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仲维光]首页 

仲维光
博客分类  >  其它
仲维光  >  未分类
仲维光:达赖喇嘛及当代中国思想问题述评(下)

7240

 

达赖喇嘛:当代中国的智者、圣者(下)

─达赖喇嘛及当代中国思想问题述评

 

─仲维光─

 

 

五.文化与人生

 

 

中国近代著名史学家陈寅恪先生在谈到文化与人生时说,近人有东西文化之说,其区域划分之当否,固不必论,即所谓异同优劣,亦姑不必具言;”“凡一种文化值衰落之时,为此文化所化之人,必感苦痛,其表现此文化之程度愈宏,则其所受苦痛亦愈甚(《王观堂先生挽词序》)

藏传佛教是西藏文化的精髓,甚或可以说是西藏文化的全部。轮回转世的达赖喇嘛实际上是这一文化的代表人物,承载者。十四世达赖喇嘛,无论就其转世说,还是其本身的气质、修养都象陈寅恪先生所挽悼的王国维,以及陈寅恪本人一样是文化所化之人。达赖喇嘛热爱西藏人民及其文化,承受了所有西藏文化在今日所受的苦痛。

 

1.清醒的多元文化意识

在众多的政治、文化夹击和社会灾难中,在西藏贫乏的物质现状中,他并没有象一般中国知识分子那样妄自菲薄自己的文化和传统,而是清醒地看到,硬把宗教信仰和任何科学系统攀附在一起的危险。”“佛教从创始以来已经有二千五百年了,相形之下,科学的各种绝对却往往只有较短的寿命。这并不是说我认为象神谕能在冰冷的寒夜中静坐的本事是法力的证明。然而,我不能同意中国的兄弟姊妹们认为西藏人接受这些现象就是落后、野蛮。即使是从最有力的科学观点来看,这也不是一种客观的态度。

他一方面完全接受科学的进步性,另一方面也看到科学研究有自己的空间,他说,

即使我们接受一种原理,这也不是意味着和原理有关的任何事物都是有效的。藉着分析,在我们面对共产主义这个不完美体系的明显证据时,如果只是奴性地追随,而不检视马克思、列宁说的话,这是一种荒谬的行为。当我们处理一个不熟悉的领域时,我们必须恒常保持高度警觉。当然,这就是科学能帮得上忙的地方。毕竟,只有在我们不了解事物时,才会把它们当成是神秘的。

截至目前为止,我所同意进行的各种调查对所有的党派都有利益。但是我知道唯有在实验能证明它们时,这些才会永远精确。此外,我知道找不到某某事物并不表示它不存在。这只是证明了实验无法找出它(如果在我口袋里有各非金属物体,金属探测器无法探测到这个东西,这并不表示我的口袋是空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进行调查时必须小心的原因,尤其在处理某个科学经验薄弱的领域时。你也必须把大自然所加诸的重重限制谨记于心。例如,科学调查无法了知我的念头,这并不表示这些念头不存在;同样某些其它的调查方法无法发现念头的种种─这就是西藏经验帮得上忙的地方。藉着心志的训练,我们已经发展出科学还无法完全解释的某些技术。这就是外人所猜测的西藏佛教的神通与神秘基础。(注解一,第260261页)

 

2.与西藏文化息息相通,血肉相凝

流亡在外四十年的达赖喇嘛不仅和几十万流亡藏人始终血肉相凝,而且和仍然生活在西藏的六百万藏人息息相通。他不止一次地说,

我关心的不是达赖喇嘛的地位,而是生活在中共占领下的六百万藏人的权利。(第238页)

他不断地强调,一件明显而不可否认的事实我们藏族人民是另外一种不同的民族,它有它自己的文化、语言、宗教和历史。(注解四,第323页)

有人说西藏的情势只是政治问题,但我不以为然。就象中国人一样,我们西藏人也有其独特的文化传统。我们并不恨中国人;我们深为敬重那绵延许多世纪的中国文化资产。虽然我们深敬中国文化,同时也不反对中国人民,但是我们六百万西藏人,只要不妨害他人,也有同等的权利维护自己独特的文化。在物质方面,我们落后,但在精神方面,就发展心灵而论,我们颇为富足。我们西藏人是佛教徒,我们修行的佛法是颇为完整的佛法。而且,我们一直积极修行,非常积极。

