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仲维光]首页 

仲维光
博客分类  >  其它
仲维光  >  未分类
茉莉:一场偷梁换柱的“掉包计”——我所了解的德国民运人士议会听证事件

5544


 

一场偷梁换柱的“掉包计”

——我所了解的德国民运人士议会听证事件

 

茉莉

 

提笔写这篇文字时,我心里充满了难过与无奈。

波兰前反对领袖米奇尼克曾经说过:“民主就是恶棍小人加正人君子加猴戏的大杂拌。”流亡十几年,在海外民运的这个阵营的边缘,我不断地看到各种杂耍猴戏,看到人性的缺陷与卑劣。从“中国人权事件”、“笔会开除高寒事件”到最近的“德国民运人士议会听证事件”,愈发令人觉得心寒齿冷。

但我仍然抱着一丝希望:坚持理想主义,也许民主阵营里也能变得日益清明起来。所以我顶着被中共方面嘲笑以及得罪一些异议人士的压力,把我介入此案做调解人的一些情况写出来。我们在批判中共专制的同时,也必须面对同一阵营里面的丑陋。

 

◎ 彭小明非要越俎代庖

自发生德国之声张丹红事件,我便密切跟踪关注,一连写了好几篇评论文章。

早 在11月2日,我听说德国议会要找异议人士听证,我觉得这件事很重要,这位参加听证的人将代表我们所有对德国之声有看法的异议人士,于是我找彭小明和费良 勇,鼓励他们,并提供我的看法给他们参考。但当时彭小明和费良勇急着去美国参加一个民运会议,对我说他们不去参加德国议会听证了。

然而,等彭小明等从美国回来,又说是要由他们代表异议人士去议会听证了。我觉得很吃惊,于是几次打电话、写信给彭小明。由于我一直对彭小明印象很好,把他当作好朋友,所以我畅所欲言,告诉彭小明我的看法。我的原文如下:

“ 你们要推选一个异议人士去德国议会作证,这非常重要,这个人选需要有清醒的头脑,准确的表达能力,因掌握大量有关事实和证据,能够确凿地指出对手的致命弱 点。……我认为你们这些人中,最有可能打胜战的是还学文。还学文的优点是:德语好,学哲学出身,懂得德国人的思辨方式。而且,还学文一直追踪这个事件,发 表了不少文字,掌握了不少证据。她对事情的来龙去脉搞得很清楚,就有可能很好地应付听证。”

在电话交谈中,彭小明也说还学文言辞锋利,承认自己在对此案的了解方面不如还学文。我在谈到当年在瑞士,我亲眼看到还学文翻译时头脑之敏捷,彭小明也承认自己德语不是很好,但说这次听证会有翻译,他仍然坚持要自己代表。

我因此苦口婆心地和彭小明等人谈民主常识:

————德国议会之所以要找异议人士听证,是因为有一系列异议人士致信给议会,要求改组德国之声中文部,其中有一个公开信是你们九位旅居德国的知识分子和异议人士的。那么,按照常识,你们出席听证会的代表,应该从下面签名人中选举产生:

阿海(自由作家,出版家)、费良勇(民阵主席)、高晴宏(全侨民主和平联盟德国支盟理事长)、还学文(自由作家)、黄思帆(自由记者)、彭小明(全德学联主席)、潘永忠(全球支援亚洲和中国民主化论坛秘书长)、王容芬(自由作家)、仲维光(自由作家)

前不久,王容芬、阿海等六人投票推选出还学文做为国会听证代表,少数服从多数,这是稍有民主常识的人必须遵从的做法。————

但这些民主常识,对彭小明等老资格的民主人士毫无效果,他们似乎认为,这些常识只是漂亮文章中写写罢了,并不是需要他们在现实中实践的。这之后,彭小明不再搭理我,仍然去德国议会,强行代表了所有签名的异议人士。

 

◎ 钱跃君搞“掉包”不知动机何在?

 

原本在我的印象中忠厚老实的彭小明,这次让我掉了眼镜,而另一位奇怪的人物钱跃君,更是手段高明,他一手玩弄的掉包计,居然把德国人也蒙了。

这种掉包,是把一个原本由以个人身份签名的公开信,经过钱跃君的黑箱作业,偷梁换柱,再次送交议会时,居然换成了民阵和学联的组织身份。

在钱跃君和我的通信中,他公然撒谎说::“除了我之外,是否还有任何一个第三位为这案给议员写过一封信、打过一个电话?”仲维光的说法却是,他们的公开信早就“赶在在十六号上午向议会、《德国之声》广播委员会和报界发出。”

而热衷于操纵这个事件的钱跃君,其本人居然不肯在公开信上签名。自己不签名却要掌控这一切,不禁令人怀疑。于是我在通信中,一再质问钱跃君几个问题:

1,我最感兴趣的,是你在这个事件中扮演的角色。现在闹出这么多矛盾来,彭小明在你的怂恿下,陷入两难的境地。这一切都与你的辛苦操劳有关,你为什么要操纵这一切,为什么制造出这么多纠纷来?

