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仲维光]首页 

仲维光
博客分类  >  其它
仲维光  >  未分类
仲维光:《意识形态阴影下的知识分子》前言

7189

《意识形态阴影下的知识分子》(仲维光、还学文著)

前言

 

 

这本文集是两位作者在九○年至九三年在德国鲁尔大学工作的产物。这项工作属于由鲁尔大学汉学教授马汉茂(Prof.Helmut Martin)主持、大众汽车基金会资助的关于中国当代文化和经济问题研究计划。因此两位作者在此要首先感谢马汉茂教授和廖天琪女士,没有他们的支持和帮助,我们的工作将会遇到更多的困难。

这本文集中的文章虽然写于近几年,但是应该说它们是作者自一九六九年下乡插队以来,从愚昧教条的思想逐渐日复一日地步入自觉的追求的结果;是对自己所生活的社会、思想和知识分子问题,二十年来不断反省思索和研究的一个小结。

 

文集中的文章大约分为三类:

 

一.意识形态的批评:作者从极权社会的完全意识形态化的特点出发,对中国大陆社会的哲学、历史、文学和知识分子问题提出了批评性的看法。这些观点并非作者的独创,而是从对学术研究基本规范的讨论,从对极权社会的研究,以及从与东欧等社会主义国家具体对比中得出的。在这里,作者不采用那种把中国大陆社会作为一个和其它社会主义国家,和近代极权国家有本质不同的“反常”现象,并设立很多“独特规范”来处理的方法。

二.大陆知识分子问题研究和基本理论研究:作者在此运用上述观点,对八十年代的大陆知识分子的情况,对一些群体和有代表性的个人,试图作出一些初步的介绍和研究。作为思想研究,我们希望能对一些理论和概念做出澄清,以便分清马克思主义教条和近代科学思想,社会主义社会中的“理论”及文学工作和一般社会中的学术研究、文学艺术的区别;作为历史描述,我们希望能从一个能解释更多现象、更自恰的角度,准确地把握这十年中大陆知识分子的状况。

三.思想背景的介绍和研究:在作上述研究和探索时,为了正确地把握问题和研究问题的方法,我们阅读了一些有关方面的历史和思想理论文献,在阅读中我们感到把这些材料和问题及看法介绍给中文读者是必要的,它既有助于了解我们前述研究和观点,也能帮助读者在一个广阔的思想背景下考虑中国大陆知识分子问题。因此,我们把在这方面的劳动也选入了文集,使三方面能够互相补充。

 

在此必须说的是,这些文章,是两位作者在某一特定时期的工作结果,一方面对当代中国社会文化和知识分子问题提出了一些初步研究成果,另一方面,它们本身也反映了从那个社会走出来的知识分子在学术和思想规范转变中的特点,或者确切地说,弱点。因此,这些文章一方面可以为您了解研究中国当代问题提供一些资料和观点,另一方面也可以作为您研究中国当代问题的批评对象。当然,作者也希望为自己国家的知识分子摆脱极权社会对精神和思想以及研究的桎梏和扭曲作出自己的努力。

 

在谈到共产党国家的极权主义社会时,哈威尔说,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它的受害者,也是它的缔造者。由于这些探索研究涉及到现实的社会和个人,因此,绝不可能得到那些在那个社会受益的人,甚至那些不愿意承认自己一直在昧心说话做事的人的心平气和的对待。作者的这些工作,几乎一直是在“孤独”的状态下进行的。直到八八年,作者一直认为这些研究和思索,在有生之年不会得到发表和承认,只希望能在那个社会保存下另一种声音。但是,没有料到八九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方面在中国,一些善良的学生的有限的要求(而还不是反对共产党暴政),遭到了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血腥野蛮的公开镇压;另一方面在东欧所有的极权主义国家一下子都崩溃了。那些牺牲的人加快了历史的进程,面对这种无耻的残暴,人们的良知逐渐觉醒。

这个历史性的变化使我们深深感到,思想的努力远不如那些以生命为代价的奋斗有效。面对死者和死者的亲属,我们除了敬意,也在内省。四十年“歌舞升平”,但是,生活在这个社会的知识分子,哪个不知道在它的下面每天都在毫无顾忌地镇压,每天都有流血死人。面对四十年的事实,哪个人能说自己的良知未曾扭曲。因此,对那个极权社会的研究,无论有多少压力,无论怎样孤独,确实都算不了什么。

 

生活的真谛是追求,面对死者和死者的家属,我们还在生,还在追求,我们追求的真,不就是讲真话吗!

 

 

一九九四年七月二十日,德国埃森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