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仲维光]首页 

仲维光
博客分类  >  其它
仲维光  >  未分类
仲維光德國極權主義研究大師布拉赫及其二十世紀研究(4)

67434

在那次討論會上,寇爾伯教授明確地表示不同意孔策的看法,他認為,布拉赫對於魏瑪共和國的權力結構細緻的分析直到今天仍然是獨一無二的。這個研究試圖非常具體、明確地確定有責任的個人和社團。這個研究既沒有忽視那些老一代的精英的歸屬,也沒有把納粹攫取權力只是作為那些可能把握權力的黨派操縱的形勢發展中,由於錯誤處置和放縱導致的最後一步後果。這中間起了很大作用的尤其是在大聯盟政府失敗前積極推行的的總統制。這使得在1930年試圖在議會基礎上重新組成一個政府的努力不再可能實現。

對於孔策對布拉赫的攻擊,德國另外一位歷史學教授基特爾教授 (Manfred Kittel) 曾經作過具體的評述。孔策在方法論上對於布拉赫的批評,認為對於他那一代歷史學家來說,布拉赫的方法很少有人理解。他在1957年為《歷史學期刊》寫的評論中甚至走的更遠,他認為,布拉赫非常強烈地關注權力分配問題,為此他探究了權力構成及統治方式和互相依賴關係的改變。以這樣的方式理解,就使得他事先就為這段歷史確定了的框架,從而讓他的研究帶有了偏見,很難看到歷史關係的多重性。對此,基特爾指出,這樣的沒有論證的指責也存在於當時貝松(Waldemar Besson) 對布拉赫的批評上。貝松認為,布拉赫毀滅了所有那些在結構的動力中存在的歷史人物的努力。但是基特爾認為,恰好相反,布拉赫對於魏瑪共和國解體的研究提供了多方面的思考方向,它讓我們今天對於魏瑪共和國末期的各種在政治上的替代可能的反思更為實際。

這一點在文化批評方面更為顯著,至今人們在這個領域中所進行的各種探索幾乎都仍然是在布拉赫60年前的討論思想和範疇中,從共和民主的失敗、議會功能的缺失到憲法缺陷,及政黨問題上的盲點等。布拉赫試圖用這些新的方法超越過去那些帶有目的論的歷史觀所造成的盲目。為此對於那些帶有觀念性的濫漫傾向的有關魏瑪共和國的粗疏描述,布拉赫的研究就顯得非常陌生。但是布拉赫正是通過這樣的探究、澄清讓那種日爾曼“民族國家”的僵硬、封閉思想逐漸軟化、消散。

基特爾教授認為,布拉赫和孔策爭論的中心問題是,在精確意義上30年代布呂寧的緊急狀態下政府是第三帝國的前身,還是如孔策所認為的那樣是拯救民主的最後努力。對此,他認為,真實情況應該是二者兼有,因為布呂寧和他之後的內閣雖然走向了用軍隊支持保護的專制,這是不能夠令人接受的。但是這和後來的希特勒的獨裁專制相比,它的傷害就極為有限了。還是後者更加不可令人接受。布呂寧雖然不能夠被看作是對於民主的最後拯救,但是可以看作是阻止1933年希特勒上台、阻止德國走向這條道路的最後一個努力。對基特爾來說,不是布呂寧而是胡根貝格和德意志民族人民黨 (DNVP)中的強硬派核心是魏瑪共和國的掘墓人。他認為,在談到魏瑪共和國消亡階段的政治形勢的開放性的時候,孔策對布拉赫的理解是錯誤的。事實上1933年希特勒攫取權力既不是必然的,也不是一次意外發展,歷史學家記述的歷史是二者之間。對此寇爾伯教授則認為,布拉赫的這個研究正是強調了1930年一個不是被迫選擇的總統內閣是一定能夠發揮作用的,它並不是如孔策所說的,是一個完全失敗的政黨政治的必然結果。

 

2.5 布拉赫魏瑪共和國的消亡研究的意義

200710月,在為布拉赫為雜誌30年的工作後退出編輯部而舉辦的討論會上,主持人穆勒教授在引言中認為,布拉赫關於魏瑪研究的著述,是一本經受了歷史考驗的重要著作,很少有書如它那樣,在經過幾十年後依然非常具有閱讀的價值。然而,令人驚異的是布拉赫的很多著述都是如此。所以他認為,布拉赫是位極為獨特的歷史學家。在當代歷史學上他不僅是那些名列前茅的歷史學家之一,而且根本就是在這幾十年的歷史學者中的執牛耳者。

