;70年代末期,波蘭的團結工會事件;一直到20062007年,中國西藏事件。每一個事件都說明了共產黨在危及到他們的權力的時候,他們就會喪心病狂,不顧人類的道德底線、價值底線,而開槍殺人,迫害民眾。所以,1989年發生的這個事情,並不是偶然的。鄧小平的話,殺他20萬,穩定20年。這句話赤祼祼的代表了共產黨的心態。

這裡我要說一個,也是人們在對共產黨的認識裡頭,經常討論的一個問題,就是能否把希特勒和共產黨同語並論。事實上在歷史上大家看到共產黨對於民眾的迫害,民眾死於共產黨專制迫害下的人數,共產黨犯下的其它的暴力罪行,從蘇聯到中國,從中國到柬普寨,從柬埔寨到南斯拉夫,在這些個地方,共產黨犯下的罪行,哪一個都比希特勒的罪行更嚴重。因此呢,我認為,把共產黨和希特勒相提並論,這個命題儘管在過去一直在爭論,但是隨著時間的發展,隨著共產黨的罪行一步步的進一步擴展,這個命題早晚會被人接受。

這個就是今天共產黨的本質決定了到現在為止中國的共產黨在今年的六四之前,依然是喪心病狂,瘋狂的抓人。為什麼今年的共產黨他們還是這樣喪心病狂,不顧世界輿論的抓人?大家仔細看,實際它的思想基礎還是和鄧小平一樣,鄧小平說,殺他個20萬,安定20年,今天的共產黨,他們也是同樣如此,他們認為加大迫害的力度和廣度,就能夠維持住他們的政權,所以今天的共產黨依然和鄧小平時期一樣,實行著89年時期那樣的政策。

實際上我又說了,再縱觀共產黨過去一百年的歷史,不管是在中國還是在蘇聯,還是在柬普寨,還是在北韓,還是在古巴,大大小小的89年事件一直在層出不盡的發生著。所以呢,實際上,89年的事件,只是中間的一個事件,只是一個在全世界媒體下曝光,讓人們看到的事件,那些個沒有看到,那些個每天每日都在發生著的事件,還在持續發生。因此,也就是說,只要有共產黨存在,這樣殘暴的事件就會發生。

那麼1989年到今天25年了,為什麼共產黨到今天沒有任何收斂,那麼我們還可以看到,今天2014年六四前後的放肆,是整個世界,是西方國家綏靖的結果。在這裡,我做為一個中國的民眾,我要控訴西方綏靖的這些個政客和這些個商人。西方對於共產黨的認識,在89年以前,我必須要說的是,在我對於共產黨和極權主義的研究當中,我看到他們已經非常清楚共產黨的本質,為什麼在1989年以前,在冷戰的時候,西方的那些個專家乃至包括美國國務卿,布熱津斯基,他們都非常清楚共產黨的本質沒有變。

而到了中國共產黨,他們卻逐漸的換了另外一套說法呢。我認為那就是89年以前,西方在冷戰過程中,共產黨威脅到了西方國家,所以他們對共產黨有清醒的認識。1989年以後,中國共產黨由於在開始採取了一種裝死的戰術,趴下,採取一種以退為進的戰術,從而使得這些西方人誤認為一個共產黨國家已經對他們不構成威脅了,於是他們到中國去投資,也利用中國廉價的勞動力,利用中國的環境,對中國共產黨的這種把它給用西方的資本養起來這個過程,他們閉眼不見。 在這樣一種過程下,中共被養大了。西方用西方的錢,資本,投資,技術幫助,使得中共從1989年之後的困境中重新膨漲起來。所以今天中共這種猖獗的結果,是有西方無視中共,是西方養癰遺患的結果,是綏靖的結果。

這是它的第二個原因,但是在這裡我也要加一句,如果我們看到西方是因為他們的利益,因為沒有損害到他們而對中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那麼我們中國的民眾,我們這些受到共產黨迫害的人,如果在這個過程中,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那麼受害的,受到更加殘酷迫害的是我們自己。所以第二個綏靖問題,我們能夠看到,這兩方面的結果。

第三個,為什麼2014年,中共的鎮壓更加強烈。這也反映出來,在最近這25年中,尤其是在1999年以後的這十幾年,這十五年的反抗中,在民眾對共產黨的本質的認識過程中,特別是在廣大的民眾所開展的退黨的這個運動中,共產黨已經越來越不得人心了,認識到共產黨本質的人也越來越多了,而且中國社會共產黨統治的那個基礎也越來越鬆動了,甚至面臨崩潰了。這個就導致了共產黨在2014年,比任何時候都更加恐懼,比任何時候都更加感到自己的虛弱,因此2014年六四前的鎮壓,也比任何時候,任何以前的每一年都更加強烈。

 

主持人:另外美國國會眾議院通過了一項決議,紀念1989年「六.四」天安門民主運動25周年,並敦促中共公布「六.四」事件真相。您認為中共為什麼迄今還不敢面對六四真相?

