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仲维光]首页 

仲维光
博客分类  >  其它
仲维光  >  未分类
仲维光:极权主义理论演变探悉(下)

5530

 

C.极权主义概念在知识界、学术界和二十世纪的历史长河中的起起伏伏,不仅和政治形势密切相连,而且和知识分子自己的思想文化倾向、气质性格密切相连。从二十年代这个词出现开始,除了墨索里尼和一部分极为蛮横教条的共产党人,公开承认自己就是要极权专制,差不多在所有人那里,在所有的地方,极权主义这个词都带有很强的负面意义。这就造成了极权主义这个概念在诞生后的几十年中走了一条非常奇怪的,可谓峰回路转之路。

其实,从一九四九年以后,极权主义一词及其内容对中国人来是非常熟悉的东西。Totalitarism,翻译成中文就是整个一体化的意思,把它翻译成文化革命中的一元化领导也没有错误,而推广之如林彪的四个念念不忘,邓小平的四个坚持,乃至中共几十年如一日地说的民主集中制,其本质描述的都是极权主义。尽管这些内容和含义在中国知识界仍然不知其臭不可闻,但是如上所说,在整个世界的知识界,包括一些左派都是一个无人愿意沾染的东西。

弗里德里希和布热津斯基的研究,由于冷战背景,在当时引起广泛的注意和讨论。在五三年斯大林死之后,尤其是这本书出版那一年,五六年苏共二十大赫鲁晓夫清算斯大林的报告后,不仅共产党国家内部社会,而且各共产党国家之间关系都出现了一些松动变化的现象。事过五十年,今天西方学界已经公认这种偏离是非常有限的和表面化的。然而,法国自由主义思想家阿隆在当时立即就指出的,

“苏联的自由化是有限度的,超过限度,政权的存在就会发生问题。在苏联,党以主义的名义来统治,这就是说,党等于无产阶级,起主导作用,完成社会主义的历史使命。尽管现在在苏联甚至在异议分子中对于苏联的民众和领导人是否还相信这个主义,争论不休,得不出结论,但是,信也罢,不信也罢,反正独裁统治者绝对不能让人讨论到涉及到政权的正统原则。”。(注解24

他认为,苏联可能经济放松,恐怖统治减轻,言论相对自由,但是绝对不会放弃一党制。(同上,512页)细心的读者都能够看到,阿隆的这个看法,时过半个世纪,对最近二十年讨论中国共产党问题仍然有着发聋振聩的作用。

至于当时共产党集团内部出现的分裂和偏离,例如南斯拉夫的铁托,以及其后的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和中国,则都是比苏联还要恐怖和专制。

然而,五六年的这种偏离却给当时的知识界带来一种诡异的气氛,极权主义概念受到各种质疑。和自由主义知识分子阿隆、波普相反,很多知识分子迫不及待地高度评价这种所谓“新现象”。例如德国的彼得·克里斯蒂安·路兹(Peter Christian Ludz)非常典型地代表了这种潮流,他在六一年明确要求,要使用极权主义理论就必须有一种新的论述形式。因为,他认为,布尔什维主义的社会制度……尽管一党垄断统治,它控制宣传和组织群众,并且不断想出新的控制形式,但是它却也显示了转变的能力。(注解25)

三年后,路兹自己提出了他所主张的这种新理论方案。这个新理论的核心部分实际上是对于弗里德里希和布热津斯基的反驳,他认为,在工业化社会的条件下,布尔什维主义的制度不是向极权主义的方向发展,而是走向“专权”(autoritaer)方向。不久在对东德问题的分析中,路兹在这个理论基础上提出“精英党”问题。他认为东德已经完成了向专权国家的转变,因为东德已经成为现代工业社会,在那里由一批技术精英管理社会,他们已经放弃了,或者说能够放弃恐怖统治手段。由此,路兹认为,尽管这个社会目前还是在使用恐怖和强迫性的统治手段,但是对于一个正在接受其它价值进行转变的社会,使用极权主义来描述它是不适当的。(同上,495页,532-559页)

与此同时,一些所谓研究东德与共产党问题的专家,甚至进一步期待一种更为适合东方的和西方的“工业社会”的理论。这种工业社会的不同道路发展理论,将能够摆脱在以往东西方比较中,对共产党极权主义制度否定性的评价。(注解26

极权主义理论在左派势力强大的法国遇到更顽强的抵制,直到七十年代后期,苏联的异议作家索尔仁尼琴访问法国后,古拉格群岛等的存在才使得法国知识界开始接受对共产党社会使用极权主义概念来分析。