布拉赫的這本研究著作,自從1955年出版後,一版再版,即使不用被一面倒地熱情地接受這樣的說法,但是還是可以說受到非常廣泛的高度評價。一向以說好話吝嗇的恩斯特 弗蘭克爾教授,也就是評介他的這部升等論文的教授,認為這是一本“輝煌的著述”。30年後,德國研究當代史的哈根 舒爾策 (Hagen Schulze) 教授在他的關於魏瑪的著作《日爾曼人和他們的國家,魏瑪、德國1917-1933(Die Deutschen und ihre Nation. Weimar. Deutschland 1917-1933)中稱布拉赫的這本書“直到今天也沒有任何一本現代的作品能夠取代它,它堪稱是當代史中的一本經典著作。”

布拉赫的這本著述和一切具有重要意義的偉大著述一樣,當然不會是沒有異議及爭論的,但是可以毫不過分地說,它出版後的半個世紀,在這一研究領域的人,無論從哪方面說,無論從年齡來說是哪一代人,都承認這本書對於他們的學術生涯的影響。

柏林自由大學的政治學歷史學教授里特爾 (Gerhard A. Ritter),比布拉赫小7歲,生於1929年。他認為,布拉赫的這本書一些看來十分極端的說法給了他非常大的啟發。例如布拉赫認為,1848-1849年革命的失敗,中斷了德國的歐洲發展之路。此後在俾斯麥的領導下,並且通過他的領導及必須優先的外交政策問題使得政府毫無顧忌地充分利用了愛國心理,從而導致了內政的重大發展變化。這給了他非常深刻的印象。這對於他們那代人,在1945年二次大戰結束後尋求到底是什麼阻礙並且導致了第二次民主的失敗,魏瑪的經驗能夠給未來發展哪些啟示,布拉赫給出的回答是令人信服的。

里特爾教授認為,布拉赫在50年代中期在柏林自由大學完成的這部著述,也是新的政治學的種子的萌芽。它使得政治學和歷史學相連,並且帶有歷史學的性質。這種特點在此後出版的布拉赫和弗蘭克爾共同編輯的《國家與政治》一書中,布拉赫在前言中明確地做了說明。

這本1957年由費舍爾出版社出版的詞典式的書籍,到80年代已賣了40多萬冊。在這本書中,歷史是運用政治學的基本學術規範描述,而每一個政治學概念充分浸染著歷史性。而這在布拉赫關於法西斯主義、納粹和極權主義的歷史研究中已經成為他的基本思想的核心。在他後來的各類著述中更深化了這個特點。他把釐清自由主義的,保護基本價值的改革思想和政治行為作為自己的任務。對於德國流行的在文化人類學的悲觀主義和那種千年盛世使命的完美的妄想(在前者,他們試圖通過建立和加強一種專制來克服混亂、保護社會的秩序,在後者他們則認為,為了實現他們的目標,創造一種新的人和人間天堂,採用任何手段都是正確的),布拉赫明確而堅決地拒絕這兩個選擇及道路,不斷地明確、清楚地指出他們的誘惑及其危險,以及走出這個百年困境的另外一條通路。

如前所述,布拉赫的這個開創性的研究工作受到高度評價,由於這個工作他被稱為是德國處於歷史性的痙攣時期,民主覺醒時代之子。他的這部關於魏瑪共和國的研究著作奠定了50年代中期那個時代開始的對於過去德國歷史重新思索研究,是走向民主之路的基石。與此同時它立即受到那些對此持有保留態度的人的反擊。為此,33歲的布拉赫和傳統的佔據統治地位的德國知識界之間發生了激烈的對抗。

在這個對抗中,值得思索的是,和十幾年後1968年那些在德國社會上發起反叛運動學運的青年人相比,布拉赫遠比他們更早地重新思索,並且對抗德國曾經有過的歷史傳統。但是,有意思的是,到了六八年布拉赫卻是作為保守、老式的知識分子教授出現的。而它的原因卻正是因為,布拉赫的思想及研究的基礎是對於極權主義的批評性的研究,而這就決定了他針對的對象不僅是納粹,而且包括共產黨政權,以及所有20世紀的意識形態化的觀念思想。所以不到五十歲的布拉赫不被六八一代受到共產黨支持和煽動的學生運動認為是自己人。

 

3.      與歷史學密切相連的極權主義研究

 

