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仲维光]首页 

仲维光
博客分类  >  其它
仲维光  >  未分类
悼念马汉茂教授----登大坟以远望兮,悲江介之遗风

8826

 悼念马汉茂教授----登大坟以远望兮,悲江介之遗风

  

 马汉茂教授不爱照相,因此,我想这大约是马汉茂教授生前最后的照片了。
   照片上的四个人,除了他的夫人廖天琪女士外,一位是诗人多多,另一位是现任的全德学联主席严克先生。多多这次来德国,是因为波鸿市博物馆举办中国文化月活动,他受马汉茂教授和廖天琪女士邀请来举办诗歌朗诵会。那次见面,严克第一次提出全德学联和波鸿大学共同举办六四十周年纪念活动。而差不多整整三个月后,六月八日,一切都准备好,只待四天(十二日)就举办活动之时,他离开了我们。这真让我受不了。八日傍晚,我去瞻仰了他的遗容。看着他安详的面容,就象睡着了一样,脸上的纹路依然充满了活力。难道他真的走了吗?!悲痛阻断了我和这个世界的联系,我拒绝相信这一切。然而,的确没有人能拉回这一切。直到三天后,我才能重新真实地感觉到这无情的现实。
   就是照片上的那次会面,他谈到刚刚去世的、一位六十年代由台湾来德国的华人知识分子。虽然在合作时,那人曾经给他的工作带来无数的麻烦,但是,他似乎根本忘记了这些,语重心长地说:“这是上一代华人在德国的悲惨命运,他们当然有他们自己的问题,但是,更为决定性的是德国社会永远不接受他们。现在这一代华人虽然人数大为增多,但是,命运又好到哪里呢?”
   五月,我和多多在荷兰再次见面时,曾谈到那次马汉茂的谈话。我对他说,马汉茂的这席话使我震动,这个人的心是火热的。
   九七年底,我由于为中国人打抱不平,写了一篇杂文讽刺一位靠剥削中国人而暴富的德国人。由于中国人在德国,一有语言障碍,二没有充足的财力打官司,这位德国人惯于用诉讼把稍有不满的中国人打垮。这一次,我则由于“同胞”的出卖,陷入他的诉讼陷阱。在个人主义充斥的西方,这样的事对旁观者来说,是躲尤不及的,没有人会为自己找事,来助你,浪费自己的时间。况且,那位德国人专门拉拢名人,欺负一般人,因此,我始终没有对马汉茂教授讲我的困境,直到最后,我不得不向天琪询问一些情况如何处置。但是,不料马汉茂教授听到后,立即对她说,“仲维光敢于帮助同胞打抱不平,是好样的。这样的中国人现在太少了,他需要我们怎么帮助,我们都会给予。况且那些德国人也是在损害德国社会和德国人的利益。”其后,他立即给法院和律师写了信。

   我曾经和马汉茂教授争吵过,并且公开批评过他,但是,其后我们却一直合作很好,他一直在各方面给我支持。我对多多说,他使我反省如何“做”人。
   去年十一月,香港大学翁松燃教授到他家做客时,他谈到捷克总统哈威尔对德国的吹捧。他说,这有些太过分了,如果经济情况恶化,德国再选举一位独裁者执政是十分可能的。他有第一流的感觉,这我从八八年冬天第一次见到他,就发现这一点,时过十年,他的敏锐和聪明仍然如当初那样令我惊叹。这一次,纪念六四活动的中文、德文题目和广告的设计都是他想出来的─
   “转折之年,九九:中国之夜-1919 1949 1959 1989”。
   他有很多出人意料的思想。
   在德国住久了,我逐渐了解德国社会,更感到他在其中生活的不易。这是一个因循、保守、排外的社会,但是,他却开放、自由,敞开双臂迎接一切。他工作的第一语言是英语,他是第一位在德国的研究项目中接受中文的大学教授。他又是第一位专门研究台湾当代文学的德国教授。任何新事、新人,他不是排斥,而是立即充满好奇地接触他,认识他。
   他的自由思想,他那颗火热的充满同情的心,总是使他同情弱者。因此,超越学术领域以外的活动和影响,在他来说几乎是必然的。八九年以后招致中国政府的痛恨,在他来说,也是必然的。
   应该说,就是这三点,第一流的感觉,活跃的思想,超越学术领域的关怀,是他最为独特的特点,在德国的汉学界中,无人能和他相比,无人能填补他离开我们后,在德国,在人世间留下的空间。
   马汉茂教授走了。你看,照片上的他那么神采奕奕,谁能相信他真的走了?而在无数的生命中又有几个人能在身后留下如此真空,留下如此的空虚和怅惘呢?
   
