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仲维光]首页 

仲维光
博客分类  >  其它
仲维光  >  未分类
自由亚洲电台冯晓明对席海明及南蒙古问题报道的封杀说明什么-附件

68524

五.附件

 附件1

2012724日,关于如何看待德国宪法保卫局年度报告对席海明先生的采访:

 

联邦德国宪法保卫局七月十八号公布“二零一二年年度安全报告”。报告详细介绍了在德国中国间谍存在的现象、间谍对象和使用方法。究竟如何看待这份报告,以下是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采访报道。

二零一一年联邦德国宪法保卫局在年度安全报告中曾经提到,“德国必须警惕外国间谍的活动”,并且点名提到俄国和中国。七月十八号,宪法保卫局公布了“二零一二年年度安全报告”,报告再次提到中国间谍问题。在报告中不仅提到中国间谍对于德国的经济和政治情报的搜集,而且提到对于异议人士所进行的特务活动,以及去年逮捕判决了四名从事这种活动的人。

对于如何看待这个报告,记者采访了流亡德国的内蒙古蒙古族著名维权领袖席海明先生。关于这份报告,席海明先生对记者说,“对此我深有感触。因为过去共产党就是无孔不入,利用你的三亲六故、老同事、老同学、老朋友,千方百计地打探你的消息。这里面有不仅有威胁而且有利诱。现在,在近几年我觉得共产党的策略发生了变化。他们原来是防守姿态,只是靠那些打小报告的人,探听消息。现在是主动出击了。原来被动地打听消息,现在主动地搞消息,甚至控制组织。”

对此,席海明先生进一步具体谈了他的感受,“比方说去年我们在科隆召开蒙汉民族问题研讨会,我感到,共产党是无处不在,到处都有平常你不觉得的那种感觉。这是因为因为共产党政府觉得西藏问题国际化了,维吾尔族问题国际化了,现在担心内蒙古问题也国际化。所以他们千方百计地进行控制。很多人受到使馆,或者跟使馆有关系的人的威胁不敢来了。平时是一开会就他们就试图派很多特务,但是为了使这个会不成功,人数减少,他们居然连特务都减少派了。”

对于报告中所估计的,潜在存在的间谍活动的数量的估计是否过高,席海明先生说,“使馆利用中国人的恋乡情节,或者是爱国情结来维护党国的利益。所以我认为,这个数量估计不是过高,并且我们也应该是对此有充分的估计。的确不是每个人都愿意给他们当特务,但是,有很多中国人受利益或者是所谓爱国主义诱惑,自觉或者不自觉会给他们提供信息。这不一定是严格意义上的特务,但是这种事情是经常不断地发生。”

为此,席海明先生说,在这些问题上每个人一定要学会保护自己,不要轻易被外界所利用。他说,“我觉得爱国主义绝对不能够成为当特务的借口。当特务是一种出卖灵魂的卑鄙。我们在西方生活享受人权自由,所以我们不能够再去伤害别人,为虎作伥。”

以上是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附件2

201349日,科隆大赦国际邀请席海明先生演讲内蒙古族民众面临的严重问题:

 

内蒙古蒙古族民众面临的人权和环境问题引起德国大赦国际的关注。四月十八号,他们将邀请流亡德国的著名蒙古族维权人士席海明先生在科隆举行公开演讲讨论会。席海明先生说,他将重点介绍内蒙古民众面临的文化种族灭绝问题。以下是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人权、环境,以及对于人类历史上少数族群所创造的文化的保护问题,已经成为最近半个多世纪西方的社会中最关切的题目。为此,中国境内的西藏问题从五十年代开始就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近年来维吾尔族、蒙古族民众的问题也越来越引起欧洲社会的关注。

记者获悉,德国大赦国际组织将邀请流亡德国的内蒙古著名维权人士席海明先生,举行一个公开演讲讨论会,为此记者采访了席海明先生。

他首先对记者介绍说,“大赦国际在科隆的分部去年年底就给我来电话,邀请我十八号在科隆做一个演讲,整个情况是想让我介绍一下内蒙古的人权方面的情况。蒙古族感到自己的传统文化面临生存危机。我觉得,达赖喇嘛说的‘文化上的种族灭绝’,这在内蒙正在发生。”