如前所述,布拉赫之所以能夠在歷史學上,在對德國當代史研究中做出開創性的、顛覆性的貢獻是因為他引用了不同於此前德國的傳統治史的新的方法。他的歷史學的基礎是新的政治學思想,而這個新的政治學思想就是布拉赫對於極權主義理論及思想的認知和研究。布拉赫不僅在他最初的升等論文中充分地運用了對極權主義問題的認知,而且在其後,即50年代後的半個多世紀中,在冷戰時代,在極權主義研究領域中做出了非常獨特的貢獻,成為這一領域中在德國和歐洲最重要的學者。這使得他不僅在德國的歷史學領域,而且在政治學領域都成為重鎮。

布拉赫對於極權主義問題的研究,由於它在他的研究工作中是作為他治史的思想基礎和理論框架,因此這一研究不僅和基本的思想研究,即概念和理論研究聯繫在一起,而且和它的歷史學密切相連。在布拉赫對於極權主義的研究中,歷史感、歷史性是他的一大特色,而這也就又決定了布拉赫的研究不僅和德國當代史,而且和正在發生的事情,和德國社會的文化思想及社會演變有著密不可分的關聯。

 

3.1 在布拉赫研究魏瑪時代及納粹問題中的極權主義問題

 

3.1.1  以古代史為專業的布拉赫在美國哈佛大學進行了一年的博士後研究、學習之後,返回德國進入了柏林德意志政治學院的政治研究所從事當代史研究。戰後,50年代初期德意志政治學院政治研究所的當代史研究,是作為德意志政治學院對極權主義和多元主義之間的區別的研究的一個應用和補充。這個補充關係可以從這個事實看到:1957年弗蘭克爾教授和35歲的布拉赫共同主持費舍爾辭典的《國家與政治》一書中有關這方面問題的編撰。而事實上,前已介紹的布拉赫1955年的升等論文《魏瑪共和國的消亡》,是布拉赫領導的這個部門的第一個階段的成果。它也是由弗蘭克爾及該所的另外一位教授漢斯 赫茲菲爾德審定的。布拉赫的這本書也使得這個研究所在50年代獲得了國際性的名聲,尤其是在美國和英國,這本書成為瞭解德國的最基本的著作。

在這本書中,雖然布拉赫沒有對極權主義理論進行直接的探討,但可以說從布拉赫到研究所開始,極權主義概念就是他的研究基礎。因為這個研究是建立在民主與極權主義制度的對立基礎上,因此在他的關於魏瑪共和國解體的研究中關於權力轉移的研究,如果沒有極權主義概念根本就不可能展開。事實上還不僅如此,他其後1960年的工作也是建立在極權主義理論基礎上的。這個工作是他和格哈德 舒爾茲 (Gerhard Schulz) 及沃爾弗岡 藻爾 (Wolfgang Sauer) 合作完成的,藻爾後來出版了《納粹攫取權力》一書。這本書天衣無縫地接續了布拉赫關於魏瑪解體一書,把納粹19331934年攫取權力分成四階段。

關於納粹攫取權力,柏林老一代的政治學者弗蘭克爾及弗朗茲 諾依曼(Franz L. Neumann) 早在流亡期間就發表了對這個問題的重要的具有影響的分析。弗蘭科爾在1941年在美國發表了《雙重國家》。諾依曼1944年出版了《巨獸》。這裡必須要說的是弗蘭克爾始終阻止他1941年的英文著述翻譯成德文出版。因為儘管這本書用英文改寫后,和他1938年寫作的此書的德文稿相比,已經大大地去除了馬克思主義,但是他感到,在這本書中依然還是太馬克思主義化了。這本書的德文本一直到1974年才出版。而38年的那個原始版本和弗蘭克爾的其他著述又過了23年,一直到1997年才作為歷史文獻結集編輯出版了德文本。對諾依曼也是同樣的情況,他一直堅持,《巨獸》一書的德文本出版,必須在他作了根本的修訂後才能夠出版。

布拉赫60年代的工作當然是在這些歷史性的工作的修正基礎上進行的。弗蘭克爾在《雙重國家》一書中提到,在德國的壟斷資本和集權的國家制度之間存在著一種功能性的關係。對於這一關係,在布拉赫、藻爾和舒爾茲的工作中反轉了它們之間的關係。極權的國家決定了經濟政策為它的政權服務。納粹的統治只會採取這樣的經濟政策,也就是他們如何能夠在已經被毀滅的生產能力中“鞏固統治”,“立穩腳跟”、“發展”才是他們唯一要考慮的。