过去四十年的经验历史,当然是对路兹等人的否定,但是,令人惊异的是,在思想史上,弗里德里希和布热津斯基的理论只是短暂地占据了知识界的统治地位。在七十年代、八十年代中期前,尽管发生了布拉格事件、波兰团结工会事件、中国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甚至八九年天安门大屠杀,然而,在知识界中,伴随上述理论增长的却只是对于对这一极权主义理论的怀疑。甚至可以或多或少地说,到八九年天安门大屠杀的时候,这个极权主义理论已经完全被放弃了。

在这里,另外一个值得提到、并且对我们今天的研究有启发性的是,在有关纳粹法西斯主义问题的研究者那里,他们也不愿意用自己的研究证明弗拉里德里希和布热津斯基的极权主义理论。例如,他们反驳说,对于第三点,一个国家完全控制操纵的经济,这在纳粹德国就并非如此。第三帝国的经济结构和社会经济生活和八十年代以前的共产党国家的完全不一样。第四点,绝对一统的、垄断的一党制,这在纳粹德国时也并非如此,在纳粹德国的权力结构中,有相当程度的多元性。然而,这两个反驳,这两个如此明白的事实,对笔者来说,对于证明八十年代以后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社会仍然是和希特勒德国一样的极权主义社会,是一个极好的说明。

 

D.极权主义概念在八十年代中期后再次起步,慢慢重新回到知识界的视野,但是这一次由于谁也不曾料到的八九年共产党集团的崩溃,极权主义概念也一下子经历了一个戏剧性的、天翻地覆的变化。它从受冷遇、不断地受到质疑、排斥,到一下子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九十年代初期后,几乎到处都在使用它。现实已经变成似乎它来到尘世以来就天经地义地是分析共产党社会最好的利器。在知识界,对它的质疑几乎没有了,剩下来的就是如何使用它整理、分析过去的历史了。

然而,它的胜利却不仅是依然没有使它摆脱理论落后与经验事实的命运,而且简直就是带来了它的死亡。因为整个九十年代,人们都认为,极权主义已经灭亡了,剩下几个国家,如中国、北韩、古巴,灭亡也只是时间问题了。甚至一些人已经如当年那些东德问题专家那样,认为中国已经不是极权主义了。而由此,也就不需要什么新的更加广袤的极权主义概念,剩下来的问题就是用已经有的概念,发掘史实,描述历史了。这反映在九十年代思想领域中的以下三个事件上。

在美国生活的日裔历史学家福山,在八九年东欧共产党崩溃后,发表了“历史的终结”一文,后来又增加内容出版了《历史的终结和最后的人》。(注解27)这本原在于宣扬民主自由制度及其文化胜利的著述,由于它的题目和论断迎合了小报记者的口味,实际导致的结果却是对于当代历史的乐观与麻木,对极权主义问题思索的终结。当然这也和福山自己的思想方法,以及对于近代文化思想问题的理解有关。福山运用的是马克思、黑格尔式的预言和论述方法,寻找一个历史的目标和规律,而且他没有从这两个极权主义本身都是西方自己文化,自己的政治发展的产物去描述分析,所以他当然也就不会进一步去分析,作为这种西方文化、政治和历史产物的极权主义是否因为八九年而终结,不再伴随西方当代社会政治、社会和文化。所以福山的著述对笔者来说,其最严重的后果之一,就是在思想上麻痹甚至阻碍了人们对于极权主义的进一步认识,在现实上解除了人们对仍然存在的极权主义的危险与可能的警惕和反对。

和福山著述类似的是,他以前的老师杭廷顿在九十年代中期提出的所谓文明冲突论。(注解28)杭廷顿认为,在战胜了两个极权主义之后,以后的世界冲突将会是在不同文化和文明之间,这主要表现在东西方不同的文化传统的矛盾。杭廷顿的看法虽然在学界影响不大,但是对于九十年代中期的政治和文化气氛却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

对于杭廷顿的这一论断,从学术上来说,杭廷顿根本没有资格谈论如此大的比较题目,因为他根本就不懂得东方的语言,也无从更为深刻地了解东方的文化。单只从第二手资料,甚至报刊讯息就作出如此专断的结论,这其实犯了学术上的大忌。

其次,杭廷顿的这一论断实际上已经下意识地承认,过去的一个世纪的矛盾和冲突是西方自己内部产生的,然而杭廷顿却停留在这里,或者说他对过去也从来没有做过进一步思索,为什么西方近代会产生这两个对人类历史影响如此巨大的极权主义。没有这一探究,又如何能够随便提出这一灾难性的倾向已经结束,成为过去。

实际上,在探讨福山和杭廷顿提出的理论的时候,很多学者,包括福山自己很快就接触到了问题的核心。例如对于八九年后,人们日益关切的伊斯兰世界带来的问题,福山在回答人们对他的理论的质疑的时候就提到,今天的很多问题是来自西方近代文化思想和政治,他说,

