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仲维光]首页 

仲维光
博客分类  >  其它
仲维光  >  未分类
仲维光人生胜负及与林云大师之缘——赢球有感

68022

在德国北威州Landsliga的乒乓球州级联赛中打第三台,对于一位将近古稀之年的老翁的困难,我当然是估计到了的。但是尽管是估计到了,从九月份开赛以来,更加之人生中突发的困难,身心都不在竞技体育的较好状态,连输五场,一直没有开胡,还是让我不能够接受。我甚至开始怀疑,在这个级别的赢球的感觉,是否也开始就此远离我而去。山川形胜,已非畴昔……到如今,惟有蒋山青,秦淮碧,我可能已经落到只能够打Bezirksliga,地区一级的地步了。然而,昨天赛球,却终于等到了胜利,连输五场后,不仅柳暗花明,而且一下子赢了所有两场单打。这真的是让我在我们队里、俱乐部算是重新挽回些颜面,因为队友们都输了。而由此,也让我再次感到人生的事情其实也是如此:一个人不是能够老赢,可也不会老输,也有赢的一天。

年轻时酷爱海明威的《老人与海》,虽然它让我一生深信,人是不应该被外界,以及被自己打垮的,抗争到底,这是生命的真谛。可生活中的人,有血有肉的人有时也不可避免地怀疑自己:奋斗一辈子,靠岸后或许只是那具鱼的残骸,那具鱼的残骸意义何在?

冲过了风浪,重获赢球的感觉,它让我更深地体会到,在人生的风浪中、海洋中,人的一生并不是以捕捉到何等及多少鱼肉为最高诉求的。不是吗,就在这渔猎的对抗中,人所酿造了、谱写了的是壮丽的人生,留下的是让人心神动荡的精神和生活的旋律。“求田问舍,怕应羞见,刘郎才气”,古人尚且知道此,何况我辈?如是,也并非只有海明威,不是只有西方文化中如此崇尚这样的奋斗精神。

一个有意志的人,生来不是一个能够被轻易打败的人。那些个权势,那些个无耻之徒,可以侮辱你,甚至试图毁灭你,可是他们不知道,你之为你,就笃定了不会在生命的方向上、人生的途中,在根本的追求上败给他。而这其实也注定了人生的报应。

对于人生,我有篇杂文,是关于我和台湾那位佛教密宗黑教大师林云的因缘际会的,因为忙写了个开头,一直没写完。

我和林云大师见过两三次,第一次见面他就视我为老朋友,最后一次见面是在杜塞尔多夫的一次侨团聚会上,寒暄过后,在近千人参加的聚会抽签上,他捐了一幅字,居然被我抓阄抓到。由于字从书法艺术的角度,我没有称奇的感觉,所以一直放在书柜保存。后来,二〇一一年后,我不断碰到刁难、侮辱,朋友告诉我,把林云大师的字挂出来,可以辟邪。我将信将疑,但觉以我和林云的缘会,只会有益,于是装在镜框挂了出来。

记得二〇〇一年,那是我第一次在几个人的小范围内见到林云大师,聊天时,他曾经对我说,我最好少惹事,害我的人都不会有好果,我疑心他知道此前我在德国曾经有过的一场诉讼,最后对方,那位德国医师提出和解,各付一半诉讼费,我同意了。孰料八月五号我汇出和解费,八月九号,他在收到我的和解费的第二天,玩私人飞机带着两个儿子摔死了。

在我有幸得到林云大师那幅墨宝的第三年,二〇一〇年林云大师驾鹤西去,可我的命在继续,在他仙逝后,我愈发地惊奇林云大师的预言了。就此,我其实希望的是,告诫那些加害于我的人早日回头,这也可以算是林云大师留给世界的一片善心。不是咒人,而是渡人。而渡人也是渡己。这件事我从来不说,是因为我实实地是不愿意看到任何人生的悲剧。

此外,赢球后退而思之,赢了球也更应该有自知之明,因为有一场三比一赢的比赛,四局都是两分的差别,一局十一比九后,三局十二比十我赢了两个。其中还有一局我是六比十落后翻的盘。赢球后感到身心愉快、轻松之余后也想到,此前输过的五场球,有两场都是第五局我十比八领先,只差一个球就全局都赢的时候又输掉的,其实也本不应让我对此后的球场人生都有怀疑。而由此更可知,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两分的变化就能够让你情绪如此截然不同。可那是你能够控制得了的吗?

荣辱胜败不惊,也真的需要的是过人的能力,可这只是其一,你控制得了情绪,控制不了“命”,所以最根本的还是做人。对得起生命,对得起所有和你生命相联系的人,一句话,对得起这人生。

 

2017.10.8 德国·埃森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