在过去一个世纪中,我们始终是一个具有自己独特文化的和平民族。而今不幸的是,近几十年来,我们这个民族和文化遭到有计划的摧残。我们喜爱自己的文化、自己的土地;我们有权予以保存。

……

我是以为人类服务之心为我们的目标效劳,不是为了权势,不是出于恨。不只是以西藏人的身份,而是以人的身份,我认为保存西藏文化和西藏民族以增益世间,是值得的。(注解三,第57页)

六十年代在他第一次访问瑞士时,看到被瑞士人收养的藏族儿童不会讲藏语,而感到忧心忡忡,后来,当他再次访问瑞士,听到那些儿童能够讲一些藏语时立即感到欣慰。

他不断提出的关于解决西藏问题的五点建议,其中除了他对西藏的政治和社会问题的考虑外,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出他对西藏文化的爱。(注解一,第296页)

自从八十年代以来,他多次说,一旦和中国签订了和约,他将放弃政治生涯,把毕生的经历投注在他的和尚生活。”“这是他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所下的决定。(注解四,第265页)

他一直忧虑共产党现行的西藏政策和大量汉人涌入西藏将会消灭西藏文化和种族。近年来,年过六十岁的达赖喇嘛显露出焦切地要返回西藏的想法。他说,他忧虑的是西藏的文化,他愿意退出一切政治活动,为了挽救西藏的文化而回到西藏。

 

3.达赖喇嘛的探索:强权世界中的弱势文化

事实上,比起政治、宗教和哲学问题,在文化问题上,达赖喇嘛的探索和他所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更清楚地表明,它涉及的是近代最敏感的问题:任何不同于近代西方的文化和社会,在面对今天西方时所产生的问题。

《雪域境外流亡记》是近年来有关西藏问题的一本重要书籍。(注解五,中文本,财团法人台北慧炬出版社,台北,一九九一年)作者艾夫唐在该书的开始就说,西藏步入现代世界并非出于自愿,这是一个痛苦的漫长过程,但是在诸多方面又不无令人鼓舞之处。我希望,信仰的原则和忍耐精神,将使西藏人民在不太远的将来,进入新的自主年代,就是这些原则和忍耐精神帮助他们度过了自己最艰难的时期。(第7页)

《西藏生与死》的作者也曾无意中道出近代西方在政治国家等问题上带来的问题。当我们讨论这个问题时所碰到的第一个困难,却是语义上的问题。事实上,在以前的中国和西藏,独立主权宗主权这些西方的名词代表些什么意义呢?这些在亚洲不存在的观念,是从第十九世纪的时候,才由英国殖民势力所引进的。不过我们却想再往深处瞧瞧。(第94页)

船坚炮利的西方强势文化涌向世界各个角落。每一个民族,每一种文化,都不得不面对它。这一切,百年来,日本经历过,中国和印度经历过,并且现在又在经历它的另一方面。王国维和陈寅恪就是在这种经历中典型的中国知识分子的反应及结果。然而,他们却不是空谷足音。在另一种文化中的达赖喇嘛,和他们完全不同,集神权、人权、政权于一身,在文化人生问题上的历程,却和他们殊途同归。

历史最具讽刺性的是,在世纪初,被这一问题困惑的中国知识分子中的一部分人,选择了西方的一部分─马克思主义,和某些曾经在中世纪是主流后来变成非主流的非理性思想,甚至更具体说,在近二百年来敌视、对抗西方思想中的人权、自由思想的德国传统思想,进行全面西化。这中间最具摧毁性力量的就是具有德国思辨的理念论特色,持一元论进步观的马克思主义。(另一种全盘西化,如胡适、陈序经则别当另论)事实上,在一九五九年前后,在中国共产党摧毁西藏文化的同时,中国文化那时也正遭到践踏,面临灭顶之灾。和中国文化血肉相连的一代知识分子,如陈寅恪、梁宗岱等人也正在受到共产党的蹂躏;而达赖喇嘛的逃亡之路,在一九四九年,汉族人中也已经演出过。