在諾依曼的《巨獸》中,他認為,在第三帝國中有一個社會集團,他們為了自己的利益的需要建立並且堅持極權主義的專制。他的這個對於權力結構的分析,在布拉赫等人1960年的研究中並沒有被接受。代替這個看法,布拉赫們提出極權主義的“領袖國家”看法,認為希特勒根本上已經成為一個全能的獨裁者,他贏得了完全的、自由決策的權力,按照他自己的計劃排除掉了所有的反對者。後來當代史專家漢斯 莫姆森 (Hans Mommsen) 進一步論證了納粹集團內部的混亂和權力爭奪,由這些不同團夥的對立及合作,奠定了他們的領袖的最後的決定性作用。

 

3.1.2 《納粹攫取權力》這本書的引言是布拉赫單獨撰寫的。他在引言中闡釋了他對於極權主義理論的理解。在這篇序言中,他發展了3年前他為費舍爾辭典撰寫《國家和政治》時的看法。布拉赫在這本辭典中對於極權主義的定義是以著重突出它的現代特點開始的。

“在現代統治制度中極權主義代表了一種朝向中央極權化,整個政治和社會及精神生活一致化和監控統一化傾向的極端的擴大化的形式。”(《國家與政治》,1957,法蘭克福,第294頁)它產生於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所展現的不同的歷史現象形式分別是共產黨、納粹和法西斯主義政權。儘管它們出現的歷史前提和條件不同,但是布拉赫在這裡得到了幾乎和弗里德里希 (Carl Joachim Friedrich) 和布熱津斯基 (Zbigniew Brzezinski) 同樣的看法,這三個政權都同樣具有以下典型的特徵:

否定任何和他們競爭的其他的政治群體存在的權利;

否定在政治範圍以外存在的生活和文化的獨立自決的權利;

存在著一個被定義為永遠不會犯錯誤、不可取代的政黨;

一個充滿鬥爭性的,起著以前宗教所起的作用的意識形態;

利用現代技術無所不在的監視以及對於民眾乃至對於整個制度的操控。

按照布拉赫對於極權主義的理解,他拒絕在分析這種現代專制的時候,把法西斯主義作為普遍概念使用。他認為法西斯主義和意大利的特殊情況相關聯,如果作為普遍性的概念它就無法解釋德國納粹和意大利法西斯主義政權在目標和很多統治措施上的不同。為此,他認為極權主義概念涉及到不同的獨裁制度中對社會的操控和滲透的強度的程度問題,而這是斯大林的共產黨集權主義政權,希特勒納粹德國和墨索里尼的法西斯意大利所都共同具有的。因此他認為極權主義概念是比法西斯主義更為普遍的概念。

在《攫取權力》的序言中,布拉赫展開了他在具體歷史研究中的一些思想。按照他的想法,德國的納粹是極權主義研究中的一個特例。他再次提出極權主義制度是“一種新的,完全屬於我們這個工業化的大眾社會的世紀的產物。”極權主義的制度形式,極權國家是那種中央極權,它的一致化,單方面控制不僅在政治上而且也在社會和精神生活上,它在我們世紀的那種歷史動力支配下獲得了特別的效力,並且由此進一步超越了舊的專制和獨裁統治的形式。

極權主義是20世紀的新的現象,甚至可說是世界大戰後的社會心理危機的結果。它包括了所有以往及現存的其他不同專制的因素和形式:那些被稱為東方專制、帝國主義專制、等級專制、法國革命式的的極端民主專制、納粹以及共產黨專制的制度。布拉赫認為極權主義是帶有20世紀的現代特點及可能的一種新型的綜合,並且由此形成了極權主義的各種自己的特點。為此,他集中研究、描述了極權主義制度的各種制度特點,而拒絕了那種認為共產黨極權主義在“理智”上比納粹等要好,具有更高的水平,它們有一種所謂人道的統治目標的看法。布拉赫認為,這種看法是不成立的。他認為,所有這些以目標為說辭的說法都是一種從來也沒有被證明過的“宣傳”,無論是共產黨還是納粹德國,他們都幾乎一直是同樣地、不斷重複地使用這種“未來的民主”、“民族國家中的徹底民主”的許諾。