为此,席海明先生认为,一个民族的文化的存在需要它的族群存在条件和社会存在环境。而蒙古族民众在这两方面都面临绝境。“现在蒙古人人口在整个内蒙人口比例上越来越小。现在基本上百分之七十六是汉族,甚至一些地方是百分之八十以上。城市地方就更多,像包头可能百分之九十多都是汉族。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蒙古人连说蒙语的地方,或者说这种机会都没有了。

除了文革时期外,官方倒是没有禁止说蒙语。但是在生活中你如果到呼和浩特,或者包头,到很多商店你如果用蒙语说话,售货员不会理你,你买不上东西。”

为此,他进一步阐释说,“社会人文环境通过大量的移民被改变了。不管他叫做支持边疆,建设边疆,开发边疆也罢,或者现在的疯狂掠夺内蒙古资源也罢,不管什么名字进来的,总之蒙古族民众在自己的土地上已经成为绝对少数。

与美国对比,白人去了后,印第安人还有一个居留地,或保留地。但是在内蒙他没有也不会给你留保留地。所以面临生存问题不是蒙古人夸大其词,或者无病呻吟,而是确实已经到了生死存亡。”

对于蒙古族文化的灭绝危机,他特别提到日益严重的教育问题,“学校问题,原来每个公社和每个大队都有学校。现在由于经济原因学校砍掉了很多。孩子们只好到旗里上学,这样失学的孩子就多了。为什么呢?因为有的人家是由于经济原因,有的人家则因为孩子小,父母舍不得。所以现在由于经济原因蒙古学校,蒙古学生越来越少。

第二个原因是社会大环境,学蒙语出来找不到工作,整个大社会都用汉语。”

对此,席海明先生最后说,“现在世界上都在保护濒临灭绝的动物,濒临灭绝的植物,但是漫长灿烂,光辉历史的蒙古族文化、草原文化就要灭绝了。所以我认为保护蒙古族文化不光是蒙古族民众的事情。蒙古族文化的保护很重要,不仅对于蒙古人,对于中国的有识之士也应该认识到这个问题。我认为,达赖喇嘛所说的,‘文化上的种族灭绝’问题这在内蒙正在发生。”

以上是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附件3

2013426日,台湾民间协会首次邀请著名蒙古族维权领袖席海明先生到台湾访问:

 

流亡德国的席海明先生是最近四十年来内蒙古民众中出现的一位著名维权领袖。流亡德国二十多年后,四月二十五日他受台湾民间团体邀请,作为蒙古族的著名维权领袖第一次访问台湾。关于他的这次访问,以下是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采访报道。

流亡德国,居住在科隆的席海明先生是从七十年代中期后蒙古族民众出现的一位著名维权领袖。他曾经在八十年代初期内蒙古的学生运动中担任总指挥,八九民运后流亡德国。现在是保卫内蒙古人权同盟,内蒙古人民党,以及欧洲蒙维藏汉协谈会主席。记者获悉,流亡德国二十多年后,席海明先生受台湾民间团体邀请,二十五号启程前往台湾进行访问。这不仅是他流亡后第一次访问台湾,也是第一位在海外享有重要社会影响的蒙古族异议人士领袖访问台湾。为此,记者在他启程前采访了他。

关于这次访问,席海明首先对记者介绍说,“这次去台湾是受台湾图博之友协会邀请,安排我们蒙古人、西藏人和维吾尔人到台湾进行一系列的讲演和座谈。图博之友协会是台湾的一个民间协会。‘西藏’是藏族的汉语说法。按照西藏人自己说就是‘图伯特’。我们蒙古人也称西藏人为‘图伯特’。因此按照这个协会也就是汉语的‘西藏之友协会’。它的会长是周美里小姐。”

对于这次访问席海明先生介绍说,整个访问从四月二十五号开始,到五月十二号结束。“我对于这次访问感到很高兴。我们蒙古族民众直接受到中共的压迫,而台湾人民则是间接地受到中共的威胁,例如一千多枚导弹每天都在对着台湾。所以我觉得交流一下想法,除了了解台湾人民的处境外,把蒙古人民的苦难和处境讲给台湾人民。我觉得民间的交往在未来的各自命运的发展中是很重要的。”