今天,欲哭无泪的是知识分子的自相残害。汉人知识分子一方面被迫害,一方面又助纣为虐,被共产党以民族主义为招牌所利用。而时过四十年,汉人知识分子竟然其中绝大部分人认贼作父,以为现行的意识形态和文化,极权主义的马克思主义文化,就是中国文化,而失去了陈寅恪和达赖喇嘛那种痛感自己文化衰落、遭受蹂躏的感觉能力。

达赖喇嘛在颠沛流离的现实中并没有把民族问题,复国问题,作为唯一的问题,文化之痛始终缠绕着他。在呈现为汉藏问题的表面现象中,虽然他在言辞中经常把问题归结为中国问题,但是,实际上他应该已经感到,是近代社会的某些方面带来矛盾冲突,对弱势文化的摧残。他对西藏未来的设想就是想使西藏和现代世界隔离,成为一个自然文化保护区。他说,现在,我更进一步了解美国,我已经明白,在某些地方,美国的政治制度并没有遵循它自己的理念。(注解一,第232页)他对当代西方社会带来的吸毒、性泛滥、自私自利,人的物化感到忧虑。

关于人的存在,他更得出和存在主义不同的结论:

他说,在修行的第一部分是皈依佛、法、僧三宝;下一个阶段是发菩提心或善心。在这个阶段中首先认识到一切事物的无长性,其次是要了解存在的本质是痛苦。以这两种观点为基础,就可能生起利他之心。(第242页)他认为,既然无法逃避死亡,那么就没有理由担忧它。死亡不是生命的结束,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到来,只能做一些理性的预防。

文化问题使我们看到的是,西藏正在重走中国近百年前的路,那时中国面对西方列强,而选择了马克思主义。事实上,对西藏来说,在一九四九年,他面对的已经不是传统的中国,而是西方在东方的代表─中国共产党。而在其后,西藏文化和中国文化遭受的是同样的命运。因此,达赖对人权、民主、自由的推崇令人欣慰,达赖对马克思主义和共产党的善意看法则有理由让人感到忧虑。

《西藏生与死》的作者在书中说,达赖喇嘛退隐的时候,也就是西藏社会面临关键决择的时刻。当政治问题解决了的时候,本质问题会更为清晰地显现出来。但是,错综复杂的社会又如何能轻易剪断、理清,已经步入另途的知识界又如何能认识到它:为文化而投湖的王国维,总为人以为是清室的孤臣,受虐至死的陈寅恪,总有人为其未去国而叹,检视过去,思索未来,达赖喇嘛以后的文化人生也肯定是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那时的达赖喇嘛面对强势的现代会更为痛苦,文化冲突肯定会如今日之印度和中国一样更加尖锐。

 

 

六.圣者达赖

 

 

二十世纪就要过去,抚今追昔人们还会要问,它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纪,生长在这个世纪的人都面临一些什么样的问题,这个世纪为人类贡献了那些人物和成就。一周前,南非议会在评价曼德拉的时候,说他和甘地、达赖喇嘛等人一样,是二十世纪的伟大人物。十四世达赖喇嘛不仅在他的思想,政治社会影响上,在他的文化追求上,而且在人格和道德品质上都可以和华盛顿、林肯、甘地,及当代的哈威尔等杰出人物相比。

 

1.达赖喇嘛的平民特质

极权社会中的那些伟大领袖,毛泽东、邓小平之类人物终生渴望和追求权力及神圣的光环,为此,他们竭尽心计,邓小平甚至不惜杀他个几十万人,维持二三十年的权力稳定。而这些权力和光环对达赖喇嘛来说是生而就有的,然而,他和华盛顿等人一样留恋的不是权力,而是生命中最可贵的东西。他爱人,爱一般人。他从小就具有平民的特质。

在他的自传中,他说,在诺布林卡宫,如同在布达拉宫,他大部分时间都和洁役人员在一起。即使在很年幼的时候,他就已经很讨厌礼仪和形式。他不喜欢和政府官员在一起,喜欢和仆从为伍(注解一,第43页)

他认为,让一名僧侣接受那种神圣的尊崇,甚至五体投地的礼拜,是完全错误的。要习惯如此,对他来说,十分困难。通常,他总是想要回礼。当他尽力克制自己这样做时,却往往发现手已经不听指挥地独自行动了。(第228页)