    1999年6月22日德国埃森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6/24/09 04:02:05 AM
马汉茂教授当年门庭若市, 如今写纪念他的倒是门可罗雀,这世道变得真快。当初得到马教授很多机会并因此发迹人不在少数,如今投共的投共,钻营的钻营,也难怪马教授对这世道的绝望。想起了楚国的屈大夫。
游客
   06/21/09 02:05:02 AM
除了是我的“目”,你也是我的“耳”。不论咱们到什么国度,巴贝尔塔在你面前都坍塌了,因为印欧语系的各种语言你会,加上斯拉夫文和中文,没什么能难倒你。有次你在贝尔格莱德去看一位记者朋友,在宴会上同时用五种不寻常的语言跟不同国籍的记者和外交官谈话,有人把你当成超级间谍,侧目而视。-----------廖天琪:牵手走盲路——此情可待成追忆 马汉茂教授果然是位语言天才。廖女士上面所提应该不会是杜撰。马汉茂教授走得这么早,真是太可惜了。同哀!
仲维光
   06/20/09 02:03:46 PM
我是和马汉茂拍桌子吵翻了,退出研究小组的。我当然认为他有很多弱点,但是楼下的捕风捉影却过分了。我说知识分子的思想和精神,并不意味着褒义,而说的是知识分子有一种独特的特点。我明天就会有文章谈这个问题。知识分子的特点使得他的弱点,甚至致命弱点在另外的地方。否则他不会走到知识领域中来。很多人因为不理解这一点,所以对知识分子类型的人的攻击,不能打疼他们,就如楼下这种做法。这样谣传马汉茂至少在我们这些人中是没有人会相信的。
仲维光
   06/20/09 01:22:06 PM
我和马汉茂先生当初接触很多,就我的了解他是不会如楼下所说的那样去做的。如果你有证据,就请拿出证据来。对于这种严重的指责尤其是要拿出证据来说话才是。我没有证据,所以我一不相信你的指责,二不认为对谣传传谣是负责任的。
游客
   06/20/09 04:11:34 AM
开口闭口知识分子的思想和精神,正如大陆当时铺天盖地的革命和运动吧。这种思维方式都习惯利用大而空的概念,蒙人唬人。 建议博主多写些短而精的文章,不要长篇大论。这样才能吸引更多读者。
游客
   06/20/09 04:03:15 AM
仲先生说“马汉茂根本不可能和情报部门有任何关系。”的依据为何?只能说你相信他如何如何,而不能用不可置疑的 “根本不可能”这样的口吻。利用马教授误导有关当局的人应该不会包括仲先生你。另外,情报机构作为政府机构并不涉及是非判断。任何有常识的人都不会认为像马丁教授这样的语言天才不会受到有关当局的重视,教授作为国家的终身雇员也有义务为政府提供咨询(如果必要的话)。这都是很正常的,不代表他的道德问题。但是,如果故意或无意被人利用提供了不正确的危害他人的资信,这就涉及到道德问题了。
仲维光
   06/19/09 03:17:01 PM
楼下的这种说法十分荒诞。这说明您根本不了解一个知识分子的思想和精神。马汉茂根本不可能和情报部门有任何关系。这是典型的以己度人。
游客
   06/19/09 12:09:19 AM
当事人应该很清楚内情,不过他们都将实情埋在心里。完全出于私自政治利益(斗争?)的需要,他(她)们利用汉学权威马丁教授向有关情报机构传递了错误的资讯,一开始马教授完全被蒙在鼓里,当他逐渐发现他被利用了,心情一直处于抑郁状态。我们敬重马丁教授,因为他具有传统中国士大夫的良知,希望他在天国里永远安息。也希望那些利用过他的人,不要再利用他做道具了。忏悔吧!时间会证明一切。
游客
   06/12/09 06:34:50 AM
楼下您的留言是不负责任的。马汉茂教授的离去,不是您说得那样。如果您有证据说是清楚,那就应该拿出证据,而不是这样的含沙射影。
游客
   06/08/09 11:37:47 AM
我们悼念他,同情他。 作为一个正直的知识分子,被卷进政治漩涡中,被他身边的政治狂热分子及情报当局所利用。当他发现最后的真相,他明白被利用和蒙蔽了,他遭受了良心上的责难。所以,他弃她而去了,永远的。 让我们好好的怀念他。 安息吧,马丁教授!