有关他准备演讲的内容,席海明先生说,“这次我的想法是,不想毫无实际意义地谈所谓统独问题。我准备主要谈内蒙古面临的处境和问题。例如草原的破坏,生态环境的破坏,疯狂地掠夺资源后带来的后果;传统的蒙古文化面临的危机状况;还有人权问题,例如哈达的处境问题日益恶化问题的等。”

对于内蒙古的维权运动,席海明先生说他还会特别介绍在文化大革命中遭到残酷迫害的内蒙古人民党的问题。对此,他说,“四九年以前的情况,在台湾文史资料,经历的人,见证人都有。四九年以后,内人党等内蒙古的状况因为文字出现不多,所以我想专门就此作些重点介绍。这包括我们为什么要再次成立内人党,在海外我们蒙古人比西藏人起步晚,我们搞了哪些活动,我们的目的是什么?让他们对这些有个清楚地了解。”

以上是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附件4

2017929日,席海明,世界南蒙古大会已经深切感到中共国庆的阴霾:

(题目被改为:中共庆祝建政68周年 席海明忧虑蒙古族未来)

 

十月一号是中共统治中国六十八周年国庆,世界南蒙古大会主席席海明先生认为,这个庆祝让蒙古民众更深切地忧虑民族的未来。以下是本台特约记者天溢发自德国的采访报道。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gr-09292017095644.html

 

十月一号是中国共产党建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八周年。针对中国政府将要在海内外组织的各种庆祝活动,流亡德国的世界南蒙古大会主席席海明先生对媒体发表了公开的声明。在这个声明中,他再次向欧洲和国际社会呼吁,在这个庆祝的阴霾下,希望世界关注蒙古族民众在过去六十八年经受的迫害,以及正在面临的生存危机。为此,关于世界南蒙古大会这个针对国庆的声明,二十九号上午,记者采访了席海明先生。

席海明先生首先对记者,“中共的国庆马上就要到了,正好我们大呼拉尔太成立也即将一周年。这一周年来我们主要做的几件事情都跟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蒙古人的悲惨命运有关。”

关于这个国庆和蒙古人命运的关系,他说,“关于这个中共的庆祝,我们大呼拉尔太觉得,这个庆祝实际上是欺骗蒙古人的鬼把戏。蒙古人实际上连生存权都没有保障,文革中,对蒙古人,对和平的、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民族施行种族灭绝性的大屠杀。这个问题至今没有得到解决,也不能够保证今后不会再次发生这样的事情,所以我们蒙古人必须思考自己民族的前途。”

对于中共的国庆,席海明先生特别强调说,不仅庆祝和蒙古人无关,而且作为世界南蒙古大呼拉尔太、即世界南蒙古大会,他们再次强烈地感觉到,中国政府最近在国内和海外对他们的封锁和围剿加剧。“因为我们大呼拉尔太成立的目的就是要让国际社会知道我们蒙古人的悲惨命运,知道我们的希望和我们的向往,得到国际社会的公正对待、理解和支持。所以在我们成立前有一年的时间,中共他们在国内组织各种各样的人对我们进行攻击封锁,想阻止我们成立大呼拉尔太,世界南蒙古大会。在成立的过程中,采取威胁、利诱等各种办法对我们进行恐吓和阻拦,但是他们没有成功。”

对此,他特别强调说,严密封锁的中国网路,在国庆前夕居然凡是攻击南蒙古大会的信息都畅通无阻,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庆祝现象。“现在国内的、海外的,只要有攻击我们的,不管是什么人,中共政府保证他们网络二十四小时畅通无阻。还有就是在国际上试图孤立我们,在海外中文媒体中对我们进行信息封锁,进行消音,目的是力图使我们销声匿迹,所以我们世界南蒙古大会下个阶段还会继续努力,我们不会让中共主导,使得我们的运动走向歧途。”

以上是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2017.12.24 德国•埃森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