步入流亡生活,他就开始礼仪改革。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坚持所有的礼节都要研商简化,并且厘清,因为他不想再让西藏人对他行那些大礼。他说,我觉得这非常重要,尤其和外国人往来时。如果他们发现真正的价值,这些外国人更会回应它。保持距离就很容易使人们远离。所以我决定完全公开,把每一件事都公开,不要躲在礼节后面。我希望以这种方式使人们视我为凡人。

我也规定我接见任何人时,他或她应该坐在和我相同高度的椅子,而不是传统礼节中的我坐在高位,觐见者坐在较低的位子。(第179页)

我自己从小就学到,希望当领袖的人一定得时时亲近老百姓,否则很容易被周围的顾问与官员误导,他们很可能出于私心,不希望你把事情看得太清楚。(第212页)

一个命中注定了为的人,却坚持要人们视他为凡人。然而,一个俗人,却拚命要把自己装扮成。难道这就是丑陋的马克思主义的辩证法!

 

2.达赖喇嘛的道德情操

达赖喇嘛从不掩饰自己的弱点和缺疏,而是深切地知道只有反省和不断地向外界学习和修行,才能提高自己。他在自传、公开演讲和访谈中经常谈到这些。

至于我个人的宗教修持,我努力让我的生活过的如我所谓的标准菩萨。根据佛教的思想,菩萨是在成佛的道上、为了帮助所有其它的有情众生从痛苦中解脱,而把自己完全奉献出来。(第239页)

每次旅行他都尽可能地多接触旅行途中遇到的其它宗教的人士。他说,他对现任的教宗非常尊重。一见面我就知道他是一位非常实际的人,他心胸广大、开放。我毫不怀疑他是位伟大的精神领袖。他对德蕾莎修女非常非常的敬重。并且立刻就被她纯然谦虚的风度所感动。他认为,从佛教徒的立场来说,她可以说是一位菩萨。(第236页)

他经常在繁忙的工作中,挤出一段时间关闭自己,尽管如此,他坦率地承认,还不足以造成真正的进步或发展出什么来要把心真正的调练到任何程度,都需要较长的时间。这就是为什么我会认为自己在心灵发展上还非常粗浅的原因之一。(第244页)

在生活上,他诚实地承认,流亡最初几年,我个人虽然过得还算舒服,但大多数政府官员生活却都很苦。他们即使年纪很大,也被迫过着贫困的生活,有些人竟住在牛棚里。(第196页)

这和共产党的那些领导人,如周恩来等人的虚伪相比确实有着天壤之别。即使在共产党还没有取得政权时,共产党高级领导人都生活得非常舒服,但是,却装作非常俭朴。这种区别是非常本质性的。而事实上达赖喇嘛的生活,从六十年代至今,任何一个生活在他身边,或和他接触过,对他稍有了解的人,都会看到,他的生活非常,非常俭朴。

对于八九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一事,他说,虽然这则消息对我个人而言无足轻重,但我知道它对西藏人的意义极为重大,因为他们才是真正的得奖者。我则因国际间认同慈悲、宽赦与爱的价值而感到满足。更有甚者,我更清醒许多国家的人都发现,和平的改变并非不可能。过去非暴力革命的观念或许显得太过理想化,这项压倒性的反证带给我很大的安慰。

毛泽东曾说,枪杆子出政权。他只说对了一部分。枪杆子产生的权力只能维持短暂的时间。到头来,人民对真理、正义、自由与民主的爱还是会获胜。无论政府怎么做,人道精神才是最后的赢家。(第313页)

对于一般人最关心的性问题,他并不回避,认为这种欲望和我想根除世上的贫穷比起来,后者是有知性指向的欲望。此外,性欲欢娱只会带来短暂的满足。(第240页)

对十四世达赖喇嘛来说,追求和奉献永远是最高的目标和幸福所在。追求和奉献渗透在他的一切思想和生活当中。

 

3.圣者达赖

这个世界的很多人都拚命向上爬,追逐地位、名誉、权力。只有华盛顿、爱因斯坦这样的人物,他们认识到自己的平凡,承认自己的平凡,敢于打掉尘世加给自己的光环。达赖喇嘛在这方面也是如此。

