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仲维光]首页 

仲维光
博客分类  >  其它
仲维光  >  未分类
仲维光:深陷後基督教社會泥淖中的台灣政黨政治

73304

深陷後基督教社會泥淖中的台灣政黨政治

—仲維光—

 

網上有人議論說,蔡英文不懂權術,撕裂臺灣,把國民黨推向大陸,害了臺灣。但是在我看來,如果針對目前的臺灣局勢,蔡英文,或者說如今民進黨的問題不是“權術”太多,而是極為嚴重的“黨國化”傾向。這個“黨國化”傾向其實就是共產黨所具有的、並且徹底地實施了的傾向。而今天的蔡英文及其民進黨,則不過是在臺灣的民主社會,民主機制中強力推進而已。但是人們不應該忘記,希特勒正是利用民主上臺,然後逐漸徹底黨國化,並且最後走向極權的。而共產黨的不同不過在於利用暴力上臺,在暴力後立即徹底地進行黨國化而已。

“黨派化”走向“黨國化”,我認為,這是當代“民主制國家”的最大的陷阱!趙少康在他的節目中問,為什麼今天的民進黨如此眾口一詞、黨同伐異,而當年國民黨甚至在老蔣年代都沒有能夠如此?其原因及區別正在於此。

我在臺灣的談話節目中看到,除了郭正亮等少數的民進黨人,是較為含蓄地支援民進黨的錯誤及其帶有極端惡質傾向的黨同伐異的政策外,其他人都幾乎可說是一種口氣,一個模式地支援,直可說是黨派打手。這尤其是民進黨中的那些外省子弟。因為相比較,民進黨中的老一代領導人,如呂秀蓮,就顯得對價值和民主有非常多的尊重,讓人一眼看到價值高於黨派。而美麗島電子報主編吳子嘉和作家詹錫奎,則無論就修養還是對民主政治,臺灣政治的看法都是令人首肯和佩服,因為他們堅持了基本的價值,現行的法制高於政治。在看過了那些爬到了權力位置上的外省子弟的演出後,我甚至對吳子嘉和詹錫奎表示了非常的佩服。這樣的人的“台獨”是具有深厚的民主訴求,敞開心胸的、具有文化和族群包容的“台獨”,這樣的台獨我相信絕大多數的大陸人都能夠接受。

回過頭來說,民進黨為什麼會走向封閉的被黨派毒化的道路,因為民進黨的中生代,及八十年代末期後成長起來的這一代,幾乎是依靠意識形態化,族群政治化道路成長起來的。這一代真的是和大陸紅衛兵一代,和上個世紀三十年代初期德國青年一代類似。因為是靠著世俗化的宗教情緒走向權力的,所以除此之外他們沒有別的。這在那些外省第二代的身上尤其明顯。我曾經在大陸經歷過強調階級,階級路線,老子反動兒混蛋,講究出身的時代。那時很有一些出身不好的人,公開擁護這個口號,承認自己是狗崽子,甚至親手打死自己的父母。我驚奇地發現,民進黨人中的外省第二代,或者說,這隔海、隔著時代的兩類人,竟然在長相、神氣上都極為類似。為此,它甚至讓我再次感到,四十歲前的相貌是父母給的,四十歲後的相貌真的是修來的。

這個發現又進一步讓我感到,如今的民進黨一定會毀在這批外省第二代的手中,因為他們除了利用徹底的觀念化,即徹底的族群意識,作為黨派打手,擴展生存外,幾乎沒有更多的可能。他們有非常強烈的挾持民進黨更徹底地進行黨國化的傾向,而這個傾向就嚴重地危害了民主社會。而這就是詹錫奎先生所說,如今民進黨執政能量很低,卻是窮凶極惡。

