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仲维光]首页 

仲维光
博客分类  >  其它
仲维光  >  未分类
仲维光:犹太人都不要的马克思

66343

去年十一月底,张威廉女士到科隆参加联合国组织的慈善募捐晚会后路过埃森,我们一起去参观了在埃森的德国最具历史的犹太教堂。这个犹太教堂建于一九一六年,毁于三六年希特勒的水晶夜,近年来重新修整,是德国最重要、最具历史性的犹太教堂。里面展示了几乎所有的犹太名人,包括爱因斯坦、弗洛伊德、甚至电影和体育明星,数百人。但是我们寻遍M那一栏,却没有马克思,这让我们非常奇怪。为此我们问管理人员,对方回答说不是遗漏,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所以,连犹太人都觉得在他们的行列,让他们感到难堪的马克思,现在真的是只有送给各国共产党的子孙,特别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不肖后代了。

……

因为居然有人说,马克思好,共产党不好……继而又有人说,共产党好,中国共产党变了味……最后竟然说,列宁、斯大林、毛泽东不好,邓小平好。这样的说法,付出的是成千上万的民众的生命,得到的是天安门大屠杀。

……

对于这样的荒腔走板、不知好歹的论调我是不会浪费时间的。因为五十年前的我,也曾经被真理部的这种观点扭曲过、蒙蔽过。七十年代时由于邓小平的复出,由于七六年清明天安门事件,我一直与这类论调对抗,而我一生前半段的很多工作就是在解析这些问题。

八十年代末,当我刚到德国的时候,我是准备继续研究这一问题,研究自然辩证法也就是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说不是学术,在科学史和学术思想史上毫无影响及作用。为此,德国批评理性主义,即科学哲学的代表人阿尔伯特在支持我、为我写的推荐信中开章明义就说:这类问题是毫无学术价值的问题。自然辩证法的出现不仅对科学毫无影响,而且和科学及科学思想的发展毫无关系。可是对于中国的所谓学界、知识界来说却有着现实意义。

我后来对于意识形态和极权主义问题的研究让我彻底明白:它是一种旨在建立人间真理的世俗观念论,即意识形态。因为它是要建立一种世俗宗教、政治化宗教,所以它不是一个“学术”问题。为此,这就让人们很容易地看到,它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谁如果把这样一种世俗宗教当作学术,不管他是西方人还是中国人,不管他是老的马克思主义者,还是新马克思主义,不管他是萨特还是顾准,都要么是智力和学术感觉疲软,要么是道德出了问题。而就是在这两方面,我的一生经历都让我有非常深刻甚至可说是痛切地体会。我一直不断地遭遇这两类人,甚或直接就是连体人。

世俗宗教,即世俗化、政治化基督教,也就是十九世纪以来产生的各类意识形态:马克思主义及后来的法西斯主义、纳粹,以及当代各类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甚至时下西方的民粹主义,都是在对于基督教政教合一步入的绝境而产生的反弹,最近三百年在欧洲所发生的政教分离过程中,孳生出来的一种世俗的政教合一思想及政治潮流。它不仅不是中国文化的产物,而且远比中国的皇帝、皇朝对人和社会的控制更加残酷和极端。我们习以为常的中国的真理部传授下来的反传统——反对各种人类其它的文化传统、西方中心主义论、一元发展历史论,都是这种倾向的产物。所以八十年代以来的中国知识界的所谓“走向未来”改革思想,所谓《河殇》的海洋文明说法,都不仅是这类意识形态,世俗宗教粗鄙牙慧,而且根本就是它们的蜕化孽种。

世俗宗教,即世俗基督教社会及其思想文化的蜕化过程,比基督教社会近代之前的退化要迅速数十倍。

谁如果看不到,或看不懂这点,谁就不仅无法理解共产党在百年来在世界上,而不只是在中国造成的危害,谁就一定看不到我们眼前动荡的世界,问题丛生的世界的祸源在哪里。

所以,对于那些见了棺材不掉泪,还要追着我和我讨论马克思主义的“学术”价值问题的人,我和阿尔伯特一样,认为这是昏话和胡话。您如果不同意就请到别处去说,我没有兴趣和您再继续涂抹这些问题。套一句克雷洛夫寓言中的话,“朋友,你是灰的,可我已经白发苍苍了。”

 

2017.3.4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