俄国文学批评家卢纳察尔斯基在停滞时期的天才一文中说,在各个时期都可能出现天才人物。然而生在繁荣时期的天才和生在停滞时期的天才的表现是不同的。生在停滞、黑暗时期的天才的表现,常常是充满苦闷,孤独、烦躁不安。

所谓天才人物,就是对周围事物和人生具有敏锐感觉的人。他们和因循、苟且的常人不同,时代、社会、文化、乃至周围人事的细微变化都会引起他们情绪波动和思想起伏。他们不得不承担常人所不能承担的痛苦。个人的,民族的,时代的。尘世的享受,荣誉对天才人物来说,不是追求的对象,相反,它常常是加给他们的枷锁,给他们带来不尽的痛苦。

达赖喇嘛正是这类人物,他思想锋利、感觉敏锐、反应迅速,但是,达赖的过人之处还在于他敢于,并且能够极其轻松、平常地拿掉那些世人求之不及的光环,乃至权力。他不需要它,他有足够的追求精神,足够的智力、才气,足够的胸怀和眼界,足够的爱对抗世俗的一切。

和达赖相比,大陆各类知识精英确实是相形见绌。很多人为了这些尘世的光环费尽心机。政治人物互相倾轧、艺术家攀附权贵,知识分子投机舆论,而在大陆的封闭社会,知识界还有很多新的畸形技巧,如善打擦边球,利用国际媒体,迎合汉学家,本来这也无可厚非。但是,他们到了危难时候,真正要他们投入的时候,却十分胆怯,远远地和奋斗的人划清界限,从此不再投入,为世诟病。其实,命运是公平的,你骗取的光环必将丢掉。但是达赖显示出的平凡却是真谛。他不必为世俗的粉饰浪费心智。

关于他相信否自己是前十三世达赖喇嘛,观音菩萨的再世,他说,常有人问我,是否真的相信这些。这个答案不容易回答,但如今我已五十六岁,检视此世的经历,以及以佛弟子的信念见证,我毫无迟疑地认定,我在精神上与前十三世达赖喇嘛,白观音及佛陀本人相应。(第12页)

在人类的长河中,达赖喇嘛延续的是历代智者和圣者的道路,他具有各个时代,各个民族的杰出人物的思想和品质。就这个意义上,人类是相通的,各个时代是相通的。决定现代和后现代,决定一般社会和极权社会,以及它的杰出人物的是个人的追求和奋斗,是爱和责任,是价值和伦理,是人的天性。而不是以特殊环境作为借口的逃遁和堕落。

·路易在《论宽容》一书中说,专制造就英雄。此话不假。专制的确可以造就魏京生、王希哲那样的英雄,但是,专制造就不了智者,更造就不了圣者。

智者和圣者不是社会环境的产物,不是环境可以造就的。正如达赖至今已经有十四世,然而在十四世的达赖中,智者和圣者却不过一二。

天不生仲尼,万古长如夜。达赖是二十世纪夜空中的一颗闪耀明星。

 

                                                 一九九九年四月一日德国埃森初稿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1/22/10 09:25:45 AM
可怜的达赖已成为国际政治的工具!
游客
   06/01/09 08:47:34 AM
華人活命歌:用義勇軍進行曲 起來 不願做狼糞的人們 消滅供慘惡魔 為了求生我們抗爭 中華民族到了最危急的時候 每個人被迫著發出最後的吼聲 前進!前進!前進! 我們萬眾一心 終結供慘暴政 前進 終結供慘暴政 前進!前進!前進!進
游客
   05/03/09 12:23:46 PM
给你一个建议:不要因为反共而反中国。 西藏有中国人民的利益,中共不是好鸟,你支持藏独也不是好鸟。
游客
   04/01/09 06:15:35 AM
痛苦从不曾离开人世间,但是制造痛苦的人却不曾体会到这一点.仅为根除人世间痛苦而奋斗终生的人就是这个世界面向幸福的唯一光环,圣尊达赖喇嘛,愿你智者的光辉永远闪耀人世间!
游客
   03/22/09 05:42:53 AM
支持
游客
   03/16/09 10:58:37 AM
叫.哭.骂.嚷.怒.悲.没用.中共.信条.顺我共党昌.逆我共党亡
游客
   03/15/09 11:22:42 AM
fen xi de hen zheng qu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