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仲维光]首页 

仲维光
博客分类  >  其它
仲维光  >  未分类
仲维光:科学技术、现代社会和极权主义问题

7221

仲维光:科学技术、现代社会与极权主义问题

 

常常有人說科技帶來了當代社會的墮落。但我認為並非如此。


科學是一種人們對于自然和外界描述的方法。在古代,古典物理學家和科學家認為人們能夠認識世界的本質,但是文藝復興後對于人的認識能力的追問使得人知道,人只能描述他所見到的現象,而不能談現象的本質,或者說造成現象的原因。正是在這個基礎上,所以才有牛頓對于神的看法。

然而,近代科學的這一巨大變化並沒有就此止步,在其後二百年的發展中,在對于認識問題的不斷追究中,就連這個“描述”也被打了折扣。當代物理學告訴人們, 這個描述是不客觀的,它帶有人用以觀察的感官、儀器,以及理論框架的影響。為此,不僅真理觀,而且客觀性都失去了原來的絕對性。人們終于發現,人能夠談什 麼,不能夠談什麼,有一個人無法感知,無法想象,無法了解的世界。所以愛因斯坦等科學家對于宗教、宗教感情的看法,不是通常人們認為的,科學否定了宗教, 反而是對它的敬畏和神秘感。卡爾・波普說,對于宗教,人們什麼都不能談。說的也是這個道理。

宗教涉及的是科學和科學家能力以外的事情。真正的科學家,如愛因斯坦,牛頓因為非常清楚自己的幼稚和無知,不僅非常謙虛,而且誠惶誠恐地關注著自己的研究對于人類可能產生的影響,以及不斷地反省自己的責任。

但是,就這種意義來說,唯物主義的科學家卻從他對于認識論的看法上就根本不可能謙虛,因為他從不懷疑自己看到的世界是自己的“主觀”的世界,而以為那就是真正的世界。這個反映論使他相信有一種真理,而這個真理他甚至認為可能就在他的手里。

如果說一種解釋科學的概念系統,或者說假說,可能帶有相應的價值色彩,如上面說的唯物主義,它根本上帶有物質主義的特色,那麼說到技術,則純粹是一種手 段,一種方法。現代技術,其實和人類發現如何使用火,如何使用水力,如何使用棍棒和刀槍一樣,在于使用者如何使用它,使用它做什麼。殺人放火,還是為了生 命和生活更加豐富、安定和美好。

從古以來墮落的是人,嗜權者、知識分子,而不是科學和技術。

然而,由于現代科學技術解放了巨大的“能力”,這種“能力”是幾千年來從來也沒有過的,所以現代科學技術一旦產生副作用,將比刀與火,比歷史上任何時代, 任何事件或者措施帶來的對自然和人類的損害更大。也正因為此,和此前的任何時代相比,現代人更需要不斷地反省自己,需要更多的責任心。這大約就是中國文化 傳統、法輪功所宣揚的內修,真善忍。人不僅不應該只是向“外”,也絕對不能有任何放肆。

而與此同時,就因為此,所以現代人,在我看來比以古往今來的任何時候都更需要對于國家、對于“知識分子”的束縛和監督,否則他們帶來的危害就太大了,甚至無法彌補。

我把知識分子和國家權力提到同樣的地位,是因為現代社會的各種精神、道德、社會的混亂和腐敗已經迫使我們不得不認識到這個問題。知識分子的傲慢,知識分子的放縱,知識分子的媚權和助紂為虐,制造了太多的墮落¬——精神的、社會的、政治的、倫理的和道德的!

在現代社會中,誰神話知識分子,就如神話統治者,取悅統治者一樣,帶來的必定是負面影響。

在對科學和現代社會的反思中,我們無法回避的另一個問題是,現代社會中的人相互的沖突、殺屠——最近一百年來的世界大戰和極權主義。

對于這一問題的反省,十幾年前,美國的一位帶有很強的實用政治考慮的政治學者杭亭頓,在“冷戰”的某一個階段結束後,居然提出人類社會此後將面臨的只是文 明和文化的對抗。這實在是一種誤導。因為他沒有看到“冷戰”的原因其實是西方把自身的矛盾帶向世界的結果。因為共產黨和希特勒納粹本身都是基督教文化的塵 世化、政治化、現代化的產物。