2,我说你是这个内讧事件的操纵者,这一点你不能否认吧?

3,这些指责你是无法辩驳的,例如,你们侵犯了那些签名者选举代表的权利。你们的强行代表,会令人联想到共产党的“三个代表”。共产党也是不理睬人民的呼声,不给人民选举权利,要强行做代表的。所谓的“异议分子”做起事来,和他们反对的共产党竟然是如此相似!

4,这次“强行代表事件”涉及的主要是政治道德问题,甚至可能有意识形态问题,和法律不太有关系。按照我的一点欧洲法律知识,你把民阵和学联的组织名义强加在那些签名的个人之上,倒是涉及了法律的侵权问题。不知你觉得我的这个看法对不对?

 

◎ 费良勇大喊他负全部责任

为了这件事,我打电话找过费良勇先生。我寄希望于他的理性,希望他知道,他们这种强行代表的做法是多么愚蠢,后果是多么不堪。

但我失望了,费良勇先生丝毫听不进我这调解人的意见,并且大喊说:他为这件事承担全部责任。

我因此很奇怪:难道他们多年来搞的民运,都只是向共产党要民主,而不是他们必须也遵循的民主?一旦有了让他们的组织和个人出风头的机会,他们就可以如此置民主程序于不顾,如此不择手段,如此不顾忌他人的看法?
----

现 在,我真的不知道怎样评价他们了。这些人可以算作我过去的朋友,我在彭小明家做过客,和费良勇也相识多年,我原来一直视他们为坚定的民主斗士,现在我不敢 轻易相信这一点了。而钱跃君曾经给我们做过柏林导游,他看起来很有学识,但我感到不寒而栗的,是他在这件事上显示的手段与机心。

昨天在旅途中看林语堂的小品,他评论中国人是一个“败类”民族。我不敢说林语堂的话很对但是,在公共事务上,如何做到诚实和公正,确实是中国人的一个大问题不光是搞专制的共产党,还是这些自称追求民主的异议人士,似乎都做不到诚实公正,难道我们中国人真的是“败类”民族吗?

有人说,民主就是两个魔鬼打架,因此不必在乎民运人士的个人品质。我的问题却是:中共有国家机器,民运人士如果不要道义原则,还有什么呢?

此文由德国民运人士议会听证事件,涉及公共事务上的诚实和公正问题,希望能引起相关人士的反省,给人们提供借鉴。如果有关当事人认为此文有错误的地方,欢迎到茉莉博客上来批评指正。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2/11/10 02:52:43 PM
中国的历史就是打倒皇帝做皇帝的历史,那些民运人士只是借助能借助的力量,达到自己的目的。一旦他们的目的达到,他们便会和他们现在反对的人一样。小小的权力就能发挥得如此淋漓尽致,可以想象,他们掌权后会是什么样子。
游客
   12/11/10 02:52:28 PM
中国的历史就是打倒皇帝做皇帝的历史,那些民运人士只是借助能借助的力量,达到自己的目的。一旦他们的目的达到,他们便会和他们现在反对的人一样。小小的权力就能发挥得如此淋漓尽致,可以想象,他们掌权后会是什么样子。
游客
   12/05/09 10:53:44 PM
海外民运人士内讧、台湾蓝绿内斗,是华夏民族性的折射,大陆迟迟不能实现民族,与此不无关系。
游客
   03/21/09 09:39:40 AM
真是苦心婆婆 道德重整 中國才有希望 您要紀續寫理性與喚醒良知的文章
游客
   01/13/09 10:04:25 AM
哈哈,民主不是万能的,看看印度那个熊样就知道了。
游客
   01/13/09 10:01:12 AM
中共在没成气候的时候,也是拿民主来说事的。
游客
   01/10/09 06:07:01 PM
民主政治不仅需要一套制度,也需要相应的民主文化和素养,没有后者,有了制度也会被歪曲,也会被废止。
游客
   01/04/09 04:45:37 AM
说的好!
游客
   01/03/09 11:09:03 PM
中共有国家机器,民运人士如果不要道义原则,还有什么呢? 义正词严,好!
游客
   12/30/08 11:45:08 AM
ci wen zhong ken shi de ru guo hai wai min yn ren shi de dao de cao shou you wen ti . shui hai xiang xin wo m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