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仲维光]首页 

仲维光
博客分类  >  其它
仲维光  >  未分类
仲维光谈太太与情人

67235

今天是周日,谈点轻松的题目与网友分享。

无意中在博客中看到有人说,爱人就像粗布衣,虽然不美丽,可是能遮挡风寒;情人就像时装,感觉很美好,却不能穿出去。发帖者以为发现了很深刻的东西。而这其实就是当代网文,那些装腔作势的半瓶醋误人之处。

 

1.

 

把女人作为身外之物去感觉,这让人失去了人的存在的最精华的内容,他没有感觉到人的感觉中最微妙、美妙,其它生物所没有的部分——人所独特具有的心神动荡、带有陶醉感的享受。

这个生命之间互相联系的道理很简单,也存在在一切男女生活中。因为人的苛求无论对太太(或者丈夫)还是对情人,都是如此。大多数人是在太太中寻找情人的一切,在情人中寻找太太的一切,而对此,因为没有兼得而感到缺憾、痛苦不能够自拔的有,熊鱼自笑贪心甚的也有……。可无论怎样,它永远是人生的一个梦想,所以爱情也是个千古永存的题目。

换装给人带来舒适,换“人”带来的一定是痛苦和怅然若失、惶恐和空虚。人之为人,从根本上不是一个愿意随意换人,和被换的生物。那习惯于换,而无痛苦的人,事实上已经失去了人的基本感觉。那样的人其实是可悲、可怜的。

这个看法是中国文化传统的看法,或许传统中国文化还没有走出最后一步,明确地提出女人是男人或者是男人是女人生命中的一部分,但是这个结论却一定是传统中国、东方文化的一部分。因为这个文化信奉的是“生命互相之间的联系和转化”,并且已经有了那高于西方只是泄欲的情爱艺术。为此,我对您说,房中之术绝非只是泄欲;《红楼梦》中的情和《红与黑》中的情不一样;读不出来的人,就还要去再读,再去体会才是,不然损失的是你,因为人只能够活一次,没有吃过,没有体会过,不知道,说的严重了,是枉为人也。

 

2.

 

有在美国的网友推崇今天的西方的性爱,认为我的说法是胡扯。可我真的对这类流行看法很不以为然。

我认为,当代西方各种满足性要求的发展方向,可以让我们看到并且直接提出质疑,今天的西方人是否真的懂得肉体的爱?

很多现象代表了这个社会的倾向及其所谓基础。例如性娃娃的研制,广泛的性伴侣的合理性,让我们不得不问,性交难道只是摩擦,难道能够由工业技术设计的性娃娃替代吗?能够提出这种设想,并且这样的产品在一个社会中推行,这本身就是一个问题。

不错,越来越多的西方人,甚至东方人觉得性娃娃比女人强,可这却正是现代化、西化造成人被社会及其物欲发展所异化的结果。当我说的性行为的那种“人的无以言状的体会”被认为是天方夜谭的时候,性娃娃一定就成了最完美的伴侣。可那也就一定是人的终结。因为人已经不理解人需要什么了,在人的欲求上不知天外有天,不知那无限的境地了。

人不知道人为何物,对人类来说是最危险的事情!这就是埃及为什么立一座狮身人首像,留下一个千古的斯芬克斯之谜。不是吗?在我的贴下,就已经有人被吃掉了。因为他们的说法就是已经不知道或者不在认为这是个谜了。

作为性对象的女人或者男人,都一定是无法替代的,他不仅是性娃娃等对象无法替代,而且一旦和你生命中的韵律融合的时候,谁也替代不了她或他。因为她包括的因素是如此复杂,皮肤感、气息、温度、动作幅度和韵律,抚摸你的部位,让你爱抚的角度,说话的声音、语气,使用的语言,没有一个是可以设计出来,甚至说你能够说清楚的。在海明威的小说《丧钟为谁而鸣》中,那个老妇人问玛丽亚,地动了吗?她对玛丽亚说,这样的体验,她一生中只有过三次。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是我们古人笔下的男女之情……

找到所爱永远是一个缘分,可遇而不可求。可能你找过一百个女人也没有找到,可也可能你一生只遇到过一个就找到了。那真的是一个赐予的问题,不由你自己决定。中国人说的是前世修的,是前世的缘分,也许有道理,当然也许不是那么回事。谁也说不清楚,可这也是不能够轻易说人家是胡说的原因,因为世上这样的事情太多了!

在不能够说清的地方,最好就是闭嘴,著名的科学哲学家波普如是说过。我觉得,不仅哲学问题,在性问题上也是如此。

 

3.

 

男人和女人构成的是人类最美好的故事,当然正因为此,也可能是最丑陋、最肮脏的故事。所以不是所有的男女之间的事情都是美好的,都是值得留恋的。

男人与女人构成的是人类永恒的题目,永远说不完的故事。从古以来人们谱写过各种各样的爱情故事,包括神话、童话,可永远没有写完、写尽,永远对人充满魅力,充满吸引力。谁以为性解放是这个男女问题的最终答案,谁以为物化、世俗、纵欲就已经回答了这个男女问题,谁如果把那个无所不在的崇洋媚外用到这个男女问题上,以为在西方已经找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那就大错特错了。而单只从这一点,把性解放作为男女性问题的最高解答,就能够让人可以肯定地认为,它不是一个真切的解答,因为我不相信这永恒的问题能够用如此简单、绝对的解答來结束。如果这就是结束,那原始年代,动物阶段就已经有了解答。可就是连动物不也是存在着排他性,存在着五里一徘徊的定向依恋吗?

为此,当人们质问现代化为人类生存带来的问题时,现代化毁灭了自然,现代化已经使得艺术成为观念的、物欲的,毁灭了人生的很多情趣和境界时,难道人们不也应该同样很容易地看到,与这一切平行的“性爱”、“男女”问题的遭遇是同样的吗?

现代化、西化、物欲、人欲,已经如同毁灭了自然一样毁灭了男女问题。我们现代的男女难道不是已经如我们从超市买来的鸡那样,没味儿、怪味儿,炖不了汤,出不来美好的鲜味儿了吗?难道我们现代的男女已经不再发生那人类曾经有过的美好的爱情和性爱了吗?性解放,那放肆的没了细腻感觉的粗鄙的性,难道不让人如质问现代化一样地质问:爱情死了、男女问题死了,这永恒的题目已经不再永恒,灭亡在现代人的手里?人的感觉和感情已经被现代化彻底地异化了?

在一个观念化、物质化的现代世界中,难道这永恒的题目面临的挑战,不让您感到严峻,如果曾经的永恒不再永恒,那意味着世界正在发生基因的变化。如果真的如此,那么说人类死了,人类步入了死路是毫不为过的!

谁也不能忽视人类对于男女问题,对于性问题的感受和认知,我坚持我是一个传统的人,传统的男女、传统的性爱让我神往,没了传统就没了传统存在的人,转基因的人不仅让我感到陌生,而且感到,那的确是另外一种怪异的生物。

男女问题……还是多想一想,多品味品味再说吧!

 

2017.5.7 德国·埃森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