所以趙少康的問題涉及到了臺灣社會的根本問題,它的答案就是:因為民進黨在黨政化——以黨領政,在黨國化。一句話,民進黨在用類似共產黨的手法鞏固權力、粉粹政敵。

國民黨也曾經試圖實行黨國化,但是由於不徹底,或者說這個團體的中國文化傳統的價值及操守讓他們無法徹底黨國化、政治化。對此共產黨利用文化革命、反傳統實現了黨國化。現在臺灣的民進黨,在意識形態氛圍中成長起來的中生代,由於在西化的成長中也具有共產黨文化革命後達到的,那種沒有傳統價值及操守的傾向,所以演練起來,駕輕就熟地極為類似共產黨。這也是太陽花學運的特點,它真的是所謂現代化的產物,是非常類似紅衛兵的一種運動。因為究其實質它是西方社會近百年來,政教分離後出現的一種披著現代的外衣的世俗化宗教社會的現象,它用觀念征伐、族群征伐替代了以前的教派征伐。大陸的紅衛兵運動不過是在掌權的教主的發動下,而太陽花不過是在民主社會中觀念的激發下。但是,因為它是一種意識形態化的黨派運動,所以它們的負面影響,即太陽花的負面影響,一定會如歷史上的紅衛兵和黨衛軍一樣慢慢在臺灣社會顯現。因為我也曾年輕,也曾在那個年齡親身經歷過紅衛兵運動,所以幾十年對於這一現象的歷史性、思想性的反省讓我深刻體會到這點。

趙少康還提出過第二個非常深刻的問題,他針對吳音甯、吳茂昆等現象,直接問,為什麼民進黨的國臣都無大臣之風?而這其實也是現代所謂民主政治的最根本的死穴。黨派政治帶來的一定是不顧一切的黨派利益至上。我在德國看到的各黨情況也是如此。

在黨派政治中活躍的大都是那些機智而無操守的投機分子,黨派至上當然無法保證或者在社會上形成風氣,讓大臣具有一定修養及風度。這其實可以說如今的政黨政治不如中國以前的統治制度的一面,而這應該讓人們對現行的民主制中的政黨制提出強烈質疑的問題。因為這個問題解決不了,社會就一定會不斷地陷入腐敗的醜聞。我想,當年孫中山設立考試院、監察院等都是基於此的考慮。受傳統文化影響的中國人天生地不能夠容忍這一點。在這一點上,民進黨新生代,依靠黨派文化起家,他們越是徹底地反中國文化,就越是滑向這個極端。而當臺灣把中國文化如大陸共產黨一樣徹底地革了命,那麼他們也就共產黨化了。所以民進黨的去中國化傷害的是傳統臺灣社會最根本的文化及精神基礎。傷的是自己的本及命脈。它將讓臺灣社會更快地走向現代社會所帶來的消極的一面。

一個社會的存在絕對不是只有政治,只有黨派利益。

一個民主社會,如果各政黨不是政策上的競爭關係,而是非黑即白、非敵即我的徹底的黨同伐異,那就危險了。如果一切政策都是為了徹底摧毀對手,那就危險了。

說到這裡,我還要強調,儘管如此,如今的民進黨的一些傾向及現象還是和藍營中的某些人不同。在我看來那些藍色名嘴——如賴岳謙等人,在大陸問題上,説輕了是蔣幹——腐儒,說重了就是賣台。

一個在談話節目上甚至已經公然為北韓的金正恩喊冤、叫好,否定他的惡行的人,你能夠說什麼呢。他忘了人類社會的價值觀讓我們還是有一些禁忌。你的言論是對在極權專制下生活的人的的尊嚴的一種蔑視。既然賴嶽謙是留法學習政治學的,那麼他應該瞭解法國知識界對共產黨問題在歷史上以及近年來的辯論——共產黨是否可以和納粹等同看待。他也應該知道阿隆的話:

“某些人說我一貫反對共產黨,我問心無愧地堅持這一立場。因為我認為,共產黨令人憎惡的程度絕不亞於納粹。”(雷蒙•阿隆-1982,回憶錄)

在兩岸政策上,我贊成馬英九的政策。因為即如堅決反共的阿隆不斷強調的:政治就是政治,不能夠和價值問題混為一談。為此,我認為在需要拖的時候就拖,可以騙的、模糊的,就模糊、就騙。而就我對馬英九的觀察,在兩岸交往中,他不僅在對大陸人權問題及每年六四的表態中堅持了普適人權的底線,而且堅持了臺灣價值的底線。而蔡英文的觀念治國則是誤國。反共不等於敵對及開戰。可蔡英文居然既沒有反共,也沒有得到任何利益。就我看,可能因為她只看到眼前,試圖利用影響民心而獲取選票。但是這樣做的結果是害了臺灣!這不是害了四年的問題,很可能讓臺灣沒了未來!!

 

2018.6.19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