“阿尔弗莱德·斯杰潘(Alfred Stepan)指出在杭廷顿所谓的一九七零到一九九零年代民主转型的‘第三次浪潮’的民主化大趋势中真正的例外实际上不在穆斯林国家,而是阿拉伯国家。阿拉伯的政治文化中有些抗拒民主的因素。具体的因素是什么可以争论,但是很可能是文化因素而不是宗教因素,比如部落宗族制度。世界面临的当代挑战无论是极端伊斯兰主义还是圣战主义(jihadism),它们都更多的是政治上的,而不是宗教的、文化的或者文明的。

正如法国社会学家奥利维埃·罗伊(Olivier Roy)和罗亚·波罗曼德(Roya Boroumand)和拉丹·波罗曼德(Ladan Boroumand)指出的,最好把极端伊斯兰理解为是一种政治意识形态。埃及穆斯林兄弟会的创立者萨义德(Sayid Qutb)的著作,或者基地组织(al-Qaida)的本拉丹(Osama bin Laden)和他的同伙关于国家、革命和美化暴力的观点,根本就不是来自真正的伊斯兰传统,而是来自极端左派或者极端右派的激进意识形态,也就是说来自二十世纪欧洲的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

这些特别危险的主张并没有反映任何伊斯兰教的核心主张,而是利用伊斯兰达到政治目的。它们在许多阿拉伯国家和欧洲的穆斯林中间非常流行,因为在这些社区中存在的深深的疏远和冷漠感。因此极端伊斯兰主义不是某些传统伊斯兰文化习惯的重新复兴,而应该看作现代身份政治的产物。它的出现正是当传统的文化身份被现代化和多元民主秩序破坏,造成一个人的内心自我和外在社会实践的分离。”(注解29

在这里笔者更要提醒人们注意的是,这个伊斯兰教也是起源于西方宗教传统的,因此杭廷顿的东西方文明冲突的说法就更是值得分析。

极权主义问题并没有因为东欧共产党集团的崩溃而结束了一切争论。九十年代与此有关的另外一个重要事件是九七年十一月出版的《共产主义黑皮书》引起的争论。本来这本书是作为对于共产党留下的历史遗产,或者说其罪行的一本整体性的总结,作者中有很多人自己以前就曾经是狂热的毛派分子,但是,由于各位作者对共产党罪行的认识和评价不同,因而引起了激烈的争论。这本书的主编斯特凡·考特威斯(Stephane Courtois)在该书的前言中把共产党的极权主义和希特勒的极权主义等同并论,因此引起书中的一些作者的愤怒。如果不是出版社的合同约束,他们甚至想撤回自己书中的稿子。(注解30

这场争论迅速地在法国燃烧开来,并且传播到德国等其它欧洲国家,争论不仅激烈而且甚至到了动感情地程度。这表明尽管人们认为,作为历史现象的共产党似乎已经画上句号,但是人们对于这个曾经残害死将近一亿民众的政党和制度,究竟如何评价仍然莫衷一是,为此,笔者认为,如果说东欧共产党集团的崩溃真的表明了共产党、极权主义的彻底结束,那么这本书就不至于引起如此激烈的争论,或者说引起仍然如此使整个世界震荡的争论。

对于极权主义、共产党的认识绝对没有画上句号。

笔者认为与此平行的是,尽管有这种讨论,但是无论知识界还是媒体对于仍然存在的中国、北韩等共产党政权既没有继续研究的冲动,也没有感到他们的威胁。很多人甚至在中国共产党已经大规模公开、残酷地镇压法轮功以后,仍然无动于衷地认为中国共产党已经不是传统的极权主义意义上的共产党了。

极权主义对于人类的威胁重新引起人们的注意是在“九一一”之后。“九一一”事件使得人们看到从四十年代以来潜在的极权主义在阿拉伯世界中存在的另外一种形式。由于恐怖主义对世界的威胁,因此在和恐怖主义作斗争的时候,很多学者开始再次看到,之所以困难在于它的极权主义思想文化基础,以及极权主义国家的存在。

由于“九一一”,人们并且进一步看到中国、北韩等共产党国家蕴含的国家恐怖主义对于民众和世界和平的威胁。敏感的人终于以发现,二十世纪的极权主义不仅没有寿终正寝,而且过去一些潜在的形式再次表面化了,如前所述潜藏在阿拉伯国家中的极权主义政治因素。不仅如此,极权主义一些已经存在的形式也有了新的变化和发展,如中国。这使得最近几年,围绕伊斯兰恐怖主义问题,围绕中国日益增长不仅是对国内民众的迫害,而且包括在世界范围内自然、环境和人类社会及道德的威胁,有关极权主义问题的探索重新成为知识界、出版界和政界的重要题目。

八九年后,人们沉睡、陶醉了十年,忘记了极权主义威胁十年,和极权主义渡了十年的蜜月,做了十年买卖,养痈遗患了十年。“九一一”事件迫使世界重新开始研究近代社会和极权主义问题,但这又是一次理论落后于经验,被经验事实逼迫不得不做出改变和推进的案例。

这是知识界的无能和短视!