布拉赫接著談了極權主義的主要特徵,在這裡他主要談的不是自己的理論,而列舉了弗里德里希、弗蘭茲 諾依曼、齊格蒙德 諾依曼 (Sigmund Neumann) 等人的理論描述。對於布拉赫當時的情況,起決定性作用的是弗蘭茲 諾依曼,他主要根據諾依曼在1954年去世之前所提出的看法。

布拉赫是以弗里德里希關於極權主義所作出的著名的結構特徵的解釋開始的。但是他很快感到這還不夠。因此他使用了諾依曼關於獨裁專制的理論進一步補充了它。諾依曼的工作成果在他去世後的1957年,作為遺稿得到出版。布拉赫使用了諾依曼所注意到的關於極權主義制度的政治合法性問題,認為極權主義的存在不是依靠恐怖,而是依靠利用了“民主制的各種形式和說法”。這也就是說,它保留了民主制的門臉。例如那種表面形式的同意,一起鼓掌歡呼同意或否定,並且這種運用所謂“民主集中制”形成一種新型的極權主義專制。

布拉赫在諾依曼的思想的基礎上進一步認為,極權主義不再更多地是如傳統專制那樣依靠獨裁者的政變或者革命團體攫取政權,而且也“利用表面的民主形式”!這也是現代極權主義的一個典型的特點!

對諾依曼的思想的進一步思索,使得布拉赫改變並且提出了對極權主義的描述。他認為不僅是“恐怖”,而且還有“操縱”是極權主義統治的特點。“恐怖”在其他的國家統治形式中也可能存在,但是這種形式的“操縱”卻是極權主義制度所特有的!

對此,布拉赫說,“這裡,在對國家和社會的操縱方面存在著極權主義與獨裁、專制 (autokratisch absolutismus) 或更早的凱撒專制的最深刻的區別。同樣與僅僅是專制的國家,以及在20世紀的條件下依然在君主專制和偽民主的極權主義二者統治形式之間中間地帶的各類專制制度的區別也是如此。

為此,最終布拉赫接受了齊格蒙德 諾依曼的觀點,極權主義制度的“永遠革命”的特點。當那些掌握極權主義權力的人想要改換的時候,極權主義制度就會永遠運動變化。因此極權主義國家在以不斷必然向上發展來迷惑民眾的時候,總是會利用新的領域中的他們所能夠控制的動力。

 

3.1.3 布拉赫對於極權主義的理解並沒有要求一種新的理論,或者是一種對於已經存在的理論的根本的修正,而是進一步對已經有的理論的思索探究和推進,也就是在他的經驗研究中提出的問題所帶來的意義。因為的確是如弗朗茲 諾依曼所說,極權主義攫取政權不再是經典的、傳統意義上的政變,而是利用了所謂的“維護民主”。他認為極權主義在攫取政權的時候“利用了現代民主社會的一些因素”是比其他的別的方面更為重要、更值得研究的一個特點。所以布拉赫對於當代史的研究也沒有朝向一種新的概念,而是集中在如何能夠區分這些具體的事情和問題。他認為政治學、社會學和國家學說中的極權主義理論需要針對現實、針對正在變化中的事物的具體化的研究,需要通過對於原始材料和問題的具體分析來確定。

對此,人們可以以他對於極權主義理論研究的所做的工作來總結布拉赫在政治學研究所的工作。這個工作具有兩方面的意義。一方面,他的經驗歷史研究極大地豐富補充了極權主義的理論研究;另一方面,布拉赫領導下的探究卻並非是沒有光彩的。在把極權主義研究應用到另外的超出納粹的領域中,布拉赫認為對這樣一個前提做經驗主義的考察是可能的,這就是意大利的法西斯主義、德國的納粹、蘇聯的共產黨制度和東德統治制度是都可以同樣使用極權主義理論來表述。為此,布拉赫領導下所做的這一極權主義理論的經驗研究實際上帶來了更具體的比較研究。布拉赫對於他的研究所作的進一步的繼續,使他更多地介入參與了當時的對於東歐問題的研究:對於極權主義與民主的具體的對立的分析研究,而這就使得他超出了具體的對於極權主義的經驗研究。而這也使得布拉赫更激烈地受到阿登納時代德國政治學領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mindcontrol731
   08/25/17 03:27:28 AM
事发地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公检法纪系幕后故意制造冤假错案,暗中勾结以潜山县余井镇为首的黑社会犯罪集团,警匪勾结,官匪勾结,对退伍残疾军人王焰实施残无人道的洗脑人体实验(脑控),而至今无法正常工作生活2007——2017。——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