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仲维光]首页 

仲维光
博客分类  >  其它
仲维光  >  未分类
仲维光:你让我们只有仰望 ——悼念霍金

69422

你让我们只有仰望

——悼念霍金

 

物理学奇才霍金昨天去世,有小友来信问我如何看待这位英国物理学家。

我答之以几个字:绝对的人间鬼才,晚年有些鬼话,虽然难解,但却是无人敢于忽视。

 

对此这位小友说:“记得五六年前曾问过先生对辜鸿铭的看法,先生的大意是——‘辜鸿铭是一个很有性格的人,但却不易评价’(如果晚辈的理解和记忆无误)。如今,是否可以霍金身上呢?在晚辈看来,霍金更类似于一个‘学术明星’,国内前十多年曾风行霍金的两本书《时间简史》《果壳中的宇宙》,我曾一度误认为他是个科幻作家。这两天霍金去世,网络上大把的推崇悼念。”

 

我真的是从骨子里推崇和悼念霍金,但是却没有能力写出有些许分量的文字。因为我虽然受过完整的大学及硕士物理训练,对文史哲也有所了解,然而却正是如此让我深感,对霍金我还没有相应于这位伟大的物理学家的推崇和悼念的能力!他和很多杰出人物一样,像银河中的一颗星,永远只是我仰望的对象!

凡是一个有深度的人物,都不是一言两语就能够评价的。那种简单的吹捧或者针砭,不仅会把这个人物的丰富的内涵及其意义冲散,而且可能是亵渎。霍金当然是这样的人物。这个物理奇才,他把人类认识的能力,即用数学、用人类最高的智力编织的理解工具,用来理解、解释人们感知到的宇宙,并且把这个方法发挥得如此淋漓尽致,甚至让物理学家都目瞪口呆,真的是千年罕见!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当你根本无法理解他的高超的对于数学物理的掌握以及具体地运用它们的艺术性的精妙的时候,无法理解思想和宇宙的关系的时候,对于他的生和死,你能够做到的只有惊叹和闭嘴。惊叹人中有人,人上有人!人不可貌相!

这个道理同样可以运用到辜鸿铭和鲁迅身上。鲁迅的政治倾向、论说议论方式及思想已经让我非常不喜欢,可是对他却不是一个简单的否定和批评的问题,那是一个极有厚度,极有才能,极为典型的人,你必须能够写出那样隽永的文字,在那种高度上理解他的文学追求、小说创作的深度和厚度,才能够出笔。不然就一定是蚍蜉撼大树,可笑的是自己!

对霍金的无论悼念还是称赞也都是如此。蚍蜉颂大树可笑的同样也是自己。所以,这其实是一个让世间的人都闭嘴的伟大的物理学家,因为无论就他的人生,还是物理追求,你都无从说起,你只有惊叹造物主!在他活着的时候,恭敬地注视着他,在他走的时候,仰望着他留下的星空!

只有让你的庸碌和无耻有所收敛,才会让人感到你还些微有点造物主给人的神圣的一面!因为霍金是一位让人连废话都不知怎么说的人。

 

2018.3.15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