仲維光:這個決議呢,我認為,首先我們要看這個決議的意義。第一,我覺得,美國的這個決議,就是代表了我以前所講的,在89年以後,整個西方社會或者說人類社會,對於共產黨本質的認識,代表了一個潮流,在美國,大家知道甚至建立了共產主義者犧牲者紀念碑。這個共產主義犧牲者紀念也包括紀念在中共統治下被殺害的那些人。實際上美國國會的這個決議,延續的是一百年以來人類的正義,一百年以來,人類對自己尊嚴,對自己價值的捍衛。 另外,我也覺得,大家看到,二次大戰以後,世界首先建立了紐輪堡的對戰犯的審判。到了1989年以後,對於反人類罪的審判,在整個世界,在聯合國的組織中,越來越廣泛的存在。人類對於反人類罪的認識越來越深刻。反人類罪就是中共、希特勒這些個集團存在的基礎。大家知道,中共的存在,就是建立在階級鬥爭的基礎上,就是一個族群對另外一個族群的消滅。中共今天的統治也是這樣,凡是不認同他們政權的任何一個群體,他們都會施之以滅絕,所以美國國務院的這個決議也代表了對於反人類罪審判的進一步深化。

第三個,我認為美國國務院的這個決議,他捍衛的其實是美國自己的利益。因為大家看到,中共在冷戰的時期,他們的擴張、輸出革命危害了世界的和平,實際上,在今天的世界,那些到中國去投資,和中共一樣,剝削中國民眾和中國環境的西方人,也已經逐漸的看到,他們在中國產生的危害,如環境污染,道德敗壞,這個社會所蘊藏著的動亂的東西,它們的後果,西方也一定會逐漸分擔的。因此呢,我是覺得這個決議使得人們看到,也就是說有良知有眼光的人,再一次越來越看清楚,共產黨在這個世界上存在一天,它不僅是壓迫國內人,而且對於全球化世界,整個對於其它地區人類的一個威脅。因此這樣的一個聲明,我認為,包括中國共產黨政府在內,中國共產黨的那些統治者在內,他們也看到了這個聲明它那種潛在的長遠的威脅。

那麼中共為什麼到今天,不僅不敢平反六四,而且把六四做為一個敏感辭彙,甚至不敢提到六四,為什麼呢?我覺得,第一個就是中共自己也知道,他們在六四犯下的是一個反人類罪,犯下的是一個人類不能寬恕不能容忍的血腥罪行。而這個血腥罪行,就如我之前所述,在中國這個社會,每天、每時、每刻,在中國的每個角落都在繼續發生著。因此,如果中共今天讓人們去談論六四,就等於實際上是讓人們去談論他們的罪惡。那麼中共就一天都不可能再存在下去。因此六四這個問題,我認為對中共來說,是一個死結,是一個中共永遠打不開的結,因為中共是一個建立在謊言和恐怖,對民眾血腥鎮壓的基礎上的,所以這個結打開的話,那麼中共就必然倒台。那麼這裡頭我們也可以看到,等待中共的命運,一定是和89年以前東歐各國的情況一樣,是滅亡和崩潰的命運。

這一天,中共自己也明白,或早或晚總會發生。所以鄧小平才說,殺他個20萬,安定20年。今天中共的心態也是,利用殘暴鎮壓,他們能活一天,苟且一天,懷著一種僥倖的心理。

 

主持人:您認為中國人通過這些年對六四的反思,應該從中認識到什麼?

仲維光:我覺得中國人對於六四進行反思的時候,首要的第一個還是要認清中共的殘暴本質,認清中共是一個黑社會,是一個邪教集團。認清中共是不可能自己產生改革自己,產生改變自己的這種力量和可能性。我覺得六四以後,給我們最深的一個教訓,應該是這一點。

1989年,中共在天安門廣場,用坦克,用野戰軍來屠殺手無寸鐵的民眾和學生。我在前面就講過,那位澳大利亞記者說過,這種現象在共產黨並不是新鮮的。實際上在1989年以後,我要說,很遺憾的是,很多人對於中共的反醒,還是局限於1989年的六四天安門廣場的這個事件上,局限於鄧小平等某些個人上,而沒有深入的開掘中共的本質,實際上,大家知道,在1976年以前,在文化大革命中中共也犯下了滔天罪行。但是呢,76年以後,大家沒有徹底認清中共,所以在這樣一種空氣下,才導致中國發生了89年的事件。

1989年以後,對中共本質的認識,我認為速度依然不夠快。對於中共本質的認識,我這裡可以做一個對比。在1999年,中共鎮壓了一個信仰團體以後,鎮壓了法輪功以後,促使了對中共認識過程的加快。在1999年,距離1989年已經十年了,還沒有一個具體的對於中共整個歷史本質的認識。但是在1999年之後的三五年當中,就出現了《九評中國共產黨》。《九評中國共產黨》出現以後,接著就發生了退黨這個解體中共的運動。所以我認為,1999年之後到今天,大大加速了中國民眾對中共本質的認識。

所以呢,第二點,我覺得我們如何反醒我們自己,在1989年已經過了25年的時候,為什麼中共還能夠存在?我們能夠做什麼?我認為一個很重要的,要制止中共在中國各地持續這種肆無忌憚的對於民眾的鎮壓,唯一一個有效的措施,在可能的時候,公開退出中共,在可能的時候,利用各種手段,各種方法來傳播對中共的認清的這些東西。在這樣一種情況下,我認為,如果再加上世界一起來對中共施壓和監督的話,那麼我覺得就會加速中國走向民主化的過程。

如果今天的世界繼續對中共採取綏靖,如果今天在中國的民眾中,繼續散布對中共的這種幻想的話,那麼大大小小的六四還會在中國發生。所以最後我希望的就是,我們大家都起來,睜開眼睛看過去的歷史,用過去的歷史來為未來做鋪塹,拋棄中共。

 

聽眾朋友,今天的【時事訪談】節目就到這裡,我是靜汝,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