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仲维光]首页 

仲维光
博客分类  >  其它
仲维光  >  未分类
仲维光:纪念六四二十八周年感思

66804

纪念六四二十八周年感思

——写在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网站

—仲维光—

 

1.

 

任何一个人,尤其是中国人都不应该对这个日子无动于衷,因为六四不仅是残暴,而且是对人的蔑视,“杀他个二十万,稳定二十年”,并且要在电视镜头下杀给全世界看,只有共产党这种恶魔,彻底丧尽人性的集团才能够做到。现在,二十八年过去,居然有人企图在另一方面超越人的底线,把它从记忆中抹去。让我们及后世的遗忘。这是不可能的,即如六四永远不可能不是最血腥残暴的一天,人类最耻辱的一天一样。

在六四这一天,我还是要强调我所说的那句话,反共是做人的底线!因为天安门大屠杀充分证明了这点。一个作家、知识分子,你不反共,无论从人性还是学术,你进入的都不是人类正常的领域,一定是一个癌变的部位。谁不明白这一点,对这点模糊对待,就是在侵蚀人性和良知,就会为下一次六四的发生制造可能。

 

2.

 

这些天在断断续续地听马勒,每个指挥家指挥下的马勒如此不一样让我深感,它展示的正是一个指挥家的感受和才能,而中文界对马勒的理解却让我感到,在感觉和感知上竟然与正常的判断有如此大的偏差。为此,我更深切底体会到,感觉和感知真的是一切精神思想作品的根本基础。

六四发生了,我们对它的反应,对它的反响,展示的同样是我们的感觉和感知,是我们的心灵和才能。如果把每个人的心灵和智力看作一个乐器,六四是一记沉重的敲击,每个人都一定会有反响,可你的反响的音色、音调是什么,你的反响着调吗,群起的反响是否能够形成有历史意义的交响?都是必须回答和必须看到的问题。

二十八年了,如果伴随潮流回到了血腥气未散的故里,如果只是蛤蟆吵滩,如果我们依然没有我们的交响乐,那么难道不应该更对基本的音色、音调,对我们的反响是否着调提出更强烈的质疑吗?

历史为我们提供了那么巨大的打击和教训,因为基本的人性和认知的底线,世界曾经也还是一直在积极地支持我们,包括各类奖的赐予,可我们拿出的知识的、精神的产品的品质对得起历史吗?

无论怎样,我感谢筹建这个活动的贝岭和孟浪,因为你们还在提供这个能够提出这个问题的平台,一九六九年我插队到乡下时就开始思索的这些问题。那个社会、那个黑帮集团很明白,要想维持统治必须彻底改变基本人的音色和音调,可我们有多少人明白,你的基本音色和品质被改变了?我们甚至还要为提出这个问题付出代价。正是在这点上,我的半生的奋斗,让我明白你们的努力的价值,你们当年创办《倾向》,创办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的必要性。因为今天,它让我们纪念六四,还有这么一个寻找主旋,寻找中国知识界的交响乐的平台。

 

2017-06-04 德国·埃森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