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仲维光]首页 

仲维光
博客分类  >  其它
仲维光  >  未分类
仲维光:当代华人受到了谁的诅咒及毁灭? ——听“多么美好的世界”感思之一

69324

——听“多么美好的世界”感思之一 

 

春节到了,这个纯洁的女孩以演唱这首打动人心,震动人灵魂的歌曲“多么美好的世界”(What a wonderful world)祝愿大家,它让我们再次体会到,认识到人生的美好。可你在聆听、在所谓感动,然后再次用那假大空的疯狂歌颂西方文化的时候,难道你没有听到、看到、想到,这首歌在五十年前是为何产生的?它是谁,为了对抗什么、追求什么而唱,它为何能够超越肤色、种族打动每个人的心和灵魂?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qaT4do8kHM&feature=youtu.be

对此的回答不需要高智商,深奥的理论基础,而只需要打开最通俗的《维基》你就能够看到。《维基》上这样说这首歌:

 

作为当时(六十年代)美国社会不断攀升的种族主义政治气氛的一剂解毒剂,这首歌显示了对于未来,对于新生的婴孩,以及对于所有可期待的一切的充满希望和乐观主义的态度。

这首歌的词作者及作曲家说,这首歌特别是为Louis Armstrong而写的。因为他们当时受到Armstrong那种把不同种族的人带到一起的神奇能力的启发。然而,这首歌并没有在美国形成冲击,它只卖出了不到1000张,原因是ABC Records的主任Larry Newton不喜欢这首歌而没有去推广它。但是这首歌却在英国取得了巨大的成果,它在英国单曲销售的排行榜上一跃成为冠军。它也成为1968年英国最热卖单曲,在美国,此曲在Bubbling Under Hot 100 Singles排行榜上却只排在116位。

 

这个解释让我深切地感到,听这首如今在世界各处流传的歌,——别忘了它是黑人为了对抗、消解固有的种族优劣、文化优劣所发出的呼声及奋争;它是起自文艺复兴的那种缓慢的,但却是一直持续的为了挣脱、扬弃西方文化中的那种在二元论基础上的排他性努力中的不可或缺的一环,一步。

而这就进一步让我们看到:我们华人,作为黄种人,无论是移居还是流亡到西方的,今天在西方所享受到的自由、平等、民主的权力,是有可能被您认为比穆斯林信徒还低下的黑人的努力所致;是一部分白人,有可能就是你说的白左的奋斗努力所致。他们五十年如一日地在解毒!

而这也让我们看到,现在居然也有人却还在下“毒”、散“毒”。

这下毒的人,一百年来竟然不仅有来自西方的消灭阶级的阶级斗争鼓吹者共产党人、鼓吹雅利安人及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者,居然也有鼓吹全盘西化的东方人,百年后的今天竟然有从中国匍匐到欧美西方的华人。

明白那些散毒的华人的不智并非难事。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是中国文化,我想也是西方有智之士在近代找到的,他们称之为基本人权的根本内容,是任何一个人都应该有的品质。所以如果你听这首歌曲受到感动,你就会同情黑人,而这就一定会让你不再会蔑视伊斯兰文化及穆斯林信仰者,你就一定不会追随那些宣扬白人优越,西方文化优越于别的文化的人,不会接受无论在种族还是文化上的排他要求。

为此,听歌、对比、反省,你也一定会开始解毒,对我们自己,我们华人的麻木不仁感到吃惊!

当黑人和有智的白人在解毒的时候,我们在搞文化大革命,而在十年文革结束后的又一个十年后,我们非但没有解毒,居然出现了更恶毒的《河殇》,继续疯狂地痛骂自己的祖宗及文化。在经历了剧毒的八九大屠杀且又过了近三十年后,我们竟然又在那里,甚至在西方跟着鼓吹西方至上、白人至上,攻击伊斯兰文化及民众,自认自己低下!这难道不是不可救药了吗!

这首歌难道没有让你看到:我们华人之所以如此,不是受到历史、文化传统的诅咒和阻碍,而直接就是受了这些人——这些五四以来丧失思维、丧失自我、匍匐在西方中心主义者脚下的人的诅咒及阻碍,乃至破坏所致。他们让这个排他的一元论的族群至上、文化至上的毒素不断在华人社会蔓延、渗入到骨髓及每一个细胞。

这首歌难道没有让我们感到,我们真的是到了必须解毒的时候了!真的是到了如果中国文化的良药不足,那就同时就借助黑人前辈的歌声——阿姆斯特朗的歌声,以及这女孩的歌声来解毒吧!

这首歌带来的对比、教育,甚至听到它、唱着它,你就应该感到如一记耳光打在脸上!而实际上我们天天、处处,在很多事情上都在经历着这类耳光。但是由于我们的麻木,很多人今天居然甚至会用这黑人的歌曲来歌颂西方至上,继续诅咒不同文化,诅咒中国的历史传统。

唱着解毒的歌曲散毒的华人,继续反传统的人,他们让我们更深切地感到:不是祖宗,而是这些人,是我们这两代人无能、无知,甚至可说是不懂耻辱所致。我们是被我们自己的这几代人所诅咒、惩罚,乃至毁灭的。

就为此,我深切地感到,什么时候当在华人社会一提到《河殇》,就感到厌恶、耻辱,对如此的颠倒黑白、粗制滥造的作品感到不可容忍的时候,听到这首歌曲的人,才可以说对这首歌有了人的正常理解,而那时,那无所不在的癌变于近代的西方世俗文化及政治之毒,才会在华人社会中开始解毒!

 

2018.2.14除夕于德国·埃森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