 

 

注解:

 

11.卡尔·波普,在一九三五年写作《历史决定论的贫困》,(北京,华夏出版社,1987),四五年出版,《开放社会及其敌人》,全面对极权主义进行了思想理论性的探讨。

弗格林(Eric Voegelin),一九三八年提出极权主义是一种政治化的宗教,Die politischen ReligionenWien 1938 Muenchen 1993

瑙伊曼(Sigmund Neumann)在三十年代的研究中就提出现代专制一词,并且着重指出,现代专制不是古代专制的继承者,代表作,Permanent Revolution The Total State in A World at War New york/London 1942

12.考茨基(Karl Kautsky),Demokratie oder DiktaturBerlin1918Terrorismus und KommunismusBerlin1919

13.伯恩斯坦(Eduard Bernstein)Betrachtung ueber das Wesen Sowjetrepublik 1991919 Hella Mandt Das klassische Verstaendniss: Tyrannis und Despotie 74

14B Russel Politische Schriften Ihrsg v A v BorriesMuenchen 1972 S22 121139

15Wolfgang WippermannTotalitarismustheorienDarmstadt 1997 S 8-9

16Jens PetersenDie Entstehung des Totalitarismusbegriffs in Italien in Manfred Funke (Hrsg) Ein Studien-Reader zur Herrschaftsanalyse moderner Diktaturen Duesseldorf 1978 S 105-128

17Luigi SturzoItalien und FaschismusKoeln1926S 225Francesco Nitti Bolschevismus Faschismus und Demokratie Muenchen 1926 S53

18Carl Schmitt Did deutschen Intellektuellen in: Westdeutscher Beobachter vom 3151933 in: Josef und Ruth Becker (Hrsg) Hitelers Machtgreifung 1933 Muenchen 1983 S 323-325

Der Fuehrer schuetzt das Recht Zum 3061934 in: ders., Positionen und Begriffe in Kampf mit Weimar-Genf-Versailles 1923-1939 Hamburg 1940 S200

19Hans Kohn Die kommunistische und faschitistische Diktatur Ein vergleichende Studie In Wege der Totalitarismus-Forschung Darmstadt1968S49-63

The Totalitarian Crisis In: Revolutions and Dictatorships Cambridge/Mass 1941 S331-416

20Hannah Arendt,《极权主义的起源》,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95

21Carl Joachim Friedrich und Zbigniew BrzezinskiTotalitarian Dictatorship and Autocracy Cambridg 1956

Carl Joachim FriedrichTotalitaere DiktaturStuttgart1957

22法国当代自由主义思想代表人物雷蒙·阿隆R Aron), 对于极权主义问题的分析代表作是,《民主制和极权主义》,Democracy and Totalitarianism London 1968

23Jacob L TalmonDie Urspruenge der totalitaerien DemokratieKoeln-Oplade1961Politischer Messianismus1963

The Myth of Nation and the Vision of Revolution London 1981

这三卷著作,对于极权主义从法国大革命到二十世纪的思想发展作了详尽的描述。

Erwin FaulDer moderne Machiavellismus Koeln-Berlin 1961 福尔用现代马基雅弗利主义来描述分析当代极权主义。

24.《雷蒙·阿隆回忆录》,三联书店,北京,1992510

25Peter Christian Ludz Offene Fragen in der Totalitarismusforschung 1961 In Seidel/Jenkner(Hrsg)  Totalitarismusfurschung S 446-512

26Klaus Schroeder/Jochen Staadt Der discrete Charme des Status Quo DDR-Forschung in der Aera der Entspannung Berlin 1992

27.福山,《历史的终结和最后的人》,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北京,2003

28S P Huntington Kampf der Kulturen The Clash of the Civilizations Die Neugestaltung der Weltpolitik im 21 Jahrhundert Muenchen/Wien 1996

29From 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 by Francis Fukuyama Copyright © 2006 by Francis Fukuyama Reprinted by permission Free Press A Division of Simon & Schuster Inc., NY

30Der Rot Holocaust und die Deutschen Die Debatte um das Schwarzbuch des Kommunismus》,Horst MoellerHg.)Muenchen1999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