對此,更無法否認的是,無論希特勒還是共產黨,都既不是文化和文明的沖突結果,也不是進步與落後的沖突結果。因此,當然也就更談不上是現代民主和傳統社會的各種不民主,或者說各種形式的東方傳統專制沖突的結果了。

八九年冷戰的結束不過如第二次世界大戰,戰勝了法西斯後一樣,歷史不但並沒有結束,同樣的歷史,同種性質的對抗仍然在繼續。

因為西方社會的擴張還在繼續,所以冷戰接續二次大戰而來。

因為西方的文化還在佔主導地位,專橫地統治著世界,所以恐怖分子,神學極權主義接續冷戰而來。

各種形式的極權主義在西方宗教思想的二分法基礎上,它一直會存在下去,並且威脅著當代社會。除非對這種二元的思想和文化觀,有一個根本的揚棄和超越。

為此,“現代化”、極權主義帶來的問題,也就是共產黨,其後的希特勒納粹法西斯主義,再其後的原教旨極端恐怖主義帶來的問題,它的徹底解決,需要的不僅是簡單的、政治對抗上的勝利結果,如二次大戰勝利,柏林牆倒塌,而且需要更深刻地思索與改變人和自然,個人和社會的關系。

只有超越,才能夠讓人們看到世界不是二元的,是多元的。只有讓人們看到世界不只是西方基督教文化那種人與自然的對立,人之間信仰與信仰的對立,思想與思想 的對立,文化與文化的對立,才能夠真正結束造成冷戰,造成極權沖動的思想根源。而這種超越和思索就使人們看到文明是互補的,文化是互補的。

文明、文化都是人探索人以外世界,適應誕生人的這個世界的產物,無論哪一種文明。文化都不可能佔有一切,窮盡一切。

所以我們反對極權主義,追溯它的思想文化根源告訴我們,杭亭頓錯了,因為他患了近視,只看到眼前的政治現象,而沒有追溯根源。而我們為了徹底清除極權主義所做的努力探索,則使我們看到它的根源。

這道理本來很簡單,現象本來也很清楚。

為什麼表面看來那麼不同的希特勒極權和共產黨極權,在根本上卻那麼相似?對此一位朋友不去繼續追究,卻對概念產生了懷疑,認為極權主義這個概念都無法區分 開法西斯和共產黨,所以可能是有問題的。然而,他忘記了,偶蹄類雖然不能夠說明驢和馬的不同,可從相同的一面讓人們對這兩種動物的特性有了更深的了解。極 權主義這個概念引起的爭論,恰恰說明這兩個東西本來是一個文化根源,一個思想根源。這個說法不是天方夜譚,突發奇想,百年來羅素、弗格林(Eric Voegelin)等西方思想家的探索研究早就涉及了這個問題。而《共產主義黑皮書》引起的爭論原本涉及的也是這個問題。

對于很多西方人來說,之所以產生爭論,看不到這個文化根源的原因很簡單,“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而對東方的學者來說,和羅素、弗格林一樣,陳寅恪、吳宓等上一代知識分子,早在八十年前就看到了這個問題。

綜上所述,西方文明給我們帶來了民主、人權,以及在醫學、科技上的進步,然而我們必須看到這個文明的另外一面。最近一百年的世界大戰,極權主義,恐怖主 義,希特勒大規模對猶太人,共產黨大規模的對所謂階級敵人的屠殺,對自然的無節制的開掘、摧毀,人定勝天,也是西方文明的二元的思想帶來的。所以極權主義 實在是有其深刻、廣泛的背景,要想徹底戰勝極權主義,就要徹底超越這種二元的文化和思想。

對極權主義問題的探究背後,還有更深刻的反省人類生存追求的內容!

2009-2-24埃森

注︰這篇短文是與一位在我的博客上留言的朋友的討論回答,他的留言如下,

“冷戰後,哈佛教授亨廷頓提出‘文明與文明’之間的沖突將要開始,但教授的預見並未引起國際社會足夠重視。。強勢文明沉溺在自我陶醉中,弱勢文明內訌不 斷、自顧不暇。。這條橫亙在兩大文明之間的鴻溝,只有在宇宙特性‘真’、‘善’、‘忍’共同作用下,才能逐漸消除。。仲先生,倘若‘科技’與‘人文’之間 不能相互協調、緊密合作,您認為導致這種局面產生的根本原因會是什麼呢?”

我希望能有更多的人來思索討論這些問題。

--------------------------
原載《議報第396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